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跨界高手 > 正文
017. 心觉一阶
作者:老街啃馒头  |  字数:2335  |  更新时间:2019-07-17 16:14:55 全文阅读

郑蕊住在尚湖苑,这是高祖区目前最高档的一个小区。

看着两人走进小区大门,李枫这才放下心来,转身对梁云说道:“走吧,去小北街吃烧烤,知道你小子还没喝够。”

“还是枫哥懂我……”梁云憨憨一笑,突然话音一转:“枫哥,你看前面那人。”

李枫顺着梁云说的方向望过去,发现十字路口有个人正急匆匆走着,不是别人,正是反目成仇的刘刚。

“刘刚,他来这里干什么?”

“不会是还想对付那两个美女吧?”

“有可能,走,跟上去瞧瞧。”

两人看着刘刚过了路口,走上尚湖苑外面的人行道,当即一前一后远远缀在后面。

一路上,刘刚显得非常警觉,不时四处张望,好在李枫二人早有防备,并没有引起刘刚的注意。

走了两三百米,刘刚停住脚步,竟然转身往回走,把李枫和梁云惊得不轻。二人正想找地方躲避,谁知刘刚走到路边一颗大树下,借着遮挡,迅速翻进了尚湖苑。

“快,我们也进去。”李枫见周围没人,附近也没有监控,连忙向梁云示意。

从围墙跳下,李枫发现这里是尚湖苑的别墅区,约摸有十来栋,大多数都还亮点灯光。

远处的刘刚身形一晃,穿进了别墅区旁边的一片灌木丛,他和梁云紧跟着也穿了进去。

七弯八拐走了一阵,来到了一栋别墅的后门。

刘刚站在门前,四处张望了一番,举起手“当当当”连续敲了三下,停了十来秒,又敲了三下。

只听“吱呀”一声,门打开了,一个年轻男子探出头来,没头没脑说了一句:“春江花月夜。”

刘刚应声答道:“宋江遇婆惜。”说完,拉过斜挎着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递给年轻男子。

李枫一见那男子,心里顿时一震。虽然灯光比较微弱,他还是辨认出来,男子就是放了自己一马的陈新运。

陈新运接过东西,点了点头,“砰”地把门关上,刘刚也不再停留,转身沿原路返回。

李枫、梁云见状,连忙蹲到灌木下面,直到刘刚不见人影才站起身。

“兄弟,你继续跟着他,看他下一步做什么,注意,别招惹他,包括庙帮那些人,完了后,你回一中招待所等我,这是钥匙。”

“你呢?”

“我再看看情况。”

“好,你小心点。”梁云知道李枫留下来肯定有事,这个时候他也不好细问,只好先走了。

目送梁云走远,李枫暗自寻思起来:刘刚交给陈新运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搞得那么神秘?陈新运亲自出来拿,难道这里还有比他更厉害的人?如果是这样,自己根本不敢靠近,陈新运已经不好对付,再有高手的话,一旦被发现,想脱身就难了。

正想着,灌木丛外传来了汽车行驶的声音。李枫透过缝隙,看见一辆宝马轿车开到了别墅前。

车停下后,司机迅速下车,打开后车门,一个中年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突然面对别墅的强光射灯,一时不太适应,眼睛竟有些睁不开。

别墅里面快步走出一个胖乎乎的光头,迎上去握住中年男人的手,笑呵呵说道:“汪会长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焦总,你这里真是不一般啊,走,进去聊!”中年男人说话的声音很清亮,语气中自然而然带着几分威严。

“这人是谁,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森源化工的总经理汪……汪羽。”森源化工是高祖区最大的本土企业,汪羽作为区工商协会副会长,时常在高祖电视台露脸,所以,李枫对他有些印象。

“这么晚了,这人来这里干什么?”李枫皱了皱眉,这时他心里突然想起陈新运那天说的话——记住,以后别招惹庙帮,你惹不起。

“嗯,关我屁事,管人家干什么呢。”眼前的事肯定牵扯到庙帮,那个胖子光头,说不定就是庙帮的老大,并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李枫是个有决断力的人,一旦想清楚利害关系,当即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这时,一个娇媚的声音若有若无地传进了他的耳朵:“……运哥……准备好了……汪会长……人家都……什么时候……”

李枫以为有人就在附近,心中大骇,连忙蹲下身藏起来。虽然他什么也没做,但是被人发现,当盗贼处理也是一件麻烦事。

奇怪的是,过了好一会儿,附近并没有其他人出现,他凝神倾听,周围除了轻微的风声,再无其他声音,刚才那个娇媚的说话声也无影无踪了。

“怎么回事?难道听错了?”李枫很诧异。

正当他不明所以时,又听见了另一个说话声:“……项目……招投……打招呼……”声音断断续续,但是极为清晰。

李枫下意识向别墅靠近,没走几步,传来的声音几乎和面对面听着一样完整,一样清晰。

“……汪会长,‘新城市广场’的事就拜托你了,但是这个你一定得收下,听说俊杰在奥达里亚留学,就算我这个当叔叔的一点心意……”

听到这里,又什么也听不到了。

“奇了怪了,难道我耳朵出了问题……”李枫郁闷得很,突然他脑门一亮。“耳朵,对了,应该是吐纳术,哈哈,真没想到还有这效果。”

这段时间,吐纳术对五官敏锐度的提升,李枫算是深切体会了,可从没像今天这么夸张,居然能够远距离听见别人的说话声,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如果李枫知道,他所练习的吐纳术,其实只是一个残本,不知道他心里会怎么想。吐纳术是易阴阳多年前随意写下的,既写得不全,写的顺序也不对。写得不全,对效果影响不大,因为成体系的功法,习练时往往会自我调节和修补。但是顺序不对,效果就大打折扣了。所以,易忆习练后,仅仅对自身力量和速度有少许增幅,更多的还是强身健体的作用。李枫在住院昏迷期间,误打误撞领悟了正确的习练方法,不但力量、速度有了较大增幅,而且就在刚才,他达到了心觉一阶!别看只是一阶,已经足以使他的意识、感官上升到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全新层次!

既然想到是吐纳术的原因,李枫就释然了,也不再慌着离开这里,一来他想继续试试功法效果,二来有了远距离听音这个倚仗,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小,自然也就没什么顾忌了。

而且,刚才那个女人媚骨的声音,让他心痒痒的,所以,他集中精神,有针对性探寻起来,很快,女人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羽哥,这边请,焦总准备了82年的发兰西红酒,他说,一定要请你品评一番,说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一喝就知道真假,当然了,焦总还说,羽哥那方面也……也好厉害,红云好想……好想见识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