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修冰火劫 > 正文
第一章托孤
作者:扒拉吧啦  |  字数:2781  |  更新时间:2019-07-12 17:04:01 全文阅读

轰!

  一声巨响,铺满尸体的平原上升腾起一朵绚烂的火云,伴随着因爆炸而升腾起巨大火云和满天的粉尘的是圣火联盟和星尘国的士兵残破的身躯……

  这样的场景在这贝加菲尔平原上是随处可见的,战争的血腥与残酷己经笼罩在这片土地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但是,这一切对于圣火联盟的士兵们来说,却是值得的。

  因为,前方就是最后的敌人——星尘国的首都塞涅城,只要攻下它,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会存有那些可恶的"白夜叉"了!而我们也可以终结这场战争了,家园的安全也会得到永久的安宁,自己也会得到鲜花和无尽的荣耀,我们的名字和功绩也会永久地载入史册。

  “圣光交织!圣火长明!胜利即将来临,各位!冲啊!”号令兵在嘶吼着!将士们在冲锋着,即将胜利的喜悦流淌在圣火联盟一方的人们心中,使得战场上的厮杀变得更加惨烈几分,但,也使得塞涅城变得更加摇摇欲坠。

  星尘国的破灭已经不可挽回!

  血色的雪花从空中缓缓飘落,现在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期。

  破败城墙之上,皇后站在卫台前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她无助地撩起了垂到额前的白色银发,雪白如同刀锋的细眉也失去了往日的威严,紧紧地皱在了一起,狭长的眼眸无神地看向远方,良久,淡淡地开口道:“穆萨。”

  “在”。一位身穿白袍的女祭司从皇后身后的拱门处走了出来。

  狂风阵阵,巾旗猎猎,旷野之上,杀声震天!

  卫台方寸之地却是静谧无比,皇后看着前方,女祭司看着皇后。

  “呜哇~~”一声婴儿的哭泣打破了安静。

  “哦~哦~不哭,不哭。”皇后摇晃着怀中的婴儿,脸上的表情如春风化雪,所有阴霾仿佛都消散一空,而恰巧此时一抹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洁白无暇的黄袍和雪白的肌肤通通反射出金黄色的光辉,宛如圣母一般。

  “姆撒。”皇后又唤了一声,这一声带着颤音。

  女祭司身子晃了晃,“皇后,我在”。一头雪白的银发之中,那一抹妖红的发色格外显眼。

  皇后转过身来,白羽披风随着她婀娜的身姿飘舞,将脚下的积雪扫起飞扬。

  “雪姆撒!”宝蓝色眼眸终究没能留住泪水,刀锋般的细眉也被折弯,皇后流下了泪水。

  “吾命汝!”泪水再也止不住。

  “将吾之幼子,带出此地!”声音哽咽,白色的雾汽不断地从渗血的嘴唇里逸出。

  “替吾,抚养成人!”艳绝天下的面容彻底不在,五官扭曲。

  “替吾,复国!”猩红色的电芒在宝蓝色的眼眸中萦绕着。

  兵临城下,皇后托孤。

  ……

  雪姆撒走上前去,将婴儿从皇后怀里缓缓抱了出来,用白练包裹着的严严实实的手轻轻拍打着婴儿。

  轰!

  爆炸声越来越近,战场上白革银盔的星尘国士兵越来越少,大片大片的火红燎衣已经连成一片。

  战场的另一端。

  即将化为正义的那一方。

  “盟主,看来今天就会有个结果了”

  国师谄媚地对身后的盟主,王座之上的那个男人说道,眼睛却死死地前方,左眼眶上有着暗红色的环形胎记,规律地律动着,仿佛酝酿着火焰。

  而他的虹膜倒映着的是,战场的另一端,卫台之上的女祭司!

  雪白雪白的发丝上是妖红色的卷发,从前额的刘海一直延伸到后脑。精灵般的脸庞是显现的是对一切的漠不关心。

  眼前的一切都仿佛已经远去,天地之间留下那个唯一。

  王座上的人没有说话。

  国师眼睛转了转。

  “盟主,塞涅城东二卫塔有皇族的身影。”国师实际上早就观察到了那边的情景,但却因那个女祭司的出现生生延迟了。

  国师贪婪地看着那个身影。

  “唔~”王座上的那个人终于动了,他像一个逐渐复活的雕塑一般,一阵阵气浪以他为中心慢慢地扩散出去。

  哗——周围的护卫纷纷底下了头,盔与甲的摩擦发出整齐地声响。

  国师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此时,圣火联盟的盟主伸出手,将手举过头顶,掌心向上。

  粗糙的掌面上有着一个环形的胎记。

  暗红的主色调中翻涌着的是炸裂的岩浆!

  在他手掌上方,是大帐顶部的天窗……

  硝烟和雪片在天上胡乱地飞舞着像是找不到家的麻雀一般。

  这场天地之间哀歌开始走向终章。

  “嗯。”简单而又干净的一个回答,雪姆撒没看皇后一眼。

  俯视着怀中的孩童

  眼睛像他,鼻梁很挺,也像他,抚摸着婴儿的脸蛋,雪姆撒感觉自己像是在触摸一块暖玉。

  “我会照顾好他的”雪姆撒道。

  森然的寒气从雪姆撒的脚下猛地喷薄而出,卫台的地面轻微地震颤着,仿佛正在承受着什么,大片大片的冰花开始在她的脚下集结,地面与周围的城墙统统结上了一层霜。

  将泪水从脸上抹去,皇后向后退了退了,双手捏紧,她却笑着望着婴儿。

  联盟的大帐突然迸发出一团亮如烈日的亮光。

  亮!

  刺眼!

  一股一股的白炎如水滴一样从环形的胎记向着食指指尖,强烈的光芒像是在大厅里凭空升起了一轮太阳。

  王座上的人就这样举着一只手,好比天神举着一颗星辰。

  激烈的亮光将国师背部照得一片雪白,与之对比的是,在那笼罩阴影中的五官,左眼处,暗红色的环形胎正记律动着瑰丽的光焰,森然的牙齿不知何时露出唇外,他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地方,那个卫台。

  塞涅城,美丽的塞涅城,星尘国的信仰之地,六千年前‘白夜叉’们的祖先正是从塞涅城背后的卡罗扎冰雪山脉中走出来,现在这座古城的命运却将要走到尽头,他在也走不下去了!

  突然,环形的胎记不规则地跳动着!国师的眼睛睁得太大,眼轮匝肌因剧烈地收缩不停而地抽搐着,这使得此时国师看起来很滑稽,就像一只年迈的老狗看见一只飞上天的鸭子一般,而且还是一只煮熟的鸭子!

  事实上他真的看到一件不可思议事情。

  一根冰刺,准确来说是一根巨大的,直插云霄的冰刺。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在他的眼前长出来的,是的,从那已经被冰锥穿插得支离破碎的东二卫塔上往上长,爆炸似的往上长。

  “哼”

  王轻轻哼了一声,他已经察觉到了,光线瞬间一收,形成一个小光斑轻飘飘地飞了出去。

  像一只冲入云霄的云雀。

  冰刺并不是很粗,只有两人合抱的粗细,但是却已经长到高耸入云。

  雪姆撒现在就站在这个冰刺的顶端之上,环绕身周的冰雪像是有生命一般,无比地雀跃着,而她怀中抱着的正是女皇希望,在这个女祭司的臂弯里,这个希望正睡的香甜。

  她目光平静地看着前方,看着那个光斑!

  头顶正中的妖红色发丝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被风吹的,正狂乱地飞舞!

  光斑晃晃悠悠,越飞越高直至落入云层之中,抬头往上看去,太阳似乎变得比往常更亮了。

  刺眼的太阳光线中一道道炽烈的火线仿佛受到牵引,从天际滑过,朝着冰柱刺来,伴随着令人耳鸣的音爆声,火线在雪姆撒的瞳孔中逐渐放大。

  破碎。

  高耸入云的冰刺被瞬间击穿,滚烫如熔岩的光线瞬间在冰柱中产生一个个空腔,而这些空腔又因为其中高温蒸腾中的水蒸气迅速膨胀,坚硬如铁石的冰体竟像一个被人吹涨起来的气球一样鼓胀,然后崩碎,碎得一塌糊涂,破碎的冰屑漫天飞舞,像是炸开了一朵烟花。

  水汽云雾之中,整片天空都在闪烁。

  火线去势不减全都落入了塞涅城中,就像一柄柄尖刀插入了巨人的心脏。

  爆炸裹挟着闪光,碎块遍地,火光漫天。

  白革银盔被烧得焦黑,晶壁白塔被砸得碎。

  战争

  就这么地结束了。

  卡罗扎冰雪山脉的某底下深处。

  暗无天日的深渊。

  “呜呜呜呜~~我们的后代,被,被人欺负了呢。”

  “吾,基因纯度还是不够吗?”

  “没有。”

  “一年又一年,整整六千七百八十二年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