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道三国 > 正文
第一章:这是?我穿越了
作者:树下弹琵琶  |  字数:2727  |  更新时间:2019-08-01 11:15:24 全文阅读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我叫陈奇,是一个铁打的三国迷,从我一出生开始,我就与三国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爷爷在我耳边念叨三国的故事,长大以后,自己也开始去读三国演义,可是这一读,却是不可收拾,我彻底在三国的光辉之下沦陷了,购买三国人物的手办,陈华友三国人物图案的T恤,玩三国类型的游戏,读与三国有关的同人小说,总之,我彻底成为三国的奴隶了,我本以为我的一生就会这样平凡的过去,可是谁曾想,就在那一天,却发生了一件,让我受到惊吓的事情。”

安能市某游戏大厅内,一位少年,正在那里飞快的戳着手上的键盘,不仅如此,就连他的嘴,也是在一直磨磨唧唧,根本停不下来。

“这夏侯渊是不是傻呀?我明明都能改变历史了,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去送死呢?”

“这司马懿,你以为我傻呀,老子我可是熟读三国,这追击诸葛亮的任务,我是肯定不会接的,想在木门道射死我,你们还嫩了点。”

可是尽管他说的是这样让人听了无奈,可是,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要怪罪他的意思,因为此时少年手中玩的这款游戏,正是,某公司,新推出的上市游戏,《三国任你狂》,于是,这款游戏发行之后,就受到了很多消费者的喜爱,但是唯独有一点,却让很多消费者头疼,那就是这款游戏的难度设置,那可真是逆天了,开服十天之内,竟然有99.9%的人,卡在了前十关,更有甚者,还有70%的人,只通过了教学关,而剩下的0.1%,就是自打开服之:后,唯一一个打通关的人。

而他们面前,此时正在打着游戏的这个少年,现在已经是全国公认的游戏榜排行第一,而他的游戏累计积分,已经超过了全国所有人的总和,而他也被称之为三游王,顾名思义就是三国类型游戏的王者,其实最有趣的是,在学校里,这位少年,也是全校公认的三国第一天才。

“我靠,这游戏是假的吧?明明说好了能改变历史,可每一次,都还是得按照历史的进度,去强行制约玩家的游戏人物剧情按照历史的发展进行演变,如果能真的改变三国的历史,该有多好呀!”少年望着屏幕上方的那句话,不禁感慨道。

可就在在少年打的真入迷的时候,突然,一个十分细微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可是就这样十分巧妙地钻进了他的耳朵:“少年,你想改变三国的历史吗?”

少年听到这话,也是懵了一下,更是扭头看看周围的人,发现他们好像都听不见这话一样,又想起自己头上戴着的耳机,就觉得这个声音,应该是从耳机里面传来的。

于是,少年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脱口而出:“我愿意呀,如果能让我穿越回去,我一定会阻止颜良文丑官渡被杀,我要去寻一剂良药,去拯救在辽东病危的郭奉孝,去那定军山下,阻止夏侯渊被黄忠所杀,最后,我要去往剑阁木门道,制止那场处心积虑的谋杀,救下张儁乂,张郃老将军,不过可惜,这些只能是想想,却不可能真的实现。”

可就在这时,随着少年话音落下,突然一道刺眼的光芒突然袭来,少年只记得最后听到了一声爆炸声,之后,全身被一种痛感所包围,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当天,安能市的头条新闻就是:“M国公然违抗国际约定,向我市发射了一枚导弹,不过,十分万幸的事,在本次危机之中,并没有出现过大的伤亡,不过,让我们很痛心的是,本市的三国全才,陈奇小朋友,成为了这次事故中,唯一伤亡的人员,让我们为他感到悼念,希望小朋友可以在天堂的另一边,继续开心,继续快乐,谢谢各位,安能电台,我们不见不散。”

在那一声爆炸传来之后,陈奇终于看清了屏幕上方的那一句话:“历史多有趣,无奈太多惋惜,谁不想过去重现?只可惜,有缘人,迟迟没有出现,静候有缘人。”

“好痛呀,这是哪里呀,我不是死了来到天堂了吧,等等,不对呀,天堂不是耶稣嘛,可是他们都穿着古代的衣服。”忍着剧烈的头痛,陈奇艰难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于是就看到了自己眼前的这一幕。

看到陈奇醒过来之后,陈奇身边,一个稚嫩的女声,立刻朝着门外喊去:“爹,娘,哥,你们快来看看,他醒了。”

听到女儿的声音之后,门外的三个人赶紧走进房门里,打量着已经睁开眼的陈奇。

“这个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家又住在哪里呀?如今这世道太不太平了,搞不好,一个不小心,就连命都丢了,我劝你赶紧回家吧,免得被那黄巾贼寇看见,反而白白送了性命。”

可是一旁的陈奇却被老头的话说的懵了,“黄巾贼寇,那不是三国演义第一章的故事吗?难道,我真的穿越了,不,这不是真的吧,我居然穿越了。”

“老伯,现在是什么年份呀?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就能家在哪里?我也都想不起了。”于是,都到了这个份上了,陈奇立刻就使出一招,那就是装失忆,这样不仅可以混过去,更重要的是,也顺便可以了解一些事情。

听到陈奇的话后,老人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可怜的孩子,想必你是遭到那贼寇的袭击,这才失忆的呀,孩子,现在是灵帝中平五年,现在已经是一月了。”

听了老人家的话后,陈奇立刻在心里搜索道:“中平五年,也就是公元188年,如果按照这么算的话,这黄金起义也快结束了,如果时间正常推进的话,很快就会是董卓之乱了。”

想到这里,陈奇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扫了一眼这屋子里的一家四口,问道:“老人家,请问你姓什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呀?”

“老头我姓张,叫做张狗,这是我妻子,姚氏,而那边是我的大儿子张乂和小女儿张春,我们一家原来是冀州人氏,后来因为战乱,这才举家来到这里的,至于这里,是并州境内。”

陈奇听到地方后,又再次迅速的在脑海中搜索:“冀州,是河北,而并州,就是山西了,看来我现在应该在北方地带。”

想到这儿,陈奇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赶紧挣扎在地上,跪在张狗面前说道:“如果不是老人家您,我恐怕连命都没有了,也就绝对不是失忆这么简单,如果老人家愿意的话,我愿意拜你为义父,好好伺候你,以报答老人家您的恩情。”

听到陈奇这么说,那张狗也是愣了一下,可是看到家里其他人都点头之后,张狗赶忙说道:“孩子,你快起来,你都无家可归了,老头子我就收下你吧,家里添口人丁,也是开心事,你赶紧先起来吧。”

听到张狗都这么说了,陈奇赶紧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义父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看到陈奇磕完头之后,张狗也是赶紧扶起他,说道:“好儿子,你以后就是我的儿子了,对了,你也没有名字,我就给你起一个吧,我姓张,而且你又来的奇怪,不如我就叫你张奇吧。”

“张奇,我叫张奇,我有明字了,孩儿谢父亲赐名。”

“好,好,好,我看你年纪也是刚十五六岁,以后张乂就是你的哥哥,张春就是你的妹妹了,赶紧先和你哥哥妹妹打声招呼吧。”

张奇应了一声,走到张乂和张春的面前,叫道:“大哥,小妹。”

二人也是应了一声。

此时,张奇心里想道:“陈奇,张奇,一字之差,这就是命运呀,管他呢,既来之,则安之,那我以后,就是张奇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