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仰望青云 > 第一卷 初入宗门
第二十二章 为什么?
作者:蚂蚁有梦  |  字数:2299  |  更新时间:2019-09-25 16:04:20 全文阅读

玲月看着倒在自己身前的无头尸体,尤其是尸体在倒地时,从脖子中喷出鲜血的场景是如此清晰。玲月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趴在地上开始吐起来。

萧安现在的状态也不算好,刚才被“落木术”撞的那一下虽然没有要了自己的小命,但也撞断了数根肋骨。

当萧安被撞时以为自己要死了,倒在地上时,后背压在了一块尖石上,将快要陷入昏迷的自己疼得清醒了。

好在黑衣人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不仅取消了法术,还转身向少女走去,留给自己一个大大的后背。

一道黑芒从萧安手中飞出,利索地将黑衣人的脑袋削了下来,落地后的头颅不仅面对着自己的身体,竟还稳稳地立在地上。

萧安休息了一下,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点点地向少女那边挪去。

“是你!”此时少女已经不再吐了,只是脸色依然煞白。

“你叫萧安?”少女不太肯定地说出萧安的名字。

当萧安走到近前时,玲月认出对方是藏书阁一层看守人员,玲月隐约记得有一个面相猥琐的少年曾喊过对方的名字。

“是我,玲月师姐。”走到玲月前后,萧安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屁股落地时震到了胸口的伤势,疼得萧安呲牙咧嘴。

“你没事吧?”刚才萧安被巨木击中时的情景,玲月看得清清楚楚,知道萧安的伤势很重。慌忙从怀中拿出一瓶丹药,倒出一粒托在手心中就向萧安走去,情急之下,玲月没有将丹药递给萧安,而是直接送入萧安口中。

闻得一股幽香,感受到唇边一片柔滑,这是此时萧安唯一的感受,就连丹药是什么味道的都不清楚,只呵呵地傻笑着。

玲月也意识到不妥,羞红着脸躲到了一边。在方才的战斗中,玲月只是耗尽了体内的灵力,自身倒没怎么受伤,比萧安的状态好多了。

萧安与玲月是一同入门的弟子,而且双方修为相同,本来相互称名字就行。但是自从玲月被林阁主收为弟子后,其地位便高出了外门弟子和宗门弟子,所以这些人无论修为高低都必须称其“师姐”。

有点不知所措的萧安,只能低下头感受晚风带来的清爽。

“有风?”萧安急忙抬头向四周望去。不知何时,笼罩在四周的罩子已经消失。

玲月也反应过来,急忙拿出一张符箓,低语了几句后,这张符箓就划破天空,飞入了黑暗之中。

此时,两人都不再说话,场面有些尴尬。

“玲师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敢追着对方来这里来啊?”此时再沉默下去会更尴尬,萧安硬着头皮提了一个话头。

“这人偷了我的……哎呀!”说到这里,玲月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慌手慌脚地站了起来,并向无头的尸体走去。

萧安看到玲月回答了一半,就向黑衣人的尸体走去,并一下、一下地使劲地推动黑衣人的尸体,这是怎么个情况?萧安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快来帮个忙。”玲月在黑衣人尸体上推了几下后,转头向萧安求助。

在萧安的帮助下,终于将黑衣人的尸体翻了过来。

玲月伸手从尸体怀中掏出黑衣人的储物袋,哗地一下,将一堆物品倒在了地上,玲月迅速地从里面拿走一件物品,塞进自己怀中。

虽然玲月的动作很快,但还是被萧安瞧了个清楚,玲月拿走的是一件红色的肚兜。

原来是这样啊!对方是一个偷亵衣的小贼,怪不得玲师姐不敢声张,还追到了树林里。

萧安向玲月看去。此时玲月脸色变得通红。

场面陷入了安静,阵阵蟋蟀的鸣叫声传来,增添了一丝活气。月亮也渐渐从乌云中探出了头,皎洁的月光洒向了大地。

月光下的玲月秀鼻弯目,长发随微风起舞,淡淡地月光笼罩在玲月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散发着白光的轻纱。如下凡的仙女一般,看得萧安都忘了身上的伤痛。

当萧安从痴呆状态中清醒过来后,玲月的脸已如红布了,萧安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

一道遁光突然出现在高空中,在附近徘徊了几圈终于找到了玲月。此遁光速度极快,刚才离此地还有数里,眨眼间就到了近前。

当遁光散去,一位宫装女子出现在两人面前。

“师父……”玲月叫了一声师父就跪在了地上,眼泪开始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宫装女子爱怜地抚摸着玲月的头。

虽然萧安离两人很近,却听不见对方说话的声音,只能看到玲月的小嘴几乎没有停过,不停地吧啦着,而且眼泪也没停过。

萧安在一旁看得又快傻了,这次不是被玲月的美色迷住,而是被其眼泪吓住了。

萧安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刚才玲月没哭鼻了,这架式能把自己闹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不过……,如果刚才玲月扑在自己怀中哭,我是愿意呢,还是愿意呢?

萧安正在一旁胡思乱想时,宫装女子突然转过身来,面向萧安,不知何时玲月已经止住了哭泣。

“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一道冷如寒冰的声音突然传入萧安的耳中,萧安看到宫装女子的眼眸比天上的星星还亮。

萧安突然陷入了迷惘状态,眼睛中已满是睡意,好似睡着了一般,但一连串的话语却如倒豆子一般从萧安口中说出,从自己看到黑影时开始说起一直到玲月的传音符失败。

当萧安说道自己本不打算掺和此事,但发现后面的人影与玲月非常像时便立即追了上来。

听到此话后,玲月和宫装女子都愣了一下,宫装女子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玲月。

当宫装女子将头转向玲月时,萧安已经将过程说了一遍。

回答了宫装女子的话后,萧安的双目也由迷惘状态慢慢变得清醒,但是萧安却不曾记得宫装女子曾经问过自己话,也不记得自己刚才说过什么。

“你想要什么样的酬谢?”此时宫装女子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冷冰冰的了。

“我想拜您为师。”萧安边说边要跪下磕头。

“不收!”宫装女子拒绝的干脆利索。

没想到宫装女子没有半点犹豫就拒绝了自己,萧安心中有些着急。今夜自己搭上了半条小命才将对方的弟子救了下来,如果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如何能甘心。

“林阁主,您就看在我刚救了您徒弟的份上,就收我做弟子吧。”狗急跳墙的萧安开始耍起混来。

萧安心想即使此话激怒了对方,但当着玲月的面应该不会动手打自己吧,最多斥责几句。

萧安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只见宫装女子依然冷着一张脸,但旁边的玲月的表情怎么透着一股害羞?

女孩的心思好奇怪啊,自己还是不要胡乱猜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