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绒鳞之风 > 正文
22-在劫难逃
作者:豹里斯  |  字数:4794  |  更新时间:2019-08-14 21:44:07 全文阅读

“听说几天后会有一次日食,这是真的吗?”

“报纸上刊登了天文台的研究报告。”时雨指着报纸说,“他们说日食会发生在十一号,正好是最终决战的那一天。”

“老天爷把时间掐的真准。”

“传说中,日食会让沉睡在深渊里的巨大怪物苏醒过来,那些怪物会大肆践踏每一寸土地,让我们的家园生灵涂炭,但要是有人能在日食中幸存下来,那么他之前无论是好人或是恶人,自身的灵魂都将在死后来到太阳上面,成为下一次日食中那一圈太阳光环的一部分。”

“哼,DIVE就是一群怪物!”拉娜道。

时雨没有再讲什么,他只是耸了耸肩,然后走了出去。

整个临时营地简直是兽人世界所有军队的缩影。在空地上,被擦的干干净净的坦克和“长剑”机甲有序地排放着,那些坦克连履带都被擦得一尘不染;战士们把武器仔细地摆好;远处的直升飞机静静地卧在地上......所有人都在为这场大战做准备。

这天,基伍、迪米特里、莱克三人又来到了这里,他们将对谈判起很重要的作用。

“到时候,东西南北四个军区的军队都会集中到诺普草地。”吴启明说,“既然DIVE已经全力以赴,那么我们也不能随便就放弃,为了我们的兽人世界,一定要做出牺牲。”

“尽管守卫者们现在出了很大的状况,但我还是希望他们能调整好情绪,努力打好这最后一仗,同时不要放弃哪怕只剩一点的希望。”基伍说。

“我们还要保证导弹系统正常工作,包括导弹驱逐舰和核潜艇上的,陆基导弹更加要检查。”莱克说。

“真的要用核武器吗?”吴启明问道,“兽人世界的导弹大权就在你的手里了。”

莱克摇了摇头说:“就算我们发射了核武器,最后遭殃的还是我们。”

“也对......莱克,你在这方面比我更胜一筹。”

“我现在很担心他们。”副部长道,“我不知道年纪轻轻的他们,能不能像前几代灵摆持有者一样,面对如此重大的危机。”

“年龄小不代表能力不行啊。”基伍说,“他们能在危机爆发时努力与敌人抗争,而且是真刀真枪地干起来,还坚持到了今天,主角光环是他们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他们的勇气、智慧和信念,可不是在课堂里就能学的出来的。”

......

五个人聚在了一个熄灭了的火堆旁——沉默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为了日常。

“中午好啊,各位。”莱克走过来说,“我想来看看守卫者小队的新人。”

“我是南希·克洛维。”南希站起来说。

“我叫西格·弗里德。”西格还坐在位子上。

“你就是埃多曾经提到过的西格么?”莱克的语气里透露出一些轻蔑,这让西格有些生气,他把头微微向左转了几度。

“我就是。”

莱克没有继续说什么,他只是再瞥了西格几眼,就招呼大家坐了下来。

“我知道埃多和豹里斯不在的这些天你们很难受。”莱克说,“几乎所有的军队上级都为守卫者担心。”

“我们只能希望他们没事了。”菲因说,“就算埃多叛变,我们也不认为他就是那种人。我们一定,也是必须要找出真相。”

“我也这么认为。”莱克说,“他现在正在被什么东西蒙蔽着双眼,也许是以前的某些记忆被唤醒,但我确定,DIVE对他造成过不小的影响,也许是对他有恩吧。”

“可DIVE一出现就开始打打杀杀的,他们做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可能表示他们是好人啊。”西格觉得自己找到了机会,便反驳道。

“这么想你就大错特错了,西格。”莱克说,“你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这点我承认,但是你要先越过它来想问题。”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如果这件事情能被成功串联在一起的话,那么所有的事情就一目了然了。”迪米特里走过来说。

“什么事情?”

“莱克,你应该记得前几次的反分裂战争吧?”

“分裂战争是我一辈子不可能忘记的事情。”莱克说,“那时候我刚成为右翼主席不久,一边对付分裂势力,一边开展除龙计划,然后再对付除龙计划所激起的反抗军运动。”

“呵......你还记得。”西格小声说。

“我听见了!”莱克突然望着他道。

“啊,这......”西格没预料到会发生这件事情,他用力打了个寒战,脸颊变得通红,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最后把头埋了下去。

“哼——”莱克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说,“我记起来了,你要说的就是在前几次分裂战争中出现的不明军队的事情吧?”

“正是。”副部长变得严肃起来,刚才还耷拉着翅膀的西格突然灵感发现似地挺直了腰板。

“当时我们正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不知从哪里来了一支神秘的军队,他们在暗中转移了很多处于危险中的民众,如果没有他们,战争幸存者的数量不可能会有那么多。但是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何方神圣。”

“他们是......”

“也许这一场战争会和他们有关呢。”迪米特里说。

莱克点了点头,继续思考下去。

“如果他们就是DIVE呢?”西格的话震惊了众人。

“什么?!”他们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

“我没有骗人,我想说的是,当时救了我们的就是DIVE,我和埃多亲眼看见了他们身上的标志。”

“你真的确定吗?”所有人都想问这个问题,最后是迪米特里说了出来。

“不可能出错,那才刚六年前的事情。”西格说,“如果埃多真的像你们所说的被什么东西蒙蔽着,那么我猜就是这个了。”

“如果这话真的属实,那么真相就大白了。”迪米特里说,“DIVE利用这一点善心编织了一个虚伪的面具,并且成功迷惑了埃多,也许除了埃多以外还有许多人。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张面具在今天终于被撕开了!”

“这真相我们要保留着,在这种敌众我寡的局面,我们不能做出一些引燃导火线的事情。”

“我马上去和吴启明他们说。”副部长说完,便急忙走出了营帐。

......

诺普草地上,DIVE的备战工作也正在进行着。传送门的周围被战车以及大量的士兵守着,甚至一些临时的维修厂也被建在了这里。对传送门的调试也在紧张进行着,为了保证它可以承受住灵摆的巨大能量,组长王凌枫正带着检查组做最后的检验。

“埃多,埃——多!”王凌枫叫住了不远处巡游着的埃多,“你过来一下。”

“有什么吩咐吗?”埃多过来敬了个礼道。

“好了,埃多,你可以飞吗?”

“当然可以了!”埃多轻轻扇了扇身后的大翅膀。

“那么,你可以帮我把这两个灵摆装到那里去吗?”王凌枫拿出了他的和豹里斯的灵摆,它们被剪掉了绳子。他指了指传送门顶上的能量释放台说:“你到上面去,可以看见五个空的槽位,你随便放哪两个都可以。”

“遵命!”埃多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开始用力扇动翅膀,那对蝠翼发出扑扑的声音,接着他轻轻一跃,立马到了半空中,他开始向上爬升,来到了传送门的顶部,在上面,他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红色五芒星,星的每一芒都对着一个小孔,正好可以让灵摆倒着插进去。在干完这件事情以后,埃多滑翔着回到了地面。

“干得不错,埃多。”

“DIVE的许多将领都到后面去指挥军队了,唯有你王凌枫还坚守在第一阵线。”主走过来说,“若我们取得胜利,必会大大嘉奖你。”

“谢谢首领关心!”王凌枫笑着说。

“埃多,你可以同我过来一下吗?”他叫道。

“好,我来了。”埃多刚起步,一股剧痛便传至他的全身,接着移动到了他的脑袋,最后来到龙角上消失不见了。

“你怎么了,埃多?”

“没事,只是脑袋有些疼。”埃多说。

“估计是你几天都在忙,没时间休息。”

埃多大跨步追上主,主领着埃多来到了豹里斯所在的营帐里,只见猎豹正躺在地上,用比常人慢很多的频率呼吸着,他张开暗淡的双眼,用一种接近崩坏的讥讽表情看着俩人。

“这么对待未成年人是要判重罪的。”豹里斯说,“你可待想清楚了。”

“但那只是对‘一般’的未成年人而言,可遗憾的是,你不属于‘一般’类的。”主蹲下去看了看,然后又站了起来。

“埃多,我给你个任务。”主拿出一把手枪,交到了埃多的手上,“杀了这猎豹!”

“为什么?”埃多用惊讶的眼神望着主。

“我们以后还要杀掉更多的人,你难道每杀一个都要问为什么吗?”主生气地说。

“这......”

“马上给我处决了他!”主说,“怎么,你不是说他是敌人吗,后悔啦?还是你埃多本来就是懦弱吗?”

“不!”埃多叫道。

“那就照我说的做!”

埃多抬起手枪,瞄准了面前不足两米的豹里斯的头部,豹里斯已经没有力气再恐惧了,他只是睁着双眼,看着黑压压的枪口。可过了很久,埃多还是没有扣下扳机的意思,手愈加抖得厉害,汗水从他脸上流下来。最终,他扔下手枪,在地上跪了下来。

“我做不到......”

“废物!”主感到有些意外,他捡起手枪,把一发子弹也没有的弹匣递到了埃多的面前,埃多还没来得及惊讶,主便一枪砸向了埃多的头,埃多疼得倒在地上,看着主愤愤地走出去。

“埃多......”豹里斯小声呼唤道。

“尼古莱·豹里斯,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怜悯,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宰了你!”埃多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头走了出去。

“埃多,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了?”在失望之余,豹里斯更多的是感到怀疑,“他的面具就要脱落了,你还想用怎样的力气去把它扶起呢?”

......

黄昏来临,营地又陆续燃起了篝火。西格一人守在火前,他坐在一个废旧的木制弹药箱上,尾巴贴着箱子垂到了另一侧。

“西格。”莱克走了过来,坐在了西格的对面。

“怎么了?”西格用双手托住两腮,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和埃多真的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吗?”

“对啊。”

莱克沉默了一会儿,微笑着说:“讲一讲吧。”

“讲什么啊?”西格抬起眼睛看着莱克道,“我和埃多的右翼有什么好讲的?”

“不是那个。”莱克说,“是你和DIVE的故事。”

“故事?”西格有些疑惑,“我和他们还有什么故事,难道你想知道我们是怎么被救的?”

不出他所料,莱克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西格挠挠头说,“那个没有什么好讲的,我觉得唯一让你感兴趣的就是秘密基地的事情了。”

“秘密基地?”

“对啊,我和埃多在被救后来到了一个位于地下的基地里,那里也有很多受灾的群众,那里就像庄园一样是个微型社会,我们在里面生活了一段时间,学习了一些射击之类的技巧,不过在后来,敌人发现了我们基地的位置,然后袭击了那里,我和埃多就失联一段时间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莱克站起身走开,过了几分钟,菲因被他带了过来。

“你找他来干什么?”

“我想确认一下事实。”莱克问菲因,“菲因,听说你们在巴德利克遭毒气袭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地下基地对吗?”

“对啊,我还有埃多、豹里斯三个人都一起进去了,怎么了?”

“那里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吗?”莱克这个问题是给俩人的。

“铁轨、弹药箱......墙上还绘有一个时间,好像是1979年。”

“西格,你的印象呢?”

“就是1979不错......菲因,你们居然去过那个地方!”西格叫道。

“那就不错了。”莱克欣喜地说。

“那如果你们去过,埃多为什么不记得?”西格问。

“不,他应该还记得。”莱克说,“只是他没有搞清记忆和现实之间的差别罢了。”

“希望他能回来。”西格祈祷着。

“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转起来的。”莱克说完,便从箱子上站了起来,然后离开了。

......

“莱克刚才找你了?”时雨问道。

“嗯......”西格边啃着火腿边说。

“我明白你会有些不适应,毕竟他是曾经血洗你的家园的人,但是你待清楚,他也有自己的苦衷,他也不希望杀掉任何一条龙,可当时局势的压力逼迫他不得不做出这些惨无人道的事情来。”

“我是不会忘记那一段往事的。”西格说,“但是我不希望有人将它再次上演。”

“好香啊,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火腿!”西格一口吃掉了手上的火腿,然后用嘴舔了舔自己的手。

“慢点吃,西格,没人抢你的。”南希说。

“要是埃多他们在就好了。”拉娜说,“那是多么热闹的场面啊!”

楼上,指挥官们也在议论着。

“西格·弗里德继承了德努亚高地龙的血统。”莱克说,“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冲动与凶猛,不知道作为他的同族,埃多能不能顺利逃出DIVE的手掌心。”

“历史上的四代灵摆持有者从来没有让兽人世界失望过。”基伍说,“无论这灵摆的主人是谁,他们必将在危难之时保护这个世界。”

“DIVE为什么不去坟墓里把先人的东西挖出来呢?”

基伍摇摇头说:“DIVE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希望兽人世界可以躲过这一场危机。”吴启明说。

夜深了,繁星又照常地布满夜空,在月光的照耀下,绿油油的原野变成了一片白地。所有人都不再害怕了,他们已经平复了内心,并且坚定信念,要为自己身后的家园奉献一切力量,直到看见希望为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