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思雪 > 正文
第六章 人生初见
作者:思朝思暮望思奇  |  字数:4177  |  更新时间:2019-07-13 01:27:07 全文阅读

人生在世,不论是谁,只要一直走在路上,多少会养成妥协的习惯。年轻时候的冲动无知,到了晚年都会觉得那是年少轻狂。纳兰明川继位到现在,第一次明白了妥协的感觉是什么滋味。白起终是回到了天启帝都,但是却要向那现实妥协,他们是负罪之族。陈情也是对这世俗制度作出了妥协,他此次前来只是要将宋念桐带走,却不知他以后再也不能踏入这帝都当中。三万军人早已褪去,留下的只有雪地上那遍地的脚印。还有那些没有清洗掉的黄沙,洒落到雪地之上。

白起仰望,太平殿三个金色大字引入眼帘,当初也是在这样位置,那位权谋皇帝在这里亲自宣召,白家上下,贬为罪族。自己的父亲最终郁郁而终,念桐的父亲也不会战死在那永夜冥国当中。

“最终都只是个戏子,骗过了所有。”白起看着这太平殿轻叹道。

陈情抬头看向太平二字,深感意境,太平太平,求的就是一个人间太平。唯有太平才可创造盛世。纳兰明川继位,纳兰十六年来天启国已然是这片大陆的第一强国。就算他们没有了当年骁勇善战的白家军,但是一代一代下来,武家军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顶梁柱。

“写太平二字之人超脱于这世俗之外,就算后者模仿多像,这块牌子终是两个人所写”陈情一眼便看出这太平殿的出由。“不知能否再见到写这太平的人,定要俯首请教一番”

陈情很是喜欢这两个字,只有身处太平当中才能体会太平二字的韵味。

“这便是将军想要的结果嘛?对于那个孩子的将来是否有那么一些残忍”叶清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白起。至始至终,他依然还在抬头看着那三个字。

“无所谓好与不好,这是我能给他踏出来最好的道路。说实在话,就连三生观我都不想让他去,只想他在这江湖中好好闯荡,以后等我们老了,继承我们的衣钵。可惜,这个世界并没有给我这个选项。”白起轻声说道。

只看那位老人的意思。我在山上多年,都不曾见过这位老人一面,不知将军是如何联系到他的。

“谈不上联系,他好似知道天下事一般,归来途中随意抓住一只信鸽,寄上信笺便等来了你们两位道长。”

白起转过身来,看着在下边的陈情,看着这漫天飘雪。他见过太多太多的飘雪,今年的雪凄凉中却夹杂一丝温暖。让宋念桐离开天启帝都现在最好的选择,皇宫里的明争暗斗对于他而言还是太早,难免会对他造成伤害。

“道长,可否再和我去见一个人?”白起请求。这一次已经不在陈情的职责范围内。所以他是请求,而不是要求。

“只要不打架,都可以”陈情轻笑道。

白起也是微微一笑,知道这是一个玩笑话,他明白陈情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战斗,李淳风本就不简单,今天三式定输赢,虽是李淳风输了,但李淳风却根本没有尽全力,终是手下留情。

“走吧,去看看一位小女孩”白起陈情走下了这一层层台阶,向着东北方而去。

人活一世,有时候自己的命运也不知道因为谁而改变,可能一道圣旨颁布,便将一位布衣享尽荣华富贵。可能一个布衣没有上缴足够的屯粮,便影响一位地方管理一年的俸禄。此时此刻正在白府中寻找自己母亲的宋念桐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逐出天启帝都,永远不能踏足这片故土。

小小的宋念桐坐在叶清的肩头之上,漫步在这白府之中。人丁稀少,更多的是老仆在府中走动。询问每一位老仆都不知道家主宋安馨的去向。叶清看着那场绚丽之后成功买入太清境,也能趁此机会更多的感受到天地灵气的变化与存在。

小念桐闲来无事,盘弄着叶清的头发。

“大哥哥,既然找不到母亲,我们就直接出去逛逛吧。回来的时候再和母亲说明就好了。”宋念桐边玩边说。

“我们往大门走,如果还是询问不出,就出去走走。”叶清答应了下来。

灯火通明的密室之中,青衣妇人点燃了手中的三只香,在她面前的墙上摆放着白家列祖列宗的灵牌,最新立的灵牌。一位是她的伯父白圭,另外一位的灵牌她已经拿了起来,轻抚着上面的名字,这是她的丈夫,她心爱之人,宋念桐的父亲,他叫白晨,战死在那永夜冥国。

“大哥从北原回来了,这一次天启皇城恐怕又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不知道这一次又要死多少人?念桐也已经六岁,三生观的人已经来家里接他了,我会遵循你的嘱咐,不会多加干预”宋安馨对着这冰冷的灵牌轻声说道。

“只是可怜了我们的孩子,是我们这一辈人没有给很好的环境。”宋安馨将灵牌放下,从腰间拿出了之前已经拆开的信封。

“如果今生念桐不能再踏及天启帝都,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安排他到宋家居住,虽是苦了点,但总比流落街头要好。到那时候,你我恐怕再也不能相见。”宋安馨就这样一个人孤单的站在着灵位前。

追忆往事,他们太凄苦,最是无情帝王家,每一个人都是戏子,有人要扮演那内心高明实则昏君的,有人要扮演内心昏庸实则高明的,最后只剩下一个愿打愿挨的。白家到底有没有谋反,只有帝王家最是心知肚明。

宋安馨抬起头看向最上面的那个人的画像,她不知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开国大将军,没有他就不会有纳兰,就不会有天启帝国。

“沧海桑田,你想过你的后代会遇到这样的待遇嘛?”宋安馨质问道。

宋安馨再低头看着他心爱之人的灵位,也许真是你所说命运的安排,让你在那酒馆遇到了我。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可是到最后我才明白我不在乎。

走出密室大门,灯火熄灭。

“混蛋!说好一起同生共死,最后留下的只有我一人,在这冰冷的帝国活着。”宋安馨终是留下了眼泪,她不愿在他面前流泪,就算是他生前,她也不会展现出这柔弱一面。

走出门屋,现在这天又开始下起了大雪,天启国的雪永远是最多。她要去找他儿子,想起念桐今天穿的还是少了点。

然而走过许多宋念桐经常玩耍的地方,都不见他的踪影。一位老仆也是急忙走了过来,告知她小少爷已经和那位年轻道士出了门。

当即宋安馨便阴沉下来,心中暗骂着,道士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最是喜欢拐走别人家的孩子。宋安馨没有再去多想,往自己的住处所去,太久没有活动身子骨,站在外面太多有点冻到自己。

帝都本繁华,只因今天白起归来,每个街区都被命令禁止不准作业。但随着白起进入天启皇宫,这条规矩便是形同虚设。街区上逐渐热闹起来,现在的天启帝都不像陈情叶清刚刚进入那般,只能在酒馆中度过。

青石板街,虽是下雪天,但是店铺前的积雪已经被伙计打扫干净。在这里会看到,有人在吆喝着热汤面,白气散腾。街上的包子店铺前已经排满长队,这些人只为一睹这家老板娘风姿,传说其年轻时候不亚于那些大家闺秀。只是在等着某个男子,才一直长驻天启帝都。每家店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特色,很是繁华。

往来人烟之中,一个小男孩很是出众,高人一头,因为他现在正坐着一位年轻道士肩上。一路问过,都不曾见过自己的母亲,所以他们两就这样出了家门,往市集而去。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形形色色的人,每一个人都要自己的事情要做。

叶清看到这繁华的街区也是尤为惊奇,敢情自己初入天启帝都的时候,看到的只有雪,然而只是过了不久,就这般人来人往。这也许才是帝都的魅力,吸引着每个地方的年轻人来到这里,来到这里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事业与成功。

路过一家肉包子铺,排队的人甚是太多,问过前面的大哥,原来更多的是想来看看传说中的那位“包子西施”。叶清没有太多注意这个名号,看着隔壁还有一家,便走了过去。在那人群当中,他斜眼一看,他依稀看到那位“豆腐西施”的英姿。谈不上出彩,比他见过的那些红尘佳人逊色太多。但是,那双眼睛他很是喜欢,虽只是一瞬,那双眼睛透出一股沧桑和等待。

肩上的宋念桐接过肉包子很是欢喜,安安静静的在他肩头吃了起来。

玲珑之声,清脆回响。嘈杂的集市中,独特而又好听。叶清转头,看到是一场红尘。红伞红衣俏佳人,红衣女子并排而走,行人自动避让开来。红纱遮挡住了在那轿子上端庄而坐的女子。依稀看到,那位贵人的手中怀抱着一只雪白的小狐狸。

叶清看到他们往自己这边走来,也是自行避让。白色的世界,红衣出彩,他转头一见的时候也是动容。他询问着身边这家包子铺老板。

“老伯,这一队红衣是什么来头,竟是这般出彩?”叶清还是没有从那份动容中走出来。

包子铺老板也在看着这些红衣女子,但很快他就已经回过神来。这么多年在天启帝都生活的他已经见怪不怪。

“道长是外地人,对这些不懂那是当然的。”肉铺子老板哈哈一笑。“这些红衣女子都是来自那红居阁当中。”

天启帝都当中有着许多红尘之所,但这红居阁甚是独特也最受欢迎。这些红衣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传说红衣凤舞更是千古绝唱。她们虽在红尘中,但不会去做那些红尘事。红居阁的老板也是对外公布,这些人卖艺不卖身,谁要是敢动歪念想,小心下面不保。

叶清听着也是出奇,想不到有这样一个这么有意思的地方。如果不是门规所禁,他恐怕会怂恿自己的师兄和自己一起前去。

“那位坐在轿子之上的人是谁?该不会就是你们俗世当中所说的花魁吧?”叶清看着肉包子老板,求一个答案。这次下山,见到的比以前见过的要多太多。

“花魁?恐怕是让你失望了,要想见到花魁除非你花重金才有可能看见,更多的时候就算花了重金也看不到,只有十年一次的花灯盛世才会出现在世人的眼中。”老板回答“那位女子怀抱雪狐,应该是紫嫣姑娘”

叶清看着肉包子老板意味深长,这样一位上了年纪的大伯,猜想没少去那红居阁当中。竟是知道这位姑娘的名头。

“道长也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家里老婆管得严谨,如今早已不去那红居阁当中”肉包子老板识趣。“应该是某位大臣设宴,邀请紫嫣姑娘过去伴奏一曲。”

看着红衣女子离去,街区又开始逐渐热闹起来,叶清离开了这家肉包子铺,宋念桐又开始盘舞着他的头发。

“小念桐,刚刚那些红衣姐姐觉得怎么样?”叶清侧头看向上面的宋念桐。

“很好看,很香,轿子上的小姐姐刚刚还看了我一眼”宋念桐回想到刚刚那番场景,津津有味。

“红衣本就好,漫天雪景,看着都感觉心中多一丝暖意。”叶清轻笑。

“不过,我还是觉得轿上的那位白衣不错,红衣姐姐的旁边,坐着一位和我差不多的女生,不知道她叫什么?宋念桐望向红衣女子离去的方向。只有他注意道了那位白衣小女孩,那位小女孩偷偷伸出头看着自己,所以那位轿上红衣女子也随着方向看着自己。

“白衣女孩?看来真的是站得高开得多”叶清也是感慨自己只注意到那位紫嫣姑娘,全然不知身边还坐着一位小女孩。

人都会这样,当看到最出彩的事物,往往就会忽略她身边的所有事物,所以师傅教导他,看人看物要看全。还好现如今只是少见了一面小女孩的面容,如果是在修道的时候犯了这样的错误,恐怕一辈子都不能走出那一道凯。

看着着天空,叶清思索着师兄现在应该结束事情,为何这么久还没有联系自己。不再多想,融入到人群当中,叶清和宋念桐再次开始踏上“征程”,太多好吃的好玩的都在等待他们,太多的老板都在高兴数着客人给的的钱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