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修冰火劫 > 正文
第十一章 雪崩
作者:扒拉吧啦  |  字数:3048  |  更新时间:2019-10-14 02:04:32 全文阅读

“呼,要轮到我了”

  狐炩感到有些紧张了。

  经过一天的排队,天色已然步入黄昏,而此时的气温也在太阳的西垂下,一点一点的下降着,毕竟,这儿的夜晚,才是最熬人的。

  “下一位,”修士旁的仆从高声喊道。

  “狐炩,到你了,快。”小胖墩小声催促道。

  可是,狐炩此时却有些犹豫了,她的眼神有些飘忽,不敢直视那位修士。

  小胖墩可没注意到这些,只在那一个劲地催促着狐炩。

  修士看向了狐炩,这是刚才高声喧哗的小孩之一。

  狐炩愈发紧张了,看到修士看过来,她情急之下喊了声:“到!”。

  “嗯?”修士邹起了眉头。

  狐炩紧张不已,不过,她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怎么了?”狐炩露出了一个微笑,好奇地问。

  “没什么,你的声音很好听,听起来很温柔。”修士说。

  狐炩愣住了,糟糕!她忘记伪装声音了!

  “哇!你也这么觉得吗?狐炩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呢!”小胖墩从身后探出头来,高兴的看向修士。

  “滚!”狐炩羞怒,狠狠瞪了一眼小胖墩。

  “嘻嘻”小胖墩嬉皮笑脸躲过。

  “好了,要开始了,少年你做好觉悟了吗?”

  修士收起笑容,严肃地问。

  “嗯”狐炩没有多想,点头,看来声音没引起他的注意!

  “什么觉悟?”小胖墩又伸出头来。

  “死。”修士道。

  “?”小胖墩一脸茫然。

  “哦,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大人们哄来的吗?”修士说道,脸上多了些淡漠。

  狐炩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小胖墩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住地左顾右盼,似在寻找着什么。

  气氛有些停滞。

  天也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排在小胖墩身后的人还有很多,但他们都沉默着,白雪粘黏,层层叠叠,破旧的布匹毛料下,勉强看到他们对一切淡漠的眼神。

  似乎放弃一切的眼神。

  修士的仆从从身后的箱子里拿出了油灯,默默地点上了。

  “好了,时候不多了,我们要赶紧些了。”修士抬起眸子看了看天色。

  狐炩也打起了精神。

  “开烽,就是为了激发血脉力量,激发我们体内流淌着的‘火’之一族的血脉,这是只有我们‘火’之一族才有的天赋,是来源于上天的馈赠。”修士郑重地说道。

  “嗯!嗯!”狐炩也认真地听着。

  “而最为关键的一步,则是‘激发’了,这是最为艰难的地方。”修士叹了口气,似乎有些不想说下去。

  “究竟是什么方法?我可以放弃的,活下去的方法有很多。”狐炩道。

  “很理智啊”修士看着狐炩,露出一抹笑意。

  “需要绝对的接近死亡。”修士道。

  “什么?”狐炩像是没听清。

  “只有绝对地接近死亡,才能触发千分之一的可能,这个可能就是,我们身体内的保护机制”

  “人的本质就是活着,无论为自己还是为他人,都是为了让生命延续下去。”

  “这一点不仅仅是你,你的身体更是严格遵守。”

  “每个时间身体的状态都不同,在做的事都不同。”

  “就像有一个钟。”

  狐炩懵懂的听着。

  “说的有点多了”修士笑了笑。

  “你到那边找个位置坐下吧”修士指中央的空地。

  那已经有之前全部的人在了。

  在那静静地冻成了冰雕。

  狐炩乖巧在旁边找了一处坐下。

  “我待会儿会将黑枝递于你手中,你要用手掌直接握住它。”

  “好的”狐炩回。

  “一定要手掌的皮肤与黑枝直接接触,只有这样它才能识别”修士道。

  “嗯,嗯。”狐炩点头。

  “之后,就是你与它的较量了。”修士缓缓从身后抽出了黑枝,冰花凝结。

  这时,异变突发。

  狐炩转过头去看。

  一个‘冰雕’着火了

  火光熊熊,照亮了中央的空地,引起旁观人们的骚动,他们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羡慕而又嫉妒。

  火焰是美丽的湛蓝色,像一个忠仆一般,细心地抚摸着冰雕内的主人,在这湛蓝色的火焰抚摸下,冰雕化开,里面的人也渐渐显现出来,头发,华贵的服饰,淡漠的神色……

  “太好了!少主啊!”几个家仆眼泪纵横。

  旁观者,等待着的人群一时间都闹哄哄的。

  这可是今天到现在为止第一个成功的啊!

  这对雪山的人们来说要想不激动真的太难了。

  “开烽成功了啊”修士很平静。

  狐炩瞳孔微缩,又是他,那个视人命为草芥的家伙。

  “哼,我不喜欢他”小胖墩不屑。

  “看来你们今天是进行不了了,我得过去看看。”修士站起身,朝着那边的火焰走去。

  “我已经准备好了。”狐炩抓住了修士的衣角。

  修士回头,看到了一双倔犟的眼神。

  “你们这的夜晚气温似乎比白天气温要低三倍。”修士有些感慨地说:“回去吧,明天再来”。

  狐炩抬起头,瞳孔倒映出远处的卡罗扎雪峰,在星空下微微颤抖。

  狐炩无神地看着远处。

  远处的卡罗扎雪峰,雪峰上。

  大股大股的血液通过牙齿与皮肉的撕扯,涌进了雪姆撒的喉咙,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啊啊啊啊!你在干什么!快松开!”国师失去理智地大吼着。

  环绕在周围的六道人影再次高速移动起来,拳头如暴雨般倾泻向雪姆撒的头颅。

  但,没有用,短短一瞬,他们的拳头就已血肉模糊,眼前这个女人昂扬起来的红色发丝像钢针一般刺破了他们的拳头。

  “这!怎么可能?”其中一个黑袍兜帽惊呼,声音是个女声。

  在她的视角中,这女白夜叉的背影竟渐渐朝着‘火’之一族的高焰形体转换!身上蒸腾着的阵阵热浪是如此的真实,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她不是一个白鬼吗?

  另一边,卡罗扎冰雪山脉的某处山脚下。

  “你在看什么?”修士注意到什么,转身看去。

  表情瞬息而变。

  双眼微微眯起,修士开口说:“那个,你们这里雪崩频繁吗?”

  “有,但都在夏季”。狐炩开口回答到。

  修士眼仁转向她,眼角抽搐。

  “而且都在一定范围内,我们的村落选址是考虑过这些的。”狐炩也看向他。

  “那应该就波及不到我们这里。”修士嘘了口气。

  “你们在说啥啊”小胖墩也察觉到不对,转头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面部刚刚转向。

  一道足以照亮半边夜空的焰光从那座雪峰上闪烁而起,在白雪皑皑的卡罗扎冰雪山峦反射下,取代了这片星空下的一切光源。

  “这是咋了,烟花吗?。”刚好看到这一切的小胖墩木木地问。

  “应该是修士做出来的。”修士语气哆嗦着,“可是怎么可能呢?怎么会有那么高的能级?”双脚挪动着似乎想走。

  “你不就是修士吗?”狐炩拉住了他。

  “不是这样的!修士只是一个称谓,那焰光是别的修士干的,能力远在我之上,我不想招惹上,先走了”修士一挥袖子,转身便走了。

  “那我们的开烽呢?”狐炩有些懵,有些不知所措了。

  “轰!”焰光的爆炸声终于传了过来,紧接大地一阵颤动,爆炸的冲击波也跟着传导了过来。

  “下次再说吧。”修士回头看了一眼,改为跑步离开了。

  狐炩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起来,她再次看向山的那边。

  焰光爆炸带来的巨响和震动,摧毁了雪峰上和雪峰周围千年的积雪和山体岩石之间的脆弱连接。

  雪峰周围的积雪出现了裂缝。

  紧接着,上方的积雪块开始滑动,随后,挤压到下方的积雪,连锁反应下,雪峰这一面的雪盖彻底的崩碎了,积雪、冰块,滚滚而下。

  一场史无前例的雪崩开始向着山脚袭来。

  “狐……狐炩,咱们跑吧”小胖墩话音带上了哭腔。

  “可能会来不及了”狐炩看着那破碎崩解的雪峰,像着这边倒塌过来,离她越来越近,那种冲势是无法阻挡的,无论是山脚下成片的雪松密林,还是林立的岩石堆,都没有起到分毫的阻挡作用,统统都被掩埋。

  “总之你去找你爸,我去找到我妈。”看着小胖墩越来越绝望的脸,狐炩最后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

  回身四顾,广场上剩下的人早就乱了,又是天光又是巨响的,再加上地面的抖动也越来越剧烈,如同来到了末日。

  令这些久居雪原平稳度日的人,怎能不感到慌张!

  “狐炩!”

  “哎!我在这儿。”

  狐炩听到母亲的呼唤,立刻回应,准备朝着那片人群挤了过去。

  一只粘着湛蓝色火焰的手这时却搭上了她的肩。

  巨大的疼痛猛然袭来,令狐炩当场就条件似的蹦了起来,但是在那个手掌的按压下,浑身也只是抽搐了一下。

  “啊啊啊!”狐炩痛苦的嚎叫着,双手抓住痛源处的这只冒着蓝火的手,想要将它从肩膀上拿开。

  诡异的湛蓝色火焰忽明忽灭。

  狐炩用来消除痛源的双手也同时沾染上了。

  完全没有办法。

  双腿不受控制的跪下,眼白上翻,仅仅一刹那,狐炩的意识就被击跨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