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猎蝉 > 正文
第八十一章堂中佳人泪
作者:不敢查成绩  |  字数:2528  |  更新时间:2019-11-21 10:04:30 全文阅读

何知猎安抚住阴凰,静静地看着师徒交手。

小道姑虽然胜在道境,一招一式都是走的大简真道,不过看样子却完全打不过她以力证己道的师父,秋谡不修真道只炼体,身体强横到只凭一双肉掌就压制住小道姑,叫季恭羊简直被压的抬不起头来。

而且,秋谡这内力里还掺杂着什么别的东西,似乎循环往复汲取外界气运,压紧锻实成为其自身雄浑气运的一部分,秋谡三步平推七掌,小道姑却一掌都不敢接,何知猎这才骇然发现这女人原来这么厉害只是一直没露手。

终于,季恭羊被秋谡正面一掌拍中肩膀,虽轻巧地翻身后退,但半边身子却异常疼痛,秋谡这一掌沾着内劲,直接破坏肺脏,而那几个人居然在一旁看戏,于是小道姑冷冷地对何知猎说你现在不帮我等会就没人帮你们了。

“我打不过她”,何知猎苦笑着摊手。

秋谡魅笑,“小恭,为师不会杀你的,今后就留在我这天魔山,继续吃药把你喂大才算了结为师一个心结,追了师父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那一个白沙吗?师父也不瞒着你,那白沙就在封京监狱里头。”

两件事听得何知猎直皱眉头。

“休想,就算贫道死了也不会再吃你那毒药”,小道姑开始散境,随着气运聚集而蜂拥四起,惊人的变化随之发生。

身体开始拔高,稚嫩的面容逐渐棱角分明,大腿手臂也充气了般鼓了一圈,季恭羊仿佛瞬间长大。

“大师,你再不帮忙那道姑就拼命了”,何知猎拽着逍遥僧的衣服。

逍遥僧瘪嘴,终于没忍住说那女人分明是想让你求她。

何知猎就倍感好笑,说这关我什么事?

“人家之前说要抓你,祖庙里面无处可去的你不出来自认倒霉的话,就只有跟着那小道姑让她把咱们带下这间密室来,然后这位宗主立马找来了这里,你说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逍遥僧点头,他与兰姬想的一般无二。

“王爷,是不是情债不用跟我们解释,那道姑快死了”,逍遥僧双手合十,眉眼含慈悲笑。

何知猎转头,正看见季恭羊握紧拳头,一拳就轰碎碍眼的众多檀香桌椅,境界一直向下掉。

杏眼微眯,秋谡轻笑着躲开势大力沉的一击,“大胜小、快胜慢,小恭,现在明白太晚了,你修的天道不如凡人的武道。”

仰头呼出一口黄气,季恭羊在自身气运由盛转衰之时点脚挑起,再落下带着赫赫风雷!

这小小的密室遍布裂纹,墙上的人鱼灯被震裂,灯芯油顺着墙壁流出,遇墙壁则烧,蓝色的长明灯火瞬间如游蛇般爬满房间,但伸手去触竟然是冷的。

阴凰吕香蛮血眸里满是渴望,如今趁着何知猎分神,走近到蓝色灯火旁边,颤抖地将手伸进火中去,手经过这火一烧似乎更加玉润光华,她简直想跳进这阴火中沐浴。

逍遥僧看见,却并不阻拦,毕竟阴凰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季恭羊越攻越快,在境界下跌过半的情况下终于抓住秋谡突然出现的一个破绽,凝聚全力向其腹部一拳打去。

“王爷,那女子怀孕啦”,逍遥僧颇感好笑。

把何知猎惊得直眨眼的同时,秋谡咬着牙伸出一手成掌轻轻握住季恭羊的拳头,金色的叶子自秋谡掌心卷出包住小恭的手臂,虽然摆脱了被击中腹部的危险,但秋谡却付出了更大的代价,经此一击她那条手臂几乎被废。

居然这样都不愿意伤害到肚子分毫,何知猎不怀疑她怀孕了,倒是好奇她是怎么有孩子的,又是哪个倒霉鬼一夜风流,最后榨干而亡。

秋谡凤目撩人,白了一眼何知猎,手中金叶继续生长蜿蜒,不一会儿就包裹住季恭羊上半身子,令其不能继续散境,而是跌境界过多倒在地上晕厥。

“这位十万大醮来的客人,能否允许本座跟何公子独自待上一会儿?”,秋谡轻声。

逍遥僧点头,带着不情不愿的阴凰打开机关跟子甲一起走出门去。

灵君堂中三个活人中只剩下两个清醒的,还有一个昏迷的小道姑。

“说吧,你有什么事?”,何知猎警惕地远离,这女人瞧上去不太正常,怎么看向自己的时候面色通红跟磕了春药似的。

难不成是因为怀了孕?

“你……”,秋谡愣愣地看着何知猎,却迟迟不说出下一个字。

何知猎把她丢给自己的旱魃珠扔了回去,“你什么你,我问你,你把这珠子丢给我干什么?”

看着没有丝毫松懈的男人,秋谡退了半步,笑道:“你不明白吗?”

“你不化魃了,关我什么事?秋谡,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谁了?”,何知猎气闷不已。

女子摇头。

“少跟我套近乎,白沙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账呢”,这女人不说话,何知猎只能继续骂。

晋阳王爷喋喋不休骂了半天才停嘴。

秋谡幽怨地看着这男人,拿出蜡包红纸封住的半粒丹药,走上前抓住何知猎的手塞给他——

“你和白沙有一次行房机会,如果吃了这冰火二重天的话。”

惊喜不已,旋即失落万丈,何知猎捏着这丹,喃喃道:“你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

秋谡惨笑,“别不知足了,若白沙不是欲萝身,你也等不到那丫头风华正好。”

“可是白沙会很苦啊,她接下来会等我多少年。”,何知猎痛苦,“我只能百岁寿,可那丫头能这样保持一千年。”

“你只知白沙苦,不知你害惨了我吗?”,秋谡一时激动,背过身子昂起头,不去看何知猎。

似乎在掩饰哭泣。

何知猎心道这还得了,连忙说:“秋谡你别得寸进尺啊,我跟你可是清清白白,什么关系都没有的,怎么好像我对不起你似的。”

“清清白白?”,秋谡凄凉无比,似乎身子晃了晃,然后就向后倒去。

何知猎下意识抱住女子扶稳,闻着秋谡身上的迷人体香,立马放了手:“你到底想说什么?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给我那珠子还有那些奇怪的话!你不会是想让我当你腹中孩子的父亲吧?哈哈哈哈哈,别做梦了。”

听到这话,女子慢慢坐到地上,抱膝失声痛哭。

心里更虚了,何知猎不由得心里暗骂疯婆子,走过去量了量季恭羊的鼻息,还好人只是昏倒了。

因为秋谡之前的赏侯令,何知猎也不敢出这灵君堂,只得闷闷不乐地坐在小道姑身旁,在阴火蔓延到其身边时候踩灭。

也不知过了多久,何知猎沉沉睡去,就感觉自己身上的半粒冰火二重天被人取走,于是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秋谡轻解罗裳蹲在自己身前,已经捏碎蜡衣剥开纸皮,把那半粒丹药放在了他嘴边,似乎是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喂下去。

你这是要献身的姿势吧?何知猎悚然惊醒,连忙后退,“秋谡你要干什么?”

秋谡仿佛从未哭过一般,媚笑:“吃了这半粒冰火二重天,你也可以与我欢度春宵啊,我可是知道你兴奋了呢。”

确实下半身硬邦邦的,可是何知猎咬牙,这女人来真的?

“你不是发善心将这半粒赠予我和白沙了吗?”,何知猎越来越看不懂这疯子了。

秋谡娇笑不断,“我反悔了,你不是跟我说别做梦吗?那我就只好来真格的喽”,说着缓步走近何知猎:“来,吃了这半粒,当然你不吃也无所谓,只不过我是欲萝,你死了可别怪奴家。”

何知猎眼皮直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