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修冰火劫 > 正文
第十章 咬
作者:扒拉吧啦  |  字数:2562  |  更新时间:2019-09-20 01:35:59 全文阅读

“哎呀呀,抱歉抱歉,看来你有些搞不清状况啊”国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一阵黑影,如烟似雾掠向了诺,在国师说话间就已抵达至诺身旁,抬手,一记重拳,在诺还不知自己时,将其打翻在地。

  诺失去再站起来的气力了,脸颊上的拳印实在太痛了,痛得他什么都不想去想。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说说你吧”国师又将目光转向了雪姆撒,眼神弥漫着贪婪的意味。

  “你到底是谁?”雪姆撒的神情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刚刚的狰狞像是装出来的一样。

  “你为什么即能使用火之一族的力量,又能使用白鬼们的力量?”国师没有理她,只是贪婪地问着。

  ……卡罗扎冰雪山脉的某一处山脚,荒太村……

  “好了,走吧!已经耽误很久了。”狐炩拍了拍自己的脸,眼神充满了坚毅。

  “加油!娘就在这儿看着你!”狐母冲着狐炩挥着手。

  好!我要看看,焰环到底是什么!

  狐炩就这样随着人流,随着那些高矮胖瘦具都不一,年龄不一的人们,慢慢地往前走着。

  “嘿!臭狐狸!”一只手搭在了她肩上。

  狐炩想都没想,转身一个上勾拳,身后那人早有准备,轻轻一跳想要避开,却不了身后排队的人挡了他,于是,这一拳终究没躲过去。

  “哎呦!是我,狐炩是我。”小胖墩捂住了鼻子,鼻子没躲过,被擦到了。

  “别烦我。”狐炩的回答透着股冷淡。

  小胖墩还想说什么,看了狐炩一眼,忍住了没说。

  人流逐渐的推进,转眼间广场中央的空地就已站满了正在执行开烽的人,而还在排队的人则在观望,一时间嘈杂声渐渐多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新奇?”小胖墩又凑上前来。

  “什么?”狐炩问。

  “你看那边。”小胖墩指向那些正在执行开烽的人。

  中央的空地上,浑身挂满冰雪的人正蜷缩成团在地上一动不动,像一个个冰雕矗立在那,周围没有参加仪式的人们,则在兴趣盎然地观察着他们。

  “他们怎么了,是死去了吗?”狐炩问,瞳孔微微颤抖。

  “当然不是!”小胖墩见狐炩又愿意搭理他,顿时又便得神气活现了起来。

  但见狐炩又没搭理他,只是看着场中央的那些冰人,也不敢继续卖关子,只好凑到她身边继续说着。

  “这所谓的开烽就是为了觉醒体内火之血脉,让血脉中的重新拥有火焰之力,然后在掌心生成焰环,将血脉中的力量在体外发挥出来”

  “那,他们为何还生不出火?”狐炩疑惑了。

  “这就不一定了,我爸说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开烽滴,能开烽滴可都不是一般人。”小胖墩又开始了,得意和自信洋溢在话语中。

  “所以,他们如果生不出来火会怎么样?”狐炩问。

  “额。”小胖墩愣了下,好像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还想补救一下。

  “那个修士应该会,处理好吧。”

  “你为什么要跟过来。”狐炩有些不耐烦了。

  “因为,因为……”小胖墩没想到狐炩突然把目标怼向了他自己,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父亲不是说他是个修士吗?你可以找他开烽啊,嗯?为啥要跟过来。”狐炩问。

  “我……我……”小胖墩有些接不下来了,但是常年被狐炩怼的他,知道这时候,不能接不下!

  “因为我想来!”

  他大声喊了出来。

  “既然你这么想来,那你就先来吧。”

  人群的中央,那个修士开口说话了,小胖墩为止一愣,原来他们已经离仪式的中央场地足够近了,近到修士已经听见了刚刚的那一声。

  前面的人默默回头,静静地看着这俩小孩。

  也有认得这两小孩的,住在这附近的,也只是诧异了一下,没有任何作为。

  到了这里,早一点,晚一点,都是一样的。

  小胖墩浑身一哆嗦,就不由自主听从那个修士话语,抬腿向前走去。

  “不用了,我们可以等前面的,完成仪式。”一只手从旁拉住了小胖墩。

  修士身形未变,瞳孔转向了狐炩。

  “凡事都有先来后到。”狐炩看着修士。

  “哈哈哈哈。”修士哈哈一笑,没在注意这边,开始为面前的一位少年准备仪式。

  “呼~”小胖墩嘘了一口气,“吓死我了都。”抹了抹额头被吹得红裂的肌肤,感激地看了狐炩一眼。

  狐炩没有搭理他,她目光向前,一道阴冷的目光正与她对视。

  人群的最前方,一个少年正偏过头,目光注视着她,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感情,只是淡淡地,用一种毫无波澜的眼神看着她。

  然而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眼神,却让狐炩感受到了恐惧。

  这正是之前狐炩躲在人群缝隙之中看到的那个少年!!!

  一股压迫感涌上了心头,狐炩有些不敢乱动了。

  “喂,我们该往前走了。”小胖墩推了推她。

  随着仪式的进行,排在狐炩前方的人逐渐在减少,已经到了狐炩他们该往前走的时候了。

  狐炩经过了最初的慌乱后,还是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迈步向前走去。

  眼角的余光处,狐炩还是忍不住看向了那个少年,少年已经进行仪式了,早已不在关注这边了。

  轻轻虚了口气,狐炩继续开始排队和漫长的等待。

  与此同时,卡罗扎冰雪山脉,某处山峰之巅。

  “你想知道吗?”雪姆撒突然一笑,唇瓣嫣红似血。

  “呵呵,”国师也回以一笑,张开手掌捏住了这个女人的双颊。

  黑影消散,六道黑袍人影围在雪姆撒身侧,黑枝探出,正在准备预防暴起。

  “要么你现在说,要么等回到帝都,到时,我会慢慢地问你。”笑容可掬,手掌捏住雪姆撒的脸颊,国师就这么‘和蔼可亲’地对雪姆撒说着。

  黑枝逼近,雪姆撒的瞳孔中倒映出了,黑枝表面逐渐凝结的淡蓝色冰花,那是空气被冻结成冰的颜色。

  “呼~~”

  国师感到一股热气吹过自己的虎口,他低头定睛一看,看向手掌中那个女人的眼睛。

  雪姆撒的眼睛没有在看他,她动作很轻缓,脸颊移动,嘴部的口轮匝肌缓缓向后咧开,带动着还在紧紧扣住的五指,国师眼角睁大,他感觉到了一股巨力,手指在脸颊的带动下不受控制的拉伸。

  “你想干什么?”

  国师有些疑惑。

  身边黑枝像是收到了指示,一根接着一根,刺入了这个女人的身体之中,冰花绽放,瞬间冻结一切。

  在极寒的情况下,人体的哪一部分会最先结冰?

  裹挟着严寒的黑枝没有给予人遐想的余地,在雪姆撒的脸上就可看出,眼白粘膜处,从眼底渐渐凝结出冰花,并快速地覆盖住了整个眼球。

  黑枝让冰寒直接从体内溢出!

  她像是没有感觉到这些一般,嘴角完全咧开,露出比肌肤还要白的皓齿,看起来像是在微笑。

  “垂死的微笑么?”

  抬了抬眉毛,国师诧异地问道。

  森然的白气从齿缝中扩散,然后……

  狠狠的咬合下去!

  咔嚓!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国师手掌的虎口位置,皮肉翻转,深深的陷入了雪姆撒闭合的齿缝之中。

  “哎?”国师有些没反应过来,但,紧接着虎口传来的痛感让他的脑袋像是受到了重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体痛苦得不受控制地往后仰,国师的表情扭曲成一团。

  将嘴张开,才能露出牙齿,然后才能咬合,在国师还在痛苦的嚎叫时,他并没有注意到。

  自己的伤口,血液一滴都没有落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