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仰望青云 > 第一卷 初入宗门
第二十九章 遇袭
作者:蚂蚁有梦  |  字数:2277  |  更新时间:2019-11-14 16:56:25 全文阅读

傍晚,一位瘦长的身影出现在一座小山上。此人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就连脸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的,看其面容分明就是萧安。

与往日不同,萧安换上了一件明显大一些的高领长衫,竖起的衣领将萧安的脖子都遮掩地严严实实。

当踏上这座小山后,萧安发现这里的灵气竟然比周边稍微浓郁。好奇之下,萧安便沿着小山向前方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一个占地约有数百丈大小的山谷中。

整个山谷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就在萧安打算离开时,在山谷最里侧的山壁上隐约可见一个约有一人高的洞口。虽然洞口被树木遮掩了许多,但仍能看出洞口边缘极为整齐,明显是修士开辟,难道这是一处荒废的修士洞府?

萧安打定主意去查看一番,只是刚走了几步就突然停下了下来,整个身子也慢慢绷紧,眼角的余光不停的向四周扫视。不知何时萧安手中也多了一把小刀和几张符箓,一道伸缩不定的灵光从小刀上喷出,如灵蛇吐信一般。

一丝危险的感觉萦绕在心头,萧安仔细观察了数遍后,却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一滴滴汗水沿着萧安的双鬓慢慢掉落在地上,时刻维持精神的高度紧张对心神和灵力消耗较大。

如今自己四周都是空旷的山野,又无法确定危险的来源,如果继续这样僵持下去对自己极为不利。萧安一步步地向前面陡峭的山壁走去,打算背靠山壁。

就在萧安挪到离山壁不足二丈距离时,一道黄色身形突然从萧安背后窜出,并向萧安扑去。

这道黄色身形速度极快,当萧安发现对方时,对方已经扑到了自己的身后,伴随着一股腥风,萧安都能感觉到对方呼出的灼热气流吹在自己脖子上。

只见一只黄色身影已经到了萧安身后,其两只利爪已搭在萧安双肩上,并张开巨口向萧安的脖子咬去,

此时萧安终于反应过来,左手的符箓化成数个小火球向身后的身形击去,而右手的小刀也砍向搭在自己左肩上的利爪。只听“铛”的一声响,一道白光从萧安体内发出,透过长袍将周围映的一片雪白,看似柔弱的白光却将巨口和利爪弹开。

在黄色身影的冲击下,萧安如同一滚地葫芦一般,直接翻滚到了那个洞口中。

当萧安重新站起身子后,才看清偷袭自己的身影,一只浑身黄色皮毛且布满黑色环斑的花豹正蹲在洞口外。

此时花豹的身上还燃烧着四、五个小火球,只是在妖气的冲击下,火球渐渐变小,最终消失不见。在花豹的左爪上有一道半尺左右的口子,但在花豹用舌头舔了几下后,这道口子便止住了流血。

这是一只引灵中期的花豹,萧安心中一阵后怕,刚才自己的小命可是差一点就没了。花豹本来就以敏捷见长,在经过灵力淬炼后,其动作快的更是令人防不胜防。

虽说引灵中期的妖兽与炼气中期的修士属于同一等级,但是妖兽自身强度远超过人族修士,同级别的妖兽与人族修士较量时,往往是人族修士惨败。

此时萧安非常庆幸自己进入了这个洞府中,狭小的空间能极大地限制对方的速度优势。

妖兽的修炼等级与人族不同,并不是以其能动用灵力的多寡确定,而是根据妖兽自身的提升、变化进行划分,分别是:引灵、启智、妖丹、小化形、化形,五个阶段。

引灵期:是指凶兽或野兽能够依靠本能将灵气引入体内,对自身进行强化,且不同种类的妖兽,其灵气对身体强化的部位也不同。但其心智仍属于凶兽或野兽的正常范围,与人族修士的炼气期相当。

启智期:是指妖兽的心智逐渐开启,能达到普通人的水平,且随着其吸收灵气的时间延长,其实力与人族筑基期的修士相当。此时就不能再称之为妖兽了,而就称之为妖修。  

妖丹期:指妖修开始修炼妖族功法,并且会在体内形成一颗妖丹,此时妖修实力与人族结丹期的修士相当。

小化形:是当妖修已经能够将自身一部分躯体变化成人族的模样,其实力与人族的元婴期修士相当。

化形期:此时妖修可以完全变化成人族的模样,实力与人族化神级修士相当。

在观察花豹的时候,萧安也打量了一下四周,自己所处的洞穴约有十余丈大小,四壁都是用利刃砍削的痕迹,而在洞口不远处还堆积着好些石料,这些石料每块都有三四十斤。

萧安一眼就看出,此地确实是修士开辟,只是不知为何只开辟出了一个大厅便荒废了下来。

在刚才短暂的打斗中,自己外面的长衫已经变成了数缕破布,露出一件带有衣领的深褐色的内甲,这件内甲是用不知名的妖兽皮毛所制。

如今内甲的肩头位置各有数道浅浅的划痕,而在衣领位置上则有十几个几乎将内甲洞穿的凹坑。

幸好有这件内甲,否则花豹刚才的一口就能让自己尸首两分了。虽然刚才仅有瞬间的交手,却是萧安离死亡最近的时候,到现在自己还一身的冷汗。

就在萧安观察完自身的情况后,远处的花豹已经消失不见,此时萧安脸上不但没有轻松的表情,反而变得更加凝重。

一个时辰后,从洞府中飞出一块巨大的石头,还没等石头落地,便有一道黄光从一侧飞出,将石头击的粉碎。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块巨石从洞府中飞出,但是这些巨石无一例外全被一道黄光击的粉碎。而且每道黄光发出的位置都不相同,让萧安根本无法确认花豹的位置。

从始至终萧安都是脸朝洞府外站立,即使是抓取巨石,也是使用“驱物术”直接将洞府内远离自己的物品抓取到跟前,并用来试探花豹是否还在。

谁知这只妖兽与自己卯上劲了,都已经天黑了还没有离开。而洞府内的石料也被一块块扔到洞府外面,最终都变成了碎末。

萧安习惯地向后招手,一物径直落到萧安手中,在习惯的支配下,萧安下意识地就要将手中的物品扔出去,手臂刚挥动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

原来刚才飞入萧安手中的不是石桌或石椅,而是一枚玉简和一沓符箓。此时萧安心中也非常纳闷,那个位置明明是一堆废弃的石料,怎么突然多出一枚玉简和一沓符箓?

萧安用眼角的余光向后扫了一眼,发现那堆石料已经被自己搬空了,这枚玉简和符箓应该是被人特意藏在这些石料下面。

萧安从中拿出一张符箓,看着这有些熟悉的符箓,却怎么也想不起这符箓有什么作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