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粉黛妖娆 > 《粉黛妖娆》本纪
第一回
作者:作家南华真人  |  字数:3066  |  更新时间:2019-07-12 15:08:54 全文阅读

第一回

  朝代背景(旁白):

  大明王朝正德十六年(公元1521年),明武宗朱厚照于而立之年驾崩,因朱厚照无子嗣,内阁首辅杨廷和根据“皇明祖训”寻找皇位继承人,朱厚照唯一的亲弟弟朱厚炜幼年夭折,于是上推至朱厚照的父皇明孝宗朱祐樘一辈,朱祐樘的两名兄长皆早逝且无子嗣,朱祐樘的四弟兴王朱祐杬虽已死,但有二子尚存,朱祐杬的长子朱厚熙英年早逝,遂以“兄终弟及”的原则立朱祐杬的次子朱厚熜为嗣,即嘉靖皇帝——明世宗朱厚熜。

  朱厚熜即位之初,革除先朝蠹政,朝政为之一新。他打击冗旧朝臣和皇族、勋戚势力,总揽内外大政,皇权高度集中,显得英明神武。他还重视内阁作用,注意裁抑宦官权力,尤为果断贤明。

  然而,神智精绝、雄韬伟略的旷世明主朱厚熜,用人却“忽智忽愚”、“忽功忽罪”,功臣、直臣多遭杀害、贬黜,时日长久以后,满朝文武再无忠良。由此一来,他久久未能实现心中所企盼的那般“帝国中兴”盛世局面。

  故事本质(文起):

  时至盛夏,在一处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池塘边,零星的几幢农庄村舍依山傍水,平铺相立。村舍附近,田埂阡陌纵横交织,不远处,散养的鸡犬田间相闻,鸭鹅浮游于池塘之滨,扑翅上岸。整个景致,一派清新原野的田园风光,宛如一幅绿意盎然的人间天堂画卷,宁静而祥和,美轮且美奂。

  然则,如此清新脱俗、远离喧嚣的乡野村落,真的就是如梦如幻的世外桃源吗?只怕,事实并非如此。

  一名穿着朝廷文臣官服的“山羊胡”官吏,头戴七品乌纱,后脑勺帽翅振颤,身后带着十余名侍从、衙役、捕快。

  仅一眨眼的工夫,众人疾速奔跑,一晃而过,官服的袍裙在逆风中狂野飘逸。不一会儿,众人分立村舍两侧,正虎视眈眈地把守着村落东西两端的进出口,除了文官本人(自己)以外,其他随从皆拔刀霍霍,横举于平肩高度,以威慑村庄里的人群。

  “遵东厂厂公陈督主号令,碧莲村现存所有待字闺中的女眷、少女、村姑,包括黄毛丫头在内,只要是未出嫁的女子,不论年龄长幼,必须悉数跟随我去往县衙参加甄选,被选中的女子将封为秀女,将直接被送往京城的皇宫服侍皇亲国戚,从此秀女的全家便可吃住无忧、食俸终老。本官手里已有碧莲村户籍名册,如若有谁敢私藏适龄未嫁女子拒不交出,直接以‘忤逆’之罪论处。”那名“山羊胡”文官故意抬高嗓门,左顾右盼地叫喊道。

  “大人……大人,启禀大人,咳咳,请容我向您诉说。我一个七旬老汉,早年,我的两个儿子都参军(服兵役)战死在了瓦剌漠北草原,家里现在只有我的孙女儿陪伴着我,她才只有十岁呀!她这么小,是否可以……”正在这时,一名步履蹒跚的白须农夫从最近的屋子里走出,诠释道。不料,话还没彻底说完,就被文官强行打断。

  “少啰嗦!本官先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要是女子,就交过来,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借口(理由)。假如没选中,自然会把她送回来的。”文官一句话解决问题,不给七旬老汉半点继续辩驳、哀求的机会。

  七旬老汉长吁短叹,摇摆着沮丧的头,极不情愿、很不舍得的从屋里将十岁的孙女(孩童小女娃娃)牵了出来。如若抵抗,后果会怎样,七旬老汉很清楚。

  随着时间的流逝,四面八方的其它房舍中,也陆陆续续的有人走了出来,打量、琢磨着守在外面的官府这群人的阵势。若是同一家人,就互相窃窃私语的商议着对策(办法);若是邻里之间,则挤眉弄眼、苦脸相望,凭借默契的眼神交流着各自心中无可奈何的痛楚与波澜。

  一会儿之后,住在村落两头的其他居民,各自屋内一番激烈的争执或吵闹过后,大多数都不敢违抗朝廷(官府)的命令,只要家里有符合要求(规定)的女子存在,就主动交出。一个个年龄或大或小、身形或肥或瘦的村姑民女被推怂而出。在那群女子当中,有的伴随着哀怨,有的伴随着啼哭,也有的伴随着愤怒,还有的伴随着别离的伤感情愁。

  文官的众多手下便按照章程,进行着颇为粗鲁、野蛮的接收程序。

  没过多久,又有另一名头戴草帽、手拄拐杖的老朽走近文官,恭敬地征询道:“大人,老朽我无能,此生未得男丁,我家本有三个女儿,尚有两女未嫁,可惜那两个都不在家,一个走亲戚去了,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由于老朽我身有残疾,另一个替我兴修土木(服徭役)去了,已被其他的差官带走数月。”

  文官贼眉鼠眼地瞟了瞟缺胳膊少腿的草帽老朽,问道:“你老来无子,这么说,你们家唯一的男丁就是你自己咯?你是个残废,所以你其中一个女儿顶替你被征召了?你刚才说的,是这么回事吗?”

  “大人明鉴,正是如此。”老朽透露出感激的神色,连忙应答道。

  “你那个走亲戚的女儿姓甚名谁,如今身在何处?老实交代,我们官府会有安排。”文官傲慢地说道,同时,并翻阅着手中的户籍名册。只要是大明的合法公民,户籍名册中必有案底名录。

  “这……这这……”草帽老汉的脸憋得通红,楞了许久,竟无话可说。

  没等草帽老朽下一次发言,才弹指一挥间的工夫,两名捕快就冲进了草帽老朽的家中,很快,便从他屋内的水缸中抓出来一个年轻的少女。

  “哼哼,老头儿!这又是谁呀?嗯?”文官提手,宽大的衣袖一挥,数名捕快便乱刀将草帽老朽当场砍死。

  “爹——!”伴随着不远处其闺女的一声惨叫,整个村落,瞬间被血腥与残忍所掩盖。

  “你叫李玉凤吧?呵呵,你爹不是说你走亲戚去了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文官皮笑肉不笑地用诙谐幽默的风格(态度)低声调侃道。

  “你们这群畜生!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全无人性!”满脸已被泪珠浸透的李玉凤侧过脸去斜视一瞥,瞪大了双眼怒盯文官,唾骂道。

  此刻,隔着两三户人家的另一家农户的家门口,一名头发半白的老农夫及其女儿看到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老农夫望着其女儿急切地说:“水儿,你快去上前搭话,不然凤儿就没命了,你李伯伯已死,我们必须保护凤儿的安全,快去救她!”

  “爹,那今后……您,就要自己多保重身体了,女儿不能再在您跟前孝敬您老人家了。呜呜呜呜呜……”其女儿名叫张黛水,依依不舍地哭诉道。

  “哎呀,来不及啦!都这时候了你还婆婆妈妈干嘛?你赶紧去救凤儿啊!人命关天呐!京城里有你哥哥做朝廷的卧底(内应),你爹我的智商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用叮嘱那么多。快点快点……快点啊!”老农夫快语速地嘟哝道,生怕邻家的李玉凤再遭毒手(不测)。

  张黛水迅速一阵狂奔,同时,强颜欢笑着张嘴尖叫道:“大人,大人,我也是未嫁出去的闺女,我愿意去参加选秀。”其娇小柔弱的身体,跑动起来后倾斜度很高,东倒西歪的,看起来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跑似的。

  原本听到李玉凤辱骂自己的文官,正准备走近李玉凤对她施以颜色,此番忽闻身后传来的优美动听、清脆悦耳的温婉女声,不自觉的转身看去。哇,当他看到如此曼妙的身姿。灵秀的脸庞,整个人都跟触了电一般,顿时浑身一个抽搐,把之前被骂的事全忘(自动抛开)。

  “哟!没想到小小的碧莲村还有如此模样的小家碧玉呐!哆哆哆,要不是朝廷有命在先,如此天姿国色的小美人儿,岂能允许她落入他人怀抱呀!”文官不禁自言自语地感叹道。

  “大人,村子里待嫁的女子不多,小女子都认识,现在人已经齐了,咱们可以上路了吗?大人如若不信,可让诸位官差大哥挨家挨户的再仔细搜查一番。”张黛水终于跑到了文官身前七尺的位置,落落大方地说。

  “嘿嘿嘿嘿,这位姑娘倒是识趣。放心吧,不用再搜了,本官手里的户籍名册上写得可清楚了,啥情况都有记载,不会有一个漏网的。嗯,好!既然人已经齐了,那就即刻启程吧!”文官奸笑着说。

  随着文官的一声令下,部分衙役架住情绪激动的李玉凤,带上了停在不远处官道上的马车,剩下的衙役则是相对比较柔和的目送着其余几名女子自行迈向马车。此时,众衙役们各自的佩刀已然回归了刀鞘之中。

  借着青天白日、碧朗晴空的光晕,多辆马车在艳阳高照之下,逐渐加速,向着县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