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乾坤轮转 > 第四卷 岁月有情
第五十四章 先秦虎贲,汉武八服(一)
作者:夜半鬼读书  |  字数:3171  |  更新时间:2019-12-14 22:12:55 全文阅读

奉高宫。

赵恒、元始天尊一坐一立,不言不语,互相僵持,互不屈服。

过了许久,元始天尊忽然欠身作揖,打破死一般的沉寂,“玉清元始,见过陛下。”

赵恒脸上的冰山缓缓溶解,不动如山,“道长有礼了,请坐下说话。”

“老了!站着比坐着强。”

元始天尊一边来回踱步,一边盛赞,“陛下胆色过人,可与始皇、汉武、唐宗并肩。”

“道长是在说朕无礼?”赵恒嘴角微微上扬。

“陛下多心了,礼于老道这种年纪来说,是负担而不是尊崇。”元始天尊摇了摇头。

“道长所为何来?”赵恒直截了当。

“合则两利,分则两伤,贫道代三界而来,请陛下在百年之后,入主天庭。”元始天尊说。

“自封自尊?”赵恒似笑非笑,“始皇、汉武、唐宗,如今何在?”

“古不如今,陛下挽狂澜于即倒,当开历史先河!”元始天尊一脸挚诚。

“姬发呢?”赵恒问。

“始皇之前只有王,不可相提并论。”元始天尊说。

“朕无开疆拓土之功,只有些许安民之劳,不敢居始皇、汉武、唐宗之前,理应遵循故事。”赵恒不为所动。

“日子还长,陛下有的是时间去考虑。太祖、太宗虽然已赴轮回,但圣祖还在,亦可入主天庭。”元始天尊露出獠牙。

“水满则溢,月盈则亏。千古以来,从未有世家能得此等圆满,皇宋也不敢奢求此等尊荣。道长既已提及先祖庙号,怎可轻言太庙进出?”

赵恒暗道,果然是无利不起早,这便要扶持一个天庭儿皇帝出来?吃相太难看!昨夜,为祖改名,今夜,要帐的就上门了!

“陛下不要小看天庭之主,虽然不涉俗世,亦是千古之帝,与天地同春,与日月同辉,享万世供奉。”元始天尊又道。

“享尽三界两地尊荣,道长当之无愧,为何要舍己求人?”赵恒笑问。

“天庭重在沟通、协调、仲裁,然后才是惩戒,贫道主事三十六天,需要避嫌。”元始天尊说,“短时间内,此事无法成行,陛下无须急于做出决定。”

“道长深夜无法入睡,才四处闲逛?”赵恒冷笑。

“天下本无事,庸人扰之而烦耳。贫道深夜来访,专为三界正名。如陛下所见,自春秋嬴荡灭周以来,天下一分为二,一堵时光残影隔断山海界与人间。神、道、佛三教在山海界各辟一地,万物才有了可自归处……”元始天尊侃侃而谈。

“请问道长,人教何在?”赵恒出声打断。

“人教居冥地,三界主轮回。”元始天尊皱了皱眉。

“此事不妥!道长见朕,恭敬有礼,为何人教入了冥地,却要位于神道佛之下?”赵恒莫名火起。

“生为万物之灵,死则重入轮回,寂灭之后,还要时时供着?”元始天尊眯了眯眼。

“人死为大!道长亦是其中一员,何必自贬?”赵恒锋芒毕露。

“陛下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元始天尊神目如电,不怒自威。

“东巡以来,朕见过一日白骨,也见过瞬间白头,不是死人,又是什么?”赵恒微微一笑,嘴角泛起一丝嘲讽,“自道长踏入殿门的那刻,地上就多出些许白发,这里是人间,天人五衰,无人可避,何必要自欺欺人?”

“陛下好自为之!”元始天尊拂袖而走,跨过门槛时,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玄始帝君曾言,为至尊者、使人如沐春风,学至尊者、拒人于千里之外,朕今夜方悟其中深意。”赵恒尽展王者风范,以欢声笑语相送,“何不用点夜宵再走?”

元始天尊径直步出西门,不露半点声色,对着赵玄朗等人点了点头,正欲腾空远去,一道三尺粗的闪电忽然劈了下来。

鸡飞狗跳,伴有声声惨叫,赵玄朗等人结结实实的挨上一记劫雷,元始天尊独以身免,跃出雷光外,厉声喝道,“雷精敢尔?”

“能不能要点脸?”雷帝光着屁股盘坐于云端,奶声奶气地抱怨道,“我要是能降大道劫雷,天尊敢雷精长、雷精短的乱叫?”

雷帝叹了口气,挥手撒下一连串五行雷光,把元始天尊、赵玄朗等人罩在其中,这才委委屈屈地道,“为了证明我的清白,请天尊亲自鉴定真假!”

“孽畜!”元始天尊勃然大怒,逆雷光上行,左手暴涨千丈直击雷帝。

一道剑光瞬息而至,先破法相,再下斩,白雪惊起,有如花落。

一面黑旗翻越崇山峻岭,飞沙走石,气吞万里如虎。

广成子、道行天尊、文殊、普贤等人纷纷祭出法宝,疾速掠向奉高宫。

蓐收、释迦牟尼分别以法相显圣,堵住东西两头。

惊雷如海。

神光乍现。

夜色支离破碎。

绝仙剑截断袭向雷帝的法相,刚准备试着捅元始天尊一剑,却被程伟喝住“落地!”

群山之巅突起霞光,四道凌厉的白练肆虐其中,哀嚎遍野,血洒长空。

蓐收、释迦牟尼闪电般跃出,循着两道白光追去。

蒿里山,森罗殿。

程伟看着柴荣道,“你是三军统帅,不用冲锋陷阵,稳住这二十万阴兵不散,此战就立于不败之地。他们是秦军!不是拿钱卖命的五代私兵!”

他又冲着东岳大帝点了点头,“蓐收就拜托金兄了,只需护住八服剑不失!”

两人一前一后冲向夜空,柴荣一声‘得罪’以狰为骑,领着二十万阴兵,缓缓向奉高城移动。

青华大帝率众拦住去路,“请世宗止步,二十万阴兵就此赴轮回,才是人间正道。”

柴荣毫不犹豫的拔剑指天,“兵乃先秦虎贲,剑乃汉武八服,请救苦天尊赐教!”

狰教主已经决定一条路走到黑,呲牙道,“天尊三思而后行,九头狮本来还活着……”

青华大帝祭起拂尘,打断狰教主的喋喋不休,口中喝道,“世宗不进,贫道不动。”

柴荣以啸声回应,“向前!”

滚滚铁流东进,秦腔四起。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赤眸如箭离弦,射向天边圆月。

黑气成龙,程伟肆意长啸,浩浩荡荡的引领滔滔血海,“宰了救苦天尊!冥帝之诺依然有效,一纸诏书而已,他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绝仙剑化作一道流光划过山野,挥出剑气千丈,完完全全的把救苦天尊一行人罩入其中,群星失色。

鬼神齐震,三界两地什么时候出过这等巾帼?

嬴荡接过万应塔直取释迦牟尼,东岳大帝手执八服剑力战蓐收。

泰山全面开花,冬夜变的多姿多彩,寒意却越来越深。

“此战因我而起?”封禅大礼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王旦入住奉高城县衙,此刻,他执笔看着窗外发呆,案桌上的宣纸散落一地,“天雷?劈着谁了?神不容于天地,才有此劫?这就是丁谓让老夫试一试的原因?”

异象漫天遍野,鬼神各显神通,奉高宫内的赵恒喃喃自语道,“始皇、汉武、玄宗……泰山封禅都经历过这些事?”

无人能答,惟有张景宗硬着头皮拍马屁,“陛下乃千古圣君……与众不同。”

赵恒摇头苦笑,“景宗这么会说话,他们要是看上你了怎么办?”

张景宗战战兢兢地道,“陛下早晚入主天庭,但愿奴婢死后,亦能随侍左右。”

赵恒有点伤感地道,“他们身边哪有亲近人?”

“咦?”张景宗岔开话题,“始皇陵的秦军怎么举柴旗?”

“那是周世宗!”赵恒轻轻一叹,“传诏吧,怎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英魂再为人间流血!”

释迦牟尼以追光逐影之速,紧紧缀着一双赤目不放,单手接住嬴荡如潮攻势,仍是游刃有余。

东岳大帝面对蓐收全无招架之力,只能游走缠斗,把后世太祖那一套十六字方针演绎的淋漓尽致。蓐收一直摸不透他的根脚,又顾及着力战元始天尊的程伟,没敢下死手。两人都像是应付差事一样,应付着彼此。

绝仙剑是修罗场上最为闪耀的一束光芒,一剑破万法,青华大帝硬接一剑,差点魂飞魄散,瞬间远遁至百里之外,再也没敢露头,留下一地的眼珠子乱滚。

程伟最为凄惨,黑气成龙,本有三首,此时已去其二,遍体鳞伤,若不是绝仙剑在外围策应,早已溃散。

三万禁军环卫奉高宫,十里营帐成城,纵使惊变近在眼前,仍是异常安静。

既无喧嚣,也无轻语,只有一阵阵粗重的呼吸声说明,这一刻,无人安睡。

中军大营主帐,各军都虞候伏地待命,行宫都部署马知节授旗号令,“出帐者斩!声势过弱、参差不齐者、降为厢军,戍边鄜延路。”

告诫之音,首先在中军大营响起,随后传至四方,吹角连营,嘶吼震天。

“凡天下人死亡,非小事也。壹死,终古不得复见天地日月也,脉骨成涂土。死命,重事也。人居天地之间,人人得壹生,不得重生。得再生者,是为天地之大私。”

泰山忽然活了过来,似重剑无锋,傲然屹立,幽远深邃,上可通天,下不见底。

三千多年的礼拜、祭祀,结出累累硕果。

是收,非予。

弹指一挥间,永生寂灭,红颜化枯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