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正文
第一章 北蜀骠骑
作者:鸣舞  |  字数:2258  |  更新时间:2019-08-31 00:55:35 全文阅读

夜色比墨更黑,北安城外三里北安林,沿北安林林道直行三里,便能到达北安城崇文门。

“只身入北安营救太子,你是胆子太大还是不知死活?”岱迁一双眼睛不住打量陆开。

陆开岱迁藏在林道旁,利用树干掩藏身体,陆开在左岱迁在右,岱迁张口陆开含笑看人,他们二人不是闲来无事在此藏身,目的是等一位重要人士过来,只有伪装此人才能名正言顺混入北安从而不让人起疑。

云层悄悄吞噬皎月,以至于让北安林光线更暗,夜中寒风骤起将枝叶吹得飒飒做响,响声无法打扰岱迁凝注陆开视线,陆开藏在树影中那双眼睛仿若闪闪发光,陆开漫不经心一笑反问“太尉选我自有他的理由,怎么怕太尉所托非人?”

见对方还能笑得出来,说明对此行很有信心,岱迁当然不会怀疑太尉决定,陆开笑容很有感染力,岱迁不由自主也是挂上浅笑“虽然不知道太尉为什么选你,既然选你那么你一定有些过人之处,只是对你一无所知,总是有些担心”

岱迁有所担心陆开可以理解,毕竟两人是第一次见面,陆开道“如果计划无误,我们至少有五成机会营救太子,如果真有什么差池,我会豁出性命确保太子周全”

“五成?”岱迁大为担忧“就五成?”

陆开笑道“五成已经够多”

“这。这也太冒险”

“是冒险,这险不能不冒,在不冒险荆越就不属于太子”

荆越目前形势岱迁自然了解,长长叹口气后道“我虽有疑虑,但你放心我不会碍你事,如有用我地方一定要开口”

陆开一笑“我会的,荆越如此局面,身为子民总该尽一尽力”

岱迁听陆开露些口风好奇追问“你是荆越人?但你口音倒像是南魏”

陆开当下笑道“少时在南魏住过七八年,我的口音也是太尉选我原因之一”  

  

岱迁肃然道“太子能否安然回朝全系你一人身上,我丑话说前头,如太子周全有失我将是第一个杀你的人”

陆开苦笑“如太子周全有失,我也没脸活着”

这事已经无法更改,恐吓是让陆开做事谨慎,恐吓出口现在该是叮嘱,岱迁道“北安城是龙潭虎穴,我知道你心里有过算计,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定要万事小心,城好进想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你只身入内如有什么差池,没人能救你”

陆开知道此事凶险万分,只是目前荆越形势迫在眉睫,不说是龙潭虎穴,就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一闯。

陆开道“我会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岱迁过来前本是忧心忡忡,因为无法估算此事结局如何,见得陆开面色轻松,岱迁情绪无形中缓和一些“我总觉得此行太过仓促”

陆开道“是很仓促,那是因为没有多余时间准备”

北安林外传来快马蹄声,林静蹄鸣,马儿还没靠近,声音就在耳旁环绕。

岱迁眉峰一沉忽道“虎节使来了”虎节使从南魏过来给北蜀送休战书。

虎节使策马直往北安城奔袭,岱迁压低呼吸频率静待对方过来,呼吸降低平稳后才从腰侧挂袋取出三枚钢针在手紧扣。

虎节使马匹已经出现,逐渐往他们二人位置过来,岱迁估算距离,三枚钢针齐发,虎节使突然一凛,察觉有人偷袭,剑光一闪“锵锵锵”三声荡开钢针。

岱迁三针不中没有在出手,虎节使目光凛凛盯着钢针射来密林,方向是看见也不敢贸然过去,双方顿时无声对恃。

陆开见岱迁偷袭不中,大是佩服虎节使身手,林道现下是没有其他人,但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有人出现,如有人出现那就没有机会拿下虎节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能耽搁下去。  

陆开决定行险一博,轻声在岱迁耳旁道“我引他注意,别错过机会,不能见血用钢针”

陆开如同轻燕蹿身出来跃到虎节使面前,虎节使见有人现身目露凶光,一夹马背借力如同雄鹰持剑往陆开击杀过来,岱迁眉峰一沉凝注虎节使攻击距离。

等虎节使完全让陆开吸引心神时,岱迁人如脱弓箭矢蹿身飞出,一剑过喉,虎节使喉头一开,血柱喷出,当场毙命。

喉血溅射四周,陆开岱迁粘得一身血,陆开眉头大皱“不能见血用钢针,我是怎么嘱咐你的!”

岱迁也是没有办法开口说明“比起钢针我更擅长用剑,如我在失误一次,死的就是你”

天空远处响起闷雷,疾风在起。

尸体是能移开,可这满地血迹怎么掩盖?就像岱迁说的人算不如天算,一刹那决定谁也估计不了,真是出师不利。

事已至此,在出口指责也是废话,陆开叹声道“南魏真是人才济济,劳徒远奔还能这么难缠,也怪不得北蜀和南魏打这么些年,一点甜头也讨不着”

岱迁回剑入鞘“北蜀南魏胜负对半开,都是打不下去,否则也不会送来休战书,楞着干什么,我藏尸你把这些血迹用沙子盖住”

陆开苦笑“现在是能掩盖,明天车马一多,就会把沙子翻起”

“总之,你能进城在说”  

虎节使背部朝天躺地,岱迁将他翻过身想抬人丢入草丛,一看虎节使面容岱迁低呼“他不是那个虎节使!”

陆开当下一凛“他不是那虎节使?”

岱迁道“虎节使从南魏过来,沿途我都派人盯着,这个人不是出城那个”

陆开相信岱迁,既然留意这人,样貌当然不会忽略。

陆开沉思片刻张口询问“没看清人就出手?”

岱迁走向虎节使马旁,手轻拍马腹侧袋,陆开一眼认出“这是南魏鹿皮”

岱迁道“是,南魏常年阴雨绵绵,只有他们爱用鹿皮防潮,马快,当时根本无法注意虎节使样貌,我认出鹿皮才出手”                

  

从这点来看,岱迁是十分细心。

岱迁取出休战书一看道“人虽然不是同一个,休战书倒是真的”面上写着“蜀王亲启”四字。

下方有南魏印戳。  

  

岱迁不解问“你怎么看?虎节使为什么半路换人?”

陆开思虑片刻说出见解“照常来说虎节使在路上应该不会换人,要我说南魏多半有人反对休战,怕有人路上伏杀才换生人,各国之间互有探子本不奇怪,只是我要装扮虎节使,如北安城有人认识他的话。。”

岱迁惴惴不安问“那么,你还要进城?”  

  

从虎节使先前过来方向在次传来马蹄声,这次马蹄声轰隆作响,一听至少有数十骑。

陆开一听面色大变“这么多人,多半是北蜀骠骑!”

岱迁面色一紧“大半夜,怎么有这么多北蜀骠骑在外面?”

地上满是血迹,二人脸衣有血,如让北蜀骠骑撞上只有功亏一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