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的女友是女皇 > 正文
第三章 害人害己
作者:孤独曙光  |  字数:4690  |  更新时间:2019-07-13 22:45:52 全文阅读

大门打开,几名负责运货和安装的工人抬着货物走了进来。

负责运货和安装的一共是四个人,看起来年纪都是三十出头,皮肤黝黑,其中为首的一人大家都叫他刘头。

正是之前在商场中那名工作装人员。

这时李玄才仔打量身前的刘头,这人身高足有一米八多,面容削瘦,皮肤黝黑,颧骨高耸,眼角处细纹丛生,看起来是常年风吹日晒的原因。

几人走了进来,李玄看着刘头的面容,心中微微不舒服。

箱子打开,李玄验证了下完好无损。

几人安装起来,刘头却并不跟着一起安装。

而是在屋内四处打量起来,一会翻翻那,一会看看这。

好像在寻找些什么。

李玄眉头一皱,刚要上前开口询问,这时运上来的一个纸箱忽然倾倒撞在墙上。

发出嘈杂的响声,却是李玄新买的冰箱。

这时卧室的门忽然打开了。

却是珞晓晓开门走出来,不过此时她的心情明显不太好。

珞晓晓气鼓鼓的打开门,俏脸含霜。明显是被这声音惊扰到了。

看到珞晓晓出来,顿时几人都被珞晓晓给惊艳到了。

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珞晓晓,挪不开了。

其中有胆大的竟然对着珞晓晓打了声口哨。

这下可把李玄吓到了,要是惹恼了珞晓晓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赶忙跑到卧室门口,对着珞晓晓俯身低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样才把珞晓晓哄回去。

在他转身的时候,刘头却是一脸喜色的看着他们,神情十分激动。

其他几人也是对视了一眼,眼中的神情有贪婪,还有其他一些神情。

不过对于这一切李玄一无所知。

倒是珞晓晓转身回到屋内,嘀咕一句“白痴”

她又不是傻瓜,自然看得出那几个人看她的眼神,这么赤裸裸,明目张胆他们几个也算是第一批了。

要是在以前,怕是这几人立刻就要被他劈成飞灰。

客厅内,几人终于将各种电器安装好。

期间几人没事就偷着看向卧室的方向,引的李玄阵阵不悦。

安装完毕几人离开。

“咔嚓 ”卧室门打开,珞晓晓走了出来。

“好臭”珞晓晓琼鼻微动,吐槽着。

此时正是夏天,窗户都开着,通风良好哪来的臭气。

李玄知道这是珞晓晓心中不悦。

电视打开李玄随便挑了个台看了起来,这时珞晓晓又来了兴趣,跟个好奇宝宝是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看着电视。

看了一会,李玄无聊随手又换了一个台,画面一转正好到了一部热播的韩剧,剧情还是老套路,不过演员的演技没得说。

两人看了一会,李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一个人来到阳台,掏出手机,看到显示屏上曾经无比熟悉的来电显示,李玄心中忽然颤动一下,一股难言的情感自心中涌出,散向四肢百骸。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酸涩。

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赵竟彤。手机的来电铃声不停的响着,李玄手指艰难的移到接听键上,手指颤抖着想要按下。

这时李玄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昨晚看到的那一幕,顿时整个人醒悟过来。

手指毫不犹豫的按到拒绝接听那里,而后转手把电话拉进黑名单,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回到客厅内,珞晓晓这时候抱着遥控器看着屏幕上催人泪下的韩剧,正看得津津有味。

看着屏幕上男女主角生离死别的爱情,李玄无奈的笑了一下

“唉,电视上都是骗人的,这世上哪有真情在,所谓背叛无非是背叛的筹码还不够多“李玄感叹。

某处,一名妙龄女子看着看着电话被拒,不甘心的再打过去。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请稍后再拨,电话另一头传来嘟嘟的声音”女子十分聪明,明白自己已经被拉黑了。

“你还真是变了呢!”声音幽幽在屋内回荡。

另一边,珞晓晓卧在沙发上,看的津津有味。

李玄一个人抱着手机,翻看新闻。

“咕嘟”响亮的声音响起。正在沉迷在电视剧中的珞晓晓也被吵到。

转头看向李玄,一脸疑惑。“这就尴尬了!”

“咳咳,抱歉,抱歉”李玄这时才发现已经到了下午,他午饭还没吃呢。

这时候再做已经来不及了,索性他拿起打开一款订餐APP,开始定起餐来。

“喂,你吃什么口味的饭菜”李玄不忘问珞晓晓喜欢吃什么。

“我不吃”珞晓晓说着,李玄现在忽然发现,好像珞晓晓真的不用吃饭。

随即他自己订了一份午餐,不一会晚餐送上来,他已经饿坏了,风卷残云般将午饭横扫一空。

饭后睡意渐浓,整个人直接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夜晚,珞晓晓一个人在卧室内,此刻她也遇到了问题。

“咕嘟”珞晓晓的小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她饿了!”

本来以她的体质,即便是几十日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她来到地球之后,体质就开始被这边的天地同化了,趋近于平常人,实力也是下降的厉害。

“我这是怎么了?”珞晓晓不解。这时她眉心一点嫣红的鲜血滴出,而后粉碎。

绚烂的霞光照耀整个房间,这是她运用自身一点精血来推算事情的起因结果。

“无数画面浮现,里面的情节走马观花一般,从她出生

梦中,李玄梦到自己并没有与女友分手,那一切不过是一场梦,两人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这时忽然画风一变,珞晓晓走了出来,依旧是初见时的一身宫装。

“李玄”珞晓晓看着李玄“你是我的仆人,怎么能跟别人结婚?”,说话间手中雷电缭绕。

“等等、、、”李玄瞬间头大如斗。

“噼啪”不等李玄解释,珞晓晓已经一招打出。

“啊、、、”李玄惨叫,忽然从梦中醒来。“唉,还好只是在做梦!”李玄心中庆幸。

这时他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珞晓晓竟然真的站在他身边。”手中电光缭绕。

“噼啪”李玄醒来忽然感觉浑身剧痛。

半晌过后,屋内的焦糊味渐渐散尽。

李玄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歪歪扭扭的倒在沙发上。

“为什么?”李玄心中悲愤,不带这样的,太欺负人了。

一边的珞晓晓也是气鼓鼓的,原来她半夜也饿了。

刚才她推算半天,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气的要命。

此刻又饿了,刚才李玄睡得跟猪一样,任凭她怎么摇晃也不醒。

最终她只能放大招了。

“饿了,做饭”珞晓晓轻飘飘的放下四个字。

“你不是不用吃饭嘛?”

“我想吃不行吗!”

此时已经是深夜,再想定什么已经不可能了,无奈李玄只得跑到厨房里面寻找食材自己动手。

李玄自幼独自生活,多年以来练的一手好厨艺,此时有心显摆一番。

一番忙活,屋内飘荡着菜肴的香气。没成想饭菜上桌,珞晓晓东夹一筷子,西夹一筷子。

“太咸了!”

“太油了!”

珞晓晓摇了摇头,把筷子放在桌上。

“重做”

“敲里嘛”李玄小声嘀咕一下,发泄心中不满。

“你说什么?” 珞晓晓耳朵灵巧的动了动,煞是可爱。

“哦,没什么,没什么”李玄赶忙摇头。

没成想珞晓晓追着问,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办法最后李玄只得胡编乱造,说敲里嘛的意思是,太棒了。

“哦”珞晓晓点了点头。

深夜李玄冥思苦想,终于想起来几道可能符合珞晓晓口味的菜。

看到珞晓晓点了点头,李玄顿时热泪盈眶。

“敲里嘛”他感叹着。

“用的到这么激动嘛?”珞晓晓看着一边兴奋不已,热泪盈眶的李玄十分不解。

不就是做了几道菜嘛,至于嘛。

“你不生气?”珞晓晓边吃边看向李玄。

李玄摇了摇头”还好了,毕竟你一个人刚到地球,我就勉为其难多包容下你吧”

“哦”珞晓晓听到李玄的回答没有再说话,只是看向他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那是一丝柔情。

珞晓晓吃完之后,自顾自的回到卧室,留下李玄一个人打理。

一切处理完毕,已经是后半夜一点了,小区内一片寂静。

李玄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就要进入梦乡“老天保佑,这位姑奶奶千万不要再提什么幺蛾子了”李玄心中祈祷。

卧室内,珞晓晓盘膝而坐,不断抽取天地之间的游离能量,可惜这方天地,灵气实在是太匮乏,任凭她如何抽取,也没法吸收到太多的灵气疗伤。

此时珞晓晓身体的状况十分糟糕,当日她灭杀李玄不成,反而遭遇到宇宙之间规则秩序的镇杀,实力大损,如今以她的实力不要说灭杀李玄,回到通玄界,就算先养好伤势,恐怕也不现实。

想到自己平日里也是天之骄子,如今却这么凄惨,珞晓晓心情大坏,尤其想到这一切都是屋外那个正在呼呼大睡的家伙造成的。

“到底该怎么办呢?”珞晓晓凝思苦想半天,直接动手灭杀李玄,那肯定不行,现在她实力大损,如果再对李玄强行出手,怕是上一秒出手,下一秒她就躺尸当场了,不过只要她不对李玄动杀招,立刻威胁他的生命,就不会被规则秩序灭杀,想到这里珞晓晓心中活泛起来。

毕竟之前她几次教训李玄,并没有引起反应,想必是当时威力太弱,她又并没有动杀机。

“就这么办”

终于她好像想到了什么长腿一迈,来到窗前,外面月光如同水银泻地倾泻在地上,圆润无暇。

珞晓晓伸出纤纤玉手,皓腕洁白无瑕,泛着微微白光,与照射进屋内的月光相映成辉。

“不错,正适合我炼剑”

五指伸开,虚空抓摄,双手在虚空之中划出道道玄奥的轨迹,此时的她宛如月中仙女,一头银发,无风自动,飘逸无边。丝丝月光凝聚成象,在她手掌之中一柄小剑逐渐成型。

虚空之中,月光不停的被吸取过来,汇聚到她手掌之中,珞晓晓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额头汗珠低落,显然这对她的消耗也极大。

最终这把月光凝聚成的宝剑终于成型,这把宝剑手掌大小,拇指般粗细,精巧无比,剑身银辉流转,滴溜溜的在空中旋转,散发着丝丝寒意。

“太阴落月剑” 珞晓晓心意一动,此剑立刻在她身边,左右飞旋,运转飞行无不如意。

这太阴落月剑,名声不显,论杀伐之力,远不如诸多神通霸道,所以名气不显,修习的人十分稀少。

珞晓晓也是无意之中在一本残破古籍上得到此剑的炼制方法,闲暇之余记下了练剑之法。

没想到今天正好派上用场,

这太阴落月剑汇聚太阴之精华凝聚而成,论杀伐威力却并不强悍,但有一样,却是独一无二。

此剑斩人,全凭剑身内的太阴之气冻结对方气血生机,行水磨之功,慢慢将对方气血生机湮灭,不漏一丝杀气。

被斩者要足足一个月后,才会生机衰败魂飞魄散。在这期间,被斩者,虽然气血生机逐渐败坏,却并不会立刻身死,等到威力爆发,想要救治也已经为时已晚。

“唉”珞晓晓看着悬浮在身边的太阴落月剑,叹了口气。

李玄盖了件外套独自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被珞晓晓折腾了一晚上,他是真的累了。

卧室门打开,一道纤细的身影飘逸而出。珞晓晓看着沙发上躺着的男子,

太阴落月剑就悬在李玄身上,只等珞晓晓心意一动,就会斩入李玄体内。

“自己这样干,是不是太过分了”珞晓晓心中有些不忍,毕竟自己到这个世界,吃他的,住他的,最后还要杀他。

迟疑了一会,珞晓晓银牙紧咬,下定决心。眼神中坚定无比“对不起了”

太阴落月剑化为一道流光就要撞进李玄体内。

“别,别,不要,不要,”

珞晓晓本来整个人就有些心虚,如今听到李玄的话语传来,顿时整个人一个踉跄,还以为已经被李玄发现了。

没想到说完这句话,李玄整个人一个翻身,又睡了过去,原来是梦话。

珞晓晓这才松了一口气。

“姑奶奶,遇到你可算我到了血霉了,不但天天被你打,还要给你做饭,这跟谁说理去啊”李玄梦中不知道梦到了什么。

珞晓晓听到李玄所说,心中愧疚之情更加浓厚。

她本来就是天之骄子,自出生以来,身份高贵无比,也不知道有多少年轻才俊变着法的讨好她。

可是无论那些人对她多么百般顺从,费尽心机。她都知道,这不过觊觎她的容貌,还有家世。

可是眼前的李玄不同,她能看出,李玄看她的眼中并没有情欲和贪婪。

这一犹豫,珞晓晓就有些心软了,连带着本来坚定对着李玄的太阴落月剑的剑尖也微微颤抖起来。

做了一番天人交战,珞晓晓最终长舒一口气。“我辈中人,以岁月为逆旅,与天地争锋,日月争辉,个人感情与之相比不值一提”珞晓晓双目睁合,再度睁开之时,心中已经没有一丝犹豫。

太阴落月剑直接化为一道流光,撞入李玄体内。

“咚”声音却并不是从李玄身中传来的。

珞晓晓眼睛睁大,满脸不可置信的模样。此时她脸上浮现出一丝寒意,本来洁白无瑕的肌肤,此时呈现出一丝青紫色。更糟糕的是,体内四肢百骸,几乎被一股侵入骨髓的寒意冻结,。

“怎么会这样?”罗晓晓满脸不敢相信。

太阴落月剑斩入李玄身上,可是承受伤害的确实她。

此时她体内一股惊人的寒潮爆发,迅速覆盖全身。一时间她整个人的灵魂几乎都要被冻结。

珞晓晓本能的提升体内能量,与之对抗。

两股力量在她体内对撞,轰然炸开。大量气血湮灭。

“噗”珞晓晓一口鲜血喷出。血液溅落在地上,瞬间凝结成冰。

她整个人倒在地上,浑身微微颤抖,刺骨的寒意夹杂着痛苦让珞晓晓恨不得立刻昏死过去。

孤独曙光
作者的话

收藏推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