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后土颂 > 正文
1.爱种田的包子
作者:绿水绕青山  |  字数:2331  |  更新时间:2019-07-11 17:04:18 全文阅读

中土大陆其广亿万顷,壮丽雄伟,物产无双。

  西黍高山雪峰林立,其中有雪峰名唤碎天峰,因其像碎裂掉下来的天空故而得名,白天远远看去天山难辨,夜晚星月辉芒下闪耀神秘的蓝光,仿若星辰。

  碎天峰下又有一山,山名方正,形若其名方方正正,相传是上古巫祖镇压邪龙用的宝玺化成的大山所以又名宝玺山。

  方正山下方正村。村子不大也就百来户几百余人。皆以种田捕猎为。此时正是晚霞照归人之时。捕猎的,农忙的皆趁着晚霞往家赶,生怕晚归扰了夜神,或被山野精掠了去了。

  “娘,老爹,我回来了。”一肩扞锄头的少年一边推开自家的木栅门一边高喊,声音稚嫩又清亮。晚霞照射在身透出一股青铜色。经常在阳光下劳务才有的青铜色。少年名唤士磊小名包子。

  “包子,回来了啊。快洗洗手脚差不多可以吃饭了。”正室走出一个穿着粗布衣裳个子瘦小的女人,正是这少年包子的母亲谢氏。谢氏后面还跟着一个三四岁样子粉雕玉啄的小女孩。

  “哥哥。”小女孩看到少年就想跑过去要抱抱。

  “哎,小玉,脏脏。”包子用食指顶着自己妹妹的小脑袋。防止她蹭上自己身上的泥土。

  “乖,等哥哥洗干净先。”哄住自己的妹妹,包子转头去水井打水冲洗身上的泥土。冰凉的井水顺着身子冲下让包子感到无比的舒畅,仿佛一天的劳累随身上的泥土都一冲而光。找了块干布擦干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

  士磊:“来,小玉举高高啦。”抱住奔进怀里的妹妹,连续高举一点都不费劲。话说这包子少年气力着实不俗。

  “玉儿,你哥刚干完活就别拆腾你哥了。”谢氏看着这对儿女又是高兴又是心痛的。

  士磊抱着妹妹坐到简陋的饭桌前,桌子上摆着几样常见的农家小菜。

  劳累了一天正饥肠辘辘,拿起筷子就想大吃一顿,突然又停住了,:“娘,老爹呢?”

  “去找族长了,没事。先吃吧。玉儿现在三岁啦要自己吃饭了哦。”谢氏淡淡的应着。

  “又是为了我的事吧。都四年了老爹还不放弃啊。”士磊自己心里明悟,知道自豪老爹这个时候找族长为何事,“要我说啊,种田有什么不好的,自给自足,自由自在。”包子一边扒拉饭一边道。这种自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其实他喜欢的,并没有小小年纪就下田劳务而觉得苦更没埋怨,他对土地感到无比亲切。

  “傻孩子,下田能有什么出息,以后说个媳妇都难说。”谢氏一本正经的开始教育士磊,“不说别的,住大房子,吃香喝辣难道你不喜欢?”

  “喜欢是喜欢但也没有很喜欢啦。可有可无,皆是身外之物。”包子坚持。

  “唉,你跟你爹一样。都是一个倔脾气。说不过你们。等你爹回来你自己去跟你爹叨叨去。”谢氏无奈

  “你们母子说啥呢?”

  士磊母子正说着,门帘一动走进来一个高壮的汉子,手里还提着一块肉,刀眉虎目跟士磊样貌有七八分相像,行路生风。此人正是包子的父亲士石。

  “老爹。”

  “阿爹,我自己吃饭。”小玉儿举着粘着饭粒的手奶声奶气的忙着要表扬。

  “玉儿真历害,多吃点。”士石在旁坐下接过谢氏盛好的饭扒拉了几口饭接着道:“族长那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我就顺了他一块肉,就追我几条街。”

  “你知道他小气还拿人家肉,包子的事情办得怎么样?”谢氏责怪完提到正事。

  “能怎么样,飞狐皮都送出去他再不答应我把他的毛拔了。”士石喝了口水气势十足。

  “什么!老爹你把飞狐皮送了!那可是能换好几十亩上好的耕地呢!”士磊一激动把嘴里的饭都喷出来了。

  “就知道地,就知道地,年纪就么小就想当老地主啊!守着几亩地安安稳稳过一生?能有点进取心么?村口二狗子家的二丫去年就被巫祖选中了,山鸡变成凤凰。我不信我士石的儿子会比别人差。”士石一脸恨铁不成钢。

  “可是老爹,我都去五回了。”

  “五回怎么了,族长那儿子都去十回了。再说了,照你这个饭量下去家里的粮除去交府税的都快供不不起你吃了。”士石敲了敲装饭的盆子,“脸盆大的盆子一大半进了你肚子。还有半个月就是巫祖祭了,田地里的事先放放。把爹教给你的三崩拳练熟。”

  “好吧。都听您的。”士磊知道说服不了自己父亲,也没有再坚持。

  吃饱喝足,歇了会,开始走走三崩步来。三崩步其实就是三崩拳的配套拳步法,跟其他步法不同三崩步讲究猛,稳,重。士磊自五岁开始几乎是日覆日一日的练,但好像在巫祖祭中没啥作用。走完几遍三崩步,开始配合着打三崩拳,三崩何为三崩。一崩人,二崩地,三崩天,讲究直与重,其势如长枪大擑,相传练到极处能摧山断岳。士磊自己是不信的,摧摧村中央的老榕可能都有点悬,毕竟自己父亲练了二十多年了也就能和山上的莾熊争个不相上下。不过不信归不信,这是自家老爹吩咐下来的,总得认真做完。

  呯!呯!呯!拳头击破空气的声音连续响起。

  “好好,算是入了门了。今年巫祖祭可以多几分机会。”士石有点高兴,两年就能入门在他了解到的已经算是中等水平了。

  “老爹,听说被巫祖选中的都是居有巫祖血脉的传承者,被宗门选中修练上古仙术,就算是最差的也能腾云驾雾,强大的能引用天地元素战斗,是不是真的?”

  “这有什么,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一旦巫祖血脉完全觉醒能移山填海,断江截浪,能与日月同岁,开天辟地。现在知道爹为什么一直都想让你参加巫祖祭么?男子汉当怀远志,那怕求索无果也不枉一腔热血。不可不过人各有命,能被巫祖选中的少之又少,今年再不中,爹也该放弃了。”士石也是为了这个胸无大志只想耕田的儿子操碎了心当下借着这机会苦口婆心。

  “这么历害啊!听着倒是很不错的样子。”士磊听他父亲这么说倒是被挑起了心思。

  “老爹我会努力让飞狐皮不浪费的。”听士石说着说着有点落寂,士磊赶紧表态。

  “好了,爹知道你懂事,就是你这平淡不争的性子让爹担心啊。去洗洗脸睡觉吧。”

  士石对他儿子的性格很是担心,这种性格说好点就是淡泊名利,说不好听的就是不思进取,你不摧着他去做,他可能一辈子都愿意在山村里耕田打猎。

  “哦。”

  士磊并不知道他父亲还想了那么多,知应一声就跑去打水。刚提起桶,发现映在井中的月亮中央好像有什么东西,于是疑惑的抬头看了看月亮。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