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解放修真界 > 第二卷 陨日争锋
第六十五章 昨晚你龙精虎猛
作者:叶儿刀  |  字数:5106  |  更新时间:2019-09-30 04:37:57 全文阅读

  听到叶阳的话,李星彩反而一脸的紧张,“叶大哥,他们是不是胁迫你了。”在她看来,叶阳一定是受制于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五行商会与器宇宗已经对峙许久,断然没有和好的可能。

  “胁迫我?哈哈哈。”

  叶阳哈哈一笑,转身抽了刘长老一个大嘴巴子,打的刘长老口鼻生血,大牙都飞出去三颗,还要点头哈腰不断鞠躬道歉,叶阳这才转过神来,对早已目瞪口呆的李星彩说道:“这回你该相信了吧。”

  李星彩立即转忧为喜,收起五六式步枪背在身后,驾驶着飞火流星落到叶阳面前,一头扑进了叶阳的怀里、

  叶阳拍了拍李星彩的后背,“好了,我们回去吧,这么多人看着,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李星彩果然离开了叶阳的身子,但双手还是抓着叶阳的手臂,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尾随而出的器宇宗弟子,恶狠狠的说道:“谁敢笑话我,我罚他今天没饭吃!”

  叶阳一怔,“这算是什么惩罚?”

  李星彩神色一黯,“叶大哥,你有所不知,我们已经断粮一个多月了,五行商会封锁了宗门与外部的一切往来,不仅粮食供应中断,甚至宗门的灵器生意也停滞了,现在大伙都是勉强度日,再这样下去,我怕我们会坚持不住,对不起叶大哥,你走后我没有守护好器宇宗。”

  “混账!”

  叶阳一声大喝,反手又给了身后刘长老一记大嘴巴子,叶阳面色阴沉之际,仿佛都能滴出水来,器宇宗被封锁的事情他也是知道了,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做的这么绝。

  “走,我们回去再说。”

  叶阳大手一挥,与李星彩并排前行,身后五行商会的人小心翼翼的跟上。

  进了器宇宗山门,所有弟子都听说了宗主被绑架的事情,不过当他们看到叶阳平安无事的归来后,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微笑,但当他们看到叶阳身后五行商会的人时,又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五行商会的人为什么会和宗主一起回来的?”

  “该不会是宗主已经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吧。”

  “那我们辛苦的坚持了这么久算什么?哼!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不如早答应他们的要求得了,何必受这些冤枉罪呢。”

  叶阳的六识何等敏锐,将所有人的话尽数收入耳中,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众人到了铸剑台后,叶阳一甩袖袍前摆,转身坐到宗主的椅子上,李星彩和方童二人分列其左右并没有坐下。

  只听叶阳一声大喝:“跪下。”

  所以弟子只觉得双腿发软,正要跪下时,却看到五行商会的人已经整整齐齐的跪成了一排,眼前的一幕让他们目瞪口呆,器宇宗的许多弟子都受过这些人气,虽说没有发生过擦枪走火的暴力事件,但被人围困在一处数月之久,犹如坐牢一般,这让他们敢怒不敢言。

  五行商会实力庞大,垄断了五行国大部分的修士生意,许许多多的小商会被他们搞的家破人亡,最后被五行商会收归己有,才有了五行商会今天的庞大势力。

  但就是这样一群向来嚣张跋扈的人,此刻竟然跪在他们宗主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让所有的器宇宗弟子感觉到浑身的舒爽。

  叶阳早在造化学宫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所以现在没有必要再问他们,于是大声说道:

  “看来你们很喜欢替人把守山门啊,既然如此,你们今后就负责看守器宇宗的山门吧。”

  听到叶阳的话,方童皱了皱眉,拱手说道:“宗主,这些人狼子野心,岂会甘心为我们守护宗门,恐怕一有机会他们就会逃跑。”

  叶阳抬了抬手,“无妨,我自有把握。”

  说着用充满蛊惑的声音对那些五行商会的人说道:“你们已经很累了,现在非常想睡觉,睡吧,不要担心,等你们醒来后任何事情都会好的。”

  五行商会的众人双眼茫然,随着叶阳的话有人困倦的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有人连连打着哈欠,最后都坚持不住了,一个个侧卧在原地就睡了过去。

  这一幕看得器宇宗众人面面相觑,但叶阳没有解释什么,反而像那群人一样闭上了双眼。

  心中默念了两个字。

  “入梦!”

  这是叶阳神识到达第六重境界后学习的法门,此法门唤作:入梦。

  顾名思义,能够进入他人梦境,在梦境中留下一些东西,来篡改他人记忆,潜意识。

  正因为入梦术极为特殊,所以叶阳在逃脱木鬼的追杀中才没有机会使用,而且这个法门算不得攻击法门,甚至连战斗中辅助的作用都机会没有,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强大之处。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人心才是最难掌握的东西。

  正所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只要入梦术使用得当,将成为叶阳最强有力的绝技。

  梦境之中,叶阳正与一群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奶狗嬉戏玩闹,每天都为他们喂奶,洗澡,铲屎,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奶狗也逐渐长大,一个个捕猎,打鸟,看家护院,无所不能,对叶阳更是亲密不已,言听计从。

  眨眼的功夫,叶阳就睁开了双眼,口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

  “你们是狗,千万要记住了,只有听话的狗才会被主人喜欢,不停话的都已经被我做成了狗肉火锅。”

  “汪汪!”

  五行商会的几人不知何时也醒了过来,一个个撅着屁股爬在地上,舌头伸的老张,听到叶阳的话后纷纷摇了摇屁股,冲着叶阳叫了两声。

  方童和器宇宗的弟子早已经惊的下巴掉在了地上,他们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叶阳只是眼睛一闭,这些人就都变成了这副模样,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看来却是只有一眨眼的功夫,但在叶阳的梦中,时间却已经过去了很久,梦境中时间流逝的现实不同,它可能比现实快,也可能比现实慢。

  对于叶阳来说,有了入梦术之后,便能够控制梦境的快慢,所以才给众人造成了这个错觉。

  “来人,把它们带下去,栓在宗门外面,专门负责宗门的安全。”

  “哦,对了,千万不要把他们当人看,一定要当成狗来对待,否则他们就会恢复自己的意识,到时候你们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众人一阵大汗,都与叶阳的手段打心眼里惧怕,不过却牢牢记住了叶阳的话,他们可不想死在这群狗的手中,毕竟其中还有一个元婴境的高手。

  一个子弟立即会意,上前踢了一脚刘长老的屁股,喝道:“走。”

  刘长老对着那名弟子呲了呲牙,不过看见叶阳面露不悦的时候,就立即怂了下来,委屈的低声叫唤了两下,这才在那名弟子的驱赶之下向外爬去。

  所有人相视一眼,眼中难掩兴奋之色,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被五行商会的人没少欺负,但他们在婴境高手面前只能忍气吞声,如今叶阳一回来就将这个麻烦彻底解决了,还给他们所有人报仇的机会,一想到能够痛扁一个元婴境的强者,他们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

  这时看向叶阳的目光也充满了敬佩,最后众人齐齐跪下,高声喊道:

  “恭迎宗主归来!”

  叶阳抬了抬手,示意众人起来,又说道:“大家就像以前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倒要看看这五行商会有多大的胆子,敢在我器宇宗闹事!”

  “宗主万岁!”

  叶阳归来,对来器宇宗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更何况叶阳一回来就解决掉器宇宗大麻烦,将五行商会的元婴期高手刘长老直接变成了看门狗守护器宇宗的山门。

  要知道原因离开器宇宗前往造化学宫的时候,就是与一位元婴境的高手大战之后才离开的,而如今,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叶阳再次面对元婴境的高手,竟然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这让器宇宗的所有人对叶阳无比尊敬,每个人都觉得当初选叶阳作为器宇宗的宗主是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所以,为了叶阳的归来,在李星彩的张罗下,晚上的器宇宗上下张灯结彩好不热闹,所有人都齐聚一堂,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将仅存的余粮全部拿出,因为器宇宗已经回归正常,再也不用如同凡人一般紧巴巴的过日子了。

  席上,叶阳与众人推杯换盏,而叶阳却突然看到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却一时之间想不起她的名字,但叶阳却清楚的记得,这人绝对不是器宇宗的弟子。

  晃悠悠来到那女子的附近,叶阳端着酒杯,酒气熏天的遥遥一敬,道:“喂!你怎么在这里?”

  那女子正在吃着东西,看到叶阳前来,竟然逃也似的离开了。

  叶阳一愣,心道自己有这么可怕吗,好在李星彩跟了上来,问道:“怎么了叶大哥。”

  “她怎么在这里?”

  谁知李星彩充满醋意的瘪瘪嘴,“你是说程小椒姑娘吗?她不是你的女人吗?没想到小椒姑娘平时大大咧咧的,见到你竟然这么害羞。”

  叶阳摇了摇发昏的脑袋,他虽然已经炼神境第六重的高手,但身体依旧孱弱不堪,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两样,酒过三巡之后已经醉意明显了,心里不断思索着李星彩的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人出来,“我的女人?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李星彩拧了一把叶阳的胳膊,“你还说呢,还不是你到处招花惹草,女人多的连你自己都没有印象了!”

  “不是,你真的误会我了,我……”

  “行了叶大哥,我又没有怪罪你的意思,程姑娘可是个好姑娘,你可千万不要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当初要不是程姑娘舍身前来相告,我们器宇宗说不定就被毁于一旦呢。”

  李星彩虽然嘴上说不怪罪叶阳,但心里却颇为埋怨,怨他到处沾花惹草,却对眼前的人畏首畏尾视而不见,这次回来后更是觉得两人生疏了起来,远没有当初在器宇宗那般亲密了。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她怎么会在这里呢?”叶阳努力的思索着李星彩的话。

  “叶大哥,是我自作主张把她留下来的,你不会怪我多管闲事吧,你刚走后的第二天,程小椒姑娘就找到了我们器宇宗,说她已经是你的女人了,逍遥庄被毁,小椒姑娘她无家可归,许姑娘的事情我也知道,所以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悲剧,所以我才把她留了下来。”

  李星彩的话让叶阳听得云里雾里,可他还没有来得及细想,身后众位弟子已经在大喊道:“叶宗主,我们敬你一杯。”

  叶阳转身晃晃悠悠的离开了,根一群弟子再次喝了起来。

  这一喝,直接就喝到了子夜,叶阳也不胜酒力,醉的不省人事。

  李星彩招呼着众人收拾东西,自己则扶着叶阳去休息,但叶阳醉成这副样子,肯定需要人照顾,如果是从前,这活儿非李星彩莫属,但现在叶阳的女人就在宗内,李星彩再这么做就有些越俎代庖了,所以经过了一番思索,李星彩直接将叶阳送到了程小椒的住处。

  程小椒打开门一看是叶阳,顿时吓了个半死,却不想李星彩已经挤身进了屋,而叶阳也没有任何动静,这才发现叶阳已经喝醉,于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才放下心来,她还真怕自己谎言被叶阳拆穿,到时候自己真的就无家可归了。

  “还愣着干什么?帮忙扶他进屋啊。”

  “哦……哦,好。”

  两个姑娘费了一番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叶阳抬上了床,李星彩说道:“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叶大哥今天喝的太多,小椒姑娘今晚就劳累一些,一定要照顾好他哟。”

  “哦……哦,好。”

  李星彩走后,程小椒木然的关上房门,傻愣愣的摇晃着身体坐到了床边,想她一个黄花闺女,今晚就要与一个男人共处一室了,这让她不自觉的脸上发烫。

  程小椒虽然是一副大不咧咧的性子,但却也是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毫无经验。当日逍遥庄进攻器宇宗时,程小椒也混在人群之中,不过开战之后她就趁机躲了起来,直到逍遥庄落败之后一个人在器宇宗附近晃悠。

  得知叶阳离开器宇宗后,程小椒便谎称自己是叶阳的女人,从此住进了器宇宗骗吃骗喝,一来她无家可归,二来对于当日叶阳在逍遥庄独战一个宗门的英姿已经深深地烙印了她的心里,与心中无数次幻想过的情郎不断重合,最后做出了这样荒唐的决定。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程小椒终于下定了决心,翻身上床跨坐在叶阳的身上,伸出小手在叶阳的脸上左掐掐右摸摸,发现叶阳像死猪一样沉沉睡去,一颗芳心顿时乱跳起来。

  最后红着小脸,将自己和叶阳身上的外衣一件件除去,乱七八糟的扔了一地,浑身之剩下了一身亵衣,这才伏在叶阳的胸口。

  八识炼狱塔内,叶灵睁大了双眼看着程小椒,“姐姐,她在干嘛?”

  “闭上眼睛,小孩子不许看!”

  许云希捂住叶灵的双眼,自己则关注着叶阳和程小椒的一举一动,虽然程小椒是自己的好姐妹,她也很感激程小椒前往器宇宗送信,叶阳才能及时赶到,但这并不说明她就愿意与程小椒分享一个男人。

  但随后许云希的神色一黯,自己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还怎么能给叶阳带来幸福,如果叶阳毫无成就,难道就这样和自己过一辈子吗?

  最后许云希终于下定了决心,默许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但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程小椒脱完衣服后停了下来,竟然伏在叶阳的胸口睡了过去,许云希守候了一夜,而这一夜却再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第二日,叶阳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来,但还觉得脑袋有点发昏,想要起身竟然没有起来,才发现身上好像压着什么东西,用手一摸之下,只觉得入手处竟然软绵丝滑,掀开被子一看,一个女子竟然半身赤裸的睡在自己的身上。

  “啊?这是怎么回事?”

  叶阳的动静也吵醒了程小椒,程小椒睁开惺忪的双眼,然后锤了锤叶阳的胸口,嘴里吴侬道:“乱摸什么啊,昨晚还没摸够吗,让我再睡会儿。”

  翻身坐起,叶阳一把将程小椒推开,惊愕道:“是你?你怎么睡在我床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小椒愣了愣,随后委屈的说道:“这里明明是我的房间,昨晚你龙精虎猛,没想到现在裤子一提就不认人了,呜呜呜……”

  叶阳直接傻掉了,看了看周围摆设和床上的被褥,这里果然是一个姑娘的房间,自己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姑娘的房间里呢,叶阳摇晃着脑袋,却怎么也想不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看到对方长着一副娃娃脸,梨花带雨之下更是惹人疼爱,但出口的话语却彪悍无比,让人汗颜,叶阳终于想起了她的名字,程小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