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乾坤轮转 > 第五卷 山川为剑
第十八章 时光回首,有情人共白头(三)
作者:夜半鬼读书  |  字数:3102  |  更新时间:2020-01-19 21:01:37 全文阅读

程伟耗尽最后一丝生命力,令释迦牟尼回转至片刻之前,时光无情且无私,他的身躯不再挺拔,甚至没有佝偻的机会,尽管插入冻土的双脚开始虚化,上半身仍然义无反顾的扑向释迦牟尼。

水娘娘祭出玉颈上的铃铛,数声清脆的铃音过后,一道俊秀的法相挥鞭前斩,正是元始天尊少年牧牛时的模样,待看清挡在眼前的释迦牟尼,他一脸错愕,下手却毫不留情,掩耳盗铃般的闭上双眼。

释迦牟尼硬扛牛鞭,一道深能见骨的伤痕,从额头划过左眼、斩断鼻梁、撕开嘴角,同时……陆压刺其左肋、徐甲斩其腰背,两者皆未能深入肺腑,佛手及时回挡,还未来得及反击,绝、诛、陷、戮、四剑又至,剑气化千丝,斩出漫天血气,佛躯再无一丝完肤。

趁此间隙,程伟伸出手臂,紧紧箍住释迦牟尼双肩,俯身咬了上去,口中的颈动脉有如悬湖决堤,溃不可挡。

释迦牟尼左击陆压、右擒徐甲,两下都落在实处,踹向程伟的一脚却无功而返。

玄目、赤眸无法阻止程伟的虚化进程,他的胸口以下早已空无一物,只靠双臂紧紧抱着释迦牟尼,不顾一切的贪婪吞噬着。

释迦牟尼终于腾出双手,拍在程伟头顶,膝下同时用力,狠狠地顶在程伟胸下。

血肉横飞,骨渣遍地,尽管头部只剩一双玄目、两排利齿,程伟依然不动如山,没有惨叫,没有惊呼,双臂似乎已和释迦牟尼连成一体,唯一不同的是、手中多了把专诛永生的万应塔。

释迦牟尼将程伟的半截身子拍入冰川,置左右危机于不顾、置喉间利齿于不顾,紧追两步,双掌齐至,聚万钧雷霆,如泰山压顶。

大势至目眦欲裂,手指自插掌心,不顾一切的迎了上去,冰川之中,是他的前世,也是他求得圆满的唯一契机。

“哎!”白衣一声轻叹,踹飞大势至,捏碎手中净瓶,挡在了释迦牟尼身前,“阿弥陀佛,请我佛回头。”

碎瓶如玉,天女散花,千瓣之中,只有一瓣突破释迦牟尼护体佛光,正中眉心,那是大道誓言诞生之地。

“佛界释迦牟尼应誓!”

……

两月之前的应誓之声,不断回响在绝域上空。

“那又如何?”

释迦牟尼的双掌毫不停顿,地塌冰陷,白衣、程伟残躯、冰川,瞬间玉碎,坠入无底深渊。

一道血色誓雷,在释迦牟尼头顶三尺处炸响,连绵不绝,源源不断。

程伟一双残臂紧握万应塔,顺着释迦牟尼脊椎深深插入,厉啸声起,有如天崩。玄气、血色于瞬间绽放,争先恐后的吞噬佛光。

短短一分钟,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相柳、嬴荡抓住释迦牟尼双臂、背道而驰,陆压、徐甲一左一右紧握佛足,绝仙剑当心一剑插入佛腹,诛、陷、戮、小、四剑同时斩向佛肢。

水娘娘疾驰而至,“老娘先动手的,腾点地方……”

就在这时,一条雪龙跃过干城章嘉峰,药师佛缓缓踏来,“请帝君网开一面,释迦业身已灭,就此了结,对人间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佛门会静观帝君青唐之行。”

玄气、血色尽全力最后一吸,而后……散而复聚,再成人形时,程伟已满脸沧桑,皱纹一波三折,曾经斑白的短发,褪去最后一丝黑色,赛秋霜、盖冬雪。

他佝偻着身躯,轻声道,“我可以放手,他们二位,还需药师亲自说服。”

“不行!”相柳带着哭腔用力一扯,释迦牟尼左臂离体,“你都这么老了……他要偿命!”

程伟湿了眼眶,“嫌弃我老?扔掉……不然我们和他没什么区别。”

水娘娘欣喜若狂的朝相柳跑去,“同意!同意!佛臂归我!”

嬴荡啧啧两声,一脸遗憾的放开释迦牟尼,冲着陆压和徐甲挤了挤眼,怂恿道,“两位自便。”

释迦牟尼冷冷地道,“两位要不要自便?”

药师佛连忙道,“水神之位、佛门神位,两位自选,贫僧保证元始道兄、金神、弥勒都会应承此事。”

陆压既不点头也不拒绝,只是扫了程伟一眼。

程伟点点头,“恩怨两清,世上再无四眼一族,只要神君与人为善,我乐见事成。”

陆压、徐甲对视一眼,前者笑道,“我与徐兄共进退。”

徐甲阴恻恻地道,“灵宝、老君活蹦乱跳的,三十六天,哪有我的位置?”

陆压摇了摇头,松开手,“这个……还真不敢奉陪。”

徐甲飘然远去,“我要什么,会跟弥勒谈。”

释迦牟尼深深地看了程伟一眼,“值得吗?”

程伟指着释迦牟尼头顶的三尺誓雷,笑道,“对人间来说,你已经是死人了,只能在山海界苟延残喘,求来求去一场空,值得吗?”

释迦牟尼不再停留,“走下去才知道,诸位好自为之。”

药师佛冲着程伟点头,“帝君保重。”

程伟笑道,“都这样了,实在没法保重,好意心领,一路顺风。”

干城章嘉峰的残局由道门收拾,姗姗来迟的广成子如丧考妣,看着形形色色的新人,敢怒不敢言,还有那拖着断臂离去的释迦牟尼,所有化形的异兽都可能没事,唯独他……罪责难逃。

水娘娘意气风发,大大咧咧地宣布,康巴秦峰改名玉虚别院,千里之内,牛为圣物,可劳作,不可屠宰,违者……一命抵一命。

广成子差点气晕过去,生怕程伟凶性大发再下一城。

有人欢喜有人忧,大势至走到程伟面前合十一礼,躬身不起,“劳烦帝君把藤原小姐送出来,容贫僧告别。”

藤原薰定了定神,看着老态龙钟的程伟合不拢嘴,暂时忘了儿子还危在旦夕。

大势至噗通一声跪下,恭恭敬敬地三叩首,“愿母亲大人长命百岁。”

藤原薰手足无措地看着程伟,既不敢受礼,也不敢搀扶。

大势至并未期望得回应,保持跪姿不变,一道金光离体而去,松平正成软软倒地。

程伟祭出一丝玄气擒住金光,看着藤原薰笑了笑,“去吧,现在是你儿子。”

藤原薰连忙扑了上去,抱着昏迷不醒的松平正成嚎啕大哭。

大势至去而复返,未见丝毫慌乱,极其平静地道,“贫僧入不得轮回?”

事实胜于雄辩,大势至前世遗蜕落地,程伟直接把金光拍了进去,“好事你个小王八蛋了!”

许久之后,大势至驱动遗蜕站了起来,无喜亦无悲,“白衣……”

话音还未落地,白衣已换了身黑裙亭亭玉立,她脱口而出道,“卑鄙!”

程伟又扔了一件登山服过去,“释迦牟尼把你衣服拍没了,我乐于助人有错?”

相柳一把揪住程伟耳朵,不依不饶地道,“谁让你给她穿衣服的?看着比元始那老头年纪都大,还要沾花惹草!”

大势至莞尔一笑,朝着众人合十一礼,“阿弥陀佛,贫僧和白衣先行告辞,愿诸位施主此去一路顺风。”

三江源。

借助现代化的通讯手段,灵宝天尊、太上老君、句芒、祝融先后得到释迦牟尼折戟干城章嘉峰的消息,当日行程立刻中断,共同商议应对措施。

“怎么办?”太上老君有喜有忧,一时分不清到底哪个多一点。

“恭喜道门如虎添翼。”句芒皮笑肉不笑。

“木神千万不要误会,无论是掌教师兄、还是灵宝师兄、包括贫道,从来都没有屠戮同道的心思,这次实在是……”太上老君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掌教师兄失算了,这是四千年来的第一次。”灵宝天尊并未在意祝融、句芒怎么想,直言不讳道,“是谁把释迦道友引去的?”

“弥勒肯定脱不了干系,誓雷是白衣点燃的。”太上老君道。

句芒、祝融俱是面带微笑,但却一言不发,似乎在看二人转。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灵宝天尊叹了口气,“此事道门难辞其咎,事情未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至少释迦道友还在……”

“有什么区别?”句芒冷笑,“化身归虚,本尊又舍一臂助玉虚神兽化形,誓雷也已点燃,身处人间一日百年,真不如死了好,至少能腾个位置出来!”

“路,是释迦道友自己选的,贫道也曾提醒过他,不要前往干城章嘉峰,水娘娘和夔牛化形一事,道门肯定会给诸位一个交代。”太上老君斩钉截铁地道。

“老君都称其为娘娘,怕是……释迦道友都没想过能讨回公道”。祝融说,“简单点吧,走还是留?”

“玄始专为封神而来,怎么能走?两位不想再降临人间?”太上老君反问。

“走,什么话都不说了,留,老君必须拿出诚意。”祝融道。

“火神想要什么诚意?”太上老君怒了。

“身后无忧的诚意。”祝融针锋相对。

“不用吵了,就算老君拿出诚意,我也不会留下。”句芒想了想又道,“玄始本已归虚,凭着释迦道友的半身精血死灰复燃,这一点摸不清,始终是个隐患。更何况,人间是玄始的主场,我们不止受血誓压制,内部也不稳,水娘娘、夔牛的化形消息传开,那些异兽的心已经乱了,临阵变节不是不可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