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奴役星空 > 卷一 地球牢笼
第一章 地下监狱
作者:咫栩Hugo  |  字数:3565  |  更新时间:2019-08-04 22:17:52 全文阅读

――你有多久没有抬头仰望星空了?

――以前的我,也曾独自仰望星空。

……

地球,公元2083年。

此时,距离外星生命体占领地球,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也正是从那时候起,地球进入了至暗时代。

华夏南方某沿海地区的地底深处,一个如同蜂巢一般的巨大建筑物正修建于其中,内部的泥土早已被掏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个阴暗潮湿的牢房。

这些牢房就像人类用来关押囚犯的监狱一样,过道一侧是防护栏,另外三面都是墙体,建造所用材料也都是直接取自于人类的钢筋混凝土。

密密麻麻的牢房,一层层的向地底下蜿蜒而去,也不知道延伸到了什么地方。

在这些数不清的牢房内,正关押着一个个人类,数量之多,怕有十万计,每个牢房之内,除了一个蹲坑外,便再无他物,连张用来躺着睡觉的床都没有,环境之恶劣可想而知。

每一层牢房之间的通道内,都有一队人形机械人在其中来回穿梭巡查,如同人类的狱警一般。

这些机械人并非是普通钢铁之躯,跟平时看到的那种家用机器人,或者维护机场等公共场所的仿生机器人,都大不相同。

也不知道这些机械人是何种材料制成,貌似是某种未知的碳化纤维,这些机械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流畅,没有一丝一毫的机械停顿感,而且每个机械人眼中都泛着一种诡异的蓝色光芒,手中还拿着一根如同电棍一样的金属物件。

这些通道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酸臭味,甚至还间杂着一丝丝尸体腐臭的气息。

其中一个牢房内,正关押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他盘膝坐在牢房的中央,如同老僧入定一般,那头已有一年没有洗剪过的头发,又长又腻,如同乱糟糟的杂草一般,披散在肩膀上,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此人名为云东海,一年前被外星人捉进来后,便一直被关押在这里。

也不知道他在这一年时间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搞成现在这副模样,就算是他父母现在站在他面前,估计也认不出来了吧,只会当他是一个普通乞丐。

事实上,整个地下监狱内被关押着的所有人类,都是蓬头垢脑、衣衫褴褛,而且大部分人还极度的营养不良。

好在监狱内每天都会通过内部管道,提供一种类似于面糊状的食物,否则他们这些人早就饿死了。

唧唧!

一只体型硕大的老鼠,正从云东海所在牢房的一道缝隙里,钻了出来。

这只老鼠比一般正常的老鼠足足大了一圈,浑身毛发都湿哒哒的,看样子好像是刚从某个下水道里钻出来,明明那道裂缝非常小,最起码要比这只老鼠的体型要小很多,但它硬是能从那里面钻过来,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老鼠抬起它那耸拉的尖脑袋,望了一眼面前这个如死人一般枯坐的人类,便打算从他脚边遛过。

不过,很显然,它错估了眼前的形势。

云东海原本紧闭的双眼,瞬间睁开,眼中似有寒芒闪过,下半身端坐不动,上半身往旁边一探,同时右手闪电一般的向下方抓去,那反应速度,怕是常人手速的两三倍之多,“咻”的一下,就将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的老鼠,给扣在了手中。

这一系列动作极其连贯熟练,仿佛演练过千百遍一样,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并非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随后,云东海更是直接将正在尖叫着的老鼠,往嘴里一送,便开始一顿撕咬开来。

这只硕大的老鼠,仅仅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很快没了气息,四肢在空中无力的抖动着。

血肉在指间翻飞,血水混杂着老鼠的毛发,沿着云东海的手臂,往下滑过,滴答滴答的掉落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溅起朵朵血花。

仅十分钟不到,云东海就将整只老鼠给啃了个精光,只余下一副骨架。

此刻,他满嘴都是老鼠的毛发和血液,整个人看起来,比电影里的吸血鬼更甚三分。

“又来了……呕……”

关押在隔壁牢房的同伴,刚刚目睹完他生吞老鼠的一幕,实在是忍不住了,在一旁呕吐起来,哪怕这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了,可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翻滚。

云东海扫了一眼那人后,便不再理会,打了个响嗝后,他抬手就将老鼠的骨架往一个角落里一扔,只见那个角落的骨堆上,此时又增添了一副新骨架。

云东海随手往嘴上一抹,将手上残留的毛发往边上一甩,这就算是清理干净了。

那一撮撮沾着血液的毛发,被甩落在边上的一滩污水上,在昏黄灯光的作用下,映出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看着污水上倒映出来的面孔,云东海不禁自言自语道:“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

他又低头看了看,他那双还沾着些许毛发和血迹的双手,左手的手腕处,正系着一条配有显示器的金属手环,上面显示着一串数字。

看着这串身份编号一样的数字,云东海不禁再次陷入了迷茫之中……

自从一个月前,他被强行注射了一种不明剂液后,他就觉得自己身体似乎发生了某种莫名的变化,这种不确定的变化,仿佛同时来源于灵魂和肉体两个方面。

他甚至有时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就像刚才生吃老鼠,其实并非出于他的本意,更多的是来自于一种生物本能反应,就好比狮子饿了,要猎杀眼前的活物来进食,然而牢房里每天提供的食物,根本不足以填饱他的肚子。

云东海还发现,自己的反应速度变得更快了,力气也更大了,全身好像有股使不完的劲,哪怕一次做两三百个俯卧撑,居然一点都不觉得累,换做是以前的他,估计连三五十个都做不来。

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变化,比如脑袋时常会出现轻微的阵痛和麻痹感,以致他时常会不由自主的处于一种发呆的状态之中,每当这个时候,他脑海中都会不由自主的再次浮现起,一年前那天,所发生的一幕幕场景。

那是7月12日的下午,天气格外宜人,说来也怪,在这个南方的夏天里,人们居然一点也不觉得热,反而微风正好。

云东海作为一个普通的小学老师,难得今天周末休息,便坐在自家楼顶的小阳台上,捧着半个冰镇西瓜,手里拿着一个勺子,慢慢挖着来吃,顺便欣赏一下日落美景。

突然,从天边传来“嘣”的一声巨响。

像是雷击,又像是烟花爆炸,但声音被却放大了无数倍,把空气都震荡出了一圈圈波纹来,地面上的所有人,都被这声巨响给吓坏了,每个人的耳朵都是嗡嗡作响,有些体质稍弱的,甚至连鼻血都震出来了,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云东海也被这声突然其来的巨响,吓得一个激灵,手中西瓜掉了一地。

正当他还处于一种懵圈的状态中,他看到了令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飞机!

准确来说,应该是一架大型流体客机。

这架客机本来应该是飞在平流层中的,此时居然从高空的云层中扑了出来,犹如一只受伤的小鸟,紧接着,便如一支断箭一般,带着呼啸声,从高空中极速坠落下来!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一般!

云东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架急坠而下的客机,耳中嗡嗡的作响,好像听到了飞机上乘客们撕声裂肺的尖叫声,随后,这架客机就笔直的,撞击在了远处的一个山头之上,霎时间腾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紧接着,从远处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这次是飞机解体爆炸的声音,飞机残骸碎裂变成一个个火球,沿着抛物线的轨迹,砸在了四周的山头上,燃起熊熊大火。

“我……去!”

这一幕发生得太突然,以至于从飞机出现到坠毁的这段时间里,云东海整个人都处于目瞪口呆之中,就像在做梦一样。

普通人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亲眼目睹一次飞机坠毁,因为这种机率,比买彩票中奖的机率还小,但今天,却是个例外!

这一天,全球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停止了运行,电脑手机等等,凡是跟电子有关的东西,统统都失效了,车辆高铁船舶等也都停了下来,天上所有的人造卫星,都坠入了大气层中,和空气摩擦,燃烧成灰烬,一架架飞机,从高空中如流星一般坠落到地面,那些潜入海里的潜艇,却再也没有机会浮上来了。

总之,全球所有人,不分南北半球,不分种族,在这一天里,全都惊呆了!

再回到眼前,飞机爆炸产生的各种残骸,朝四周四散开来,散落范围达数公里之远,溅起的火花把整个山头的树木都点燃了。

正当云东海好不容易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准备冲下楼去救人的时候,他发现,天空中极其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个粉红色的巨大烟团。

烟团如旋转的陀螺一般,出现得十分匪夷所思,就这样诡异的挂在高空之上,随风而起,越变越大。

“这是……晚霞?”

云东海抬头眺望着这些奇怪的陀螺烟团,正搞不清这些东西是什么的时候,鼻子里就闻到了一股十分古怪的气味。

云东海发誓,他以前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奇怪的气味,这种气味闻起来,有点像是火葬场里烧焦尸体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吐。

云东海发觉,自己的视线居然开始慢慢的模糊起来,他揉了揉双眼,整个人都开始头昏脑涨起来,呼吸也不是很顺畅了,手脚也开始不听使唤了,这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患有贫血症的人,在茅坑里蹲久了之后站起来,开始天旋地转一般,接着,他就这样摇摇晃晃的,直接就从二楼的阳台上摔了下来……

嘭的一下,云东海结结实实的摔在了自家屋子前的草地上,立马晕死了过去,之后发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了。

就在他刚从楼顶摔落下来的瞬间,云东海隐隐约约间,看到天上出现了一个个,造型奇特的巨大飞行器。

在这些飞行器的下方,射出一道道光柱,光柱之中飞出了密密麻麻的人形机械,向四面八方扑去……

一天,外星人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征服了整个地球!

这一天,等同于末日,死伤的人类,数以亿计!

当云东海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关押在了,这个地底的监狱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