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龙燮 > 正文
卷前
作者:睿风尘  |  字数:3084  |  更新时间:2019-07-11 18:29:34 全文阅读

元朝末年,群雄并起。

  任谁也想不到当年只占据集庆一带的朱元璋会脱颖而出,推翻元朝,自己做了皇帝。

  乱世,使原本就不稳定的江湖更是动荡。各大势力人才凋零。好在朱元璋虽然狠辣却也不失为一个好皇帝。在位四十年,才使得恢复了几许生机。

  可江湖上依旧不太平,不知何时起江湖上开始流传“当年与朱元璋逐鹿天下的徐寿辉在称帝之后大肆敛财,碰巧中寻得一处宝库。

  不论是武功绝技还是金银财宝,不尽其数。为了保存财富,徐寿辉命当时手下第一大将邹普胜,以其锻造手法用雪山寒铁铸了两把神兵为其钥匙。

  一为帝燮,一为龙麟决。”后来不论是陈友谅还是朱元璋都在寻找这两把神兵,但全都无功而反

  近期江湖上的不太平就是这帝燮引起。说是洞庭湖西三十里处的凌云山天兵阁,得了帝燮宝剑,一时间众势力蠢蠢欲动。

  一些二三流门派已然开始寻找盟友。而一些自诩名门正派的就等着从他们手上夺来,为的就是更显得名正言顺。

  八月秋分,凌云山上已然冒出些许寒意。临近中秋,天兵阁却无心布置。人人伐木垒石,为即将到来的风暴做些准备。

  这天兵阁为元朝创立,原是打铁铸器之地,经百年发展已然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势力。在凌云山创立主阁,后又增设东南西北四方守阁。阁主父子相传到洪武年间已经是四代传人历经种种磨难才得今日这般辉煌。

  夜半子时,打更的锣声刚起,凌云山下火光冲天。共计十三个门派千余人都聚集在此。锣声一起他们便冲上山去。

  等这他们的便是天兵阁了。北阁阁老向着远处火光一箭,只消一声弦响便少了一处火光。南阁阁老惊叹一声后道“:等这些杂碎进五百步内再放箭,三次过后再落滚石,只要占住地利,便有一线生机。”众人大喝一声“是”就拉弓搭箭,做好准备。

  半刻后双方已然打得难解难分,天兵阁虽占得地利,但奈何敌人众多,只能在阁内防守。而十三门派的人却处处留手,原因便是一旦攻破,彼此之间就互为敌人,不似天兵阁视死如归,双方之间好似形成默契,一直处在势均力敌之势。

  一场北风,凌乱中出了七位主事人,为首男子大喝一声“住手”镇住众人。见众人收手对着天兵阁方向拱手道:“碧波庄鹤风远求见邱阁主。”

  南阁阁老冷哼一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见阁主,老夫熊廷御来会会你。”鹤风远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脸色不悦道:“那就领教阁下高招。”抬手便是三颗柳钉。熊廷御也是不惊,袖口一甩,三枚隼羽翎便迎了上去,不偏不倚劈开柳钉之后直射鹤风远而去。

  众人心中一惊,殊不知天兵阁就是以各种兵器著称江湖,这隼羽翎便是天兵阁五大暗器之一,仅次于阁主使用的凤羽翎,其下还有鹤羽翎、雁羽翎和雀羽翎。

鹤风远俯首一跃提起家传鹤首剑刺去,熊廷御使得一口环首钢刀,对着鹤风远就是一砍。那鹤风远也不与他正面打斗,以碧波庄独立轻功鹤翔步辗转开来。

  十三门派另一头领黄敬之见状从袖中取出一包白色粉末,突然洒于熊廷御面目,一柄短枪当胸一刺,便要了熊廷御的性命。北阁阁老沐长风见熊廷御殒命,连发三箭,逼得鹤、黄二人后退数步。同时南、北阁老李星昊、孙裕仁出手,与那鹤、黄二人缠斗开来。

  但其余五人皆不是泛泛之辈,孙李二人虽配合默契,但始终不是七人对手,好在有沐长风呼应,才未出变数。

  天兵阁主邱元杰见此,也是痛心不已,悔恨自己没有及早出手。当下右手半转,一点金光逝过,众人未及反应那黄敬之便倒在血泊中。一阵风起,邱元杰来到鹤风远面前,对着胸口就是一掌,好在其余五人联手挡下才保住性命。

  邱元杰以一对三不落下风,其余阁老各对一人,打成一片。可是总有些变数,寒风中一人声起“老夫邱恒多谢诸位莅临。”

  似有魔力一般,淡淡片语飘出所有人都停下动作。以鹤风远为首的六人脸上尽是惊愕,不约而同退回人群之内。那邱恒又道:“今日南阁老惨死,老夫心中甚为痛苦,但你们也死一人,老夫不想再造杀孽,你们速速离去吧。”

  六人之中赵如龙生性放荡嚣张,虽心中忌惮嘴上却想占占便宜道了一声“老东西。”后竟直直倒向地面。众人定睛一看是一金色羽翎没于其眉心。不同于邱元杰的是,毫无间隔,且在众人有所防备的情况下,杀了一人。

  见状鹤风远立道“邱前辈勿恼,我等离去。”喝了一声“撤”后千余人在一刻之内了无踪影。

  那声音又起“元杰,清点伤亡后召开会议,执事往上全部入席。”

  天兵阁议事堂内,一位耄耋老者做于正首,左右坐着邱元杰等人,但都不敢言语,只等老者吩咐。待得一声鸡鸣,邱恒才似刚睡醒般道:“老夫早已风烛残年,禁不起这般折腾,都说说看,准备怎么办。”

  李星昊早就坐不住了道:“还能怎么办,熊老头都死了,别人我不管,这碧波庄我定要他鸡犬不留。”沐长风若有所思,开口道:“老李,此仇要报,但是还不到时候,天兵阁如今站在风口浪尖实在是不宜出手啊。”

  邱元杰接言:“沐阁老所言为实,但要解开现在千夫所指的局面只需一人即可。”

  邱恒眼中精光一闪道“何人?”邱元杰道:“汉阳镖局汪士星。”沐长风道“阁主所言可是汉阳镖局二当家人称徒手断金?”邱元杰道“不错,早在江湖上开始传言帝燮在天兵阁时,我就与他联系,却不成想他们来得这么快。”

  邱恒道:“汉阳镖局实力非凡,其当家祝殷正是少林的俗家弟子,金刚指力闻名江湖,又背靠少林是洞庭一带一等一的势力。与之结盟倒是不错的法子,但不知你用什么方法说服的?”

  邱元杰道:“汉阳镖局除了总局外,分局广布天下。我和他们承诺在一月内打造兵器三千,是在力不从心。

  沐长风听得此言也是心中一惊,纵是天兵阁这般以铸兵起家的势力要在短时间内铸造这么多兵器,也不免仓促,更何况天兵阁刚受敌袭。邱恒倒是宽心得很,道:“那行吧,事就由你来办。”

  邱元杰见父亲支持才略宽心,当下恢复阁主面貌,道:“即日起,集合天兵阁所有弟子,务必在一月之内完成。”沐长风等人“是。”

  邱元杰又道:“碧波庄以卵击石、不自量力命北阁弟子稍做休整,三日后由北、西二位阁老带领,直击碧波庄,取得鹤风远首级,但莫伤他人性命。功成,莫作停留,及返天兵阁。”沐、孙二人又道一声“得令。”

  待众人离去,邱元杰才瘫于椅背向邱恒道:“父亲,您既已出关,还是亲掌天兵阁吧,我实在力不从心。”

  邱恒无奈道:“元杰,为父是受外力所至,强行出关。不但修习功亏一篑,自己还被内力所伤,这也是为父不肯出面的原因。此次休养一日便得重新入关,恐怕半年之内不能突破,希望天兵阁能够顺利渡劫吧。”音落便消失于堂内。

  翌日,凌云山四方崖,邱元杰负手而立,其身后跟着一位少年,面如冠玉,气宇轩昂,一袭白衣,腰间倒插了一把折扇,脸上神色却严肃得很,他便是天兵阁一脉单传的天兵少主邱尚羽。只听邱元杰道:“羽儿,为保邱家血脉,你与宗家其他几位血亲分散隐匿。

  若汉阳的镖师令未出,万不可显露身份,你去找应天的鹿国潘让他带你去冶鬼谷学艺,三年后,我自会接你出来。”邱尚羽面容肃重想与父亲道别,却言不出几语,对着磕了三个响头,大步离去。

  汉阳,祝家。汪士星对正首的祝殷正道:“大哥,你怎么会让我接受邱家的联盟?我们何必趟这趟浑水?”祝殷正双目微闭,道:“眼下江湖动荡得频繁,这些年来,我们走镖得罪了不少山寨,我听到风声,不少黑道上的贼匪已然想要同盟了。

  汉阳镖局大抵是外来镖师,都是来混口饭吃的,倘若遭受劫难,断不能像天兵阁那般众志成城,而少林那边已经少有往来,除了恩师善成大师外,不会有别人记得我了。

  但邱家不一样,历经百年,其下大多是一二代阁主弟子及传人,上下一心实为可惧。实话说,我连那些兵器也没想要,提出条件不过想争些主动权罢了。”

  汪士星这才明白其中用意,道:“大哥高见,小弟受教。”祝殷正又道:“等天兵阁将兵器送来,你按原价送去银子,也不叫江湖人说我们贪蝇头小利。”汪士星道“是。”

  转眼一月已过,天兵阁不愧为铸兵世家。一月之内铸成全部兵器,不禁叫人感慨这天兵阁的实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