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解放修真界 > 第二卷 陨日争锋
第六十六章 人狗情未了
作者:叶儿刀  |  字数:5153  |  更新时间:2019-09-30 04:38:42 全文阅读

  “对不起,昨晚喝的太多,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少来这套!我告诉你,想吃干抹净门都没有,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你去哪我就去哪,你休想甩掉我。”随即语气陡然一变,无限甜蜜的说道:“好哥哥,奴家这就为你洗漱更衣。”

  程小椒身子一正,果然看到叶阳一副猪哥样盯着自己的胸前,随即骄傲的晃动了两下,媚声道:“好看么?”

  叶阳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连忙转头看向别处,心中却是无比纠结,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让他觉得自己没有脸见许云希,当初许云希只是被他亲了一下,从此之后就认定自己是她的男人,而如今自己和程小椒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自己还转不过弯儿来,结局会如何叶阳不敢想象。

  叶阳虽然说不算是一个好人,但做事却有自己的底线和良知,也不会认死理儿而不知道变通,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叶阳心中已经拿定了注意,不过在此之前,自己必须要向许云希坦白。

  “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程小椒欣喜不已的下了床,穿戴整齐后又帮叶阳洗漱完毕,跟屁虫一样跟在叶阳身后,像刚才她说的那样,真正做到了叶阳去哪她就去哪。

  两人来到饭堂,李星彩一脸吃味的问道,“昨晚还好吗?”

  不等叶阳开口,程小椒却抱着叶阳的胳膊,抢口说道,“当然好了,昨晚上我们不知道有多快活呢。”程小椒倒不是在李星彩面前炫耀什么,她也不知道李星彩偷偷喜欢叶阳,只是昨晚的事情虽然把叶阳瞒了过去,但程小椒心里却很不踏实,这才急于表现一番,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叶阳的女人,到时候叶阳想赖也赖不掉了。

  但李星彩看在眼里却很难受,她自小叶阳相互爱慕,却始终没能捅破那层窗户纸,眼看着别的女子一个个与叶阳成双成对,她不禁心中嘀咕起来,“傻哥哥,难道非要让我主动不成?”

  她感觉站在两人面前极不自在,所以借故离开了,叶阳抬手想叫住她,却又犹豫了一下没有出声。

  “叶哥哥,你是不是喜欢星彩姑娘啊,要不要我帮你去说。”

  叶阳在她脑门上一点,“胡说八道什么,赶快吃吧!”

  程小椒自来熟的性格很快就和叶阳打成了一片,叶阳也放下了心中的包袱不再抗拒,叶阳知道许云希在自己的八识炼狱塔中,外面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她的耳目,所以在吃饭的时候趁机进入了八识炼狱塔。

  果然看到许云希双手抱胸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而叶灵则拉着许云希的胳膊不停向叶阳眨着眼睛。

  “咳咳,云希,昨晚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嗯,知道了。”

  “哎,昨天我喝醉了,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真是……”

  看到叶阳一脸的自责,许云希扑哧一笑,她并没有生气,况且叶阳和程小椒并没有发生什么,但许云希并不打算戳破程小椒的谎言,程小椒既然喜欢叶阳,两人在一起也挺好的,就当是自己对叶阳的补偿吧。

  “叶大哥,我现在这副样子,不能好好服侍你,这段时间真是苦了你了。”

  “两人在一起,交心最重要,什么苦不苦的,以后别胡说了。”

  “我知道,这件事我觉得挺好的,你也不要有什么负担,其实,我心中也很开心。”

  出了八识炼狱塔,知道许云希并没有生气,叶阳也感觉一阵轻松,不过这酒,以后是绝对不能再喝了,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许云希不会说什么,但叶阳却接受不了,况且幸好这次只是程小椒,要是遇到一个对自己有歹意的女子,那还不死翘翘了。

  到了晚上。

  叶阳直接向程小椒的房中走去,他对程小椒的话坚信不疑,以为两人真的发生那种关系,既然两人如今已经确定了关系,叶阳绝对不会扭扭捏捏,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次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这样没了,实在是个不小的遗憾,所以叶阳决定今晚弥补这个遗憾。

  咚咚咚!

  “谁啊?”

  “是我。”

  “你来干什么?我已经睡下了。”

  “当然是睡觉了。”

  “我……我那个来了,今晚不行……”程小椒虽然嘴上什么话都敢说,但这种事情真的到来时,却真有些害怕。

  “你说什么呢?睡觉而已嘛。”

  “可是……可是……”

  “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哦,对对,我病了。”

  程小椒一脸的焦急,想方设法阻止叶阳进入,然而让程小椒没想到的是,她话音未落,叶阳已经破门而入,急匆匆进入房内,却看到程小椒坐在床边。

  叶阳一愣,“你不是睡了吗?”

  程小椒不知作何回答,脸蛋红的像个苹果。

  所幸叶阳更关心她的病情,手背放到她的额头上,皱眉道:“你身上怎么这么烫?应该是发烧了。”

  程小椒红着小脸,看着叶阳吩咐下人打了一盆热水,先是将毛巾放在中浸泡后摆干,接着为她擦拭了脸和手,又为她脱去了鞋袜,擦拭了脚和小腿。

  一脸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做着这一切,程小椒怎么也想不到,叶阳竟然会为自己做这些事情,在这个时代,只有女人伺候男人,有些男人甚至一辈子自己都不会穿衣服,更别说做这种服侍人的事情了,而看着叶阳十分娴熟的做着一切,程小椒不禁有些痴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不仅实力强大,还这么体贴入微,毫不避讳的做着在别人眼中低贱的事情。’

  这一刻,程小椒心中甜蜜无比,如果说先前只是对叶阳有好感的话,现在的她已经明白了什么叫爱,才明白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原来如此的温暖。

  叶阳微微一笑,“发什么呆呢,生病了还不好好休息,快躺下来,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就会好起来的。”

  木讷的被叶阳褪去外衣,放平身子,盖好被子,程小椒只露出了一双大眼睛在外面,那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里面包含的内容之复杂,连叶阳都读不懂。

  因为程小椒的眼中不仅有温柔,爱慕,还有一些担心,害怕,患得患失。

  自己自作聪明的把戏,如果有一天被叶阳知道了,他肯定会很生气的离自己而去,但现在,她发现她已经离不开叶阳了。

  叶阳一愣,逝去她眼角的泪水,柔声道:“怎么还哭了呢?别担心,只是发烧了而已,明天就会好起来的,现在乖乖睡觉,我会在这里陪你的,闭上眼睛。”

  程小椒用力地点了两下脑袋,听话的将眼睛闭了起来。

  叶阳也在床边坐下,手伸进被窝,将程小椒的手握在手中,让她不用担心。

  第二天,叶阳醒来,感觉自己脸上瘙痒难耐。

  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精致的娃娃脸,微闭着双眼,颤动着睫毛,不断轻啄着自己的脸颊。

  叶阳翻身而起,将程小椒压在身下,吻上了那张诱人的樱桃小嘴,程小椒一声惊呼后嘴巴便被叶阳堵上,经过刚开始的错愕之后,程小椒也开始笨拙的回应着叶阳的热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只觉得呼吸困难脑袋发晕,这才恋恋不舍的分开,程小椒这才看到自己得衣物不知什么时候被叶阳扒得精光,埋怨的瞪了他一眼,娇嗔道:“坏死了。”

  但心里却是甜蜜无比,因为程小椒觉得,叶阳对她做了这么羞人的事情,就算日后自己的谎言被揭穿,多半也不会抛弃她吧。

  “禀报宗主,五行商会的人在宗门外求见。”

  ‘终于来了!’叶阳一声冷笑,道:“带他们进来,注意点,别让咱家的狗咬伤了客人。”

  “是!”

  那弟子走后,叶阳对程小椒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就来。”

  “我已经好多了,我也要去。你坐着别动,让奴家来为您更衣。”

  ……

  器宇宗山门外,一个身穿黄袍的青年满脸的忧心忡忡,自前天他的父亲刘长老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而且扼守在器宇宗四周的弟子这两天也没有了丝毫踪迹,这让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所以今日一大早便带了两个随从来到器宇宗的山门外求见。

  “我们宗主有请!”

  在守门弟子的引领下,黄袍青年却发现了不寻常之处,‘宗主有请’四个字更让他觉得刘长老的失踪与器宇宗脱不开关系,几个月前器宇宗的宗主叶阳的风头无两,一人独战逍遥庄上下,不仅将逍遥庄夷为平地,而且在逍遥庄庄主木连青亲自出手下安然无恙的返回,最后更是在器宇宗山门之前将逍遥庄组织的修士大军大败。

  虽然叶阳借助了法宝才完成这样的壮举,但其实力和胆量依然不敢叫人小觑。所以五行商会在叶阳离开前往造化学宫后才如此逼迫器宇宗,但却处处克制着没有直接动武,就是怕叶阳得到消息后返回。

  但如今看样子叶阳已经返回器宇宗,而且在这个当口负责这件事情的刘长老突然消失不见,着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件事正是叶阳所为,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父亲或许已经性命不保了。

  “汪!”

  刚刚走进器宇宗的山门,黄袍青年就听到一声狗叫声,他不由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修真者的门派还有人用狗来看门的,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凡人的院落中,修真者能力逆天,有着常人不可及的强大实力,狗在他们的面前与一只蚂蚁并没有任何区别。

  黄袍青年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着。

  “汪汪汪汪汪……”

  一听之下,竟然有一群狗在看门,黄袍青年不禁摇头叹息,看来器宇宗的宗主叶阳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厉害,否则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举动出来,青年心情放松了不少,问前面的带路弟子道:

  “没想到你们器宇宗还喜欢养狗?我们修仙之人根本不需要养狗来看门护院,反而还要为这些低贱的扁毛畜生清理服务,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那弟子回头嘿嘿一笑,回道:“本来是不养的,只是那天我们宗主回来后,正好在路边捡到一窝,所以就将这群扁毛畜生带回了宗门。”

  “呵呵,没想到你们宗主竟然这么有爱心。”

  黄袍青年的一句讥讽之言听到那带路弟子的耳中,却差一点没笑出声来,“是啊,我们宗主这人就是心善,要我说碰到这些拦路狗直接杀了得了。”

  “拦路狗?原来如此,这些狗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拦我们修真者的去路,当真是不知死活。”

  “哈哈,对极对极!”

  “汪汪汪汪汪……”

  狗叫声越来越近,黄袍青年依旧没有理会,再凶恶的狗在修士的面前也是不堪一击的,他没有理由去害怕,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那些扁毛畜生,此时显示出极好的修养来。

  “汪!”

  但他没想到这群扁毛畜生如此凶狠,竟然咬住了他的长袍后摆,自身这身衣服可价值不菲,材料由五行国顶级炼器师用千年雪蚕丝炼制,再由顶级裁缝缝制而成,岂可被这群扁毛畜生玷污了。

  黄袍青年看了眼前面带路的弟子,见他没有丝毫反应,心中颇为不快,冷声道:“难道这就是你们器宇宗的待客之道吗?”

  那弟子转身抱胸,冷声道:“畜生不通人性,公子何必跟一群拦路狗置气呢?”

  “可我如今被它咬住了衣物,不能前往贵宗的议事厅,如果我打伤这群拦路狗,还望贵宗不要怪罪本人出手狠辣!”

  “随便,这群畜生是该有人出手教训一番了,否则它们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谁的路都敢拦呢。”

  得到了主人的许可,黄袍青年再无犹豫,转身飞起一脚就身后的狗踢飞了出去,他甚至看到几颗白森森的大牙在半空中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但黄袍青年心里没有一丝高兴,因为他看到被他踢飞出去的根本不是一条狗,而是一个人。

  “这……”

  刘长老一声惨嚎,落地后迅速起身再次扑了上去,主人对它有养育之恩,如果它连看家护院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的话,还如何报答主人的养育之恩呢,虽然眼前的人看起来有一些熟悉,而且实力强大,但它却没有丝毫犹豫。

  黄袍青年这回终于看清了那人容貌,早已吃惊的傻在了原地,因为在他眼中的那条狗,竟然就是失踪了两天,他的父亲,刘启天。

  “这到底怎么回事?”

  黄袍青年呆立当场,但刘启天去不依不饶,双手抱住黄袍青年的小腿,张嘴便咬了上去。

  口水和血渍混合到一起,涂抹到他的衣服上,但黄袍青年却没有觉得厌恶,反而蹲下身子,发颤的伸出手抚摸个刘启天凌乱的头发,“父亲,你这是怎么了,你说话啊!”

  然而刘启天紧咬着黄袍青年的小腿,嘴中发出呜呜的低吼声,双眼散发出凶狠的目光。

  黄袍青年猛然转头,眼睛中甚至出现了根根血丝,“你们到底对我父亲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这时,叶阳已经洗漱完毕,缓步走了过来,程小椒不离左右。

  “哟,好一出人狗亲情。”

  黄袍青年看到来人,目光一凝,他心中明白,这时候敢说这种话的人,除了器宇宗的宗主叶阳之外不会有其他人,不过他却依旧恨声问道:“你是何人?”

  “呵,我料想你肯定半路遇到了熟人,所以便亲自赶来见你,却没有想到此处正好上演了一出,人狗情未了。”

  “人狗情未了!”

   程小椒立即明白了过来,颤抖着娇躯强忍住笑意,最后实在忍不住,将头埋在叶阳的胸口,双手掐着叶阳腰间的嫩肉,以此来缓解尴尬。

  黄袍青年一阵沉默,叶阳的回答已经表明了身份,而且明知他是五行商会的人,还口无遮拦的出言讥讽,看来自己的父亲刘启天变成这副模样,一定是叶阳干的好事,这反而让他不知所措起来,他的父亲可是元婴境的强者,竟然被叶阳变成了这副模样,自己若是不识趣的话,下场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叶阳出现之后,远处五行商会其他人好像看见了靠山,纷纷上前将黄袍青年为了起来,一个个流着哈喇子,呲牙咧嘴对着他凶狠的叫唤着。

  黄袍青年咽了口口水,五行商会失踪的众人竟然全在这里一个不少,而且都像中了魔一样,心中更加对叶阳的手段忌惮不已,颤声说道:“叶宗主,鄙人是无形商会的副分会长,刘权一。”

  说完之后,刘权一见到叶阳不为所动,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微笑,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刘权一只得继续说道:“叶宗主,今日之后,五行商会就会撤出器宇宗地界,撤销对器宇宗的封锁。”

  叶阳依旧笑眯眯的样子,“没关系,你们可以继续派人过来,我们器宇宗这么大的地方,需要的看门狗可是很多的。”

  刘权一是一个生意人,在他的眼里,没有任何谈不拢的生意,只有让双方不满意的价格,于是继续说道:

  “对于器宇宗这段时间以来受到的损失,我们愿以双倍的价格予以补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