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红尘刀剑笑 > 少年江湖
第八十六章 黑刀铁扇
作者:枫萱  |  字数:4459  |  更新时间:2020-01-23 18:19:52 全文阅读

这是新年前最后一次更新啦,等过完年,大概会在初四初五开始更新,希望大家这次过一个好年。还有,最近新型肺炎很严重,我们每个人都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卫生安全问题,避免不要被传染,也祈祷全国已经被感染了的患者,可以轻松度过这次难关,我爱中国,我相信党和人民,数千年的磨难我们都挺过来了,我相信这一次也一定可以,祈祷!

——————正文开始——————

对于鸳鸯台下人山人海的盛况,万长生极为满意,满面春风止不住微笑点头,捻了捻发白的胡须,在众子重孙的拥护下缓缓走上台去,步子铿锵,彰显霸气,身后跟着盖了红盖头,由几名侍女搀扶着走的万苏沫。

看着穿了婚衣的万苏沫,整座台下的百姓都沸腾欢呼起来,尤为起劲就是那几位世家纨绔子弟,喊得最是大声,虽说他们也曾垂涎过万苏沫的美色,初次见面还调戏了一番,却被万苏沫差点没给打死,修理这么多次之后,早就断了这个念想,谁也不想娶个武功高强的母老虎在家整日受气不是,再说了,万苏沫那样的奇女子,也不会看上他们这些只会遛鸡斗狗,混吃等死的纨绔废物不是,和楚王府比实力,他们多少还有些自知之明。

所以今日一过,就能彻底从万苏沫威压欺凌下解脱的众位少爷,喊得格外激动!但多少有些失落掩盖不住。

倒也有不少唏嘘叹气声,却是惋惜这位美名传千里的蜀地第一美人,从今天起,就成了楚王府的世子妃,专门为万苏沫来的那些书生武夫,怎能不心情低落?看向台上晋少空的火热眼神也是充满了羡慕嫉妒,可自知自己多少斤两的他们,也只能在心中想想罢了。

老而弥坚的万长生满面笑容走到台中央,看了一眼把鸳鸯台围得水泄不通的渝州城百姓,和诸多外来的年轻俊杰,抬起手向下轻轻按了按,运足了内力大笑道:“诸位,今日我万家嫁女,多谢渝州城的父老乡亲给我万家这个面子,还有众多的英雄豪杰不远万里前来,着实让老夫感动,老夫万家家主万长生,在这里先谢过大家了!”

夹杂了真气的声音宛若洪钟,声浪一次强过一次,压下了震天的欢呼声,显然是内力不俗的表现,便是站的极远的人也听得见,就像是在近处听的一般,清晰真切。

台下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直至偃旗息鼓没了声响,不论是普通百姓,还是一些书生武夫,全都抬头看着台上的万长生,面带惊容有些傻眼。

这几日在城中也曾见过不少江湖高手的打斗对决,起初胆子小怕引火烧身的百姓还有点担惊受怕不敢围观,可到了后来只要发生这种事,习以为常的百姓就会要上二两劣酒,点一盘小菜,边吃边看,打到精彩处更是不吝啬自己的掌声,满堂喝彩大声叫好,再到了最后,过了起初看热闹的兴致,便是再有惊心动魄的激战也都兴趣平平,除了向往江湖游侠自在逍遥的少年郎会兴冲冲跑去,心甘情愿一场不落的看,要过日子的百姓,就算是离得近也懒得看了。

没法子,整日整日的看,过了那个新鲜劲,也都看疲了不是。

可方才万长生那一声,就算是不懂江湖境界的平民百姓,也感觉着实胜过这几日那些武夫良多。

相比于屠蒙和谢长安的面色凝重,剑归来则要轻松的多,至于赵浑拓,更是有持无恐,龙虎山真人天师的名号,可不是摆设,任谁见了都要礼敬三分,不会轻易得罪。

万长生对于这种效果显然十分满意,脸上的笑容又浓郁了三分,现任从一品御史大夫的万魁小心翼翼上前,低声问道:“爷爷,吉时已到,是否可以开始了?”

万长生笑着点点头,正准备请楚王府的程长野一同入座时,一直盯着剑归来等人的晋少空邪魅一笑,摆手道:“万前辈请慢,本世子突然想到一个大礼,刚好可以当作本世子新婚的彩头。”

原本此时要吹奏喜乐的乐师手一僵,不知现在是吹还是不吹,互相望了一眼,还是放下了手中的乐器。

没想到晋少空突然说话的万长生先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微皱着眉头问道:“不知世子殿下说得那份大礼是什么东西?”

晋少空大笑三声,疾步走到闭目抱刀的程长野面前,深深施了一礼,没了方才的张狂象,指着剑归来等人恭敬道:“请程老出手,将那伙打伤莱将军和神策军的逆徒贼子拿下。”

此言一出如平地惊雷,台上台下的众人皆惊,剑归来几人身边围观的人齐刷刷转头看着他们,立马做鸟兽状空出一大片区域。

不明白这伙人是如何招惹了楚王府,听世子殿下说,还打伤了楚王爱将莱将军,和他麾下的精锐铁骑神策军?这可是杀头的重罪啊,形同谋反!

生怕被牵连误会的众人纷纷散开足够远,唯恐波及到他们。

程长野闻言睁眼,淡然扫了剑归来一眼,轻轻点头,声音沙哑冷漠道:“既然是先前挑衅楚王府的人,那老夫就出手一次,拿了他押回楚王府,听楚王发落。”

这才看清楚程长野模样的赵浑拓大惊失色,原本气定神闲的脸上不禁白了三分,不可思议失声道:“黑刀程长野!”

才要抬脚的程长野顿了顿,看了一眼赵浑拓,语调平淡道:“哦,龙虎山的道士?”

赵浑拓苦笑一声道:“贫道龙虎山赵浑拓,见过刀冠。”

但凡台下曾听闻过刀冠程长野名号的江湖武夫,无不是一脸震惊看着那黑衣抱刀老者,先前还奇怪为何这等大喜之日,还有人穿黑衣抱刀而行,这种不详之色和煞物岂不是冲了喜气,沾染些晦气?喜庆之日最是忌讳这等物件,身世显赫深谙道运气运的万家怎么会犯这等错误?

只是没想到那黑衣老者居然是刀冠程长野,自从入了楚王府就极少再现身江湖的程长野,竟然为了和万家的联姻亲自出马,如何不叫他们震惊?

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等人物居然要亲自出手对付剑归来这么一个少年!

在场之人无不为剑归来感到惋惜,得罪了楚王府,居然还敢来渝州城,惹来程长野亲自出手,只不过是一个半大少年的剑归来,如何能逃脱?

怕是插翅也难逃!

听到衰神老道士的话,得知台上抱刀的黑衣老者就是程长野,就是剑归来也不免心中一沉,苦笑一声,他本以楚王府就只来了晋少空身后那一位高手李老,不曾想连这等人物都亲自来了,自信不惧三位通玄的剑归来,可没有狂妄到能在一只脚几乎踏进尘世仙人境的程长野手底下逃走,只输给年轻剑神裴东来一剑的程长野,这么长时间行走江湖的他,怎么会没有耳闻?

不过好在昨夜就将良玉和六子叔送出城去了,不然今日怕是形势会更糟糕,想到这里剑归来长舒了口气,看着身边谢长安三人平淡道:“既然事已至此逃脱几乎无望,三位就不必为我平白无故丢了性命,这件事本就与你们无关,想来程长野应是讲理之人,不会迁怒你们。”

屠蒙紧紧攥着拳头,想要说出“有何惧哉”的话,可看到程长野却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有十余年江湖阅历的他,如何不知程长野的名声?此刻胆寒也在情理之中。

倒是谢长安无所谓耸耸肩,这个在小事上锱铢必较,哪怕少一枚铜钱都要和你纠缠良久,满地打滚讨要回来,却在大事上颇为豁达看得开的穷酸游侠儿,得知那是程长野,也只是在初时震惊了一下,现在握着那柄木剑一脸嬉笑道:“哪哪能够啊,我谢长安虽然怕死,但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就冲你小子先前不嫌弃我,好酒好肉的款待,这个兄弟我是交定了,人死鸟朝天也不是个多大的事,说不定下辈子老子投个好胎,就他娘的当世子了呢,你说是这个理不?”

剑归来听了平静笑道:“在这死了,可就当不了天下第一剑客了。”

谢长安舔了舔嘴唇轻松笑道:“别人的死活我不管,但你就不一样了,要是死在这里,那也就说明我只是这种程度的男人了,还做狗屁的天下第一,不如早死早投胎,哈哈。”

龙虎山被人叫了一辈子衰神的赵真人也准备说话,却被剑归来伸手拦住,然后趁谢长安不注意,一记手刀砍在谢长安脖颈处,谢长安只觉得脖根处一疼,想要转头看剑归来,却眼前一黑软绵绵倒下去,被剑归来架着胳膊扶到赵浑拓怀里,平静道:“真人你不必多说,一人做事一人当,若是我剑归来命中有此劫,过不去也无需牵连无辜之人。”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剑归来笑着对赵浑拓和屠蒙说完这句话后,便起身走向台前,步子稳健面无慌张之色朗声笑道:“晋少空,你要找的是我,和他们无关,不牵连无辜之人,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话虽是说给晋少空的,但剑归来看向的却是程长野。

晋少空这才发现除去剑归来和赵天师等四人,那位还没长成美貌便胜万苏沫一筹的绝世美人没在他们身边!

有花甲老者看着面无惧色,豪气冲天的剑归来叹息道:“好一个重情义的娃儿,就冲这份若无旁人的胆色,也是个少年俊杰,只是可惜啊,招惹了楚王府,今日怕是难逃一劫了。”

不少怀春的少女看见剑归来是位俊逸少年,又有不凡的气势,也觉得有些惋惜,与之相比的晋少空,除了有位王爷父亲之外,不管从哪方面看,都不如眼前这少年。

便是连向来冷漠无情的程长野都被剑归来这番举动惊得侧目,多看了几眼神态自然,丝毫没有被自己吓到的剑归来,难得一见叹息道:“好久没见过这样的好苗子了,若非你得罪了楚王,就是老夫都生了想收你为徒的心思。这样吧,老夫惜才,不愿干那扼杀奇才的逆天事,你若跟我回去认罪楚王府,并投靠为我楚王府做事,老夫就保你一命,收作我弟子如何?”

年纪虽小但风采卓然的剑归来负手而立,看着程长野淡然笑道:“不劳前辈厚爱,我已有师傅,至于认罪,小子我自认为无罪,何来认罪一说?”

不管是入了江湖还是在楚王府,多年都未曾被人如此不敬,没留丝毫情面的程长野往前走了一步,煞气冲天,慑得近些的人几乎站立不住,只觉得寒意遍体,怀中的黑刀更是微微出鞘,寒光耀眼,灰白头发四散飘动,望着台下从容不迫的剑归来沉着脸冷声道:“拂逆我者,生不如死!”

丝毫没有被程长野气势吓到的剑归来轻笑道:“江湖儿郎何惧一死?”

程长野听到这句话彻底明白了,剑归来不可能臣服楚王府,既然如此,怀中抱着黑刀的程长野轻轻一脚,就踩裂了一块石台,八面规整形状统一碎开的石块裹着黑色真气慢慢悬浮到空中,面无表情的程长野伸手屈指一弹,数块碎石犹如一粗壮道黑光瞬间洞穿了空间一般,爆射出去,只一刹那就出现在剑归来身前,笼罩了全身,若是避不过去,定然是击穿各个关节骨头,此生无望恢复的悲惨结局。

不少人都替这罕见的少年俊杰惋惜。

就是连龙虎山老道士赵浑拓都不免生出了绝望之情,这等手段,他远远不及,更何谈救人?

可也就是碎石飞出去的一瞬间,天地间似乎响起了一道叹息,从天际传来,所有人都心头一震,一直默不出声的万长生却是露出惊容,连同他身后的万青也是如此。

因为他们听出来这道叹息属于何人,不正是几日前入府的刘遇深吗!

叹息声未落,剑归来身前突然出现一位白衣人,手中乌金铁扇轻轻一挥,裹含了程长野无敌刀气的真气石子像是无形中碰到一堵石墙,纷纷失去了力道,连真气都散去了,跌落在地上。

所有人望着那白衣男子呆若木鸡。

见自己的真气石子被人拦下来,就是程长野也露出了一丝丝诧异神色,看着那位白衣握扇从容之人,微皱眉头道:“你是何人?”

一手背后收扇而立的刘遇深淡然笑道:“沧州刘遇深。”

感受到刘遇深浩若汪洋的内力气海,已经多年未曾全力出手的程长野微眯了一下眼睛,才点头自语道:“是了,原来是你。”

见识了先前程长野那一手精妙绝伦控制真气石子的众人,感觉到一股滔天凉意充斥骨髓,没想到今日不仅见了程长野,就是连刘遇深都出现在这里,晋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武状元,哪个不晓?谁人不知?

就是他挡下了程长野一招。

面带浅笑即便中年依旧风神如玉,多了些成熟男子韵味的刘遇深,丝毫没有半点放松的意图,挡在剑归来身前,手中发亮的乌金铁扇缓缓开合,神色凝重。

黑刀程长野。

铁扇刘遇深。

这一日,渝州城来了两位神仙似的人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