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在堕落中成长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夕阳下的爱恋
作者:杀龙  |  字数:3644  |  更新时间:2020-02-29 22:30:08 全文阅读

  一杰吓的脸都黑了,我想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就是计女不给她钱也不会随便让碰,况且她还是主动碰的我。一杰对阿祥说有可能遇见鬼了,而且还和女鬼接了吻,一杰把刚才的艳遇和父亲说了一遍。阿阿祥有时候也有点小迷信,他让一杰去村里一个专看鬼魂的阴阳先生家看看,是不是鬼魂侵扰了,别等有事了才去。

  第二天一杰把经历告诉了奶奶,老婆更加的迷信,她说肯定是陈仓的儿媳妇觉得死的冤,阴魂不散,跑出来附体,或者害人。你看看你印堂发黑,嘴片发紫,赶紧找个桃木棍打打你身上不干净的东西。接着我就去了阴阳先生家,先生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让我坐在那儿准备施法,只见先生拿出一把青铜剑,上面泼上酒精点燃,然后吐口清水吐灭,然后用尚有余温的剑紧贴着一杰的额头.脸比划来比划去,接着烧点纸然后在清水里蘸灭,接着用清水抹脸,脖颈的位置,最后掐掐人中。先生说可以了,没什么事了,最后阿生给了他20元钱就带着一杰回家了。

  记得很小的时候花了几块钱也让一位先生看过一次,那天阿祥带着一杰路过一个十字路口回家晚了,然后回到家就哭,哭到很晚才睡下,第二天还是哭。然后让先生看看才好了,方法都是差不多,不过小时候还往额头人中的位置抹了一点红红的朱砂。

  个人觉得他们并没有通天通神的本领,惊厥(方言说是吓着了)不过是正常的现象,他们只是用的很老很土治疗方式。就好比有的人热的头昏脑涨的掐掐人中用凉水洗把脸也会好很多,或许铜器,酒精,纸灰,清水就是治愈惊吓的土方法,而村里会这些土方法打着驱鬼的幌头要个巧钱罢了。

  事后一杰总觉得有种幸灾乐祸的样子,许仙的老婆是蛇精,董永的老婆是仙女,而一杰和鬼狂吻了三分钟,说出去也是一件美谈。

  如果说事情发展到现在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或许大家都会相信一杰遇见了女鬼,这就是所谓鬼故事的由来,一个人说是瞎胡说,十来个人说算谣言,一百个人说那是传谣,很多个人说那就是传说,传奇,事实了。人们对一些现实中自然现象或者随机发生的事件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于是就自己相信自己这世界上有一些未知的东西存在。

  就连一杰也将信将疑,过了两三天,一杰翻开微信信息栏有一个陌生好友,显示的是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而且对方还给我发了句你好帅哥。

  一杰在想,自己也没有加过谁阿,于是就回了句,你哪位呀,是我加的你吗?怎么称呼哦?对方回答说:你把我忘了吗?两天前的夜里,我路过,你正躺在凉席上玩手机,咱俩聊过的,后来我拿你的手机用你的微信加的我,想起来了吗。

  一杰突然想起来了,美丽女孩拿着我的手机加的她,一杰顿时心跳又变快了。你问她你是人是鬼呀,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过了一分钟她才回复过来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又一个流汗的表情说,你怎么这样说,难道我不是人还是鬼,我是你们家后边那条街陈家的女儿,我爸叫陈仓,我叫陈惜,估计你有十来年没见过我了,所以你不认识我。

  此时一杰觉得自己搞错了,也许真的是陈仓的大女儿从外地回娘家,正好那天人家去浇地,有时候天旱的时候,一口井好多人用,所以白天夜里都有人用,这也很正常。然后一杰回了个笑脸说:姐,我的意思是,你长得太美了,简直像是仙女,那天晚上你是帮我大爷在浇地对吧,你为什么要突然亲我,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女孩子主动亲我呢。

  两人聊着聊着感觉挺开心的,她还说就喜欢我我这种什么都不太懂,什么都不太会,看起来傻乎乎,表情有点萌的男孩子。此刻一杰心里又有点犯嘀咕了,自己就一个屌丝,家里不富,人又不是很帅,他接近我完全是因为寂寞吗。记得在电影中小说里看到许多鬼也会和人聊天,把人约出来害了,我越想越觉得有点瘆人。

  于是一杰又说,我们可以见见吗。她说:好呀,你说个地方,那就今天下午六七点吧。这么直接,我想着在哪儿好呢,还是找个离人不远而又没人的地方吧。想了想哪里好呢,自己家不远处就是村里的学校,不过前些年国家拨下来好些钱盖了一所新的,新学校在村头大公路旁。而废弃的旧学校则成了居民房,一个很大的校园被分成一块一块卖给了村民,而校园最后边那一排房子有教室,厕所储物间,一直没有人收拾。这块地虽然说卖给了村里的刘老四,但是刘老四准备给儿子大了当院子地盖房子,大儿子一直在外打工所以一直没有收拾。

  一杰和美丽女孩说我们就在旧学校最后一排那片空地上见吧,她说:好的。到了下午六点钟的时候,一杰既紧张又兴奋的离开了家门,去曾经留下过足迹的小学校园,去见一见钟情的漂亮女孩儿,感觉越想越觉得好事要来。走之前还是害怕遇到不可预测的危险,于是自己就从家带了一把小刀揣在兜里。

  徒步走到校园最后边的位置也就二三百多米的距离,却发现到漂亮女孩儿家的距离只有几十米。然后一杰给她发信息说我到了,你在哪儿呢,快来吧。就在这时一杰就想,万一一个平面獠牙的女鬼猛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该怎么办,看到她给回信息说马上就到。然后一杰就站在原地等呀等,然后我就有点紧张有点焦急,接着我就四处张望了一下。突然,我吓了一大跳,那位说是叫王艳萍的美丽女孩居然在自己的身后,我被吓得可不轻。

  一杰转过身来看个究竟,发现美丽女孩儿穿着黑色的裙子,黑色的高跟鞋,这一次她的长发居然扎了起来,通过夕阳的映照她是那么的美,比那一夜见到的更美了。一杰先问的她,你叫陈惜对吧,她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过来的,怎么无声无息的,吓我一大跳。

  我家就在这隔壁,从我家出门有过一个小胡同,然后翻过一堵墙,就可以来到这里,从我们家走不远有个小门也可以过来。随后她给我指了指她家的位置。

  原来你是翻墙过来的啊,一个女孩子家还会翻墙。

  嘿嘿一笑,我们去那边说吧,那边有个水泥的平台。于是我们就往废弃的水龙头下方的水泥槽走去。

  到了那里,她用树叶子打了一下土,就让一杰坐在那里,两人坐在那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我问她你今年多大了,她说32岁。然后她问我多大,一杰回答17岁。接着就是两个人一问一答聊了一大会儿。

  两人坐在一起的情景就好像真正的小情侣一样,通过认识,我对她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原来陈陈陈惜十八九岁都嫁到了外地,日子过得还算可以,不幸的是丈夫三年前出了车祸去世了。而她并没有选择立刻改嫁,因为孩子还小,婆婆行动又不方便,所以他就一直在家照顾年迈的婆婆和年幼的孩子,说着她的眼角闪出了泪花。

  自己还年轻,没想过再找一个吗,大好年龄守空房,不过你也是个好女人,如果是我,或许早改嫁了。

  :想过呀,可是婆婆一个人,我又不能撇下她不管。

  那你婆婆现在还健在吗,你在哪里工作额,你这么美一定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吧。

  去年去世的,我现在在飞信营业厅当店长呢。

  哇,店长呀,工资一定很高吧,在哪个地方,把我也带过去呗。

  行呀,我过几天都走了,到时候你跟我一起走吧,

  好啊,好啊,两人你一句她一句说着

  哦!也许他是想让一杰和他走,不知道她的真是目的,是要把我骗走卖我的器官,还是把自己卖到黑工厂。往好了想她们公司缺人真心想给我介绍一份工作,或者她缺少男人的爱抚很久,想找个男人成家。反正吃过很多亏的自己做什么事都怕,总觉得这个社会别人会骗自己,会利用自己。

  这时一杰和陈惜肩并着肩坐在那里,而她薄的就像一层纱的裙子根本掩盖不了她那美丽的身材,一双白皙的大长腿展现在我的面前,顿时有了一种冲动的欲望。一杰脸红的坐在那,气氛显得有些紧张,扭扭捏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看着我噗嗤一下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说了一句:我觉得你长得挺帅的,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没有女孩子看上呢。我也只是笑笑不知如何回答。

  接着她问你觉得姐姐漂亮吗?叫声姐姐我听听。一杰说:漂亮,真漂亮姐姐实在太美了,姐姐,姐姐。

  不知怎地,一杰只要一喊一个女孩子姐姐,我就立马就会有种澎湃的感觉。之前在学校一些学生混子,调皮捣蛋的男生喜欢调戏女孩子,看他们欺负女孩子觉得挺开心的,而且那些像犯贱似的也任由他们调戏。有时候一些过分的直接抱着女孩子就亲,当时我看到之后真想把那些调戏女孩子的男生打一顿,然后让所有贱女生统统服从自己。

  此刻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杰喘着粗气抱着她,快放开我吧,天色不早了,别人会看到的,她生气的说。看她真生气了,一杰就放开了她。

  她说:我走了哦!你也回去吧。一杰有点意犹未尽的说:就这么走了。然后她继续往前走,等她走了几步远,我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陈惜被抱着感觉挺幸福,大口吞吐着芳香的气体两人一番爱意之后就各自回家了。

  不过一杰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感,记得很小的时候都对漂亮的女孩子有种美好的感觉,再大了更是热血澎湃,没有想到突然会有如此艳遇,不禁越想越喜悦。女人是男人最宝贵的财富,任何东西都不能换的,女人就是给男人比山珍海味,金银珠宝更美味更珍贵的一种拥有。

  人们日常生活中很多不经意的遭遇都有可能造成一些假象,比如我们小时候学过画杨桃的一篇文章,明明是一颗杨桃,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那就是一颗五角星。

  生活中的很多事情也是如此,就比如我如果那晚上之后不再遇到那个女人,那么我就会相信世界上有鬼,而且是很漂亮的女鬼。这或许也是世界上很多鬼故事的由来,鬼就是人们遇到许多巧合的事情以及看到许多不常见的物理化学现象凭空捏造出来的一种抽象性现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