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他身上有怨气 > 正文
第四十四章仙巢神窟
作者:莫忧人  |  字数:3285  |  更新时间:2019-08-23 13:32:46 全文阅读

刚开始,妖月没有发现这个细节,此刻发现不禁有些吃惊。

  “跟你说过了,我只是半怨体。”两人一前一后的穿过一条狭长的通道。

  妖月哦了一声又道:“谁知你所说的半怨体只有上半身身体的。”

  姜泉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停留过多的时间,而是快马加鞭的来到了一处空荡荡的巨大石厅。

  石厅中除了许多如渡口的台阶伸出来外,并无过多的特殊之处。

  两人从一个通道中走了出来,妖月有些不解为何来到这如蜂窝般的大厅。

  刚想问,又见姜泉大手一挥,长袖之下鼓鼓作响,只见无底深渊般的大厅底部冒出了一缕缕白烟。

  白烟缓缓飘起,只在妖月他们身前缓缓流动,白烟快速凝聚,最后形成了一艘小舟。

  姜泉不知从何而来一块大石头,直接扔向了那小舟,石头在上面弹了弹,随后稳稳停住,但他还是不放心,随后伸脚又在上面踩了踩。

  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尤为滑稽可笑。

  妖月眉头轻挑:“恕我冒昧,你有病吗?”

  姜泉嘿嘿一笑,解释道:“说来尴尬,自从我成就半怨体后,驾驭这东西老是出现问题,所以还是小心些好。”

  “你厉害,居然还有这种操作,那坐到半路不会突然掉下去吧。”妖月怀疑的小眼神看着他。

  姜泉抚了抚胡须,一本正经的保证:“不会的,只要前面不出纰漏,后面绝对的一路顺风。”

  “当真!”

  “骗你我死给你看。”

  妖月连连鄙视:“你本来就是死人。”

  “咳咳!上船吧!”为了掩饰尴尬,姜泉确认不会有纰漏后,率先跳了上去。

  弹性十足,感觉就是两个字,安逸。

  妖月见没事,也跳了上去。

  果真没事,倒是挺舒服的,软软的,十分舒适,给人一种床的温暖。

  “地宫很大吗?”妖月问道。

  姜泉得意的一笑:“那是当然,这可是一个时代的象征,能不大吗?你是不知道,当年我们出了多少人力财力才建成,老贵了。”

  脸色虽然有肉痛的感觉,但这家伙却无比的自豪,说起来那叫一个滔滔不绝。

  最后听得妖月有些不耐烦了。

  忍不住的问了句:“难不成你们就是为了建来看的?”

  “当然不是,这番雄伟壮观的宫殿,如果只是用来看的话岂不是大材小用了。”

  “那怎么听,都感觉你们是拿来炫耀的呢。”妖月坐在船头,一边欣赏地宫中美丽的壁画,一边跟姜泉闲聊。

  姜泉长长的出了一口鼻息,感觉像是被气得:“迂腐,太迂腐了,此番风光伟业,当然是有妙用了,只可惜还没完成就被那些大魔打入了此界,于是为了对抗大魔,这项辉煌的工程就搁置了。”

  “哦哦!”妖月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随即指着前方的一处山川图问道:“那是什么图?”

  “万仙之乡你听过吗?”姜泉眯着眼睛问。

  妖月点了点头,随即又道:“但只知其名,却不知其意。”

  这下,这老乌龟又开始了他的表演,喋喋不休的又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怎么感觉你也只是知道皮毛啊!老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妖月听了半天,硬是感觉不到有多大的价值。

  无非就是哪里曾经住着一大堆神啊仙的,某某某仙家女儿跟凡人私奔了,某某某又在天宫翻江倒海了,某某某又为了一个仙子干翻了一群真仙,谁知最后才发现那仙子只是逗他玩的。

  想想都觉得好气哦。

  妖月觉得无趣,可是这曾经的一界主宰却八卦得很,简直就是一个农村村妇,八卦贼多。

  妖月都严重的怀疑这家伙当年是不是闲的蛋疼,专门收集这些八卦了。

  “可是那些仙又能怎么样呢?这方世界魔乱的时候,他们又在哪儿呢。”妖月讽刺的一笑,充满了不屑。

  “哎!怎么说呢?各有各的立场吧!他们或许真的是自私了些,可是如果没有那些仙的守护,万界岂会这般宁静,恐怕早就天翻地覆了吧。”

  妖月闻言,不禁来了兴致,问道:“怎么说?”

  “那方世界的仙与这一界的不同,只可惜那一界早就不存在了,如今的这些仙神不过是一些自封的而已,他们只为了保全自己,从来就不会管你我死活,而且最喜欢在背后捅刀子了。”姜泉不在嬉皮笑脸,而是一脸的认真,说道最后,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恨不得一拳打破这天,在搅他一个翻云覆雨,掀翻那些自认为高高在上的仙巢神窟。

  “一切都过去了,你不是也还活着吗?会有机会给他们一个教训的。”妖月不傻,自然看得出鸿天天君的怒意。

  其实他也愤怒,但那又能怎样!并不能改变现实,所以这样的怄气,没有必要。

  “所谓求人不如求己,我们都得深刻的领会其中的道理。”妖月眉目如画,认真的欣赏着这美丽的山河图,回头看去,鸿天天君一脸的阴沉,恨不得能挤出水来。

  “啊!”

  妖月刚准备去安慰安慰这个不正经的道友,谁知一声惨叫就传遍了开来。

深不见底的地宫中,全是数丈高大的青石砌成,忽然之间,杀猪般的叫声响遍了地宫,只见妖月极速的向下坠去。

  “哎呀!妈呀,怎么会局部实体失效呢,大意了,大意了。”姜泉还在小舟上抚摸胡须,淡定从容,摸了几把后,他这才哎哟一声。

  控制着小舟跟着一起坠去。

  风萧萧兮易水寒,此刻妖月心很烦。

  奈何妖月想要御风而行,却发现这踏马的什么鬼?竟然无法御风,神王境的自己竟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如炮弹般的往深渊坠去。

  “完了完了,这他妹的啥玩意儿啊。鸿天天君,我去你大爷的,小爷我被你坑惨了。”

  “不会被摔成肉饼吧!下面不会满是刀刀叉叉之类的陷阱吧!我去,我堂堂神王境的大高手竟然沦落到被陷阱弄死。

  好委屈哦!难道真的要机毁人亡吗?鸿天天君,你这个王八犊子,赶紧的想办法啊。”

  一时间妖月竟然毫无办法可言,所有的神通在此刻竟然无法施展,真是想骂这混蛋天君骂到他祖宗十八代都从棺材中跳出来呀。

  “道友莫急,老道来也。”妖月欲哭无泪的时候,这个坑爹的鸿天天君总算是赶来雪中送炭了。

  “云散,急重。”

  只听姜泉大喝一声,一道魅影竟然嗖的一下超越了妖月。

  妖月看去,只见下方依旧深不见底,但是渐渐的他却感觉到了一股逼人的寒气。

  嘭!

  妖月是被云朵幻化的小舟接住了,可随后又弹起撞在了青石之上。

  当真是祸不单行啊。

  姜泉深吸了口气:“总算是没有让你落入深渊。”

  “给我问候你全家是否安好。”

  妖月含糊不清的吐出这几个字,随后就滑落到了小舟上,一脸红肿的躺在那里,眼睛怨毒的盯着姜泉。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意外意外,走,我带你去个更牛的地方。”

  不等妖月再发脾气,骂他个狗血淋头,他就先发制人,来了这么一个套路。

  妖月还能怎样,本想骂两句解解气的,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也罢也罢,不与你这个棒槌多加计较。”

  “年轻人就得有这种宰相肚子能撑船的肚量,我服了。”

  姜泉大笑一声,坐在船头一挥手,云舟顿时破空而去,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白色线条。

  “刚才有啥感觉没有?”小舟在地宫中缓缓穿行,左转右拐,一路上,妖月再没看到觉得有趣的。

  地宫中除了一堆石像壁画外,在无特殊之处,若说最为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怕只有地宫深处的那股寒意了。

  “这地宫到底为何物?此番庞大,用处到底是什么?”妖月躺在云舟上,翘着二郎腿,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鸿天天君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妖月想了想,眉头微皱,心想:报仇吗?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自己的存在虽然是亿万冤魂凝聚而成的怨体,但似乎只是为了报仇而活着,没有多大的意义吧!

  自己有思想,有主观意识,哪怕时不时的会被那股怨气所影响,但自己还是自己,这是没有变的。

  那自己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不用急着回答,等你想清楚了,在给我回答也行。”鸿天天君笑了笑,倒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是给予妖月一定的时间让他去想这个问题。

  “其实吧,除了报仇,我真的没有任何前进的动力了。”妖月叹息了一声,其实他并没有说实话,因为他自己的脑海中还有很多谜团等着他去解开。

  那颗蓝色的星球,梦里的那一番话,还有那满地的碎片,一切的一切,都是个谜,需要人去解开?

  只是他不能信任任何人,所以他并不打算对人提及。不自觉间他又想起了心中的那首诗。

  落花一去无辉煌,

  命运不公莫感伤。

  寸步无情寸步看,

  莫在人前道悲凉。

  人世繁华,知己难求,这种秘密就自个守住好了。

  毕竟每个人都有隐私的不是吗?

  就像刚刚妖月问的问题一样,他也在回避一些问题。

  云舟在一处空中门户前停了下来,姜泉手中的诀印不断的捏出,古怪至极,而且十分繁琐。

  看得人眼花缭乱。

  随着他的诀印的速度越来越快,那道古老的门户竟然发出了刺目的白色光芒。

  咣当一声。

  门户打开了,姜泉做了个请的手势:“请进。”

  “这回又是啥?被你说得这般玄乎,不会是你又养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哈哈哈,见了你自然知晓。”

  两人一前一后的消失在了门户中,云舟也化作万千白丝消失不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