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地狱摄影师 > 风起云涌于上海
第一章 回归
作者:鬼缔  |  字数:3088  |  更新时间:2019-08-07 09:09:57 全文阅读

在这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我们究竟在追求什么?金钱?权利?美女?还是生存?亦或者是其它什么,不得而知。

  一架从中东飞往中国的飞机上,经济舱靠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一身休闲服饰一头长发的消瘦男人,默默地看着窗外不断变幻的云层,深邃的黑色眼眸,熠熠生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这次的选择是不是对的。”男人喃喃自语着。

  突然,男人好像想起了什么,神色有些伤感和疲惫,骂了一声:“真是操蛋的人生。”

  在男人旁边坐着一个年约二十四五的一个年轻女人,一身黑色的职业装,正在看着手中的一份最新的时尚杂志,听到男人的叫骂声,好看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女人叫林诗雨,是一家影楼的化妆师,这次来中东是来旅行的,她很喜欢旅行,经常说的一句话:“如果你问我在哪里,我不是在旅行的路上就是在准备去旅行的路上”。

  从上飞机的时候,林诗雨就注意到,这个留着一头长发的消瘦男人,她发现这个男人一直在看着窗外,一直看到现在,仿佛窗外有什么旖旎风景一般。

  对于留长发的男人,林诗雨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她就是在影楼上班的,她也见过很多摄影师都喜欢留这种长发,说是艺术。只是大部分男人留这种长发都给人怪怪的感觉,不是显得很娘,就是很邋遢,或者是不伦不类的感觉,而身边这个男人,给人一种很忧郁的感觉,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让林诗雨忍不住偷偷地打量起来这个男人。

  黑色而又流畅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遮盖住了男人的面容,白色的T恤,白色的运动裤,一双不知名的白色运动鞋,慵懒的靠在座椅上,偶尔能从窗户的倒影中,看到男人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透着一丝伤感和忧郁,和周围人显得格格不入。

  “你在看什么?”突然男人转过头来,看看林诗雨笑意玩味道。

  “没...没看什么。”

  被发现了,林诗雨有些心虚,不敢看男人,立马低头看手上的杂志。

  男人没有说话,依然笑意玩味的看着林诗雨。

  林诗雨被看的愈发的尴尬,偷窥本来就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更何况还被人发现了,林诗雨耳根红了起来,林诗雨毕竟是全世界旅行的人了,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又抬起头转过脸看向男人问道:“那你又在看什么?”

  当林诗雨抬起头的时候,男人又转过头看向了窗外,听到林诗雨的话,男人低声说道:“不知道。”

  林诗雨无语了,这算什么啊,不知道你能看这么久?林诗雨看了一眼窗外,除了蓝天白云什么都没有,摇摇头不在多问,也没有去偷看男人,合上杂志,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长发男人转过头看了一眼林诗雨,又看了看她手上的杂志,就又转过头看向了窗外。

  ........

  我叫许铭浩,二十岁,出生在中国鄂西北的偏僻的山村,十五岁踏入社会,因为某些事,突然消失了五年,至于这五年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不愿去想,也不想去想,毕竟不是让人多么愉快的事情。

  “终于离开了那个该死的地方了。”我在心中喊了一句。

  对于刚才的插曲,我并没有过于在意,毕竟被人关注是件不错的事情,尤其是一位年前貌美的美女关注,更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离开了那个地方,在去看待周围的人和事情,发现他们是那么的可爱与单纯。

  想到这些我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突然感觉有一道目光在注视着我,回头看去,原来是刚才的美女,四目相对,发现她正一副看精神病的眼光在看着我,让我有些无语,心中不由的嘀咕:“我是精神病吗?我像精神病吗?”

  林诗雨刚才本来很尴尬的,只能假装睡觉,只是突然听到身旁这个男人突然笑了起来,感觉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壳有毛病哦,看个蓝天白云都能笑出来,该不是一个精神病吧,想到这,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挪了挪屁股,离这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家伙远点为好,万一这家伙暴起咬人怎么办,自己又打不过他,虽然自己是跆拳道黑带,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看到林诗雨的动作,我只得苦笑起来,本来美好的心情突然变得糟糕起来,任谁被当成精神病心情都不会好起来的。

  “各位乘客您们好,上海浦东机场已经到达,请各位乘客带好随身物品,准备离开飞机,感谢各位乘客的配合。”

  这时空姐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了出来,刚好缓解了两个人的尴尬,林诗雨悬起来的心,也随着飞机的降落而降落下来。

  飞机缓缓地停落在浦东机场,我背着一个大号的旅行包,跟着人群走出了机场,环顾四周,好多年没有回来了,发现一切变化好大,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忍不住闭起眼睛,呼吸着熟悉的空气,聆听着周围嘈杂而又亲切的声音,心中默默地说道:“我回来了。”

  林诗雨下了飞机,看到了那个家伙奇怪的举动,心里更加坚定这个人肯定是个神经病,而且还病得不轻,想到自己居然和一个精神病一起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林诗雨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快步离开了机场。

  林诗雨找到一辆粉色的宝马轿车,敲开车窗,从车内探出一张狐媚的脸,看到一脸紧张的林诗雨,不由得笑道:“怎么了我们的旅游达人,遇到神经病了?还是遇到色狼了?这么紧张,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林诗雨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放下东西说道:“没什么,走吧。”

  女人也没说什么,放下了梳妆盒,忍不住看了一眼浦东机场,看到了一个长发男人一步三晃的向自己这边走来,女人转过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林诗雨,发现这个号称跆拳道黑带的女人,一脸紧张的看着这个男人,心中不由的好奇起来。

  林诗雨看到我走了过来,连忙催促道:“快开车。”

  狐媚女人狐疑的看看缓缓走过来的我,又看看一脸紧张的林诗雨,不由的八卦起来:“诗雨,你们两个....”

  林诗雨仿佛没听到一般,继续催促道:“快开车。”

  “哦”狐媚女人应了一声,就熟练的发动车子。

  我从机场走出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看到她那紧张万分的表情,不由的又是一阵苦笑,我有那么恐怖吗?

  看到发动起来的粉色宝马,我没有理会,以后都不可能再见面了,想那么多干嘛,摇摇头,走到停靠在宝马车前的黑色奥迪A6旁边,车门打开,一个一身笔挺的西装的男人走了下来,看到我之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番说道:“耗子,五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

  “跟屁虫,五年,你倒是混的不错嘛”看着这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不由的撇撇嘴说道。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互相锤了对方一拳。

  “上车。”

  男人替我拉开了车门,我把旅行包丢到后排,坐到副驾驶,看着窗外的一切,有些楞楞出神。

  男人也跟着上了车,启动车子,然后说道:“终于舍得回来了。”

  男人叫李浩,现在是HT婚纱影楼的老板,也是我的发小之一,相对于其他人,他应该是我们几个里面混的最好的,也是最成功的的人了,一个二十出头的人在上海就拥有了自己的公司,而且还是白手起家,是多么的不容易。

  “是时候回来了。”我看着从旁边疾驰而去的粉色宝马说道。

  “接下来准备干嘛?”李浩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小心的开着车。

  直到看不到粉色宝马的身影才慵懒的说道:“没想过,也不想去想。”

  李浩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我没有回头,就知道他想说什么,继续说道:“放心,我不会瞎搞的。”

  听到我的话,在一个十字路口李浩停下车,还是不放心的问道:“真的?”

  我只好回过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真的。”

  李浩看了我一会儿,等到绿灯亮起的时候,又缓缓地启动车子,没有再说什么。

  我们虽然五年都没有见面,但是平时我们还是互相联系的,所以我对他现在拥有的一切并不好奇,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些年都是怎么一步步走过来,我也没有去问,同样的,他也没有问我这些年,都在哪,都在干嘛,只要彼此还联系着,就足够了。

  “先吃饭,还是先回家?”李浩问道。

  “随便”

  我又继续慵懒的窝在副驾驶上,不再看窗外的快速倒退的钢铁建筑和车流,缓缓地闭上眼睛,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了一会了。

  李浩本来还想说什么,看着我沉沉的睡着了,就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开着车,驶向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钢铁城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