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道三国 > 正文
第八章:你该叫我父亲
作者:树下弹琵琶  |  字数:1748  |  更新时间:2019-08-11 22:50:20 全文阅读

“太守大人,您怎么了?我的名字就是叫陈浩呀,难道是哪里有什么问题吗?”看到太守,居然流露出这样震惊的神情,陈浩一时间,也有些蒙了起来,只能疑惑的问道。

看着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陈洪与他的妻子,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至于原因,那就要追溯到三四年前了,原来啊,在四年前,太守唯一的儿子,在一次外出狩猎的过程中,不幸遗失,一直到现在,他们失去孩子已经四年了,这四年里,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挺过来的,老年得子,本来以为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可是没想到,这一盆冰冷的水,却随之,也是来得如此之快,如果他们的孩子还在的话,也该是有这么个年纪了,不过,这些还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四年前他们丢失的那个孩子,他的名字,也叫陈浩。

“孩子,我问你,你的名字是不是,耳东陈,日天昊?”

“太守大人,我的姓是耳东陈没错,可是我的名却是另一个浩字,是三点水,加一个告字,莫非太守大人认识名字和仅差一个字的人吗?”听到太守居然问起自己的名字,陈浩这一次,更是不解起来。

可是此时太守的神情更是五味杂陈,因为他刚刚就是想考验一下这个孩子,他们四年前丢失孩子的名字中的那个浩字,不是日天昊,而是三点水加一个告字,而他刚才故意说反,就是为了防止一些心怀不轨之人,借他四年前丢生孩子的名头,从他这谋取一些私利,可是眼前的这个孩子,不仅没有中招,反而对答如流。

“难道,难道他真的是我的孩子吗?”想到这,陈洪即使是再镇定,可是内心深处那种来自血肉之间的关系,却还是依旧让他的声音,开始有了一丝颤抖。

而陈洪身后的陈夫人,本就是一个妇道人家,又加上孩子是她十月怀胎所生,她对这个孩子的情感,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所以,陈夫人在听到陈浩说出姓名的那一瞬间,竟然忍不住,轻轻地抽泣了起来。

突然,陈浩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扭头用几乎已经肯定的声音说道:“你的身上,有一些胎记吧?”

陈浩摇了摇头:“没有,我身上没有胎记之类的东西。”听到太守突然问到这个,陈浩即使再怎么感觉到奇怪,但还是乖乖的回答了出来。

“没有吗?看来真的是我想多了,他们只是名字一样罢了。”听到陈浩说出没有俩个字之后,陈洪内心深处,那几乎已经到达临建点的希望,又全都被浇灭了。

而身后的陈夫人,也是更加的失望。

“不过,胎记我虽然没有,但是我的身上一直有一个类似于符号的图案,从小到大就一直在我身上,起初我还以为是被什么虫兽抓咬过的痕迹,可是后来,因为他在的位置并不显眼,所以我也就把这件事给忘掉,不过太守大人刚刚你问我问题之后,我仔细想了想,才想起了这件事。”

“图案?快,你快点告诉我,那个图案是什么形状的?”

“这个嘛,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以前哥哥曾经看过,听他的说法,好像是只雄鹰。”

“那个图案在你身上什么位置?是腰间,还是胸前?”

“都不是,是在我的后背正中央。”

“对了,都对了,没有一点错,你全都说对了。”听到陈浩说完后,陈洪几乎是放开声音说出了这句话,而一旁的陈夫人,则是盯着陈浩,失声大哭起来。

看着太守夫妇二人这样的神情,陈浩的疑惑越来越重,不过,在隐隐约约之中,他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这件事情和自己,是绝对脱不了关系,而且和自己的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大。

于是他赶紧问道:“太守大人,怎么了?难道您以前认识我吗?”

陈洪看着陈浩,内心深处,百感交集,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出这个事实,可是,他又不得不说:“孩子,你知道吗?你很有可能,很有可能……”

“太守大人,什么很有可能呀?您快说呀。”

“孩子,我知道我接下来说的这些话,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我保证,我接下来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不是无稽之言,都是事实。”

“太守大人,您说吧,不管您说出什么,我都会相信的。”

“好,你知不知道,你很有可能,使我们失踪了四年的亲生孩子。”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尽管陈浩内心中,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当这句话传入他的耳朵之后,他还是被吓到了。

“ 太守大人,您开玩笑吧,如果我真是您四年前失踪的孩子,那么四年前我应该有十四岁了吧,又怎么会不记得自己的父母呢?”

“那好,你告诉我,你十四岁之前,发生过的,你记得的所有事情,可以吗?”

“这有什么难得,十四岁之前的我,我的生活可是……可是……可是……”

尽管陈浩表面上回答的是十分自信,可是,当他回忆起少年的记忆时,他的男孩中,就瞬间一千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