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我家有只大蠢狐 > 正文
第1章:梦里乾坤
作者:苏颖er  |  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19-07-12 12:47:43 全文阅读

我出生在秀丽村,出生时后背上就印着一块艳丽且明显的胎记,胎记虽然面积不大,但形状却是像极了一只黯然无力的凤凰。大人们说这是富贵命,以后定是有贵人相助凤鸣九天的。

  从小到大我都很少生病,就算是调皮时的磕碰那也是少之又少。

  家里就只有我一个孩子,因此爸妈对我是绝对的过分疼爱,处处都想着我——说是唯一的心肝宝贝也不为过。

  在我还没有出生之前,奶奶就已经离世了,家里只有爷爷一个老人。说来也奇怪,我虽然从未见过奶奶,但却经常能够梦见奶奶。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梦中奶奶就坐在我的床边,用手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发,和我说话。她让我好好读书,还说我长大之后,会遇见一个生命中很重要的人,要好好把握住机会。她的样子模糊不清,只能看到一个人型轮廓的黑影,我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都张不开口,只能安稳地听着她独述有关于我一些未来的路的话……

  或许是习梦成性,除却奶奶,我总能梦到其他已经死去的人。村里有一个小孩,大概离世有三、四年了,离世时甚至还不到十岁。村里人都说他死得早,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爸妈尚还在世,他就因意外而离开了,实在是悲哀。

  在村里,大家都习惯说这是短命鬼——我梦见过他很多次,但每一次都会被吓醒。梦中他和我说他在下面过的很痛苦,经常被鬼差虐打,让我帮帮他。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和我说他死的时候,魂魄莫名地飘飞起来,轻舞着掠过房顶,俯视生息繁盛的大地,然后慢慢地飘到一座氤氲缭绕似仙人居住的高山前,最后飘进了一个神秘的仙洞里。他想带我到里面去看看。

  梦里,他带我爬上那座仙山,但有差别的是,在那个洞的周围守着很多的鬼差,那些鬼差看见他带我出现时,齐刷刷地举起手中黑雾腾旋的鬼弓,朝我们毫不犹豫地射出密密麻麻的黑箭。再然后,我就被吓醒了,后背的衣物被冷汗浸湿——这是我做的最恐怖的一次噩梦。

  因为我从小到大总会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所以我一直都很胆小,总是一惊一乍的。哪怕是接受了无神论的科学性高等教育步入社会,我也时常是表面看起来坚强可靠,实则只有自己知道的内心娇弱不堪的样子。

  而自从得知同事她信奉神佛,我就有意跟着她一起每逢初一或是十五,到一个有名的寺庙里焚香礼佛寻求平安。

  去的次数多了,我竟意外的在寺庙里见到了一个老尼姑,除了惊愕的我以外,大家都恭敬地礼拜叫她师傅,她也向众人恭敬回礼。原本这没什么值得稀奇,但当她即将要回避时,却是一眼就扫见了身处人群中并不鹤立鸡群的闷闷不乐的我。于是她就向我走来,点头礼貌致意让我跟着她走。我迷糊了好一会儿,直到同事把我推了一个趄趔,我才反应过来,呆呆地急步跟上。她把我带到了一个偏僻无人的庭落,和蔼可亲地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我就盯了她好久,左顾右盼,才犹豫着把我经常做梦以及梦见许多稀奇古怪的事件说给她听。

  她听完后,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才说:“姑娘,这是那人在给你托梦呢,希望你能解救他脱离苦海。你若不帮他,就还会再梦到他的。”

  她这么一说,我就更害怕了,于是慌急问:“那我该怎么样才能帮到他呢?他会害我吗?他为什么不找他亲人,却来找我呢?”

  或许是因为心里恐惧的缘故,我居然一口气问了老尼姑好几个问题。幸好老尼姑很有耐心,她握住我的手,示意我冷静下来,才慢慢说:“他不会害你的,他只是希望你能帮帮他。他之所以找上你,可能是你们两有缘,且知道你心善。也是因为缘深缘浅,所以他才能给你托梦,也许是他与他前世的亲人缘分已尽,所以没办法托梦给他们。”

  她的安慰起了作用,听完她说的话,我似乎没有那么的害怕了。

  其实惧怕他的原因,无非是害怕他祸害于我。除却这个,好像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我担心的。而且记忆中,那个小孩也挺可爱的,想来是我过于神经理解了,这么一想,我才心安地继续问:“那我就帮帮他吧!但……我该怎么帮呢?”

  像是早有预料,老尼姑接着说:“你去市场买几条小鱼,然后买一点线香和纸钱,找一条河,嗯,最好是无人捕鱼的溪河,然后你把鱼放生,点燃线香,焚烧纸钱,做完这些后你就念他的名字、他的出生地,记得重复念三次,最后再说这些放生的功德都转渡给他,让他早点去投胎转世。”

  我听完尼姑说的,在心里默记回答:“嗯,我等会马上就去!”

  可能是因为想尽快完结这件事,所以我显得有些急不可耐。但老尼姑却仍然含糊地隐喻一些其他的,有关于我命格的,什么乱七八糟听不懂的密话。

  从寺庙出来后,我就和同事分开了。她需要打车回家,而我则需要赶紧去完成我的心事。

  说来运气也真好,到达市场时,正好赶上海鲜区补充货物,于是我毫不吝惜地买很多的小鱼、泥鳅——那寺庙的老尼姑说泥鳅也算,索性一口气也和着买多点。

  走出市场,我看着手中的成果,满意地傻笑。这全都是鲜活的生命啊!这么多条生命被放生,功德应该足够让他投胎转世了吧?

  按照老尼姑所说,我不辞辛苦地找了个极为偏僻的地方——说是荒野也不为过,因为这里离附近的村庄都已经很远了。不过幸好是白天,若是晚上,送给我十亿美金我都不敢来。

  我照着那老尼姑说的,寻了一条干净清澈的溪河,将准备好的小鱼、泥鳅全部放生,还点燃线香,焚烧纸钱,清晰地念了三遍那小孩的出生地、名字——向着溪河祷告,说这放生的功德都转渡给他,让他早点去投胎转世。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纸钱快烧完的时候,竟然凭空吹起了一阵冷风。我惊悚地盯着焚烧完的纸钱缓缓卷腾起一圈圈的黑烟,觉得烧得差不多了,应该可以离开时,却是听到背后阴恻恻地传来一句小男孩的声音:“嘻嘻...谢谢你!”

  我差点没被吓晕过去,连滚带爬极为狼狈地跑离那处诡异的地方。

  因为得走一小段的路程,远离村庄到大马路上才有可能会有班车,再加上心里惧怕万分,走路比平常快上许多倍,我居然没有发现周围景色和我来时的全都变幻了样子。

  谁知道走了有多远,感觉时间都已经超过十分钟了,也仍然没有看到所谓的大马路——我记得来的时候大概只走了五分钟左右,就到达那条溪河的附近。难道我又迷路了?

  这么想着,我警惕地抬眼扫视着四周的一切。很匪夷所思的是,我居然身处在一片,。森林里——花草树木茂盛异常,欢快的虫吟鸟鸣声繁杂入耳。而且在我前面的不远处甚至还有着一颗高耸入云藤蔓笼络的古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树居然能够长得这么大,但估计再加三个我都不一定能够抱拢。

  说来也奇怪,我来的时候明明是下午两三点钟左右,这才过了没多久感觉就已经是傍晚六七点的样子了。

  就在我迷茫不解时,却是一下子瞥见那颗古树旁,竟然隐蔽着一个偌大的黑乎乎的地洞,如果不是我的观察力敏锐,说不定就被忽略了。

  不行,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自己怕不是在做梦吧?真实至极的梦也不是没有做过。这么想着,我下意识地用力往自己大腿上狠狠掐捏:“嘶……疼……疼死了!”

  “还会觉得疼么?这么看来,你应该不是傻子了。”就在我龇牙咧嘴地埋怨自己时,背后却是又传来一个柔和耐听的声音。

  我被吓了一跳,慌急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那是一个约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倚靠着一个并不算粗壮的树干,嘴里不正经地斜叼着一根长草,环抱着双手用嘲笑鄙夷的眼神紧盯着我。

  虽然被人莫名的骂作傻子,但我竟然出奇的没有生气反而还不争气的看呆了——这男人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呢?如果不是身处这片诡异的森林里,我还以为自己幸运遇到了某个不知名的帅气明星。一双迷人欲醉桃花眼,完美比例的高挺鼻梁,皮肤嫩白赛润玉——看得我都忍不禁感叹,我的那些什么美容面膜护肤品都白用了。

  还没等我再仔细多欣赏两眼,他就皱起眉,一脸嫌弃地看着我说:“傻子,你看够没?看你这副花痴的样子,是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男人吗?”

  呵呵,我这爆脾气,这人是有病吧,什么素质?竟然一口一个傻子地叫我,你以为你谁啊:“你.....你才是傻子呢!你全家都是傻子。”

  哼唧,长的好看了不起啊!

  “呵,居然还会顶嘴了。”男人嘴角扬起一个危险的弧度,饶有兴致地向我走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