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地狱摄影师 > 风起云涌于上海
第二章 回家
作者:鬼缔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19-08-07 09:15:05 全文阅读

最可怕的不是金钱的驱使,权利的争夺,美色的诱惑,而是人心的反复。

  粉色宝马飞驰在公路上,离浦东机场越来越远,林诗雨终于放下心来,这次中东的旅行总体来说是完美的,除了回来的路上遇到那个忧郁的精神病,该死的,怎么又想到那个人,林诗雨本来渐渐转好的心情又变得很忧郁。

  “天不怕地不怕的林诗雨,也有怕的时候啊。”狐媚女人打趣道。

  “夏可儿。”林诗雨狠狠地瞪着开车的狐媚女人。

  狐媚女人叫夏可儿,是林诗雨最好的闺蜜和死党,更是四年的学友兼室友,两个人一直都很要好,相对于林诗雨喜欢的旅行和冒险,夏可儿更喜欢去酒吧这类地方,用她的话说:“我不是在酒吧里策马扬鞭,就是在我家的大床上拼死挣扎。”

  “嘿嘿,林大美女生气了?说说呗,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夏可儿对于林诗雨的恐吓不以为意,笑嘻嘻的说道。

  林诗雨显然已经习惯了这个闺蜜的性格,有些头疼的说道:“我都不认识他,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什么?你们都不认识就那啥了?”夏可儿尖叫了一声,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林诗雨一脸黑线,双手扶额,心中哀叹,我怎么有这样的闺蜜呢。

  看到一脸八卦的夏可儿,只得无奈的说道:“没有,我们是在飞机上偶遇的。”

  “然后你们就那啥了?”还没等林诗雨说完,夏可儿就一副恍然大悟的说道。

  “不说了。”林诗雨狠狠地道。

  对于这个闺蜜,林诗雨愈发的无语,什么都能往那啥上面想,每次旅行回来,她都喜欢问这问那,每次说下次旅游一定要带上她,可是每次旅行的时候,都说下次在一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好了,不逗你了,那个家伙看起来还蛮帅的嘛,尤其是那一头长发,看起来好潇洒啊。”夏可儿露出一脸的花痴表情。

  “他就是个神经病。”林诗雨狠狠地说道。

  不知道是因为被许铭浩发现她的偷窥还是其它的什么,林诗雨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本能地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又充满了诱惑,就像罂粟花一样。

  夏可儿看了一眼林诗雨,正经的说:“我刚才看到你们老板了,就是来接那个神经病的。”

  听到夏可儿的话,林诗雨一脸震惊,急忙问道:“你看清楚了?”

  “车牌512的奥迪A6,在上海也就李浩一家了吧,而且我觉得你说的那个神经病也不像神经病啊。”夏可儿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完了,完了,这次回去要被炒鱿鱼了。”林诗雨有些无语了,倒不是她有多在乎那份工作,而是单纯的喜欢化妆师这份职业而已。

  “怕什么,炒鱿鱼了,我养你啊。”夏可儿一脸坏笑道。

  林诗雨对于闺蜜的打趣,不再接话,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有些烦闷和疑惑。那个人怎么会认识自家老板的,本来李浩那么年轻就在上海拥有了自己的婚纱影楼,已经很不可思议了,那个家伙看着也不像一般人,而且这两个人还认识,想到这里林诗雨又有些忧郁了。

  .......

  三十分钟后。

  在一栋单身公寓的停车场,车子刚刚熄火,我就醒了过来,坐起来,打开车门,活动了一下身体,骨骼相互摩擦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声。

  李浩也走下车,去拿我的旅行包,一只手提了一下没有提起来,只好双手去提,才提了下来,对我说:“你这里面什么东西啊?这么沉。”

  “没什么,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旅行包随手拎了起来。

  李浩看完之后摇了摇头,走到电梯前面,打开了电梯,我跟着走了进去。

  “先回家洗漱一下,然后再去吃饭。”李浩按了五楼,然后对我说道。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电梯门开了,李浩率先走了出去,我抬头看了一眼电梯里的监控,然后也跟着走了出去。李浩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一边换鞋,一边说道:“一会儿想吃什么?”

  “随便什么都行。”我无所谓的说道。

  我跟着换了鞋,走了进去,很简单的房间,三室一厅两层的格局,进门就是客厅,两条沙发,一个茶几,茶几上摆放着茶具和几本时尚杂志,客厅后面是厨房,与厨房相邻的是一间卧室,旁边就是洗手间,洗手间旁边就是旋转楼梯,楼上还有两间卧室和一个书房。

  “啧啧,很小资啊。”我随手将旅行包丢在沙发上说道。

  “这可是我东拼西凑才买下来的,心疼了很久。”李浩有些无奈的说。

  “房子装修的不错,就是少了点什么。”我缓缓地说。

  “少了点什么?”李浩有些疑惑的问。

  “女人。”

  李浩不置可否,对我说道:“洗手间就在那,你先去洗漱一下,然后我们去吃饭。”

  我点点头,示意李浩去忙自己的,我习惯性的走到阳台,看着窗外的风景。

  李浩也没有跟我客气,就上了二楼去了书房。

  我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走到沙发前打开了旅行包,从里面拿出了换洗衣服,然后又拿出了几本在中国买不到的几套时尚杂志和几个盒子,放在了茶几上,拿起衣服就去了洗手间。

  当花洒打开的时候,冰冷的水流从头顶倾泻下来,飘逸的长发刹那间被打湿,浑身的肌肉瞬间紧绷,洗手间的镜子也慢慢被一层水汽慢慢的覆盖,只能依稀的在镜子中看到那消瘦赤裸的背影,在那结实的肌肉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恐怖伤疤,只是那景象一闪而逝,就被水雾彻底的覆盖了,仿佛是不想让任何人窥视一般。

  “这些书是给我的?”李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喜欢你就拿去,黑色的盒子是给你的礼物,大点的黑色盒子是给阿姨的,红色的是给阿哲的,粉色的是给小不点的,至于剩下的你看着办。”我在洗手间,一边冲洗着身体,一边说道。

  黑色盒子里面是一块瑞士手表和一把小巧的瑞士军刀,大点的黑色盒子里面摆满了密密麻麻的药品,都是治疗癌症的药物,至于其它盒子李浩没有打开,看到这些东西,李浩内心有些唏嘘,坐在沙发上楞楞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洗完澡,穿好衣服,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来说道:“吹风机在哪?头发长,弄起来有点麻烦。”

  听到我的话,李浩站起来,拿来了吹风机,让我坐下,一边给我吹着头发,一边说道:“阿哲,自从你走后,他就去了东北,平时都没怎么联系,也就是过年的时候来一次。”说到这,李浩有些伤感,也有些无奈。

  “阿哲是什么性子你还不了解,做事稳重,心思细腻,不用担心他。”我缓缓地说。

  当初在那个偏僻的山村,那个长的十分俊俏的少年,话语很少,做事却是最多的那个,当然背锅也是最多的,想到这些就不由的笑了起来。

  “嗯”

  李浩点点头,显然他也知道我说的是事实。

  “小不点,现在在上大二,年年都拿奖学金,而且还是被保送的北大,每次都跟我念叨你呢,听得我耳朵都快起茧子咯。”李浩半是宠溺半是自豪的说着。

  “嗯,小不点从小就聪明,也是我们几个里面读书最多的,她能被保送我不意外,如果不是保送我才意外呢。”

  我摸了摸干的差不多的头发,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李浩问道:“那么你呢?”

  李浩关了吹风机,缓缓地说道:“开了家小影楼,小打小闹,你小时候不就说最喜欢拍照吗?当初你走了,我们都很担心,我想着你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弄了家公司,虽然不大,但是不论什么时候,总是有一个退路不是吗。”

  我点点头,用手在重重的在李浩肩头拍了拍,说道:“这些年,你辛苦了。”

  李浩眼圈泛红,摇摇头,低头擦拭着滴落的泪花。

  “我记得你以前没这毛病啊,你什么时候跟小不点学的?”看到李浩的样子,我笑骂道。

  有些事,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有些人,不是说付出就能付出的,有些东西,不是说丢弃就能丢弃的。

  李浩有些委屈的撇撇嘴,没有说话,只是眼角噙满了笑意。

  “走吧,吃饭去,饿死我了。”我对李浩说着。

  兄弟之间,有些话,彼此心里明白就够了,说出来就矫情了。

  “吃什么?”李浩习惯性的问道。

  “我去,你是地主,你说了算,这习惯你的跟阿哲学学。”我有些无语的笑骂着。

  “好”李浩回复的也很干脆。

  “你还能不能吃辣?”

  “能”

  “吃不吃甜?”

  “吃”

  “西餐还是中餐?”

  “中餐”

  “川菜还是鲁菜还是粤菜还是东北?”

  “随便”

  “你选一个呗。”

  “川菜”

  “去新开的还是老字号?”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