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后土颂 > 正文
40.祈灵之舞
作者:绿水绕青山  |  字数:2294  |  更新时间:2019-08-07 08:22:45 全文阅读

士磊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好像躲在非常温暖的的被窝里,全身舒畅至极,胸口和腹部有种麻痒微痛的感觉传来,神识检视灵台和神海没有什么损伤,士磊松了一口气,奇异的是,灵台之中,多了一滴翠绿色的液体,隔着黑白丸子和金火相对。

  士磊试图让神魂往灵台详看,但神魂在自已的灵台和神海间来回飘浮游荡,想让他停下来,却没有结果,试了几次也就没再理会,反正这种感觉挺玄妙的。

  这种玄妙的感觉持续了好久才完全安歇下来,运用内视功法对胸口和腹再仔细查看了一次,发现没有问题,便睁开眼睛。

  醒来后发现自已正泡在一个满是药浴的大鼎里,底部还生着火。

  “这是把我当食物煮啊!”

  “不扔进去煮怎么可能这么快好?才几天的时候就恢复如初了,你又欠我一次,赔偿翻倍,所以得先收利息。”水流花晃了手中的翠绿色手镯,其实她也很惊讶,按她的估计估计得在里面躺上半月才能完好如初。

  士磊更惊讶,看了看自已右腕空无一物,那只怎么都取不下来的衔尾蛇翠绿镯居然被水流花拿在手里把玩,看样子爱不释手。

  “怎么回事?我自己都拿不下来,她拿下来了!我的奇遇就是给别人做嫁衣!不成不成得忽悠回来才行。”这镯子很是奇异,虽然还没发现用途,但肯定不是凡物,再说好歹难得自己也奇遇一次,怎么可以便宜了别人,士磊决定把它忽悠回来。

  “嘀咕什么,告诉你别动歪心思啊。”水流花很警惕。

  “咳咳,其实这镯子是我娘亲交给,说以后看上那家的姑娘送与做定约之物,所以对我来说很重要,对你来说很普通的凡物,你就还给我,我找别的赔你。”士磊的脸皮跟他的防御一样厚,忽悠起来一点不脸红。

  “那你就说送出去好了。”水流花头也不抬,把镯子直接戴自己手腕上,别说戴上去比士磊好看多了。其实水流花也没看出这镯子有什么神奇之处,更不知道来历,只是看着就觉得喜欢而已。

  士磊那里知道女人要是看一样东西,那管你有用没用贵的便宜的,都想买了。

  “就一普通镯子你要了也没用啊!我拿回元丹和培神丹跟你换呗。”士磊掏出仅存的全部家当。

  “不要,这些东西我多的是,我就看上这镯子了,这样吧镯子归我了,看你那么穷我也不找你赔偿了,一笔勾销。”水流花举着右手露出白玉般的手臂对镯子越看越喜欢,连阴阳鱼的赔偿都不要了。

  “这个不合适吧,要是被人误会什么对你的清誉也不好是吧。”士磊还想继续努力下。

  “谁敢乱说?谁说宰了谁,我冰雪岭最恨这些长舌妇。”水流花瞪了一眼士磊,意思是你不说谁知道,你敢说我就宰了你。

  冰雪岭!四大名宗之一!怎么跑这来了?得罪不起得罪不起,再说也打不过人家啊。

  “咳咳,我也最讨厌这种人,被我听到我也揍他。”士磊决定放弃冶疗,“对了水师妹,冰雪岭离此遥远怎么会来这里。”

  “不是跟你说了嘛?来这里捉鱼的,没想到费了那么多心血被你一下子搞黄了。”水流花说到这事还是有些气愤。

  问这个干嘛?真是自找不快。

  “此事已了,水师妹,欲往何处去。”要是能顺路回宗就好,有个入圣的一起上路,速度能快不少。

  “又是一个双月夜,该回去了。”水流花望着天上的双水有点出神。

  六道世界五年一次双月。

  “我们冰雪岭,每逢双月夜就会举行祭月礼,跳祈灵舞,以求祖巫庇佑,也有亲元灵的作用。”水流花舒展身体,慢慢的在皎洁月光下翩翩起舞,水云流袖,衣带飘扬,舞资或快或慢,或收或展,有如跳动的精灵,赏心阅目之极,难怪先人有诗曰: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

  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

  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

  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

  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

  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

  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

  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士磊看着月下跳动的身影有点呆了,没想到这女暴龙还有如此温婉怡静的一面,反差也太大了吧!

  随着水流花的舞动,慢慢有水流随着她的双手舞动跳跃,真到最后水流仿佛有了自己意识一般随着水流花的舞姿跃动变化,最后完全变成一个水掌大小晶莹剔透的小人儿,跟着水流花一起飞跃舞动,单舞成了双舞。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水元仙灵!”士磊曾听熊导师说过,各种元灵会孕育出纯由元灵构成的元灵生物,称之为元仙灵。它们通智慧,性格亲善纯良,与世无争,只会接近性格纯洁又和这种元灵非常亲和的人。

  会和这种人平等的主动缔结契约,成为这人的守护仙灵,而得到这种仙灵的人,修行速度将是一日千里。

  “我了个去,跳个舞就收了一只仙灵,人比人气死。”士磊忍不住吐槽。

  而水流花已经停止跳舞,静静的立在原地,而那只水仙灵,围着她的身体围绕飞动,直到额头位置悬停片刻后,用自己的小脑袋触住水流花的额头。

  水蓝色的光芒由两人额头四散飘动而出,慢慢的布满整个小岛,而光芒中心两人已经完全被水蓝色的光笼罩,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几十息后光芒才慢慢消失不见。

  “她叫翠鸣,是我的仙灵。”水流花几乎是跳着蹦着跑到士磊面前,手里捧着一个小人。

  人身蛇尾,身体翠绿小额头有点像是滴上去的红印,身上服饰充全,身后离体有六翼透明小翅膀,眼曈碧绿。

  好可爱!

  为什么我觉得这小家伙长得像那只翠绿镯,扫了扫水流花的手腕发现还在,难道是我多心了?

  “你好。”士磊伸出一只小拇指跟她打招呼。

  “你好,我叫翠鸣。我怎么好像认识你?”翠鸣声音奶声奶气的可能因为身体小的原故。

  “可爱吧,可爱吧。”女孩子真是对可爱的东西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水流花闪着星星眼又一脸炫耀的表情问士磊。

  士磊被那双眼睛闪得受不了,一个指头把水流花的脸顶偏过去。

  “你认识我?我怎么觉得你像那只镯子。”士磊也很奇怪。

  “我就住在里面,但是好久了,我忘了是怎么住进去的。”翠鸣回答。

  “噗!”士磊被这话轰得内伤十级,然后打算跳水自尽。

  我的奇遇就是给别人送温暖当嫁衣的么,我各种方法都试遍了没用,为什么人家跳个舞就招出来了。

  好像我才是主角吧。

(七夕快乐,单身狗们还不快找女票男票,看什么小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