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的女友是女皇 > 正文
第一章。 少女凶猛
作者:孤独曙光  |  字数:5136  |  更新时间:2019-08-27 06:48:25 全文阅读

深夜千云峰盘山高速上,一辆白色大众极速狂奔,坡度陡峭,弯道崎岖,车的主人却好像完全无视,在漆黑的夜幕中犹如一道白色闪电划破夜空。

车内一名年纪二十出头,五官清秀,面如冰霜的男子坐在驾驶位上,紧握方向盘。

他叫李玄,刚刚失恋! 李玄跟女友是在大学里面认识的,两人经常被外人称赞,郎才女貌。

毕业后大家都以为他们会走进婚姻的殿堂,事实上在今天以前,确切的说是今晚十点以前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今天是他女友赵竟彤从外地出差回来的日子。

李玄早早在微信上问她,要不要去接一下她。毕竟这么晚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人,并不安全。

赵竟彤在微信上说时间不早,就不用他来接站。她自己会打车回去。

李玄放心不下,还是决定开车去接她,路上还买了束鲜花放在车上。

谁知道到站之后,只见女友拎着皮包走了出来,黑色丝袜勾勒出修长的双腿,青春靓丽吸引着路人目光。

“彤彤”李玄怀抱鲜花,就要开口叫住她。

却见赵竟彤好像没看到他般,直接走向路边已经停好的一辆奥迪A6。

这时车门打开一名年纪约五十左右,保养得谊的中年人走了下来迎向她。

两人有说有笑的向汽车走去。

目睹这一刻的李玄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心好像被人揪了一下,说不出的难过。

赵竟彤大学毕业之后跟李玄一起来到东海市,她没有亲人在这里居住。李玄很清楚。

而且看到两人的模样,一定是熟人。

此时正值盛夏,李玄却仿佛身坠冰窖,浑身上下一片通凉。

不情,不甘,不愿,李玄心中只有一片深深的悲哀和不甘,

多年付出成为笑话,落得一片徒劳。

“难怪她不让我来接她,难怪她平时从不跟同事提起我?李玄心中冷若冰霜,眼前的情况在明白不过,赵竟彤背叛了他。

冷静几秒,李玄深深呼出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

走到两人面前

赵竟彤跟中年男子正在有说有笑的返回车内,看到面前突然出现的李玄。 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大眼睛充满不可置信和惊恐的神色。

整个人呆立当场。

“祝福的话我就不说了“李玄声音略微颤抖“多谢多年陪伴”说罢将手中鲜花塞进赵竟彤怀中转身离去。

只留下呆若木鸡的赵竟彤和她身边的中年男子。

“呼”李玄思绪拉回,心情难以平复。

将车之间开到路边,一个人沿着小路攀登而上。

月华如水,星光熠熠,今晚的天气十分不错。

李玄一个人坐在峰顶的草地上,仰望星空。

忽然地面剧烈波动起来。“地震了?”李玄第一个反应就是起身逃跑,没成想他刚站立起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黑暗的夜空中,忽然倾泻下湛蓝色的光幕,宛如一道天河悬挂。

光幕中一道旋涡浮现,无穷的蓝色彼岸花自漩涡中洒落,飘飘荡荡。

李玄伸手想要接住一朵蓝色彼岸花,可惜花朵碰到他的手就自然湮灭。丝丝蓝光渗入体内。

一缕淡淡的芬芳飘漾,让人沉迷。 “花开彼岸,两端相见”幽幽的声音传入正在李玄耳中声音清脆冰冷。

光幕中忽然一道纤细的身影划过,穿过旋涡落在地上。

她双足在距离地面还有一米的地方停下,仔细观察着四周。皱了皱琼鼻煞是可爱。“这里的空气好糟糕,灵气也好稀薄。”她心中吐槽。

“咦,这里有个人?”她看到了李玄,纤手一招就将李玄拉到身前五米处。

这面李玄还在观看漫天彼岸花雨的异像,就莫名其妙的被抓了过来。

刚看清眼前来人的情况,李玄脑袋中就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人!”李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面前的人美的令人窒息有些不现实。

眼前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一头银色的长发披散在脑后,完美无瑕的瓜子脸,额头眉心处一抹淡蓝点缀,眉眼几可入画,眼眸如星辰,皮肤犹如羊脂白玉,身穿一身宫装,衣炔飘飘,整个人看起来如同谪仙下凡。

李玄看到眼前的人,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这是在做梦!”

少女看着李玄这副模样,眉头微微一皱“好弱小的人”

李玄停了心中很不服气,但是看到眼前诡异的少女也不敢表现出来。

“外星人?异次元穿越?”李玄心中浮现出几个大大的问号。

少女刚要说话,忽然身上一件物品开始剧烈异变,那是一颗璀璨无比的天蓝色宝珠,不过此时它光芒大放,通体已经化为红色,从少女身上漂浮而起,浮在空中“”这是!”少女神情惊骇,而后震惊的看向李玄,眼神中充满不可置信的表情,李玄也被她这副表情吓了一跳。

“唉”少女幽幽叹息一声,身体神光浮动,通体生辉,纤纤玉指向宝珠,顿时宝珠上的红色光芒如同潮水般消退,滴溜溜的落回她的手中。她神色复杂的看着李玄。 “阻我成道的人就是他?” 她有些不太相信。

多日之前,她找水镜宗的掌教至尊,为自己卜算天机。

那一日水镜宗十二位王级高手一起出手,催动至宝卜算未来天机。

预测到未来一角。

“九劫连环,天劫引动人劫,人劫勾动命劫,情难,魔难,心难、、、、

三劫九难,环环相扣一起涌来,最终她度过,天劫,地劫,却死于心难之下。

后来任凭如何推算,她也是十死无生。

最终付出巨大代价,才推算出一线变数,可以化解心难。可是这一线变数并不在通玄界之中。

“这个人就是那一线变数?”珞晓晓心中惊诧。

毕竟面前的李玄,在她眼中可以说实力弱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当日推算自己会死在眼前的人手中,水镜之中曾经呈现出未来一角,当日劫云翻滚,她一身女帝装扮,身边霞光万丈,将所有劫难,灾变挡在体外,眼看着就要安然度过的时候,忽然自虚空之中,无尽黑水弥漫,滔滔如海浪,无边无垠,横无际涯,水中一人现身,气势吞吐日月,身躯犹如一座神炉,通体生辉,举手抬足之间绽放出无穷神光。

直接猛冲过来,一瞬间两人交手数万招。

最终她凤凰泣血一般悲鸣,随后彻底湮灭于天地之中。

这恐怖的一幕震惊众人,任凭大家如何推算也没法推算也没法推算出这人的来历。

只是此人出场之时,面目也完全隐去,想必定是与珞晓晓之前有天大的因果。

最后珞晓晓族内的老祖宗发话,倾尽珞家皇朝与水镜宗的全力实力,破开一条通道才将珞晓晓送了过来。

这颗宝珠名字叫做“天演珠” 里面封存里当日捕捉到的一丝气息,如果遇到那人宝珠便会示警,没成想自己刚到这里就遇到了!

“这是天助我也!”珞晓晓心中十分高兴,“咯咯咯”清脆的笑声如同脆珠玉盘,悦耳清脆,一脸喜色的按着李玄。

“小姐,你、、、”李玄十分惊讶。

眼前之人实力弱小无比,珞晓晓无论如何也没法将他与未来一角之中,那名击杀自己的强敌联系在一起。

这样的人,她举手抬足间就可以灭杀他千百次,心意一动就可以让他消失在天地之间再无一点痕迹。

她心中思略半天,“无论如何水镜的预测不会有错,趁他没成长起来,不如我就此将他灭杀在此,也省下诸多麻烦”

李玄此时则是还完全处于震惊之中,迷迷糊糊的,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大难临头。

这时珞晓晓忽然周身泛起无尽霞光,通体生辉,绚烂刺目,将这附近的整片夜空照亮的五彩斑斓。

一股股令人惊悸的气息爆发出来。

“这、、!”李玄心头巨大危机浮现,双腿瑟瑟发抖。

眼前的少女则是伸出纤纤玉指,隔空一点。

这一指内蕴藏的能量足可以将一座高山碾碎,此时她一指点向李玄已经是做了让他粉身碎骨的准备了,要是让她真的打中,李玄连神魂都留不下。

没成想就在她这一指点出的时候,虚空之中无穷秩序锁链浮现,如同狂涛一般席卷而来,对她镇压,整片世界都在针对她,要镇杀。

而她的攻击则是直接湮灭在虚空中。

“这是?”少女大惊失色,不知道为什么会遭遇这种情况。

不过危机关头,容不得她多想。 急忙运转体内能量,身周金色烈焰熊熊燃烧,一层金色护体光幕浮现。光幕上无数符文法咒流转,抵抗住虚空之中无穷秩序锁链的绞杀。

“我勒个去,这什么情况?”李玄早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回过神来,怪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跑开,好在他总算没被吓傻,还知道找到下山路径,没有慌不择路跑错地方。

深夜千云峰顶部,异像惊天,好在这里距离市区极远,倒也不会被人发现。

李玄跑到山下,找到自己的车辆,紧忙发动汽车就要离开。

忽然眼前一花,定睛一看,却是刚才所见的少女竟然出现在副驾驶位置,不过她的状态不太好,嘴角一抹殷红触目惊心,肌肤上银色光华纹路若隐若现,整个人气息十分虚弱。

“你受伤了?”李玄十分惊讶,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无法理解,更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要取自己性命。

此时珞晓晓情况也是十分糟糕,刚才她奋力对抗那些秩序锁链的镇杀,自身也受了十分严重的伤势,急需找个地方疗伤。

看着眼前的眼前的罪魁祸首,她心中十分郁闷,再看到对方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不过她还是制止住自己的冲动,天知道再对他出手,还会惹来什么攻击。

不过也不能看着眼前的李玄就这么离开。

沉吟片刻,珞晓晓终于想到一个好方法。

“你”少女指向李玄开口道“是我来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以后就当我的仆人吧”

“我”李玄指了指自己“当你的仆人?”

“我还没同意呢”李玄情绪有些激动。

少女摆了摆手“我珞晓晓身为元凰天朝的小公主,能成为我的仆人是你无上的荣光,虽然我知道你非常高兴,不过也不用这么激动。”

“我、、、”李玄有点无语“那个不是我是说、、!”这什么人啊,自说自话的水平倒是非常高。

不过看样子眼前的女子很不好惹,李玄决定还是暂时屈服。

夜晚李玄开着自己的白色大众回家,副驾驶上珞晓晓好奇的打量着这辆汽车。

“这头异兽是你养的?就是声音太大了!“珞晓晓十分好奇。

“哦!、、、、”李玄额头上一缕黑线飘过。

“异兽!”李玄看了看自己的汽车,想笑出声。

珞晓晓私下打量着外面,此时汽车已经驾驶进市区中,外界五光十色,灯红酒绿,此刻东海市夜生活刚开始。

作为华夏国号称魔都的东海市,可以说是最繁华的地方,夜色中整个城市褪去白天的喧嚣,迎来了夜里的另一番风情。

街边的随处可见的豪车美女,格外吸引人眼球,美女举手抬足间,露出大片雪白,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耀眼。

李玄将这一切收入眼中,十分惬意,虽然外面美女没法一亲芳泽,不过看一看也是好的,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赏心悦目。

倒是珞晓晓看到这一切,又看到李玄的神情,眼神中闪过一丝轻蔑。

“哼 ,蠢材,就知道贪图美色,你就没有一点别的追求吗?”!“珞晓晓琼鼻闷哼。

李玄摇了摇头,对不起我是俗人“食色性也,人之本色”

汽车一路开回李玄居住的小区,此时已经是深夜,夜深人静。

李玄倒也不怕珞晓晓的装扮太过吸人眼球,再说即便有人看到了估计也是以为她在cos仙女。

唯一不同的就是,她是在太漂亮了,美的不真实!

打开门,回到家中,李玄将珞晓晓请了进来,没办法谁让人家强呢。

“这就是我平日里住的地方,还行吧!”李玄献宝是的说道。

珞晓晓刚进门扫了下四周“这也太小了吧!”

平心而论,其实李玄这里不小,大概有六十平,平常他一个人住感觉正好。这间房间是典型的单身公寓,精装修,正适合李玄单人居住,比起其他地方的一些房子强多了。

可是对于珞晓晓来说就未免小了一些。“在天仙岛的时候,我的殿内寝宫,比这个房间大上万倍”

李玄面子上挂不住了 “那好,公主殿下请回天仙岛,走好不送”说罢就要伸手去推珞晓晓。

“你、、、、!”珞晓晓语塞,看到李玄要碰到她,急忙之下随手一扬一道清光打中李玄。

“噼啪”李玄身上响起炒豆子的声音,眼神涣散,体内剧痛他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事实上,刚才珞晓晓也吓了一跳,刚才她随手释放法术打了李玄一下,以为又要引起秩序锁链的镇杀,没想到四周却并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只要不是我对他用杀招,就不会引起秩序锁链的镇杀,这人果然与我有大因果。”珞晓晓天资聪颖,稍微一想就想明白其中的关窍。

珞晓晓悠然自得的躺在沙发上,李玄则是站在屋内,眼光悲愤。“太欺负人了!”刚才珞晓晓一道清光打中李玄,顿时李玄身体劈啪作响,如同炒豆子一般,痛苦不堪。

“你!、、、”李玄指着珞晓晓心中愤懑。

“我怎么了?”珞晓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想再试试?”说着作势又要动手“

“算了形式比人强?”李玄无奈,谁让自己打不过她呢。

深夜,李玄看着眼前的珞晓晓也是一个头大,屋内就一个卧室安排她在哪里比较好呢?。

思量了一番,李玄决定还是将珞晓晓安排在自己的卧室,至于自己现在沙发上凑合一晚。

一番柔声细语,可算将珞晓晓哄进去。李玄才得以喘一口气。

深夜月华如水,李玄一个人躺在客厅内的沙发上,柔和的月光如同水银般倾泻地面,也照在李玄的身上。

回想起今晚发生的一切,李玄已就感觉如同梦境一般。

“自己这是遇仙了?”李玄感觉感慨随后想打自己一巴掌“这也算遇仙,传说中的仙人有这么凶神恶煞,动不动就动手打人的嘛?”

不过她说的天玄岛,通玄界到底是哪里?李玄心中也十分好奇。

算了有机会再去问吧?

卧室内,珞晓晓脸色平静,无喜无悲。

“他就是我我要找的人?”珞晓晓心如思索,她想不明白,现在的李玄看起来孱弱无比,这片天地她也感受过灵气匮乏到极致,这样的天地怎么会培养出可以湮灭她的存在。

刚才的李玄她已经见到了,平平无常,这种人放在人堆里面都不会引起被人多看一样,实力更是弱小的可怜。

可是为什么水镜上的偈语会显示出那种情况?

可是水镜所展现出来的未来一角,绝不会有错。

“天心难测!”珞晓晓声音清幽,在屋内回荡。

手中青光一闪,一枚龙眼大小的红色丹药出现在手中,珞晓晓一口吞服而下。

屋外的李玄对此一无所知,他已经睡着了。

孤独曙光
作者的话

新书发布,求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