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行剑录 > 正文
序章
作者:余准  |  字数:2637  |  更新时间:2019-07-27 17:13:23 全文阅读

“杀!”

入眼,黄沙漫天,大日昏黄无力,一切好像就真的没有了希望,城下是茫茫黑甲,无边无际,敌人前锋已经逼进城墙。

壮硕的将军站在摇摇欲坠的城楼上怒声喝道。

城墙内,那些老卒沉默不言,机械的执行命令,效率惊人。

敌人来袭得很突然,从出现到攻城不过小半个时辰,如今,他们已经渐渐取得了主动权。

城楼之上,一片默然,在此之前,没人知道会遭遇突袭。

战场就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在双方远距离的攒射下,年轻的生命不断倒下,城上,有那死去了却占了位置的尸体,被往日同袍顺手推下了城墙。

尸体重重砸落在地上,没人管你是否身份显赫。同袍之间好像因为这场意料之外的战事变得格外冷漠无情,也不念及一丝往日情分。

战场上,没人有空生出多余的情绪来,很多人,大脑连最基本的恐惧感都还没生出来,便死不瞑目。

这场袭击,来得实在古怪。

城上箭矢已尽,敌军兵临城下。攻城战最惨烈的一幕就要发生。

城上,有新卒颤抖,躲在城垛后面,眼前是无数同仁的尸首,敌人的弓弦一直没有停过,箭如雨下,掩护着他们的攻城士卒。

新卒身旁的老卒一直轻轻数着数字,从城下弓弩齐射的第一轮就开始数了起来,然后到现在,声音微微发涩,直到消失,老卒闭目,眉宇之间尽是狰狞。

“小子,保管好你身上的'狗牌',说不得就有大用。”

老卒咬牙说完,睁开眼,面容坚定。

而那新卒使劲点头,无比顺从。正是有这老卒教他,他才没死在之前双方的对射,他想活下去,只有听老卒的。

“待会儿别跟个没卵蛋的娘们似的,把横刀给我对着那些黑皮畜牲脑袋砍,杀一个够本,知道吗?”

老卒看着那新卒战战兢兢的样子,怒道。新卒不敢违抗那老卒,只是拼命的点头。

长叹一声,感受着城墙渐渐颤抖起来的躯体,听着城下那轰隆作响的整齐步伐,老卒喃喃自语,

“ 这么大手笔,老子死了,也值了......”

“拔刀斩敌!”

敌军异常骁勇,不要命的往城墙上进攻,架上不计其数的云梯,耗尽了城上所有的滚木砲石,丢下不计其数的死尸,层层叠叠,从城墙根上起,堆起了人山。

而那密密麻麻,犹如蝗虫的敌军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只是往前冲。

终于,在第一个敌人登上城墙之后,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所有人都亮起了白刃,然后,两拨衣甲分明的人就赤裸裸的肉搏在一起。

军制的横刀砍缺了,就用手,用牙,用随意抓起的箭矢,想尽一切办法去伤害与自己角力的人,直到血肉模糊,直到死去。

只是敌人真的很多,破城之后,很快,城内已经被屠了个空,也不管是死战的兵,还是逃亡的兵,是手无寸铁的百姓,还是发了疯要拼命的百姓,无论这城内如何众生百态,敌人都只是沉默的屠杀着。

最后, 只剩下一男一女,抵背而立。

是两位将军模样的人,死战于城楼之上,体内气息浩荡,已经杀敌不少。

只是此时也已经摇摇欲坠。

悍不知死的敌人小卒一波又一波的冲杀,根本不留空隙,那两人杀得七窍流血,气竭体虚。

他们脚下堆起了尸山,血流成河。

那些士卒根本就像没有情绪的机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慨然赴死。

而那男将军真正力竭之前长叹一气,遥望天际,苦笑。

然后,人潮汹涌而上,彻底淹没了两人。

——————————————————————————

王朝更替,天道无情。

“千年以前,大凉建国,真正结束了数千年的蛮荒时代。凉帝筑太阿宫,建水利,设路驿,与万族结共好,祭诸神于山巅,成大凉千年基业。”

“时过境迁,凉帝崩,传二世,新帝无力,朝纲糜乱,诸侯并起,逐鹿天下,大凉建乐三百四十一年,二世崩,再传三世,改元皇熙,不过三年,大凉灭。”

“自此,天下四分五裂,群雄割据,战乱四起,百姓流离失所,妻儿相食,人不如野畜。但所谓天下大势,不过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时过百年,五雄并起,为靖旸,云琅,勾陈,狄壬,邯垧。”

“也算时势造英雄,我余氏一族潜龙千年,一朝尽吐意气,灭狄壬,纳其臣民,助我云琅称帝,论功行赏,封王拜爵。如今这天下,唯靖旸一国可称对手,其余皆不堪入目!早晚当成霸业!”

一位中年儒生意气风发,扫视四周,慷概激昂道:“大丈夫当为家国尽力方不弱一世声名。汝等尚幼,此时正该努力修习功课,将来报效帝国,封王拜爵自不在话下!”

“先生,我闻天下自在处,唯江湖,快意恩仇,行侠仗义,仅凭手中三尺长剑就可一叙胸中意气,如此,不好过庙堂?”

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站起身来躬身一礼,随后说道:“为天下不平而鸣剑,那才是真正的风流写意吧。”

中年儒生闻言,摇头轻笑:“这天下间,又有何人风流,江湖二字,道尽人心叵测,要是你们这群小娃娃离开家族荫蔽,不出数日,就要被吃得干干净净,连性命也要丢在外面。”

“先生,难道庙堂之上便能独善其身?若如您所言,仅凭青衫长剑,这天下哪里都是吃人地,我辈武者,岂能如此畏手畏脚?”又一个少年站起身来,嚷嚷道:“先生所言,也太过偏见。”

“好你个臭小子,毛未齐全就敢教训先生了?”中年儒生闻言气笑道:“我族祖荫所在,庙堂之上自有长者庇护,若涉身江湖,那可真就无依无靠,全凭自己了。若是因实力不济葬身于江湖,可没人替你说道说道。”

四下,众孩童面面相觑,有点信仰崩塌的感觉。

先生的话,无疑对他们崇拜的江湖做了无情的揭露。

“先生,我认为,江湖没有您所言的那么不堪,那游侠儿文晟敏,不过二八年华,一身本领得叫众前辈齐齐喝彩;那自号仙人见我需低眉的王淳儒先生,一气直冲天门,将那作怪霍乱人间的神仙斩得血洒千里,如此江湖,怎言不好?”那唇红齿白的少年再次站起来,高声反驳。

中年儒生脸色一僵,随即笑道:“你可知道他二人修为几何?成名之前如何摸爬滚打?那文晟敏,虽说二八年华,但其出生之际,天降祥瑞,轰动帝国,此子乃是应运而生之辈,天道气运加身,天赋世间罕见,而那王淳儒先生,”中年儒生顿了顿,脸上也难得带上了一抹敬意:“王淳儒先生,那是当世最耀眼的剑道大家,说是以剑成仙都不为过,敢上天找神人喝酒,敢下海与龙王角斗,那等人物,又岂是风流二字可言尽,有他在的江湖,才真正有了看头。”

中年儒生又语气一转:“可那等人物,世间千千万万江湖人里,才出现那么一个,难道,你们认为自己会是那幸运儿?”

“事无不可为。”

那长相颇为讨喜的少年坚定道:“阿爹还在的时候,便告诉过我,事在人为!”

“你,唉,坐下吧,坚持自己的想法是好的事,若你能一直不忘初心,便是最好,但你要记住,不要弱了我堂堂余氏一族的名头。”中年儒生醇厚的嗓音颇为无奈的响起,不再作无谓的争论,开始继续授课。

“古圣有言,君子不立......"

——————————————————————————

《行剑录》开篇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

一本新书的开端,有你们更精彩~

我是你们的阿准,万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