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乾坤轮转 > 第五卷 山川为剑
第十七章 时光回首,有情人共白头(二)
作者:夜半鬼读书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2020-01-19 00:34:47 全文阅读

一道道黑影、冻尸钻出冰面,源源不断的攀上康巴秦峰。

此去不回头,无人以泪眼相望,惟有往生曲、葬魂歌相送。

“凡天下人死亡,非小事也。壹死,终古不得复见天地日月也,脉骨成涂土。死命,重事也。人居天地之间,人人得壹生,不得重生。得再生者,是为天地之大私。”

白衣牵着松平正成,边念“阿弥陀佛”,边从一具具冻尸脸上扫过,然而,前世今生……缘悭一面。

当第一道黑影攀上康巴秦峰时,消失了片刻的喧哗重现于世,中年男子的笑声戛然而止,水牛仍在巅峰凌虐异类,“姑奶奶以后是水娘娘,谁要再牛娘娘长、牛娘娘短的,姑奶奶不介意戒素吃肉。”

佛光、玄气短兵相接,程伟沉声喝道,“诸位不愿尽全功,就别怪我贪多,半人半兽勿怪言之不预。”

诛、陷、戮、小、四剑首先奋起,寒芒大盛,无情吞噬佛光。

中年男子所化佛光,先失镇定,再失刻薄,最后变得惊恐不安,“本尊已在山外,尔等如此大胆,不怕天谴……”

回答他的是一声坠地,一腔啼哭,再也无人在乎他说些什么。

诛仙剑首先化形,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赤裸着身躯,无助的站在悬崖边,不觉得冷,不觉的怕,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腹下,满是绝望和彷徨,“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么小……”

绝仙剑捧腹大笑,“你还想干嘛……虚度了一千年的时光,不用穿纸尿裤,就该谢天谢地,以后就叫牙签!”

诛仙剑泪流满面,怒不可遏地凝出一道剑气,“老子和你拼了……”

程伟厉声喝道,“别胡闹,悉达多本尊快到了,大势至前世遗蜕在西边,先找到再说,已经化形的全部滚蛋,耽搁的太久,佛光都被康巴秦峰占了,可能不太够。”

水娘娘、夔牛等异兽抛下最后一丝香火情,肆无忌惮吞噬佛光,绝仙剑、诛仙剑则联袂向西掠去。

中年男子所化佛光渐无声息,天空明朗起来,冰川稳固,山还是山,雪水已成冰。

陷、戮、小、三剑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一一化形,有了诛仙剑做前车之鉴,他们并无太多彷徨,追着绝仙剑的影子西去。

佛光彻底消失,乌云散去,天地霍然开朗,阳光莅临康巴秦峰,山顶上的十来人,形形色色,或多或少留下了一丝原来的样子,水娘娘最为明显,一双牛角赫然在目,为美艳容颜增添几许异域风情,她异常恼怒,“你故意的?”

程伟没好气地道,“我要有这本事,娘娘敢这样说话?先前犹犹豫豫,现在木已成舟,怪的了谁……”

水娘娘横眉怒目,“老娘捅了个这么大的篓子,你想不认账?”

程伟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只要元始天尊他老人家舍得身上的肉,娘娘就能心想事成。”

水娘娘想了想道,“你不会晃点我吧……灵宝天尊的可以吗?老君的也行?”

程伟朝着众人摊了摊手,“这话我可不敢说,诸位该出的力出了,该受的也受了,大家好聚好散。”

夔牛看着一双牛蹄,猛地一咬牙,“三位天尊肯定不行,神荼怎么样?”

程伟意味深长地道,“神荼不找事,我绝不会对他出手。”

水娘娘翻了翻白眼,“你就直接说干掉悉达多不就好了,拐弯抹角……不像男人,相柳有眼无珠。”

程伟笑道,“我是跟元始天尊他老人家学的,不要脸的功夫,还不到家。”

水娘娘气结,还没来得及说话,绝仙剑的啸声就从远处传来,

“诸位自便!”程伟径直朝西掠去。

水娘娘冷冷的看着夔牛等人,“一群废物,瞻前顾后,好处都被山占走了,落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夔牛怒道,“是谁说的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

“敢这样跟老娘说话?”水娘纵身挥掌,“老娘让你去死……你死不死?”

“老子早受够了,今日一决胜负!”夔牛无畏无惧,伸出一双碍眼的牛蹄,“让你知道谁是公!谁是母!”

众人连忙挡在中间,七嘴八舌道:

“两位大人息怒,咱们这样走出去,会受人白眼,外形一定要尽善尽美。”

“想要搞定悉达多……近乎不可能,咱们可以替玄始帝君牵制文殊、普贤等人。”

“对!对!对!就这样,悉达多少根胳膊……就够我们用了。”

“问题是……玄始帝君领情吗?不会两边通吃吧?”

“人家都让你自便了,你不走,还担心人家通吃?”

“好……干了,请两位大人带头!”

“水娘娘美貌绝伦,文殊、普贤等人肯定会见色起心,咱们替天行道,绝对没错!三界都能交待过去。”

“康巴秦峰受此滋润,可比五岳,弃之不理,太过可惜。”

“这是悉达多的道场,又是玄始帝君的战利品,怕是轮不到我们……”

“悉达若是不幸归虚,玄始帝君肯定会投桃报李,这地方盖座玉虚别院……再好不过。”

“听说白象和九头狮去了丰都,咱们要是能把他们拉过来,悉达多也能碰一碰。”

“都给老娘闭嘴!”水娘娘喝道,“一群乌合之众,没人带头就是一盘散沙,快过来拜见教主!”

四个光着屁股的小男孩,把白衣和松平正成团团围在中间,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撕衣的架势。

“没妈的孩子可怜啊……”程伟哭笑不得,暗骂自己糊涂,连忙取出几件登山服套在四人身上,“现在还不是敌人,有话好好说,怎么回事?”

“前面有点古怪,小娘们不让他俩过去。”诛仙剑说。

“做人就要有做人的礼貌,再这样胡乱称呼,她揍你,我是不会管的。”程伟边走边训,“等年过完了,就送你们四个去上学,特别是思想品德,体悟的不够深刻……就送你们去豫州鼎改造。”

百米之外,相柳、绝仙剑、嬴荡正围着一块冰川啧啧称奇。

程伟凝目看去,恍然大悟,朝着白衣招了招手,“过来,没事。”

一块十米长、五米宽的冰川里面,两个成年男子、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互相拥抱着,生命永远停留在彼此相遇的那刻,孩子的脸庞朝着天空,依稀就是松平正成的模样。

程伟看着大势至,摇头叹道,“你黑的不够彻底啊……念念不忘前事,并非一无可取之处。”

大势至泪流满面,对着冰川深深一揖,“终得圆满,再无牵挂。”

“圆满?”释迦牟尼沉声喝道,“赐尔等圆满!”

人未至,声先来,音爆如雷,皑皑群山似风中浮萍般轻微摇晃,雪崩、冰裂接二连三,一只佛掌疾速挥来,五指如山,掌纹如壑,囊括千里,避无可避。

天地静默,乾坤凝滞。

程伟想要将大势至扔进时间通道,结果连手都伸不进去,只好交给白衣,空手迎了上去,玄目、赤眸齐出,大道真言四起。

“天地纲纪群伦!”

神霄玉府化作雷城,自天而降,一路急坠,朝着佛掌砸去。

“万物自肃涤清!”

一群又一群的天鹅、斑头雁,沿着喜马拉雅山、山脉呼啸而来,雁过无痕,只留下一坨坨排泄物越过白云,点缀万丈佛掌,顷刻之间,金黄色的佛光黯然失色,佛掌只余千丈。

“人世务从严洁!”

两千里人世巅峰,突起狂风,倒卷冰雪,九根冰柱刺向苍穹,佛光寂灭,佛掌仅剩百丈。

“诸法伏退绝灭!”

雷城化为劫海,污泄染神,冰柱擎天,万物同声同,绝域如牢,困锁乌邪,佛掌原形毕露。

相柳挥动长尾斩断佛臂,五道剑光冲天而起,搅出漫天血雨,囊括千里的法相,瞬间寂灭。

尘世如潮,神异只是沧海一粟。

“再接一掌!”

释迦牟尼本尊凌空袭来,起左脚、相柳横坠百丈,抬右脚、绝仙剑砸入冰川,一击建功,他略过诛仙四剑,左掌抓向程伟,右手拍白衣。

程伟闪至白衣身前,玄目、赤眸离体悬空,脚下不动如山,口中言出如法,“善恶无报,乾坤有私。邪僧临世,斩否?”

释迦牟尼微微一笑,佛掌一左一右拍了上去,“帝君走好!”

程伟顶着血淋淋的眼眶,再问,“斩否?”

“当斩!”

男声突兀地响起,无喜无悲,佛掌停在了半空。

“当斩!”

这是女音。

天父地母,孕育乾坤。

“诛魔!”水娘娘再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自康巴秦峰一跃而下,化作一道流星射向释迦牟尼,一边解下玉颈上的铃铛,一边讨价还价,“干城章嘉五峰归我!”

程伟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又是一声怒喝,“回去!”

时光再次倒流,本已行动自如的释迦牟尼,重回凌空袭来的那一刻。

蛰伏已久的陆压,终于露出铮亮的獠牙,手中的钉头七箭书瞬间化剑,悄无声息的向释迦牟尼掠去。

陆压快,有人比他更快,他只是蛰伏了十分钟,有人却已蛰伏了四千年。

“挡我者死!”徐甲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面前,气贯长虹,自西而来。

而程伟……已耗尽最后一丝生命力,时光无情且无私,他的身躯不再挺拔,甚至没有佝偻的机会,尽管插入冻土的双脚开始虚化,上半身仍然义无反顾的扑向释迦牟尼。

白衣潸然泪下,大势至垂头轻诵,“阿弥陀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