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乾坤轮转 > 第四卷 岁月有情
第二十九章 赵恒寻因,遗孤问天。
作者:夜半鬼读书  |  字数:3201  |  更新时间:2019-11-19 19:14:32 全文阅读

福宁殿。

赵恒根本无法入睡,一辈子的惊吓仿佛都积攒到了今夜,无论是登基时的宫闱惊变,还是澶渊之盟时的刀兵之险,都没有这般无助过。

绝仙剑清脆的话语仍在他耳边回荡:春秋一战,秦武王据三路之地尚能诛除神异,陛下因何惧之?有史以来,神灵俱为人间天子册封,可敬之、封之,唯独不可信之、由之。否则,神来治世,岂不是更好?

刘美人的心情则完全相左,喜极而泣道,“苍天有眼,陛下两年内必有子嗣降临。”

赵恒回过神来,忍不住红了脸,“关天什么事?还得靠朕辛勤耕耘。”

刘美人拭去眼角的泪水,又道,“那人口中所诵‘人人得一生、不得再生’可是选自太平经?”

“太平经应该只是记述前人所言,并非原始出处。”赵恒微微点头,“朕明白娥娘的意思。”

“那个朱自英就这样算了?”刘美人问。

“还能怎样?抢回来交由大理寺法办?”赵恒叹道,“那样的话,难堵悠悠众口。”

“不知那女子所言,几分为真、几分为假。”刘美人说。

“无论真假,朕都不会偏听偏信!”赵恒咬牙道。

“王钦若也不干净。”刘美人又说。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赵恒叹道,“朕亦有错,人无完人,取其能用之处即可,若朝堂之上全是寇准、孙奭,这个皇帝当着有什么意思?”

“京城这些异人怎么办,任其滞留?那人能以上古所言压制黄泉来客,禁军能否习之?”刘美人问。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们为了泰山封禅而来,求的就是朕一纸诏书,不达目的不会罢休,只有这样才能名正言顺的纳入天地正统之中,配享人间祭祀。得民心者得天下,神佛亦不能免俗。”赵恒微微摇头,“请神容易送神难,有了朕今日窘迫,泰山封禅恐成绝响,再无帝王因循之。还是要见见那人,朕才心安,他不愿进宫,朕就出宫一会!”

“陛下若想出宫见他,潘惟吉须先行。”刘美人又说。

“嗯,娥娘所言在理。”赵恒朗声道,“景宗、继宗进来。”

见礼之后,蓝继宗垂手侧立,张景宗先行奏报,“启禀陛下,犯禁者未踏足皇城半步,已自行退去,殿前司、侍卫亲军司遵诏并未阻止,那少女只是在宣德门外站了一小会,便拖着朱自英往相国寺去了。”

“就这样?”赵恒问。

“那少女说……她很生气,禁军连箭都不敢放,怎能护卫江山社稷?”蓝继宗汗颜道,“奴婢并未出城,御街之事请陛下垂询继宗。”

“真是少女?”纵然赵恒愁绪满腹,也不禁莞尔。

“启禀陛下,不止是少女,而且秀美绝伦、无半点青丝,给奴婢的感觉……完全就是一把剑。”蓝继宗说。

“都是朕招来的!”赵恒摇头苦笑。

“倒不见得如此,少女一方更像是开封府衙役,来去自由。另外一方似乎不能多待,无论是韩显符宅院的骑狮道人,还是御街逾制幻象,均处处受制。少女一方轻吟太平经那段节选时,奴婢亲眼看见逾制幻象加速溃散。”蓝继宗想了想又道,“奴婢觉得……若是禁军齐诵,效果会更好。”

“若是朕也念上一段……”赵恒心念如电,边思索边道,“会不会有奇效?”

“陛下乃万金之体,不宜亲涉此事。”蓝继宗说,“杨亿杨学士昨日午间至入夜,一直待在白樊楼,一男一女与其同行。开封府李大人所录东十字大街异象证言,奴婢已经参详过了,那妇人若是彭尚义之妻呼延氏,肯定就是与杨学士同行之人。奴婢推断,杨学士三人自白樊楼分别之后,那两人才遇上布袋和尚。”

“有这个和尚?”赵恒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是有这个和尚,传其为两浙路明州奉化人,若是活着的话,应在一百开外。”蓝继宗欲言又止。

“真是元俨请其入京?”赵恒问。

“事发时天色已晚,又涉及广陵郡王,奴婢暂未详查。”蓝继宗说。

“到此为止。”赵恒叹了口气道,“景宗去把周太祖、周世宗的起居注找来,继宗去秘阁看看先秦文献整理的怎么样了,有多少拿多少,不要惊动杜镐,让他好好休息。”

福宁殿再度恢复平静,刘美人煞有其事地道,“陛下可得当心,八弟如果做了和尚,岂不是国失栋梁?”

“事情得一样样的来,娥娘自己也说了,朕两年内有子,他想上天就上吧,只要不怕摔着。”赵恒笑了笑道,“让人传膳吧,马上早朝了,朕不想来回折腾了。”

“陛下一夜未睡,不如让王旦押班?”刘美人劝道。

“今日必须去,朕先眯一会,娥娘拟诏吧,让潘惟吉去资圣阁为先人祈福。”赵恒说。

皇城之内异常忙碌,资圣阁也不消停,绝仙剑在得知很可能会流落在外时,立马不干了,“烨烨不能没妈啊,为了人间我兢兢业业,要是不能回去,岂不是让人心寒?”

程伟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道,“把手机放下再说这话,没网抱着手机干嘛。”

“手机里面有烨烨的视频,不看心慌。”绝仙剑振振有辞,“这几天,我一边挖坟、一边洒扫,没功劳也有苦劳,只是玩玩手机大人就唠叨个不停……”

“打断朱自英四肢,让他爬回茅山,替赵恒求子,他还真敢想。”程伟说。

“九头狮怎么办?我正好缺头坐骑……”绝仙剑厚着脸皮问。

“只要你不怕救苦天尊找麻烦。”程伟笑了笑。

“那还是算了,又不能骑着上街。”绝仙剑悻悻地道。

“买顶假发带上,多在东京城转转,凡事冷眼旁观。”程伟又看了看东岳帝君,“体验世情的大好时机,金兄也别错过。”

“子嗣一事非同小可,你要上上心。”东岳帝君笑道,“至于弥勒,我从来没看透过他,也就无从置评,与虎谋皮是肯定的,当慎之又慎。”

“听说城西有草市,我去给大人买几个小娘子回来填房……”绝仙剑一溜烟似的跑了。

程伟登上顶楼时,已是寅中,仍在帐篷里窃窃私语的呼延氏母女连忙出来见礼。

“怎么还不睡?孩子受的了?”程伟皱了皱眉。

“她怕我走了,不肯睡。”呼延氏紧紧牵着女儿的手,舍不得放。

“知道心疼娘是好事,想好何去何从了?”程伟问。

“瑜儿想跟着我。”呼延氏怯生生地道,“大人会把我们母女俩送人吗?”

“别胡说八道,当心吓着孩子。”程伟拉着彭瑜的手,和蔼可亲地道,“跟着我走,以后就见不到你爹了,愿意吗?”

“能不能带上我爹?”彭瑜嘟着嘴。

“他不愿意和你娘在一起。”程伟有点心酸地道。

“那……我跟着娘。”彭瑜低头看着脚尖。

“孩子得先送回去,不然我和妖道没什么区别。”程伟说。

“妾身想陪瑜儿回去和彭尚义说清楚,可以吗?”呼延氏问。

“去吧。”程伟点点头, “跟着我走,以后也是自由身,不用事事相询。”

“妾身母女孤苦无依,不求自由,只求大人垂怜庇护,愿为奴为婢,换得一世平安。”呼延氏盈盈下拜。

“若有更好的去处,我会成全你们。”程伟忽然想到弥勒十日之约,这才是第一日。

辰时末,潘惟吉携长子潘承裕登资圣阁为先人祈福。他根本不想来,一来身体不佳,二来此事太过诡异,身为同六品的供备库使,有官阶无差遣,满朝文武都知道这把冷板凳,他潘惟吉会一直坐到老死。

偏偏今日清晨,入内内侍省都知张景宗携诏书、口谕亲至,意思只有一个,天子赵恒昨夜梦见发妻潘氏,恩诏潘惟吉登资圣阁为先人祈福。

“先人?谁是先人?从父潘美?庄怀皇后潘氏?总不至于是生父周世宗柴荣吧!”

潘惟吉有心拒绝,却无力拒绝,也不敢拒绝,后宫第一人亲至,纵然潘美在世,亦无法说出个不字。

资圣阁以检修之名暂时关闭,张景宗守在一楼大殿拉着慧仁闲聊,目送潘惟吉父子步步登高、蹒跚而去。

“时光荏苒,我们都老了啊!”张景宗感慨道。

“张都知身强力壮怎能言老?倒是贫僧最近心有余而力不足,想去天清寺养老,不知陛下能否恩准?”慧仁旁敲侧击。

“哦?有这回事?正旦过后,我一定向陛下提起,法师定能心想事成!”张景宗拍着胸脯保证。

“正旦啊,那还是算了。”

“不行!怎能让法师呕心沥血?这事我会记在心上。”

“寺内新制一批檀香,不光有提神醒脑之功效,还能驱虫驱蚊,黄昏时送一车到都知家,请岐国贤寿夫人试用,看看可有改进之处。”

“法师有心了,相国寺火的发紫,万万不能松手,别人可不会当这是玩笑话。”

行至三楼,潘惟吉扶着栏杆气喘吁吁,“歇一会,为父实在是走不动了。”

潘承裕俯身道,“我背爹爹上去。”

潘惟吉摇头,声若蚊呐,“急不如缓,让为父先思量思量陛下是何用意。”

潘承裕附耳轻语,“爹爹想多了,我家一无权势、二无钱财,无需如此麻烦,看这阵仗不一定是坏事。”

“苦了你,生在潘家成日提心吊胆的。”潘惟吉缓缓伏在潘承裕背上,“那就拜吧,为父也想问问佛牙,我家是有愧于天地?还有愧于万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