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摩斯密码I > 正文
第七章 一个代价
作者:怪盗I绅士I  |  字数:4362  |  更新时间:2019-08-30 22:28:29 全文阅读

 月色正好。

  掩盖在厚重的几片云层后朦胧的月光透亮透亮的,撒下月光。却顷刻间就被地面上灯火阑珊,璀璨绚烂的灯光给吞灭了。

  清冷的月光和镶嵌在夜幕上寂寥的点点星光与光下绚丽多彩的繁华都市相互映衬。

  这是寂寞与华丽的奇异交织。

  一双清亮的眼睛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无波无澜,寂静无影。

  一双隐匿在黑暗里的眼睛。

  …… ……

  一辆黑色炫酷的吉普车行驶在灯光灿烂,车水马龙的立交桥上。

  络绎不绝的车流在沈林耳边呼啸而过。

  沈林单手扯下领带,揉吧揉成团揣进衣兜里。

  扶着方向盘,从车内后视镜里瞟了一下后座,只看见一双交叉在腿上的手和半条腿。

  其他部位完全隐藏在阴影里。

  沈林收回视线,叹了口气,又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他嘴唇蠕动了几下,到最后还是抿住了。

  卢文清抱着一堆纸,偏头来回看看他偶像和沈林,然后缩回脑袋,咽口水扶眼镜,心里想:

  【这气氛有点不对……】

  沈林又瞟了一眼后视镜,摇摇头。他看了眼卢文清,单手扶着方向盘,从衣兜里掏出一个银色方盒,按了下顶端的凸起。

  一根烟就弹了出来。

  沈林叼住烟,眼睛看着前方,目不斜视地对卢文清说:“帮我点个火。”

  “哦!”卢文清手忙脚乱,找到打火机后帮沈林点了烟。

  沈林吐了口烟圈。

  卢文清凑近鼻子使劲闻了闻,眼睛一下就亮了,又一脸好奇地看着沈林说:“沈大哥,之前就想问你了。你这抽的什么烟啊?一点也不呛!还蛮好闻的。”

  沈林又吐口烟圈,笑了一下说:“小默不喜欢香烟,这种烟是我自己卷的,烟叶里混合了一些药草和茶叶,用量和标准还是你偶像帮我控制的。现在啊,口味也叼了,除了雪茄和我的烟我都不抽其他香烟了。”

  说着,沈林又瞟了一下后视镜,继续说:“不过,自从你偶像走了后,这些都是我自己做。”

  “那沈大哥,你是怎么研究出来这方子的?烟叶里混药草我听过,可这混茶叶实在是闻所未闻啊?”

  卢文清疑惑地挠挠头。

  沈林看他一眼,又笑一声。

  “这方子还是小默他父……”

  说到这,沈林突然停住了嘴巴,眼睛盯着后视镜。

  卢文清奇怪,往后面看了一眼,就看见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浮现出来,静静地看着沈林。

  沈林没有回头,只是叹了口气。

  卢文清感觉到车里诡异又压抑的气氛,选择缩回去。

  【把自己想象成个鹌鹑就好了】

  他抱着纸瘫在座椅上默默想。

  这边沈林却是很紧张,他就知道,一旦谈到这个,小默不可能无动于衷。

  有些事,必须提出来,不然小默永远也没法走出去。

  时间真的不多了!

  “小默,我们好……”

  “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听到背后陈默的声音,沈林的话瞬间给堵在了嘴里,堵得不上不下的。

  沈林沉默良久,陈默也只是看着他。

  耳边是呼啸而过的带着破风声的汽车轰鸣声,前面的红灯亮起,炫酷吉普稳稳的停下。

  沈林从后视镜看陈默一眼,无奈地笑笑。

  沈林吸口烟,烟雾被缓缓吐出。视线朦胧间,沈林摸摸自己的右眼。

  “呵”的轻笑一声。

  正好这时绿灯了,沈林踩着油门,转着方向盘,车窗外的景色逐渐变得冷清起来。

  “大概是你走后的第一年,你好像人间蒸发一样,一点消息也没有……然后接到个任务,紧急报告说溪乡镇那边跑来个老虎,说是头超大的孟加拉虎,吃了很多人,数量不少,已经造成了极度恐慌。莫里斯出派我去解决,那时我刚在这里站稳脚跟,但没什么威信。莫里斯想借这个机会让我在局里真正站住。”

  说到这,沈林顿了一下,往副驾驶座上看了一眼。

  卢文清已经睡着了。

  沈林转头又接着说:“一共去了四个人,加上我,一共四个。但最后……只回来两个。我重伤,另一个疯了。真的太低估它了……”

  陈默听到这里,手瞬间攥成拳,但下一秒又分开了。

  “你都不知道那畜生吃人肉都上瘾了。我们看见它的时候,它眼睛血红血红的,全身上下都是浓重的让人想吐的血腥味,它舌头上还滴着血,这畜生刚吃完个孩子……刚刚七岁,孩子母亲已经疯了……”

  沈林抬手摸右眼上的三道疤,笑着:

  “咬死一个队员,另一个躲那老虎的爪子,没注意到后面,头摔到台阶上,直接没了。我救剩下一个队员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让那老虎的爪子'摸'了我眼睛一下。好家伙!够狠的!不过,我让它吃了子弹,它脑袋上中了很多枪。辛亏眼球没事,只是留了那三道爪痕。”

  沈林突然又笑了一声,带了一点讽刺的意味。

  “后来有个自称是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人把我告上法庭,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就是我击毙的那只老虎,是国家保护动物。真可笑!那老虎吃了十几个人,还包括好几个孩子!当然,那人败诉了。不过也不知道那老虎怎么会跑到那去?溪乡是著名的水乡,没有山,也没有森林,只有数不尽的湖泊,河流。唯一的解释就是……”

  “非法偷渡。对吧。”陈默突然开口说。

  沈林摸摸下巴上的胡子,点点头说:“不过这渠道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把这老虎弄过来的,这老虎从哪来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不过我还得谢谢它,让我成长了不少,还得谢谢它给我'老虎探长'这个称号。只是……这代价真的不小。”

  沈林掐灭烟蒂,深深吸一口,空气中还残留着特制烟叶的淡淡药香,更多的是车窗外飘过来的城市晚间微风的气息。

  “辛苦你了。”陈默攥成拳的手松开,看着沈林的后脑勺说了一句。

  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头往后仰,靠在椅背上,脸又藏在了阴影里。

  因为就坐在沈林后面,从沈林那里传来的路灯光也有一些透过座椅间的缝隙照在了陈默的脸上,一同照亮了那双紧闭的眼睛。

  沈林偏头看了一眼后座,一道暖黄温和的路灯光正好照在陈默的脸上。

  微光打在脸上,陈默的脸庞此刻看上去格外柔和平静。

  沈林怔了一下,然后无奈地笑着摇摇头。

  【为什么要去做任务呢?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啊小默】

  沈林呼口气。

  【因为莫里斯说有人看见你几天前在溪乡镇出现过】

  …… ……

  “是吗?我知道了。”

  沈林摘下蓝牙耳塞,按了一下,又往后座看了一眼。

  然后低低叹了口气。

  【简直是为这臭小子操碎心】

  吉普驶进一个略冷清的小巷子里。

  再往里开一点,就踏进了拥有一片小别墅的小区地盘。

  说是小别墅,倒也不是普遍的西欧风情,而是实打实的中式复古。

  每一栋都看上去很有历史感,颇有几分沧桑古朴的感觉。

  车开到一座小别墅前,沈林一脚踩了刹车,车身微晃了一下就停住了。

  沈林拉起手刹,拔下钥匙。

  抬头看了眼房子,又看了看后座的陈默,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眼睛睁开了。

  眼也不眨地盯着窗外的那栋别墅。

  沈林见了,叹口气。

  他伸手拨了拨陈默的胳膊,无奈地说:“小默,愣着干什么?走吧。”

  “我……”陈默只吐出一个词,就又沉默了下去。

  “你还是没有真正放下。”沈林看着他,“先回去休息。再怎么样,你要一辈子都不回来吗?”

  陈默依旧沉默。

  沈林无奈。

  【还是个小屁孩子,真是的】

  沈林下车, 拉开陈默身侧的车门。

  陈默呆了一会儿才下车。

  沈林关上车门,本来想要锁车,结果锁上后走两步才想起来卢文清还在车里……

  沈林眉毛跳了跳。

  气沉丹田,呼口气,打开车门,下一秒就突然揪着卢文清的耳朵大吼:“醒醒!”

  “偶像我在这!”

  …… ……

  陈默站在房门口,看着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四周,有些恍惚。

  攥了攥拳头,陈默有些紧张。

  抬手,握住,下拨,再推开。

  陈默走进来,看着四周熟悉的摆设和东西,上手一个个摸了摸,然后坐在他的床上,神情有些迷惘。

  沈林上楼本想叫他,结果却看到陈默傻坐着。

  他无奈的摇摇头说:“你姐一直都在打扫,她老觉得你很快就会回来,只是没想到这么久……你的东西一直都是原样摆放,没有动过,就是多了几件新东西。小灵觉得你应该喜欢,就买下来了,她希望你回来能看到。”

  陈默抬头,盯着自己的书桌,的确多了几件东西。

  是自己喜欢的,很有趣的玩意儿……

  沈林把手上的东西丢给陈默。

  陈默一下子接住,是把钥匙。看到钥匙上面的字,他瞳孔就缩了一下。

  沈林抱着胸说:“你姐说在那儿找到些东西,给她的她已经拿走了,剩下的是留给你的……没有拆开过,你看看吧,我给你拿过来了。”

  说完,沈林就从身后拿出一个小木箱子,放在门口。

  陈默不语。

  沈林转身跨出房间,又说了一句:“等你姐回来,给她道个歉。”

  然后,沈林突然又快速转过来,大跨步上前,来了个熊抱。

  “还有,欢迎回家!小默。”

  陈默呆呆的看他,沈林笑着揉揉陈默的头顶。

  然后就转身离开。

  陈默盯着木地板上的小木箱,又呆了一会儿。

  “谢谢……”

  陈默闭了闭眼睛,就站起来走到门口,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拿起小木箱。

  箱子上有一把精致的小锁。

  很复古的锁。

  陈默把它放在桌子上,打开台灯。

  紧张到手抖。

  手里的钥匙插了好几次也没有成功,陈默盯着钥匙,闭眼睛呼口气,又一次尝试。

  小心的,慢慢的。

  “咔!”

  陈默听到一个微弱清脆的声音,抿了抿嘴。

  锁开了……

  他打开木箱,看见里面的东西,有些愣。

  然后陈默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一个烧焦的半个黑色徽章最先进入到陈默的视线里,陈默突然快速偏头,移开视线。

  紧紧抓着木箱的手在颤抖。

  过了一会儿,陈默呼口气,伸手抓出徽章,盯了一会儿,然后把它抵在额头上,闭上眼睛。

  不动,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就那样静静坐着。

  时间仿佛也过得很慢,很慢……

  陈默睁开眼,把那枚徽章很小心地放在衣兜里。

  然后又去看木箱里的其他东西。

  一副圆形的黑色墨镜,镜框和镜腿也是黑的,圆圆的墨镜片也不小,很大。

  是一副帅气时尚又复古的墨镜。

  可以看出来准备这墨镜的人很用心了。

  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封信……

  陈默拿起信封,一行遒劲有力又漂亮的钢笔字出现在他眼前。

  —给儿子小墨镜的信—

  …… ……

  沈林“哒哒哒”的快速下楼。

  卢文清缩在沙发里,正一脸羡慕的看着四周。

  【偶像就是大佬啊!以后得抱好偶像的大腿了!】

  卢文清两眼放光的来回转头,正好看见沈林站在他旁边。

  他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快速捂住了耳朵,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举着手机的沈林:“……”

  “咳!”卢文清立马放下手,挠挠头看着沈林。

  “沈大哥,你……你有什么事啊?”

  沈林看他一眼,摇摇头说:“没什么。只是这个点了。”

  沈林抬起左手看了看腕表。

  “已经九点多了,这么晚了,我打算点个外卖。不能让小默饿着,我给他点个饭,咱俩对付着喝点粥吧!”

  卢文清:“……”

  【虽然偶像最大,肯定不能让他饿着。但总莫名觉得有点委屈是怎么回事?】

  沈林把饭放在门口,看见陈默正抓着一张纸,怔愣地盯着那张纸。

  沈林看着陈默,就知道他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恐怕现在自己叫他也不会有反应。

  沈林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离开。

  谁知一转身,沈林就看见卢文清站在自己身后,担忧地看着房间里的陈默,欲言又止。

  “沈大哥……”

  沈林却是冲他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

  然后就推着他下楼。

  下楼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房间,看见陈默依旧坐在原地,仔细的看那张纸……

  一点反应也没有。

  卢文清局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沈林则是抱着胸看着窗外的月亮。

  “沈大哥,偶像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跟他五年前的失踪有关系?”

  卢文清鼓起勇气问。

  沈林没有回头。

  “不是失踪,他只是出国了。”

  沈林回头看着他平静地说。

  “那……”卢文清还想继续问,沈林却举起手打断他的话。

  沈林又点燃一支烟,他深深吸一口,吐了一口很浓的烟圈。

  空气里弥漫开一股淡淡的甜香味。

  沈林看着卢文清,慢慢地说:

  “你知道五年前的'红魔案'以及陈如歌这个人吗?”

  “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