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步悟道 > 正文
第十六章 万乐坊
作者:南山不由人  |  字数:3314  |  更新时间:2019-07-12 23:41:57 全文阅读

朱雀坊华灯初上。

  今儿闻香楼早早地关门歇业,杜凤儿说今日会有贵客到来,青莲还纳闷呢,关上了门又哪来的贵客呢?

  青莲托着小脸,只听见外面轰隆隆地雷声大作,不一会儿便下起雨,心情莫名地低落下来,想着少爷怔怔地出了神。

  突然一阵敲门声。

  青莲一惊,顿时明白这便是杜凤儿所说的贵客,连忙开门,却见一身黑衣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明明是冒雨前来,衣服上却没有雨渍,戴着一顶大大的兜帽,露出精致的红唇,却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杜凤儿在何处?”出乎青莲意料,那声音竟沙哑得好似老人。

  “阿妈吩咐我了,我带您上楼!”

  黑衣女人默默地点头,却没有放下兜帽。青莲在前面走着,只觉得那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在她面前自己好似一张白纸,无所遁形,不由起了鸡皮疙瘩。

  “就是这儿了。”

  青莲将她送到了杜凤儿房前,一刻也不愿停留。

  那女人身上阴冷的气息让她害怕。

  黑衣女人望着青莲落荒而逃,鲜艳的红唇勾起,微微一笑。

  推门而入,先嗅见的是沉香屑的清香,浓雾从金兽的口中缓缓氤氲,杜凤儿屏息凝神,像是等待了许久。

  “你来了。”

  黑衣女人摘下自己的兜帽,只见大片的银白披散开来,那女子本是极美的容貌,头发却不知为何一片雪白,显得甚是苍老。

  “找你可不容易。”她微微一笑,坐到杜凤儿面前。

  杜凤儿望着她昔日的姐妹,惊讶的发现她竟老得如此之快,前后不过十年,她竟已两鬓斑白。

  “白珠,我已经安定下来了。”杜凤儿叹了一口气,缓缓吹着那杯早已凉透的碧螺春,神情竟有些落寞。

  “媚娘,我来不是为了劝你回去。”

  白珠回想起昔日那风华绝代的杜媚娘,如今却一身白素,头戴荆钗,只是个寻常妇人,不免唏嘘。

  “我是以朋友的身份来见你的。”

  “坊主难道不怪罪于我?”杜凤儿讶然道。

  “这都过去十年了。”白珠苦笑道,“更何况你这闻香楼每年都能给坊中提供数万白银,坊主早已睁眼不闻了。”

  “那你所来何事?”

  杜凤儿反而有些惊讶,她本以为白珠此番前来是为了劝她回坊,她曾与坊主约定,待到杜风长大成人便回坊赎罪,不料坊主早已不怪罪他了。

  白珠没有直接回答,饮了一口茶,蹙眉道:

  “这茶凉了。”

  “等你太久了。”

  白珠自然听得出这话中的深意,环顾一圈室内,讶然道:“那盆龙涎兰呢,算下来该有三十年了。”

  “被风儿那小子打碎了。”杜凤儿当时虽也有些心疼,但很快便释然。与杜风相比,一盆龙涎兰根本算不得什么。

  那本来就是为了稳固杜风周遭的灵气的,杜风去了上阳,自然也不必了。

  “你还真是老样子啊。”白珠笑了笑,“只可惜我们的清净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

  杜凤儿皱眉道:“什么意思?”

  白珠突然严肃道:”你可知道,通州沐家老祖去世的事情?”

  杜凤儿自然也有耳目,更何况她对小丫头的事儿本就上心,点头道:“确有此事,那又如何?”

  “你须知道,那老祖早就便步入先天境,延年益寿,又怎会一点征兆都没有,在九十岁便骤然暴毙!”

  “你是说,有人对沐家出手?”

杜凤儿下意识想到了江湖中擅长暗杀的势力,雁南楼。

  白珠摇摇头,低声道:“据坊主所说,那老祖,怕是接触到了古圣的境界!”

  杜凤儿心中骇然,口中却道:“这古圣不是传说吗?自太祖开国以来就再也未曾听闻有人步入古圣了。”

  “正是因为没人,这老祖做这第一人,你说,利弊何在?”

  杜凤儿何等聪慧,沐家本就是周朝数一数二的大家,一门七先天的武力足以和江湖中任何势力媲美。

  当今圣上重文抑武,对沐家本就不满,如若这老祖得以突破先天,绝对是圣上不愿看到的一幕。

  杜凤儿只觉得浑身冷汗,但这沐家究竟想要做什么?若沐家并无二心,对当今圣上又会如何看待呢?

  白珠叹道:“谁都不知道老祖暴毙的真相究竟是什么,那沐家自丧葬后一切如故,却对什么事也不上心,还禁止家中小辈出门。”

  杜凤儿心头一紧,失声道:“沐芊儿!”

  白珠奇怪地忘了杜凤儿一眼,不知道她怎会如此失态,点头道:“这沐芊儿我也有所耳闻,武道天资绝伦,但她从家中偷跑出来,沐家却也不上心,好像是不敢轻举妄动一般…”

  杜凤儿和白珠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圣上!”

  “怕是朝廷里已经有人对沐家出手了。”杜凤儿道。

  白珠点头道:“除了沐家外,还有一件事。”

  “传言老祖突破先天,本就奇怪,这都几百年未有古圣了!但近来却又多了几件奇怪事儿,各大门派的先天高手数突然增多,连坊中也平添了两位先天,要知道,坊主也不过是先天境啊!”

  “不日前,从西方来了几个喇嘛,向江湖中各大势力挑战,打伤无数弟子,竟无一例外是先天境!”

  “而据说那阐安寺,自渡寂坐化后,竟又多了一位砍柴僧,那砍柴僧把大佛烧了当柴,竟然大笑着步入先天境了!”

  杜凤儿早年习武,自然知道这先天高手的可贵,不由震惊道:“这是为何?”

  白珠摇摇头,道:“如今风云变幻,你若是无心干预,便在这小小的闻香楼中颐养天年,想必坊主也不会怪罪。”

  杜凤儿当年是何等风华绝代的人物!一柄长剑,一袭水袖,一曲水龙吟,纵是剑指峰的天骄也不得不拜倒在杜凤儿的石榴裙下,而今她的心中只装得下她的孩子,咬得嘴唇发白,竟不由点了点头。

  白珠见杜凤儿这模样,不由叹了口气,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杜凤儿说道:“你楼中方才开门,青衣的姑娘,叫什么名字?”

  “你说的是青莲,她怎么了?”杜凤儿讶然道。

  “杜媚娘啊杜媚娘,你可真是老眼昏花!这等良才美玉你竟然只让她当一个丫鬟,当真是暴殄天物!”

  白珠摇着头,痛惜道:“你难道看不出以这小妮子的根骨,柔中带刚,天生适合修行坊中的剑舞,你竟然只让她在你身旁端茶送水?”

  “我还以为何事,原来打得是我家丫鬟的主意。”杜凤儿冷笑道,“那又如何,这是我家风儿的丫鬟,我又无权做主。”

  “我且告诉你,以这妮子的资质,倘若坊主来了,拐都得把她拐回去。”白珠回以冷笑,“你就庆幸着我不告诉坊主吧!”

  杜凤儿自然知道,当初她买下这个水灵灵的丫头,一眼就看中了她体内那稀薄的灵气。

  要知道当今世道,哪怕是一丝灵气都是极其珍贵的,又何况这种先天受老天眷顾,体内自带灵气的人?

  杜凤儿也知道怀璧其罪,十年来并没有让青莲习武。以青莲的资质,倘若步入万乐坊,当上护法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不必多言了,青莲是不会去万乐坊的!”杜凤儿皱眉道。

  白珠嘿嘿一笑道:”这个你说了可不算!”

  只见一阵阴风,房门大开,还没过一会儿,白珠便重新出现在房里,手中攥着青莲那柔软的小手。

  青莲睡眼惺忪,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只见白珠慈眉善目地对着青莲柔道:”小家伙,你想不想习武啊?”

  青莲一脸茫然,望向杜凤儿,却见她捏住杯子的手都有些发白,脸上却不动声色,并没有出声。

  “习武有什么好处?”青莲好奇道。

  “习武,任何人都欺负不了你,只有你欺负别人!”白珠傲然道。

  “没有人欺负青莲,青莲也不愿欺负别人。”

  青莲摇摇头。

  “习武,你便可以成为人上人,再也不用当这端茶送水的丫鬟!”

  青莲再一次摇头道:

  “我不愿成为人上人,我只想当少爷的丫鬟。”

  一辈子。青莲攥紧衣角,暗道。

  白珠眼前一亮,心中有了定夺,笑道:

  “习武,你就可以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只见青莲茫然抬头,困惑道:

  “习武真的可以让青莲保护别人吗?”

  “当然。”

  “就连少爷都可以保护?”

  “当然!”

  只见青莲的小脸上充满了希冀,不自觉的望向杜凤儿,却见她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青莲从未见过杜凤儿如此憔悴的模样,只见她颓然地放下杯子,叹了口气,道:“白珠,你让我和她说两句吧。”

  白珠也叹了口气,退至门外,别上房门。

  青莲只觉得自己方才好像做了很对不起杜凤儿的事,眼里噙着泪花,不自觉叫道:“阿妈……”

  望着青莲,杜凤儿的眼中充满了怜爱,摸着青莲的脸,柔声道:“莲儿,你知道阿妈一直很疼你。”

  青莲用力地点头。

  “风儿要去上阳三个月,当今世道又这么乱,阿妈已经老了,护不了他了,阿妈有些累了。”

  杜凤儿闭上眼叹了口气,对青莲笑道:“青莲长大了,自己得照顾自己了。”

  青莲像是觉察到了什么,小脸上涕泗纵横,抱着杜凤儿哭道:“阿妈,青莲错了,青莲不想习武了,青莲不想离开闻香楼!”

  杜凤儿轻轻推开青莲,道:“你错了莲儿,你要习武,在这乱世,只有你先护住自己,你才护得了他人。”

  青莲抬起头,只见杜凤儿正怜爱地望着他,眼角闪烁泪光。

  以青莲的资质,让她去万乐坊,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青莲抱住杜凤儿猛地大哭起来,杜凤儿突然意识到这无论如何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女,她平日里的坚强总会让人忽视了她的年龄。她拍着青莲的肩膀,心中顿时生出愧疚之情。

  屋外雨声大作。

南山不由人
作者的话

本书已经签约,不会太监,请各位读者大大放心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