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问穹 > 人道渺渺
第二十二章 柳月璃的往事
作者:百事龙虾  |  字数:4115  |  更新时间:2019-09-23 18:05:24 全文阅读

砰!

恐怖的湮灭之力终于撞在了轩辕傲月的身上,那极致的毁灭之力,竟然是直接带着轩辕傲月飞了出去,就连玄墨也把控不住。

轩辕傲月的身上开始发出接连不断地爆炸,每听见一声声响,轩辕傲月的身上就要多上一处伤痕。

那恐怖的力量,竟然是能够在轩辕傲月这种玄升境的强者身上留下伤痕,当真恐怖如斯。

咻!

就在此时,玄墨的身形也暴射而出,以肉眼根本捕捉不到的速度朝着轩辕傲月不断地轰出拳头,那数不清的拳影,在瞬间爆发了开来。

阴魂·刑天,不止让玄墨的抗击打能力在短暂时间内提升,更是提升了玄墨的速度与爆发力,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玄墨凭借着玄化境六重天的实力,在刑天状态下,能够爆发出玄破境的速度,更是能够轻易地在一瞬间将自己的力量全部轰出。

这种场面足足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停了下来。

此刻的玄墨气喘吁吁,强撑着维持着刑天状态,显然是在等待着战斗的结果,因为刑天的反噬一旦显露出来,自己便会瞬间落败。

“心盘,心盘有反应了!”

此刻,阁楼之中突然传出了一道声音,那仙榜霸主的心盘,此刻开始疯狂地撼动了起来,而其上的轩辕傲月四字,正在慢慢地淡去。

“新的仙榜霸主产生了,仙榜第一,玄墨!”

阁楼之中传出了一道颤抖的声音。

“这小子,竟然真的做到了啊!”

“仙榜第一的新生,这下子,长老们可要高兴死了。”

而伴随着众人的议论,轩辕傲月的身体缓缓从空中落下。

玄墨见状,一个箭步冲出,将起扶住,而后两人一起依在了一旁的石柱之上,喘着粗气。

噗!

战斗的帷幕缓缓拉下,玄墨终于再也撑不住刑天状态,一口鲜血吐出,身体开始了剧烈的反噬,肉身上不断地有鲜血喷涌而出,肉身仿佛要瞬间炸裂开来。

而此时,柳月璃来到了玄墨的身旁,见状,连忙释放出了自己的源魂,天穹神鹿,而后神鹿前膝一伏,跪在了地上,鹿茸之上发出了青色的治愈之光。

柳月璃也双手放在玄墨的背上,不断地为玄墨治疗。

……

昊天洞府之内,

玄墨朦朦胧胧地睁开了惺忪的双眼,从床上坐起之后,不断地揉着自己的双眼,揉了好半天,才睁开了双眼。

“我怎么会在这里?”

玄墨看了看自己浑身的绷带,脑子很疼,想不起发生了什么。

“师弟你终于醒了,这一下子,让得姐姐照顾了你整整三个月啊,准备给姐姐什么补偿?”

柳月璃正端着一盆水走进了昊天洞府当中,要为玄墨再次清洗伤口。

“柳师姐,是你把我送回来的?”

玄墨也是不确定地说道。

“不然是谁把你送回来,又替你进行这三个月的疗伤的?”

柳月璃闻言,将木盆放在了桌子之上,看着玄墨没好气地说道。

“柳师姐,你这是为何?”

玄墨疑惑着挠了挠头,从第一天见面,柳月璃对他的态度,就与其他人不一样,这么一位高冷的冰山美人,却唯独对自己格外关照呢?

“玄小墨,那你又是为何要问师姐这个问题呢?是怕师姐对你居心不轨吗?还是在担心师姐?”

柳月璃的眼眸看向玄墨,想要从玄墨的双眸中看出什么,而从玄墨的眼中,柳月璃发现了玄墨并没有怀疑自己居心叵测,而是真诚地问道,于是莲步微移,来到了玄墨的床榻之上坐下。

“小墨,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柳月璃轻声地问道,语气中不再有着平时对于玄墨的挑逗之意,而是若隐若现地流露出了真情。

“嗯,柳师姐随心便好,玄墨没有意见。”

玄墨说道。

“小墨,你知道吗?柳师姐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有着一个跟你一般大的弟弟,他叫做柳墨。”

柳月璃在谈起往事之事,变得淡淡地神伤了起来。

柳墨,竟然同自己一样,名为墨吗?

玄墨惊讶道,似乎有些明白柳月璃的举动的意思了。

“我和小墨从小便父母双亡,流离失所,为了生计,什么脏活累活没干过,但我们两人并不觉得嫌弃,因为这样,还能让我们两人活下去,而且我们两人可以互相依靠,日子虽然苦,但还依旧算是勉强能够维持生活。”

玄墨闻言,心中不禁诧异道,没想到,柳月璃竟然还有着这样的过去,这简直和她在宗门内冰山女神的形象截然相反。

“是不是很诧异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柳月璃似乎是洞穿了玄墨心中所想,开口道,而后又不待玄墨开口,自顾自地说道。

“本来,我们姐弟一切都好好地,但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我们平静的生活。”

柳月璃话至此处,粉拳缓缓地攥紧,那张惊艳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怒意。

“有一日,我和小墨正在打扫陈家庭院,而此时摩诃玄突然破门而入,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陈家有一名长相极为出众的婢女,而后直接点名要找我,要我做他的贴身侍女,我岂会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断然拒绝了他。”

“也正是因为我的拒绝激怒了那高高在上的摩诃玄,摩诃玄一怒之下,便要采用强制手段将我带走,我与小墨无依无靠,陈家也根本不可能为了我们两个下人去得罪摩诃仙宫这种庞然大物,而后,为了保护我,小墨与摩诃玄展开了战斗。”

“可小墨哪里是摩诃玄的对手,不过三两招,摩诃玄便将小墨击败,摩诃玄那混蛋,将小墨踩在脚下,盛气凌人地看着我。”

“我怎么能让小墨因我而死?!”

柳月璃说道这里,略带哭腔,语气中充满了悲伤。

“于是我告诉摩诃玄,我同意做他的贴身侍女,但我要他放了小墨,小墨见状,为了不让我落入摩诃玄的手中,发动了源葬,想要与摩诃玄同归于尽。”

源葬,修炼者以自毁玄源为代价,爆发出超过自身三个大境界的恐怖力量,但在源葬结束后,修炼者的生命,将走到终点。

“可那摩诃玄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即便是小墨使出了源葬,仍然无法抗衡摩诃玄,而此时的我,已经万念俱灰,纵死,也不会让摩诃玄得逞,正准备自尽,万幸的是,云宗主正好云游到了那地,教训了一番摩诃玄后,带着我进入了飘渺仙宗。”

“可是,小墨,死了,他永远也不可能复活了。”

柳月璃说着说着泣不成声。

而玄墨听到此处,双拳也缓缓地攥紧,为了至亲而不惜自己,这种事,引起了玄墨深深的共鸣,那日在地牢也是如此,若不是因为我们太弱,又何必让音儿在那玄天皇室受苦两年。

“柳,师姐!”

玄墨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柳月璃,本欲开口,却一时语塞,自己似乎戳到了她的痛处,此刻只能将柳月璃搂在怀中,静静地等她平静下来,但玄墨此刻心中已经暗暗下定决心,他今生,绝对不会让柳月璃在受到一丝伤害。

玄墨就这样搂着柳月璃,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柳月璃终于也慢慢地平复了下来。

“玄墨师弟,你还打算占师姐便宜到什么时候?”

柳月璃的心情虽然已经平复,但是哭腔却还并未完全消失。

“柳师姐。”

玄墨见到柳月璃的心情终于渐渐平复了,出声道,两人相视无言。

“柳师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从今往后可以就把我当作你的弟弟,叫我小墨。”

玄墨开口道,这也许是玄墨能想到的唯一慰藉柳月璃的办法。

“小墨。”

柳月璃闻言,注视了玄墨许久,开口道,将玄墨紧紧地抱住。

柳月璃的身材有些高挑,一时之间,竟然是将玄墨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过了很久,柳月璃才松开了手。

“璃儿姐,我以后可以这样叫你吗?”

玄墨说道。

“嗯。”

柳月璃的头微点。

“不过,璃儿姐,那月霜是怎么回事?她是你的亲生妹妹吗?”

玄墨疑惑道。

“不是的,月霜是我来到宗门后才认的义妹,我们都居住在绮云峰之上,洞府又相邻得极近,因为她的年纪比我小一点,所以我便认她为妹妹了。”

闻言,玄墨才恍然大悟。

“怎么?你还吃了霜儿的醋不成?”

柳月璃打趣道,心里想到,小墨怕不是担心霜儿是自己的亲生妹妹,结果自己对霜儿比对他好吧。

“没有啦,璃儿姐你误会了。”

玄墨连忙澄清道。

“对了,小墨,不过一直跟着你的那妮子呢,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你该不会是把她扔在什么深山老林力里了吧。”

柳月璃假装嗔怒道。

“不是的,璃儿姐,音儿她,……”

玄墨花了几个时辰的时间,为柳月璃讲清楚了其中的来龙去脉。

“原来如此,那妮子竟然是太玄神殿的传承者吗?等她接受了传承,这三界里,可就鲜有人敢欺负你了啊,到时候,你可要好好保护姐姐啊。”

柳月璃说道。

“璃儿姐放心,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你欺负你了,所有欺负过你的人的债,我都要替你讨回来。”

玄墨毅然道,柳墨没有办到的事,让他来。

“好啊,那你要从谁讨起呢?欺负过姐姐的人可多了。”

柳月璃闻言,心中也是暖上了许多,而后嘟囔道。

“第一个,便是这摩诃玄!”

玄墨的眼中明显地露出了凶光,这摩诃玄又是想要染指苏云韵,又是欺负柳月璃,早已触碰到了玄墨的逆鳞。

“小墨,你想替姐姐讨回公道的心姐姐知道了,可是这摩诃玄,实力深不可测,你千万不能莽撞啊!”

柳月璃闻言,突然紧张道,她可是亲眼见识过摩诃玄的实力的,至今回忆起,仍然会因他的实力感到战栗,她不希望玄墨为了她自寻死路。

“那摩诃玄,很强?”

玄墨问道,据他所知,那三十六天的天榜霸主,似乎便是这摩诃玄,但是玄墨依旧对摩诃玄的强没有什么认识。

天榜同飘渺仙宗内的仙榜不同,只有年轻一辈能够上榜,三十六天所谓的年轻一辈,便是十八岁至半百之间的。

虽然摩诃玄是这天榜霸主,可实力未必就比轩辕傲月高啊!

“摩诃玄是天榜霸主这件事自不必说,但他今年不过三十七,实力已然踏入了玄破境,其拥有着无尽的潜力,不要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可以越级战斗,那摩诃玄,凭借着玄破境的实力,只用一招,便击杀了一名玄升境的强者。”

柳月璃说道,虽然玄墨也战胜了轩辕傲月,可那已经是玄墨尽了全力,还是背负着这么严重的代价的情况下,那摩诃玄,只不过是随意一击,便斩杀了那名玄升境强者,玄墨与摩诃玄之间,定然还是存在着极大的差距的。

“璃儿姐,你不用替我担心的,对了,我要先去一趟云上仙宫,可能要离开仙宫几日了。”

玄墨并没有放在心上,任他摩诃玄再强又如何,真阴第九剑,是玄墨现在最大的杀手锏,而那一招,即便是玄墨,也不敢轻易使出。

真阴第九剑,足足花了玄墨一个月的时间来领悟,而那,也是真阴剑法中真正的精髓之处。

凭借着真阴第九剑,玄墨不说能够战胜摩诃玄,但若说摩诃玄想杀他,却也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你这么快就要去云上仙宫找那苏姑娘了,也不多陪陪姐姐啊?”

柳月璃装作有些失落地说道,想看看玄墨会不会关心他。

“璃儿姐,我对云韵有愧,等我将事情处理完,一定回来陪璃儿姐。”

玄墨也是有些尴尬道,柳月璃与苏云韵,对于玄墨都很重要,玄墨不可能舍弃任何一方。

“好啦好啦,人家跟你开玩笑的看不出来吗?你姐又不是那种必须你时时刻刻陪在身边,不然就活不下去的人,你放心去吧。”

柳月璃闻言,扑哧地笑了出来,看来玄墨还是很在乎自己的,柳月璃需要的不过是玄墨的态度,仅此而已。

“那璃儿姐,我去了!”

玄墨说着,身形朝着远处的天穹暴射而出,朝着云幻天飞去。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