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乾坤轮转 > 第五卷 山川为剑
第十九章 时光回首,有情人共白头(四)
作者:夜半鬼读书  |  字数:3106  |  更新时间:2020-01-20 22:40:07 全文阅读

释迦牟尼头顶的三尺誓雷,有如警钟常鸣,又似枷锁在侧。无论是跳脱的绝仙剑,还是桀骜不驯的嬴荡,再也没有把车开到山沟里、然后双手举起踏雪狂奔。

两辆房车一路平安无事,于暮色深处抵达日喀则。

程伟的状态把谢书英、余盛世、冯国辉吓了一大跳,差点拨打120呼叫急救,三无房车反而无人在意。

因为相貌和身份证严重不符,程伟和相柳待在房车里胡天胡地,把纷扰抛在一边。

最引人瞩目的还是诛、陷、戮、小、四个小男孩,绝仙剑强行以母上大人自居,双方在酒店前台处大打出手。

诛仙剑不甘受辱,主动报警求救,惊动了110,闹腾到大半夜,哪怕是冯国辉出面,处警民警也让绝仙剑写了保证书才肯结案,还指着鼻子教训道,“不要把美貌当作肆意妄为的资本,孩子这么小,打出问题怎么办?后悔的还是你!”

嬴荡抱着戮仙剑一把鼻涕一把泪,“暖被窝的变成拖油瓶,世上还有比这更凄惨的事吗?”

戮仙剑一脸晦气,“去你大爷的,老子是男的,你还想暖着被窝的事……”

嬴荡一本正经地道,“快叫爹,整个始皇陵都是咱家的!”

诛仙剑立刻领着陷仙剑、小剑围了上来,“有本事你再说一句,信不信老子立刻报警有人猥亵儿童?”

嬴荡哭笑不得,“老子虐待你们了?九鼎挖出来得先煮煮你们身上的戾气。”

余盛世心花怒放,谢书英和冯国辉则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自己神经了,还是遇见一群神经病。

翌日清晨,程伟、相柳顶着两双黑眼圈在餐厅和众人碰面,对诛仙剑利用人世规则维护权益的举动赞不绝口,“话说回来……你们要是想在人间待着,必须有个家,最起码也得有个父子关系什么的,毕竟将来还要上学,名义上的就好,称呼随便。”

诛仙剑一边点头,一边朝神荼勾了勾手指,“我们凑成一家人,可好?”

神荼纳头就拜,“父亲大人在上,请受孩儿一礼。”

人人侧目,离得近一点的藤原薰、池田信昭更是直接笑岔气。

程伟万般无奈地道,“公共场合,注意言行,再有下次,送你回家。”

神荼喜出望外,“我和郁垒早就相看生厌,多一个小祖宗正好。”

池田信昭等人的眼神立刻奇怪起来,郁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嬴荡一把揪着戮仙剑抱在怀里,“爹很随和的,哪怕你杀人放火,我都不会管。”

陷仙剑主动走到孟山思跟前,言简意赅地道,“不用跪了,以后不要给我丢脸。”

小剑再次无视绝仙剑的满腔怒火,主动牵住谢书英的手,“姐弟相称、可好?不然的话……你就要多个妈了!”

稍事休整,余盛世开始总结六天来的研究成果,“整个青唐地区叫得出名字的湖泊有400来座,主要分布在可可西里地区、柴达木盆地和青海湖盆地,青唐地区有转湖祈愿的习俗,每一座湖泊都有人敬,再加上地广人稀,是否世代祭祀很难考证,又或者每座湖、从古至今都有人祭拜。”

程伟沉吟片刻才道,“范围可以再缩小一点,祭祀的人是汉族。”

余盛世问,“大小可以确定吗?”

程伟说,“几座大的湖泊完全可以忽略。”

池田信昭笑道,“这样一说,范围反而更广了,如果不是太大,那些已经干涸的湖泊也应该考虑在内。还有一点,现在的青唐地区,基本……已被大雪覆盖,湖在哪里,很难判定。”

程伟想了想道,“舍野娑从故乡找来一只狸猫,常年生活在枯寒地区,对水源地的存在很敏感。”

谢书英变相求证,“金属探测仪用得上吗?”

程伟点点头,“可以肯定是青铜器,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谢书英略显迟疑,“人手不太够,让我和老余的学生赶过来?”

程伟笑了笑,“不用,我们跟着动物走。”稍一停顿,他又掏出几部不带摄像头的手机放在桌子上,“风景随便拍,相机由小仙保管。”

冯国辉忐忑不安地问,“打捞出来的文物怎么办?”

程伟满脸肃穆,“不论是出水,还是出土,他都属于国家,由冯主任转交。”

冯国辉松了一口气,又有点迷糊,“岗巴之行就算结束了?”

程伟笑道,“本次考察是藤原小姐赞助的,干城章嘉峰一行算是谢礼,三江源才是此行起点。”

冯国辉一边点头,一边腹诽,“出去五天,苍老成这样,你还能笑出来,值得?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基本路线确定,众人散去,或是整理行囊,或是预定机票,程伟把池田信昭和藤原薰母子留了下来,“池田教授还愿意去青唐:?”

“愿意!”池田信昭毫不犹豫地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请程君成全。”

“教授所请亦是我所求。”程伟又说,“藤原小姐不用回阳城了,可以在双流机场转机回东瀛。”

“请程君让我母子尽尽心意再离开。”藤原薰含着泪道。

“该拿的已经拿了,藤原小姐不欠我的。”程伟摇头拒绝。

“正成今早还说,想见见那个经常扇耳光的新爸爸。”池田信昭的脸上泛起一丝无奈,“现在回去,她们母子不止是良心过意不去,也欠缺安全感,反正该见的、不该见的、都见了,跟着程君反而能睡个好觉。”

“扇耳光……做梦怎么能当真?”程伟一边摸着松平正成的头,一边煞有其事地道,“忘掉那个叔叔,都是梦。”

“爷爷,那不是梦,我有感觉,冰川里面的孩子也是我吗?”松平正成问。

“……”藤原薰兼做同声传译,小声提醒道,“这个是叔叔。”

“照过镜子吗?”程伟抚脸苦笑。

松平正成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如果不照镜子,里面有人吗?”程伟循循善诱。

“我知道了,你是我新爸爸!”松平正成挥了挥拳头。

藤原薰红了脸,支支吾吾。

“正成认出程君了。”池田信昭说。

“镜子里面也能看见的?好吧……你长大了,可以留下来。”程伟又惊又喜,也就是说还能复原?

“长大了?”松平正成看了看藤原薰,又看了看程伟,嘟着嘴道,“很早以前,我就和妈妈分开睡了……”

月色如水,天地素白,不见一丝杂色。

砰!砰!砰!

清冷的夜,寺门突兀响起,分外沉重。

灵宝天尊、太上老君、句芒、祝融应声而动,纷纷步入前院迎候。

一道人影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包裹的严严实实,已是深夜时分,仍然固执地带着护目镜,半点端倪都不曾泄露,处处透着诡异,他没有回礼,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便自顾自地走了进去,“夜深了,都休息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四人面面相觑,久久不语,直到关门声响起,才俩俩离去。

太上老君拽着灵宝天尊进了自己房间,张嘴无声,只有口型,“怎么回事?受伤了?”

灵宝天尊不言不语,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太上老君又道,“本尊动的手?还是在时光长河受创。”

灵宝天尊莞尔一笑,起身离去,“这里是人间,入乡随俗……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句芒、祝融同样聚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兴趣说话,夜半惊魂,大多都不是什么好事。

许久之后,祝融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他打开一看,立刻笑喷了,‘元始天尊劝说水娘娘回返三十六天,疑似发生口角,两人不欢而散’。

句芒刚接过手机,门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这次不再深沉,满是急促不安和愤慨,还带着几许哭腔,“老君……我是老牛啊,水娘娘那贱人要杀我……她还……”

“孽畜!闭嘴!”太上老君又惊又喜,连忙冲出寺外,拉着既陌生、又熟悉的中年男子向远处掠去。

数墙之隔,元始天尊分身摘下帽子和护目镜,狠狠地扔在地上,露出五道无法磨灭的爪印,暗自咒骂道,“两个畜生都不是好东西,一个欺师灭祖,一个搬弄是非。”

太上老君拉着夔牛所化中年男子,走到两里之外才停下脚步,“你想死啊……掌教分身半个小时前刚入寺。”

夔牛张了张嘴,泛起一抹苦笑道,“我走的时候,天尊还没来。”

太上老君没好气地道,“完好无缺,吼什么吼?化形了还这般鲁莽!”

夔牛自艾自怜道,“要是脱了衣服卖惨,老君又会说我大题小做,人前人后都被她欺负……”酝酿了一下情绪,他又斩钉截铁地道,“我要入世,一日不得正果,一日不回太清!”

太上老君皱眉,“不要得意忘形,释迦牟尼都栽在玄始手里,相柳可是想了你几千年,一直都想尝尝夔牛是什么味道。”

“没事!”夔牛挥了挥手机,“相柳娘娘送我的,她说只要我倒背如流,这个天下没人能为难我。”

“她会这么好心?”太上老君一脸狐疑地接过手机,喃喃自语道,“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区别,宪法、刑法、民法、物权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