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群星爱情聚会 > 正文
第一章 人生信奉的信条是实力至上
作者:诗音月咏  |  字数:10911  |  更新时间:2019-07-13 01:25:45 全文阅读

8月31日

柔和的光晕洒满了某座城市,位于天津市内一片急速发展中的边郊城市。

小鸟的叫声反映着时刻为清晨,而位于某栋出租公寓内的一所房间,有位少年依然沉浸在梦乡之中。

从合起来的窗帘裂缝当中照射进来的阳光,直直的映到铺满衣物以及纸张书籍的地板上。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定好时间的闹钟也如约定的那一刻响起烦人的吵闹声。

“唔、嗯……”

从蠕动的被子里伸出了一只手,向着发出声音的方向胡乱挥舞着,可是却挥空了。

**********************

【好吵,真想再睡一会。】

这么想着的我将被子蒙上了脑袋……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但是作为无机物的闹钟并不会察觉到我的心思。

“知道了知道了,我起、我起来,唔啊啊啊!”

丝毫不想消除困意的我,不得已从名为“被窝”却读作“幸福”的床上爬起来。努力睁着惺忪的睡眼,朝着自己的床铺有一段距离——放着不少杂物以及非必要品——的柜架看去。在那正上方就是强制让我从美梦中醒过来,人类史上最愚蠢的发明之一,闹钟。

“嗯——七点。”

对着一直嗡嗡作响的闹钟发了会呆,不如说是需要一段时间来让自己的大脑慢慢清醒,并适应早起的状态。

嗯?问我为什么要把闹钟放那么远?还不是因为如果睡迷糊了,不等闹铃响那么长时间,直接就将其设定好的时间变得没有意义,肯定会再一次躲在被窝里,并且义无反顾的睡起回笼觉,完美的迟到了今天的预定。话说要是那么做了,昨天夜里设置好的时间不就变得完全没有意义了吗。

说起来,昨天玩游戏玩到了半夜,注意到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当时也没有特别的想法就去睡了,结果就是现在这副惨样。

过了一小会,我慵懒的爬下床,缓慢的穿上自己的拖鞋,恍惚的走向柜架,并强而有力的按下了闹钟停止的开关。

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拦腰,朝着屋外走去。

我来到厕所里,看着镜子里自己睡到翘起的银色头发,和露出一副像是吃了苦瓜的苍白脸庞,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别开脸不去正视那糟糕的形象。

先是漱口,再放好热水,洗了把脸,先将再度泛起的困意压下去,并把整个头放进了水池里,放开水龙头里的水,把头发整个冲洗了一下。

再用干布粗暴地擦了一遍,简单的洗漱就这样完成了。虽然很粗糙,但也没有必要那么讲究,何况这才是一个人生活的常态吧。

再次将视线转回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去好多了,而且也没必要去吹干头发,现在还是属于夏天的范畴,自然干就好。我回到房间里,把昨天提前找好的衣物换上。走到厨房的餐桌上,随手拿了个袋装吐司,三下五除二吃进肚子里,就这样出门了。

我确认好房门没有漏锁,准备走下楼梯,发现了一直没有住人的对门门口放着不少的空纸箱。

“难道是搬到对面的新邻居?回来时在打招呼吧。”

就这样在心里订上了回来后在打招呼的预定。

走在即将步入九月份的这座城市,依然是那么的温热。看这样子,夏暑肯定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嗯~~~好舒服。”

站在小区里的街道上,我伸了一个懒腰,看着明亮晴朗,而且还是仿佛人生重生般的天空。虽然和昨天的天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今天却是特别的一天,所以天空才显得格外特别。

从今天起——正确来说应该是明天——我就是一名高中生。

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想,人一生当中最为重要的转折点——玫瑰色的高中生活即将开始这件事。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走到小区门口,可以陆续看到很多从小区里走出来并且和自己的方向一致的年轻人们。就是那些对于漫长却又没潇洒够的暑假结束了,露出一副根本没有睡醒模样的学生们。

今天是学校报道日,除了我们这些新入学的以外,应该还有很多高年级的学长学姐才对,但是根本就没有人穿上学校统一发的制服。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这帮新入生的制服根本就还没有下发。

“有好多生面孔,才搬来的吧。”

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三年多了,从十二岁开始就搬到了这里,自己的老家是哪里的,已经忘记了。换句话说我是从初一开始就已经定居在这里了,初中也是这附近的一所学校。

虽然接下来要去的学校也是在这附近,但是周围的人们的面孔我多少还是有些印象的。才出来小区的门口就发现已经增加了不少生面孔,毫无疑问都是准备进入“那所”高中的新入生。

其实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不管换谁在这里住上三年都会注意一下出入小区的人吧,更别提录取我的高中是一所比较特殊的高中。

首先,入学就很特别。不管你在考试时考了多高的分数,录取不录取全是看学校高层意思的。

虽然传闻是有几个,但也不知道属不属实。听说有的人家里花了重金,也没能如愿的进来;有人考了全区最高分,也没能录取;反而有人考的不是很理想,却被录取了;还有传闻说,有些人并没有报考这所学校,却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其他的传闻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最后一个是属实的。要说原因的话——

“我可没想过在初中志愿表上填过附近的高中的……”

更不要提是那所建校没多久的新学校。

所以我就是证明。

本来九年义务教育结束之后,我想直接去远一些,那些分数要求低的学校。过着每天自由,无拘无束的荒废学业生活的。事实上我报考的学校也来了录取通知书……可是,有一个人破坏了我美好的愿望。

【你给我去读那所学校。如果你没去的话,我就将生活费直接冻结。】

“可恨的女人!啊啊,气死我了,每次想起来我都想不通我哪一点跟她有血缘关系。”

当然了,所谓的特别也不是单指的入学条件不明这一点。高校一般是分类别的,像是综合类、艺体类、理工类、民族类、职业技术类等等。而那所学校全部包括了,真的是很奇特。

录取通知书上面标明了几大分类,旁边有个小方块,也就是想要学的专业的报名。

有艺术类、体育类、语言类、师范类、政法类、医学类、文学类、自然科学类……我只是在一个没有选择项的大类别旁边画了个对勾,就把通知书邮寄了回去。我选的当然是综合类,应该就是没有任何专业的普通班吧。

我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选择这个,倒不如说在这么好的学习体制下,反而选择没有专业的比较少吧。我也想过——如果报名的各个专业人数不够,到那时该怎么办呢——这样的无聊的问题。

还有一点,就是我刚才所提到的,学校建造起来没多久这件事,还没有超过十五年。其他的学校,就如同传统的民族乐器或是传承的手艺一样,有着百年亦或是半载的时间长流。说实在的,真的很想知道建校第一年到底有多少学生。

特别更正一点,我要去的学校也不是某些有过历史痕迹重建的学校,是实实在在的刚建校不到十五年的新学校。现在这个时代应该说很正常,有的学校每年都会翻新一下,或者是直接搬离到新的校区这样的。

这个地方——金桥市,前几年还是那种大街上罗列着各种砖房砌成的住房以及私家商店。才短短三年,以前随处可见的老房子,现在算是绝种品。相对的,那些被占地的住房就改成了居民楼或是翻新的商店街。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算了,想了也是白想,还不如费点脑子多思考一下那所奇怪的……特别的学校的上层是怎么考虑的,不过到头来和我没有关系就是了。

走着走着已经来到了学校门口,还看到也有一部分人与来时相反的道路走进校门口。校门的建筑有一点华丽的感觉,给人一种像是漫画里的贵族学校的风格。利用繁体写着佛瑞高等教育学院,底下还写着一排英文,恕我学艺不精,不过应该就是中文名字的翻译吧。

“Free……colleges、and、universities……”

【Free?自由的意思来着?还真是没什么意义又矛盾的名字。】

既然是学校的话,当然是教育的管制下,所以算不上自由,矛盾的太明显了……

旁边的人们都已经走进了校门,我还一个人站在门口思考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的时候,有人在背后勾住了我的脖子。

“嘿!刘洋,你小子在这发什么呆呢,看见美女了?”

“额,张、张聪!你也、话说勒死我了……认输……我说的是真的,要死了!”

听到我的悲鸣,名叫张聪的混蛋松开了我的脖子,我咳嗽了两下,眼角啜着泪水瞪向他。

长得一副比较天然的模样,透着红色的头发,两侧的头发故意往上翘,面相上来看属于比较不错的,初中的时候他也算是跟我比较好的了,只是性格上……

“喂喂,对着好久不见的朋友就这么几句话?比如说‘张聪大人,您竟然也来这里上学了,真是缘分啊,请务必让我做你的小弟’这样的。”

“那样根本就不叫朋友吧!话说你竟然也来了。”

那种看起来是随性不经大脑思考的话语,其实内心是一个特别腹黑的人。一整个暑假都没有联系过,他的体格也是变得有些强壮了,看样子暑假期间也没少锻炼。他是属于那种有肌肉却偏瘦的,初中的时候一直在打网球,只不过真的很想问问他是不是把网球的规则跟杂技搞混了。

他每次打网球的时候,就跟杂耍一样,比如能够正常接到的球,他偏偏要飞扑过去,没事还给你来个前后空翻的杂技网球。队伍里除他以外的所有人对这个行为非常的头疼,单打的时候出过很多纰漏。但是没有他的话,整个队伍的成绩又会直线下降,所以就找了一个稳重的人当他的搭档,听说那个人还是副队长来着。真的是辛苦那位副队长了。

“你那叫什么话,你竟然会上这所学校我才比较惊讶,不如说刘硕来上这个学校才是正常的。”

他口中的刘硕也是我初中时候跟我比较不错的,我们三个经常在一块儿做一些让老师生气的事,这种事就暂且不提了。

“你也是知道的吧,这是一所怎么看都特殊的学校,三个人同时上一所学校实在是……”

“哟,这不是刘洋跟张聪嘛,还真是巧啊。”

“……”

“……”

我和张聪听到声音,一瞬间凝固住了,倒不如说是我比较尴尬。

“嗯?你们两个怎么了?”

“没什么……那个,刘洋,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张聪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拜托你了,我这个时候尴尬死了,很想找个洞直接钻进去,求你了,不要那样看着我,不要再伤害我了。

“……是、嗯,还真是巧呢。”

我朝着刘硕那边看去,泛着土色的金发,跟他妹妹的靓丽金色真是没法比,真的是亲兄妹吗?一脸愚蠢的傻样,长相是属于中等的吧……不,如果他那永远都是一副“你们在说什么话题,抱歉,我没听见”的模样减分的话,那他就是比漫画里的路人甲还要路人甲的存在。

“嗯?刘洋你为什么要用一副很遗憾的表情看着我?话说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上这所学校的。特地来祝福我的吗?”

对不起,漫画里的路人甲们,我刚才的话好像侮辱到了你们,再一次诚心的道歉,对不起我说这个笨蛋是比你们还不起眼的人。

“就没有我们也来这里上学的选项吗。”

姑且还是先简单易懂的解释一下。

“诶~~是这样啊。”

顺便多一句嘴,这家伙是个妹控。

“刘硕,你就别管这家伙了,他刚才看见美女都不愿意和我分享来着。”

“啊!?”

张聪朝我眨了两下眼……你别一副“我已经帮你把尴尬消除了”的眼神看我,这不是陷入别的误会里了吗。

“刘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对笨蛋解释也是没用,初中三年我是深刻的意识到了。

“我说你小子,不是喜欢妹妹的吗?”

“妹妹是妹妹,美女是美女,是两回事。”

不,就算你露出严肃的脸色,说着看起来像是很有威严的话,我也没有觉得有多帅就是了。

“啊,那儿有个美女。”

“哪里哪里。”

“喂,别两个人同时勾我的脖子!”

张聪大呼小叫的将我的身体扭向了某个方向,用手固定住了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指了指校门的方向。旁边的刘硕听到有美女,也勾住了我的脖子,仿佛不勾住我的脖子就找不到方向一样,我的脖子是指南针吗!?

……姑且,我也看向了张聪所指的方向……

“确实是不错。”

这句话不经意的从我口中吐露了出来。虽然只是侧脸,黑色的披肩发,面无表情的脸庞,巨大的双峰,在女生当中也属于较高的身高,尤其是不在乎周围视线的身上的装束。

虽然现在的温度不是很热,但她还是穿上了长袖,这也没什么,看到上半身都会觉得这是怕被晒伤吧。可是她却配了一条牛仔短裤,以及高帮靴。

“身材无可挑剔呢。”

“没错,很大!”

“我说你们两个……”

——都在看哪里呢!

我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人吼了一嗓子。

“那边的三个大色狼,挡路了!”

这一句话的声音确实很大,除了我们,周围的人也看向了我们身后的那个吼出来的女孩(围观群众也包括被我们三个指指点点的那个美女)。

金色的短发,天生丽质的面容,如果没有皱着眉头的话,恐怕是那种不亚于刚才那位美女的人物。双手叉着腰,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们,身上穿的草莓图案的白色短袖因为阳光的问题变得很亮。

“等一下,刚才的都是误会,这两个先不提,我绝对没有戴有色眼镜看任何人。”

我向着那名有些无理取闹对我们发脾气的女生说出了辩解的话,其实我没必要对她做出任何解释,她属于那种多管闲事,我只要不搭理她直接走进学校就好。可是毕竟以后就要在一个学校里,总会有遇见的时候,我可不想下次见面变得尴尬不已。

“喂,刘洋,你在说什么呢,咱们不都是一个爱好的同志嘛。”

什么爱好?谁跟你是同志?

“对啊,刘硕这句话没说错,你就像是我们的领导人一样,帮我们两个指明了前行的道路。”

刘硕姑且先不提,因为他是笨蛋,但你小子是故意的吧!

我狠蹬着吐着舌头把脸扭向一旁的张聪。

“他们俩都已经发话了,你怎么看,色狼领导人?”

“我都说了这是误会,是这两个小子硬拉着我的。”

“哼~~也就是说你承认了你有用色眯眯的眼神看别人喽,色狼同学?”

这都是什么事啊,眼前的这个女孩明明长着一副好看的脸蛋,但是咄咄逼人的性格也太麻烦了吧。

“我承认我有看,但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在说一次,我是不会用有色眼镜看别人的。”

“谁会相信色狼的话。”

“你够了,左一句色狼右一句色狼的,真是无理取闹,再说我们就算看了跟你又没有任何关系吧。”

我这句话一说出口,对方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真是莫名其妙,难道我这句话触碰到了她那颗正义的自尊心了吗?

“啊啊,没错,跟我没关系,灭绝吧,色狼!”

她狠瞪了我一眼,就这样跟我们擦肩而过。明明是三个人,为什么唯独对我那么过分?

看到骚乱已经结束了,周围驻足的学生们也朝着校门走了进去。

“丧失了一段美好的良缘,真是可惜啊刘洋。”

“我才没觉得那种女人哪里好。”

“是吗?我觉得挺不错的,那种性格强烈的女人,就跟我妹妹一样,很可爱。”

刘硕一个人在那眺望着远方,脸上浮起了幸福的神色。不过事实是,他的妹妹是非常甜美的,只有在他面前才会那样……我和张聪已经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好了,互相看了一眼,默契般的露出了苦笑。

“在这站着也不会有什么好事降临到我们头上,还是尽早的去各自的班级寻求邂逅比较快……说起来你们两个是什么科的几班?”

张聪打开了话匣子,刘硕也从远方的幻想中回过了神。

“我是综合六班,你们呢?”

“嗯?”

“诶?”

我和张聪几乎是同时发出了疑问声。

“我也是……”

“刘洋也是,其实我也……还真是……”

“难道说,咱们三个同班!?”

缘分呢,不对,是巧合比较合适?

录取通知书邮寄回去以后,没过几天电话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告知的几班,以及在哪里的模糊位置,为什么说模糊?那是因为写的是【最后面一栋楼的二楼,自己去找】这种不负责任的短信。

“看来那个传闻是真的!”

张聪叹了口气,露出有些难以置信的笑容说出了这句话,我是反射性的回问了过去。

“传闻?”

他点了点头,刘硕歪起了脑袋,这种时候就不管他了,我用迫切的眼光看向张聪。

“什么花重金、高学分都没来这所学校,反而低学分的却来了,还有那些明明没报名却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事你们应该也知道吧。”

我和刘硕都点了点头,张聪就继续说了下去。

“其实啊,听说每一个入学的学生,都会被这个学校的人员做背景调查来着。”

“啊?那是什么?我们又不是罪犯。”

虽然能明白刘硕说的这句话想表达什么意思,但是果然还是不合适吧。

“刘硕,你那句话说的有点严重了,而且重点不在那里。”

“是吗?那是什么?”

“我要知道答案我会说这是传闻吗?我倒是有个猜测……这个会不会就是入学的条件,该说是资格比较恰当吧。”

资格?太大题小做了吧。

“你不会漫画看多了吧。”

对于我的反驳,张聪摇了摇手指。

“啧啧,如果这就是那个答案的话,那么以上传闻的事情不就能解释很多了嘛。”

“所以说那是解释什么?花重金也许是学校不畏惧权势有财力的人,高学分也许是让他考虑更好的学校,倒不如说这所学校收容了众多考不上好学校的问题学生才比较妥当吧。”

事实就是我们三个就是问题学生,刚才那个性格奇怪的女生也是,像我说的才比较像是答案吧。

“虽然你那样说也有道理,但是……”

“啊啊,抱歉,打扰一下你们两个那些像是侦探解密般的聊天,校门,好像要关了。”

刘硕在这时候插了句嘴,他用非常不介意的语气说出来的。但这却是个重大的问题,看管校门的保安大哥已经准备关上大门了。

闻言的张聪没出声的就跑了进去,我和刘硕慢了一拍,不如说是愣了下神。那小子竟然只顾自己一个人,真是可恨的损友。

我们两个也紧跟着跑了上去,跑进去一看,一共六栋楼,就像是骰子当中的六点一样的排列,每栋楼还都是六层。正面看这六栋楼的右侧是一个很大的体育馆,体育馆的周围则是将其环绕的超长跑道。感觉上体育课会累死人的。

而在校门保安室与最右侧第一栋教学楼的中间位置,则是一排小房子,抛去可穿过的过道,它们正好与教学楼形成一个直角。客观来看那个体育馆正面长度的话,小房子与后数的三栋楼的长度正好。

体育馆后面,越过跑道是围墙,而围墙后面还有两栋特别大的公寓,那应该是住宿学生的宿舍吧。或许后面还有,毕竟这所学校的学生特别多,谁也不知道需要住宿的有多少,反正搬到我所居住的小区倒是有不少。这也算是学校的一个特别之处,并不是强制要求外省的学生住宿。有条件的可以自己租一间公寓……还真的是自由啊。

而最左侧,则是一个车棚,那是停放学生的自行车的地方,同理也是跟另一栋排面的教学楼形成直角。而最左侧教学楼的前方是一大片空地,那里停放着数量有些多的私家汽车,那应该是教师们的交通工具吧,也就是说左边全部都是停车场。那么,车棚的旁边,也就是另三栋教学楼的旁边那块大空地应该也有什么建筑吧。

我们跑到最后一栋楼的时候,看到旁边还有很多三层建筑,正好是车棚往教学楼方向的那一大片空地,那应该就是学生食堂吧。

“喂~~你们两个别打诨了,快点上来,好像班导就要来了。”

我们两个小喘了一口气,张聪就在二楼的某个窗户口朝我们说话。我真的很想吼一句,那都是谁害的!

“唉!”

说出来也没有什么用,张聪就是那样的人。一直被坑的刘硕先不提,我倒是经常被他折腾的够呛。

我和刘硕一同走上了二楼的楼梯,越过一个班级教室才来到我们的教室。张聪正倚在窗户口看着我俩,他笑的非常的假。我决定无视他,直奔向教室里面。

“好厉害!”

“是吧。”

“嗯?怎么了?哇……这么多人!”

我站在教室门口,看向里面,差不多有四十人了吧。张聪苦笑着向我搭话,一旁探出脑袋的刘硕也惊呆了。

“总而言之,先进去吧。”

张聪推着我们两个往里面走,正好最后方有四个空位,我们就朝那里走去。

“啊!门口的色狼三人组!”

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响彻了整间教室。我们三个才刚来,还没有坐下,而其他人都已经像个老实孩子坐了下来。所以,非常明显的,我们三人因为这声咆哮,引起了其他人的视线。

就算不去看,也不用我明说,也能知道是谁喊出来的。我默默转向声音的主人。

“还真是灾难。”

“那是我的台词!没想到会跟你这种人在一个班!”

就是在门口对我们三个无理取闹的那个人物。

“好厉害,我们都已经是组合了,哈哈哈哈哈。”

亏张聪还笑的出来。你也在这个组合里好吗。

“诶?什么意思?是在说我们三个吗?”

是是是,你的大脑回路跟我们就没在一个频道上。

“总而言之,我们先坐下吧。再过不久老师就该来了吧,我可不想引起额外的骚动了……而且你看,你的座位已经被后进来的人抢走了。”

“嗯?啊,那是我……”

就在这个女人跟我们没完的时候,她先前所占的最右边两排那个靠窗户的位置已经被后进来的一个女孩坐下了。虽然我没有义务告诉她,但毕竟都是第一次见面,说不定这里面有她认识的人,不过……

“怎么办……”

……看这样子根本就没有她认识人的在。她现在孤零零的站在过道里看向先前那个位置。

不就是一个座位而已,没必要显得那么可怜吧。

“太棒了,最后面正好有四个空位。”

这句话我可不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诶!?”

我不顾她诧异的看着我,径直朝着后面的座位走过去。刘硕和张聪也跟了上来,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串通好的,他们两个直接坐在了最后面两个位置,前两个位置留给了我……

“我可不会跟你说谢谢。”

和这个很麻烦的女人。

“就是一个空座,没必要那么大惊小怪的,你是傲娇吗?”

“傲娇!哈?”

“声音太大了!”

搞什么,这个人不喊出来心里不舒服吗。

教室的布置跟初中时候的教室没什么区别。不如说应该和大多数学校一样吧。

最左边靠门的两列紧挨着,中间是三列,最右边的是两列。我们坐在靠近门的两列位置。顺便一提我是坐在靠着窗户的位置,旁边就是这个女人。我的后面是张聪,她的后面是刘硕。

“再说,今天只是随便坐而已。最后肯定会由身高来调整座位的,你初中没上过学吗?”

“哼!”

就算你一脸嫌弃的别过脸……算了,不过望眼看向整个教室,已经没有任何座位是空的了。应该是按照人数来分配的吧。每一列都是六排人,也就是说整个班一共有四十二人。

“一个班四十多人,也不是很多啊。”

“是这样吗?我觉得挺多的。”

从后方传来了张聪和刘硕无意义的谈话,我压根就没想加入他们。

“这难道不是高中该有的人数吗?”

和他们说话的不是我,反而是我旁边的这个人。我真的很意外。

“……”

“干、干什么,为什么要那样看着我?”

“不是,你和他们两个能说话,和我就不行?”

“这不是废话吗?他们两个承认了,你只是还在伪装而已。”

说什么伪装,我真的不是色狼!

总之,她唯独不愿意待见我的理由明白了。不管对方是多坏的人,只要自己承认了,他们就在谈话对象内,而没有承认的,就一直讨厌是吧。

真是简单易懂的人,不过说实话我也挺受伤的。

“我叫张聪,他是刘硕,这个一直惹你烦的人是刘洋,你叫什么?”

惹她烦?姑且容我在问一次,你以为这都是谁害的!

“我叫宫宁,别误会了,就算知道了名字,我也没有想过会和你们成为朋友。”

“知道了知道了,高二就会重新分班对吧,总之以后就是一个班的同学了,还希望不要对我们有任何偏见好好相处吧。”

“哦。”

这人该不会真的是傲娇吧!?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世界中看到。

“嗯~~你该不会对我有什么失礼的想法吧!”

“没、没有。”

这家伙的直觉意外的拥有野性呢。

这就算是认识了吧。这样的闹剧也没有持续多久,一名女性手拿着一个文件夹走了进来。

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装外套,黑色的短裙,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这是有多喜欢黑色,不过这种装扮意外的也很常见。深棕色的长马尾,右侧的斜刘海儿用发卡别着,一副让人联想到消极态度、总是没睡醒似的漂亮脸庞,很高,就算不穿高跟应该也有不输男性的身高。

真要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她就是那种给人一种看起来很冷淡、消极,却感觉她很强势的御姐一样。

她走到讲桌前,用着不知道是没睡醒,还是提不起劲的眼神看着我们。本来稍微有些嘈杂的教室,顿时也安静了下来。

“人都已经到齐了吧。”

毫无感情起伏,声音该说是很平淡,还是声音很小比较合适呢?总之就是那种给人“无所谓”的感觉。作为开场白的话语,根本就没有人会回答,应该说学生们根本就不知道答案吧。

她也用着根本就不觉得会有人回答的态度环视了教室一圈,再度开口。

“座位上也都满了,那就是到齐了。”

随后她将文件夹放到课桌上,拿起了粉笔,转过身面对黑板,边写着字边开口说话。

“既然知道没有人迟到或是不来,就不需要点名了。不管是不是有人冒名顶替来的,也不管你们对我有什么想法,事先说好……”

她放下了粉笔,抱着双手,再次面度我们。

“你们每个人的资料都在我这里,当然照片也是,住址也是。所以那些都无所谓,今天只是你们报道的日子,也就是让你们见一见未来三年要在一起上课的同学,跟熟悉学校的环境而已。”

“未来三年?”

刘硕毫无征兆的站起身发言,按理来说他应该先举手,然后老师点到他才能说话。可是老师根本不拘小节,依然用着没有起伏的语调回答着刘说的问题。

“没错,未来三年,意思就是说你们高二的时候不会分理科或是文科。换句话说,你们当初选择这个班级的时候,选择权就已经被剥夺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这次是张聪站起来了。真的是饶了我吧,虽然我不是当事人,但是周围的目光都在看他们两个。赶巧的是我就坐在他们前面,还有更巧的是,进来的时候引起周围人骚动的那个女人就坐在我旁边。这下我们在班里肯定会成为名人了,我不由得低下了头。

“你们还真是愚蠢呢。”

“嗯!?”

我对这句话起了反应。啊,这可不是什么特殊的意义,也不是因为她说的话根本不像老师会对学生说出口的话。单纯的只是因为,她的语气第一次有了起伏,我抬头一看,她的嘴角在笑,仿佛就是在嘲笑我们一样的笑。

“当时给你们下发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不是已经标明清楚了吗。”

“不可能,根本哪里都没有写的那么详细。”

可能是对刚才那句嘲讽的话有的反应,张聪的话也有些过激。

“是啊,没有写的那么详细,也不可能会写的那么详细。这种事想想不也知道了吗?”

“那你刚才还说……”

“我说的是,标明。不是有让你们选择专业了吗?怎么?看你们的表情是真的愚蠢到想不起来了吗?那我来帮你们回忆一下。文学类,艺术类,自然科学类,怎么样,这回有印象了吗?”

“哈!?”

不知道是班上的谁发出的声音,但也因为这一惊讶的声音,全班所有人都想起来了,确实在录取通知书上有那两项,来这里的,都是选择的综合类……综合,那就是包含了所有,将其统一在一起的意思,这么来解释的话,确实不能够分为理科或文科。

“进入到社会也是,人事部是不会把详细的面试条件说清楚。明白的话你们两个可以坐下了,选择了这个班,当然是不会分科……后面的话你们以后就明白了。稍微浪费了点时间,接下来,今天我要送你们一个【见面礼】。”

刚才你那些嘲讽我们,戏耍我们的话已经足够的分量了。我听到后面响起两声椅子的磕碰声,他们两个应该是坐下了。

咚!

一声巨响震彻了整个教室,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着声源处。那是那名老师手拍在黑板上的声音。

“首先是自我介绍,我叫韩佐枝,主科是历史,在这之后是你们的班主任……”

这一刻,她再次冷笑了起来。

“……未来三年,还请多多指教。”

“……”

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教室里安静的可怕。

“你们还真是冷淡啊,我可是好好的向你们打招呼了,多少也要给点反应吧。”

她依旧不改那有些渗人的笑容说着。我不自觉的拍起了手,但是整间教室只有我一个人发出了拍手的声音。韩佐枝朝我看了一眼,感觉她的笑容稍微加深了一点,应该是错觉吧。

在我还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的时候,宫宁迅速抓住我的手放了下来,并且用着埋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只有这一次,对不起!

“当然,见面礼不是这个,你们好好看看我的手。”

随着韩佐枝不想收回那冷笑态度——稍微有点快乐表情——的声调响起,我们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她的手,也就是她的手所指向的那几个大字。

“都看清楚了吧,希望你们能在这其中找到最有意义的几个字。这就是我要送给你们的,我人生中唯一的信仰,我施加给自己,我在送赠给你们的,只属于我的信条。”

恐怕,在那一瞬间,班上的所有人在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这个老师,脑子不正常。】

有些人在留冷汗;

有些人挺直了背脊;

有些人低下了头;

有些人躲在前面的人脑袋后面;

有个人歪了歪脑袋、有个人露出了不知意义的苦笑、有个人发呆的看着黑板的字、有个人像是害怕似的拉起了发呆的我的袖子角……

说是要找到最有意义的几个字,但你不是都标明出来了吗。

在那黑板上写着一行大字,只有四个字是加上了重点标号……

……

……

……

……

……

……

『欢迎你们来到我的【实力至上】主义理念教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