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红尘刀剑笑 > 少年江湖
第六十三章 可恨之处
作者:枫萱  |  字数:4287  |  更新时间:2019-11-21 14:34:13 全文阅读

新的一章来啦,各位看官给张免费的推荐票吧,谢谢各位了。

——————正文开始——————

刘遇深听了袁东溪这番极度极端的话,忍不住叹息道:“你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没得选,可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那是你自己选的,你选了这条路,怎么能叫没得选?想要过好日子的方法多的是,你为何要选择出卖自己灵魂的方式,去投靠黑暗呢?”

袁东溪先是轻笑,然后仰天大笑,悲哀道:“选?我拿什么选?你刘遇深天生就是贵胄之人,从小在豪门巨阀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你身后的那位万家大小姐,也整日顶着万家的名号在渝州我行我素,什么都不怕,自然有万家替她出头,你们要什么有什么,一呼百应如掌中至宝,吃一顿饭就顶得上一户贫苦人家一年甚至两年的开销,我呢?生在贫贱人家我无所谓,吃苦我也无所谓,可为何他们将我们生下来,却不把我们养大?买给那狗屁的刀法大师,让我们受尽了苦头和屈辱,整日当牛做马却过的连畜生都不如,你告诉我,我怎么选?所以我后来杀了他们,就因为我比他们强,所以我能掌控他们的命运,这种感觉真的好爽,好棒,你懂吗?看着曾经高高在上对你趾高气昂的人,最后却匍匐在你脚下对你卑躬屈膝磕头求饶,那种感觉,真的好美妙,从那天起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成为一个强者,强到让所有人都畏你,怕你,惧你,看你的眼神中充满惊慌和恐惧,而你可以随便决定他们的生死,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比这种感觉更好的吗?你说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可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选这条路,还不是你们逼得,与其说是我选的,不如说是这狗屁世道让我不得不选。”

袁东溪捂着断臂声嘶力竭红眼喊道:“你没吃过我受过的苦,你没体验我受过的委屈和耻辱,你不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来的,你凭什么劝我善良?就为了你那点狗屁的正义?别开玩笑了,弱者没有正义和公平可言,只有强者才有,要想在这世道中活下去,在江湖中活下去,就要泯灭良知和感情,才能走得足够远。”

刘遇深闻言冷声反驳道:“可这不是你欺压弱小,滥杀无辜的理由,他们也有活下去的理由,你说自己从小受尽屈辱,遭受非人的待遇,可这世上就你一个特别吗?那凭什么你不许别人决定你的命运,而你要替别人决定他们的命运?就凭你比他们强吗?真正的强者,心怀天下仁者无敌,不说能拯救苍生却也恩怨分明,从来不欺凌弱小,把屠刀砍在无辜之人身上,你不过是为自己的戾气和残暴寻找借口罢了,就你,也配得上提强者的名字吗?”

说罢刘遇深杀意顿起,冷冷的眸光看着袁东溪心底发寒,手中铁扇开合间扇气纵横,扇面仙神伏魔图惟妙惟肖,缓缓抬脚向精疲力竭已没有多少反抗力气的袁东溪走去,冷漠道:“看来先前是我错了,不该说放你离去的话,像你这般冷血无情,以杀人为乐的极端恶徒,放你走如放虎归山,怕是以后依旧会造下无边杀孽,那时便是我今日之过了,所以你今日必死。”

袁东溪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你觉得你今日还能杀的了我吗?”

刘遇深没有理会他的话,站在袁东溪面前,抬起手中已经杀意弥漫的铁扇,问道:“万小姐,我今日欲杀袁东溪。”

身后的万苏茉皱着眉头,欲言又止,因为她听出来了,刘遇深这句话并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只是在告诉她,他要杀袁东溪这件事罢了,再说,袁东溪虽然现在是她家的武客,但归根结底终究不是他们万家人,只是一个跑腿的下人,无关轻重,死也就死了,像他这样的,万家要多少有多少,当下没有发声,算是默认了。

就在刘遇深准备下手的时候,袁东溪身后的树林中突然传来一阵呼呼声,更有数量不少的马蹄声传来和衣衫划过树叶的沙沙声,刘遇深警觉,忽然从林中激射而来一柄短重朔,直刺他而来,继而后面相继又出现数十柄短重朔,铺天盖地砸下来,宛若一片黑云,呼啸而来势大力沉,若是不小心被刺中,一定会当场毙命。刘遇深在拨开两柄短重朔之后,也不得不后退,辗转腾挪躲着,挡在三二和万苏茉身前,轻而易举挡掉这些重朔,有不少重朔深深刺进树干和道路中,留着朔尾微微颤抖,稍细点的树木更是被砸断,看得三儿心惊胆战。

数十柄重朔之后紧接着便是将近五十余人的悍勇轻骑,纵马前来挡在袁东溪身前,一个个都黑布蒙面,煞气十足,衣甲上更是有不少已经粘稠了的血迹,有嗜血冷冽杀气,马首马尾上下挂了不少人头,面对刘遇深三人如临大敌,摆好了冲杀的阵势。

最后一人下马轻轻扶起断了左臂的袁东溪,问道:“袁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杀了那两人带万小姐回去吗?”

那边的三儿战战兢兢躲在最后,忍不住颤声问道:“这些都是你万家的人吗?”

看着那些人头差点反胃吐出刚吃过的午饭的万苏茉点点头,心有余悸道:“是的,这些都是我祖爷爷让袁东溪率领的护卫。”

袁东溪看着表情只是稍微凝重了一点的刘遇深,沉默良久忍着剧痛沉声说道:“走,不用管他们,我们直接走。”

那人闻言一愣,忍不住说道:“可家主的意思,是让我们带回万小姐。”

袁东溪暗骂一声蠢货,咬牙切齿道:“我说走就走。”

向来以袁东溪马首是瞻的年轻骑士点点头,下令所有人撤退,五十余人的轻骑小队,面对刘遇深等人整齐有序的退走,防止他突然出手偷袭,虽然他们人多,可大多数不过是寻常习武的人,真要交手怕是没多少人能活下来,连天玄的袁东溪都败了,他们算什么?看到这个情形,三儿疑惑道:“公子他们怎么退走了?”

刘遇深也似乎是在衡量现在出手是否划得来,面对对方五十余人的悍勇轻骑,虽然有些棘手但也能取了袁东溪的性命,可自己身边也有两个拖油瓶,在这种狭小地形打斗的话,很难顾忌保护到他们,所以刘遇深斟酌一番还是选择了不出手,放任他们离去。

“他们也怕在和我交手的时候死伤惨重,这些差不多就是袁东溪这两年在万家拉拢的私人力量,若是全部交代在这里,想来他也心疼的很,他还准备靠着这些人争取更大的利益呢,不会平白无故在这里折损那么多人的。”

一旁的万苏茉冷哼一声道:“等我回去,一定会把这混蛋刚才说的话一字不差的告诉我祖爷爷,到时候一定要他好看,敢说那么大逆不道的话,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亏我万家对他还如此厚待。”

刘遇深摇头道:“他不会再回去万家了。”

万苏茉一惊,问道:“为什么?他不回我万家,他还能去哪?”

刘遇深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一眼万苏茉,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望着袁东溪离去的地方背手解释道:“袁东溪不是傻子,你祖爷爷说见过你逃亲的人,都要死,那么抓你回去的他,又算什么?算知情人,还是算不知情?所以,不管带不带你回去,他们都要死。带你回去了,就算是知情人,不想任何人知道你逃亲的万长生,自然为了保险起见会将他们全部杀了,反正又不是万家的亲信,像他这样的江湖中一招揽一大把,没什么稀奇的;若是没带你回去,则按照办事不力处置了,也合情合理,天下想要密不透风的墙很难,可要说最安全的人,那就是死人了,因为死人什么都不会说出去。这事关万家的颜面和江湖威信,死个把人对你祖爷爷来说,无关痛痒,所以袁东溪肯定不会再回去了,说不定你四爷爷就在他回城的路上等着呢,这种事情,在豪门巨阀家族内,屡见不鲜。”

刘遇深叹口气道:“都说天家无亲,可江湖世家何尝不是如此了,为了一家之兴衰,死再多人也是值得的,慈悲心肠的人,可当不了一家之主啊。”

万苏茉张嘴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确实是像刘遇深所说,世家大族想要在江湖或者朝堂上存活下去,就不该有妇人之仁,因为小鱼吃虾米,大鱼吃小鱼,虽然她万家看起来挺辉煌兴盛,可要是王朝有意铲除他们,不出一日,她万家就会被抹杀个干净,行走江湖如履薄冰,朝廷伴君如伴虎,在江湖和庙堂都有不俗势力的万家,想要昌盛久安下去,就要心狠手辣一些,而且她这次逃亲,确是惹下了大祸,若是传出去的话,对万家在江湖和朝廷上的威信,是个巨大的打击,最起码楚王府一定会寻他们万家的麻烦,虽说楚王府都给他们三分薄面,可要是人家不想给了,她万家什么都不是,灭了一个万家,晋朝会扶持起千百个万家,这就是万家的悲哀,看起来极度鼎盛辉煌,有不俗的名气威望,可只要家中一日没有人进入道神境,那么一日就是蝼蚁,得不到真正的重视,如同空中楼阁,外秀中干。

带着袁东溪一路向北的年轻骑士,是袁东溪在万家最好的朋友,看着脸色惨白嘴唇发青的袁东溪,忍不住问道:“袁大哥,刚才为何不让我们试试呢?万小姐就在那里,要是能把她带回去,我们就算是立了一件大功啊,家主一定会重赏袁大哥的,就算那个拿铁扇子的人武功不俗,可我们五十余号人物,结阵配合十分熟练,也不是不能争锋一下,为什么要退走呢?”

袁东溪忍着剧痛冷哼一声道:“呵呵,你不会真的以为找到万小姐带回去就是大功一件,会得到丰厚的赏赐吧。”

与袁东溪脾气极为相投的年轻骑士脸色一变道:“难道不是吗?”

袁东溪冷笑一声,“当然不是,万长生说任何知情人都要斩草除根一个不留,那你我找到小姐带回去了,算什么?”

那年轻人如同雷击,不可置信怔怔说道:“也算是知情人。”

袁东溪看了他一眼阴沉着脸道:“那你说,我们回去还有活路吗?”

“可我们这些年忠心耿耿替万家做了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兄弟们那个手上没有十余条无辜人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他们怎么能这么对我们?”

袁东溪啐了一口冷笑道:“功劳?苦劳?想你我这样的人,在万家多如牛毛,你以为人家会在意你吗?正是因为你我都是外人,知道的太多了,万家人才会对我们起了杀心,万长生生性多疑,也极为暴戾,你我在万府这两年里,多次见到他亲手毙命亲近之人毫不留情,说杀就杀了,甚至曾经还亲手杀过一位亲孙子,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忠诚在这些世家之中毫不值钱,可以说是极为廉价了,他们眼里只有自己人和异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说得就是你我这样的人,我们不过是江湖上被重金通缉的逃犯,或者出生贫贱之人讨个饭吃,走投无路之时万家收留我们,你以为是好心好意做善事?不过是为了让我们心存感激,为他们心甘情愿卖命罢了,等我们没有了价值之后,再一脚踹开,拿了人头去官府,说不定还能留下一个为民除害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袁东溪撇了一眼肩膀微微颤抖,一副不相信模样的年轻骑士冷哼道:“你把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当家,你真的是傻得可以,要回你们回吧,我肯定是不会回去了,找不找得到大小姐,回去都是一个死,我才不会这么傻。”

宛若遭受了一个晴天霹雳,信念坍塌的年轻骑士心灰意冷道:“那袁大哥你准备去哪?我们跟你走。”

袁东溪叹了口气,看着大好风景悲哀道:“天下之大,何处是你我兄弟的容身之所啊。”

就在这是,旁边传来一道声音:“此处风景甚好,是一个好归处,你们就留在这里吧,哪里都不要去了。”

袁东溪闻声瞳孔紧缩,惊声失色道:“万青!”

——————————————

如果大家觉得这部小说写的还可以的话,推荐给朋友一起看吧,写了这么多字,已经可以追啦,虽然更新慢一点,不过我会坚持更新的,给张免费的推荐票吧,收藏一下,方便下次来不迷路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