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修冰火劫 > 正文
第十七章 开烽进行时
作者:扒拉吧啦  |  字数:3115  |  更新时间:2020-03-17 01:06:43 全文阅读

“你现在就算想毁掉它也没用。”狐炩眼珠一转,觉得可能有办法脱困了,于是这样说道。

  “为何?”雪姆撒问。

  “因为我还没有开烽啊,”狐炩苦笑不得,“所以现在我身上根本就没有焰环。”

  雪姆撒唇角勾起,看了眼狐炩,狐炩被看得笑容有些僵硬。

  “都说是天赋了,开不开烽又有什么关系呢?”

  洁白如玉的皓腕握住了狐炩的手掌,褪去她的手套,然后翻出她的掌心,雪姆撒这便开始仔细端详着这冻得发紫掌心。

  掌面很粗糙,光照下,角质层反射着微光,像着细小的,密密的鱼鳞一样,只是手掌太干燥了,缺乏水分,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像胎记的东西,更不论焰环了。

  “确实没有焰环印记,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雪姆撒微微一笑,她看向了狐炩的眼睛。

  狐炩也无法避免地对上了雪姆撒的视线。

  此时,狐炩更加清楚地看到,在雪姆撒的眼睛中,在那蓝色虹膜中的黑色瞳仁里,在那漆黑的眼仁边缘,正一点一点地渗透出妖艳的红芒!

  这是正是刚刚在上面第一次看到她时的眼睛!

  只是这次,狐炩她要在近距离看到了,如果可以的话,狐炩是绝对不想的。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因为接下来,雪姆撒的身体又进一步地发生了变化!

  狐炩清楚地看到。

  在这粮窖里,烛光下,深红色的烟尘从她的眼耳口鼻中丝丝缕缕地渗出,与其说是像是体内蒸发的血气,倒不如说更像是某种奇妙的火焰。

  事实上,狐炩真的看到了火焰!

  在雪姆撒放在自己肚皮上的手上,一个鲜艳如血的焰环印记正在一点一点的显现,是的狐炩瞪大了眼睛,因为不是一旦开烽,焰环印记就永久存在吗?可是在这个疯女人的手上,焰环是凭空浮现的。

  这是怎么回事?

  雪姆撒却没管她的疑惑,头顶上藏在银发之中的红色发丝,此时也像是苏醒了似的,一根根地挺立了起来。

  看起来像是鸟儿的羽冠一样。

  “你又要干嘛?”狐炩有些害怕,往后退了退,但身后已是砖壁,已经退无可退。

  “我来帮你开烽啊,”雪姆撒冲狐炩轻轻一笑。

  说着,手上的焰环就带起一道深红色尘埃,像是有着颗粒质感的火焰一样,没入了狐炩腹部。

  狐炩一下冷汗就下来了!

  那是火焰吧!它进我身体里了!

  “放心吧,没那么快死,那只是个引导火焰。”话到这里,雪姆撒也就不在往下说了,似乎在感应这什么。

  狐炩一听,更加惶惶不安,什么意思?还是想把我弄死?这种生死被人拿捏的感觉真要把人逼疯!

  “别乱动!”雪姆撒突然出声,打断了狐炩的胡思乱想。

  这也让狐炩重新冷静了下来,她有感觉到不一样的地方,她真的感觉到身体里,在这具身体里,有什么沉睡已久的东西要苏醒了!

  “接下来,我就要和你说说要注意的东西了。”

  狐炩一听顿时一愣。

  为什么她的做法和之前村里来的那个修士做法不太一样啊?

  于是,她打算先打听一下,

  “难道不应该先把我冻起来吗?好让我的身体突破人类极限什么的……”狐炩小心翼翼问道,眼神悄悄地观察着雪姆撒的表情。

  雪姆撒没给她任何表情。

  “待会儿,你会进入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具体在哪儿,叫什么?在你们的世界还没有统一的标准,所以别管那么多,重点是你进入之后将要看到的东西。”

  “进入?到底……”话还没说完,想要搞清楚什么的狐炩,突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狐炩渐渐感到放松,好像浑身还紧绷的感觉顿时消失,然后困意上涌,自己竟就这么睡过去了。

  很奇怪明明知道自己睡了,却醒不过来。

  这时,耳边回想起了,那时那个修士对她说的话。

  ……“开烽,就是为了激发血脉力量,激发我们体内流淌着的‘火’之一族的血脉,这是只有我们‘火’之一族才有的天赋,是来源于上天的馈赠。”……

  身体像是在下沉,又像是漂浮在云端,没有任何的目标,不知自己身在何方,消散了时间与空间的概念,不知过了多久,狐炩感觉自己到地方了。

  眼前的天空很蓝,很蓝,太阳很大,很大,看见这么大的太阳,狐炩笑了,应该很暖和吧,想着,用手紧紧裹了裹身上穿着的厚厚的布袄。

  然后她看到了地上铺满的金黄色的‘雪’,用手抚摸了下,很坚硬,用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下,噫!是石头的味道,这是什么怪东西!

  视线望向远方,狐炩她又看到了水,很多很多的水,一眼望不到尽头,和天空一样的蓝。

  奔跑至近前,狐炩感到很惊讶,这么多的水,居然没有结冰,在这野外居然能看到没有结冰的水!

  湛蓝色的水拍打在金黄色的‘雪’铺就的岸边,留下了层层堆堆的雪白色泡沫。

  这时外面传来了雪姆撒的声音:“要仔细看了,你所看到的,都与你体内所拥有的火焰有很大的关系,将决定你火焰燃烧起来时的焰色与焰能!”

  狐炩惊讶地看着四周,没想到这个疯女人真厉害,居然真的有可能让自己开烽。

  只是,这里到底是哪里呢?

  画面撕裂,周围一瞬间多了许多人,像是跳帧,画面的撕裂处,红绿蓝色块在不断抖动抽搐着。

  狐炩被这突然多出来的人给吓得浑身一抽搐,差点吓得醒过来,离开这美丽的开烽世界。

  外面。

  雪姆撒看到狐炩这突如其来的大反应,眉梢不由得一挑,反应这么突然,是到下一幅场景了吗?想了想还是决定安抚一下她。

  “你所看到的画面,都与你体内所拥有的火焰有很大的关系,画面的颜色甚至能直接决定你火焰燃烧起来时火焰的焰色,和所蕴含的热能,以及燃烧反应后的反应物!”

  “但是!这世上总有些例外,总会有不平衡,开烽也不能超脱,虽然它是被忍为在你们的种族中,最公平的仪式了”

  “体格,家境弱小的人,开烽后可能会拥有美丽的焰色或强大的焰能。而体格,家境强大的人,开烽后则可能会获得一无是处的火焰。”

  “这是一种随机所带来的公平,让人人都有机会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

  “所以,我现在就要说说这个意外了。”

  雪姆撒慢慢把嘴凑到了狐炩的耳边,用绝对保证狐炩能听得到的音量,慢慢地,仔细地说道。

  “这个例外就是……你们极少数的一部分人身上,在开烽的时候,是可以开出不止一种火焰的。”

  “这些少数的幸运儿们能在开烽中开出不止一种火焰,让开烽之前默默无名的自己一下子就能跃身为天赋异禀的人群中。”

  “这就是你们的公平。”

  雪姆撒轻笑。

  “无感啊”

  狐炩在场景中喃喃自语,这疯女人总是说出一些奇怪的话,自己是真的听不明白啊,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我怎么知道?

  眼前的人来人往,穿的奇形怪状,打扮的怪模怪样,而且更有长得奇形怪状的,色彩艳丽,远不是自己在雪山上看到的,颜色单调,灰败暗淡,体型臃肿穿着袄子的人们,所能比较的。

  明媚的阳光,光鲜亮丽的人们,让狐炩不由得有些低头,自己穿得破破烂烂的,由于生活在高寒地区,自己是上次洗澡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可是,渐渐的,还是让她发现到不对的地方,这些人怎么没人注意到她?

  有的穿的少少的,在这金黄的‘雪’上晒太阳,有的则在没有结冰的水里扑腾,做着一些奇怪的动作,有的则在地上堆‘雪’,有的则在打闹。

  人流熙熙攘攘,从她的身边穿过,不曾留意过她,也未留下任何视线与眼神,她就好像独立于世间之外,周围皆是投影。

  “喂!”狐炩忍不了了,伸手去拦一个人,不管怎么样,先问问再说!

  手臂轻轻的,就这么从那个人的身上划了过去。

  !

  !!!

  “鬼!”

  “雪女?”

  “白夜叉!”

  一时间狐炩汗毛咋起!连连向后退去,脚步酿酿跄跄,但背部不断穿过的人影,还是从她的面前一一闪过。

  这些人影就像冰面上的倒影,看的见却碰不着,而现在在这里碰到了真实的‘倒影’,这,真的让人感到诡异。

  一颗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了狐炩面前,在狐炩脸庞前缓缓飘动,不知什么时候飘荡到了她的面前,也不知道是从何处飘来。

  狐炩用手接住了它,雪花落入温暖的掌心顿时就消融不见。

  像是启动了开关,四面八方一下子飘来了许许多多雪花,像是暴风雪突然降临了一般,将狐炩团团围住,紧紧地裹挟在其中。

  狐炩下意识地捂住脸,弓腰躲避这满天遍地疯狂飞舞的雪花。

  但是,也就那么一下子,这些雪花又统统不见了,消失的干干净净,像是从来都没有过一样。

  听不见呼呼的风声,狐炩小心地放下臂弯,看看发生了什么,这才发现。

  自己所在的场景换了,而且,

  那个疯女人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