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月本无光之短篇小说集 > 《剑缘情阁系列》
剑缘(一)
作者:月本无光  |  字数:4966  |  更新时间:2019-07-29 21:45:20 全文阅读

由衷的感谢:

阿德兄 ! 败北兄! 事隔多年还将这篇对于我来说,意义深重的一段文字只字不漏的保存完好。

第一节:角逐

红日衔山;百鸟归林;暮色苍茫,大地顷刻间也变安静了些。

剑缘阁地处豫境白云山地带,此地草木浓荫,奇峰峻岭多不胜数。

孤剑云紧锁眉头盯着手中的长剑,脸上神色甚是难辩,寂落中夹杂着惆怅;惆怅中隐含着几许凄凉,此刻虽说不得心情败劣,但绝算不得舒朗。

他瞅了瞅对面不远处一红衣少女一眼,又转过头仰望着西北面峻峰之颠的一角楼阁,蓦然间笑了,笑得很开心、很洒脱、很无忌。

“此刻你还笑得出来?”红衣少女也转过头去,目光不再落在他身上,冷冷道。

“呵呵,不笑难道还哭不成?要知道堂堂男儿是落不得眼泪的,要不就会被人歧视的。”孤剑云洋洒着,抬眼看天,依旧笑道。

这红衣少女名叫五月,小名小雨,在剑缘情阁中可也算得上是顶尖人物,虽然平素之时显得天真无虑,纯似个小丫头,但真正做起事来,且比谁都老道、辣手得很,要不剑缘情阁副阁主叶子,也不会将劫杀孤剑云的任务交给她一个人来做。

“你真不该私下对叁剑染指的,明知这叁剑是我们剑缘阁的圣物,未经阿德阁主或叶子同意私自动用这镇阁之宝便是死罪,你且为什么还要去动?”

五月冷漠的言语中,约带遗憾的谴责起孤剑云来。

“剑缘阁的规矩我自然知道的,但有些事情也是由不得自己的。”

“你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想逃避责任?”

“我看你还是拿我的人头和叁剑回去见阁主、小叶子才对,不要多问。”

“你不想说?还是根本就没理由可说?”

孤剑云苦笑一声,淡淡道:“我看还是不要找理由说好,带酒没有?”

“酒?”

“不错,酒,咱们剑缘阁独有的断情酒。”

“有,不过不想给你。”

“呵呵,这么小气?”

“不是小气,一个快要死的人,有必要去糟蹋如此美酒么?”

“好吧,那就有劳你以后多多照顾蝉儿、欣儿了,这两个小丫头若不是阿德阁主给她们下了禁令,不许她们离开剑缘阁半步,真不知她们会闯出什么祸事来。盗用叁剑之事,我想现在还只有你和阁主、小叶子三人知道吧?”

“不错。”

“千万不要让残月兄、败北兄、南宫兄和怜雪兄他们知道。毕竟他们与我交情甚好,我怕因为我的事,而让他们与阿德阁主之间生出一些间隙。”

“我答应你。”说话间,五月的眼角已滚落出了一滴眼泪。她急忙低下头,不再去看孤剑云。

“呵呵,你的性格还是那样,外变看来冷漠、无情,但……好了,不说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也该走了。”说罢,孤剑云倒转手中的叁剑向自己的心脏刺去……

一道劲风袭来,留下的只不过是万物片刻间的凝固。

----------------------------靓丽的分割线-------------------------------------

第二章:美食

恬静的后院虽谈不上幽雅、阔致,且也是花卉满庭清香散发.左右排列着几间不大不小的房屋,房门则为南北而峙,想是卧宿之地.正门面朝日出之向,房门独为一扇,门顶挂有一条幅,上书‘文案阁’三个大篆。

‘文案阁’正门斜对面数米处,一须发皆白屦腰低背的老人正在一挂瓦罐旁调试配料,瓦罐上热气腾腾,香味四溢.老人身旁一袅袅婷婷、神采飘逸的青衣少女正笑嘻嘻的不时探头去瞅那瓦罐内食物,姿态甚是婵媛滑稽,不停摧怨道:"好啦没有啊!爱儿可饿得慌了."

这青衣少女正是剑缘情阁三大古怪小精灵之一的爱爱了,而这白衣老人且是那‘文案阁’看管人一凡.

二十年前,一凡遭黑道中人追杀,幸得剑缘情阁上任阁主欧啸天出手相助,这才得保性命,自此一凡便投身剑缘情阁,在这‘文安阁’一住就二十年了.

爱爱和孤剑云则是一凡谏浇窍录窕乩吹牧礁銎??而这两人的名字也是一凡给取的.只是这一凡少时没读过几年书,随师傅飘游四海,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因此给这两名遗孤所取的名字土酸得很,这也是招得爱爱常称呼一凡为夯(笨)拄(猪)爷爷理由之一,只是爱爱这机灵鬼,脑子精明得很,竟将这两个字用谐音所代替了.所以每次弄得一凡头脑迷糊,不知所措,而这爱爱则在一旁偷偷的乐得合不拢嘴.

一凡瞧了瞧爱爱那搀猫样,心里有些得意了,便飞扬跋扈般容容道:"这可是你夯拄爷爷数十年来费尽心思而独创的‘霁醭呖面团’,无论是色、香、味、意可谓是极至所终了.其火候、汤配、材料、温时可都得有讲究的,要不就达不到绝顶效果了……"

"哎呀!别说那么多的啦,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吃就行啦."爱爱听得有些迷糊了,渐渐的似遭了催眠术似的,有些倦意了,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哈,使劲揉了揉眼睛,眨了眨眼,又盯着那瓦罐.

"哎呦!谁个缺德的,把这么大个木棍放在这门口,害得本姑娘差点摔上一跤.

咦!这是什么味儿?好香啊.是不是夯拄爷爷在弄什么好吃的啦?"

拌着一阵嘀咕声,一紫衣少女自院外奔了进来,来人正是剑缘情阁三大古怪小精灵之一紫婵儿是也.

紫婵儿一进门就朝着这瓦罐跑来,笑呵呵的看了爱爱一眼又侧头盯着一凡,道:"好啊!夯拄爷爷弄好吃的,都不叫婵儿,只叫爱爱一个人,死心眼,偏心啦.我可不管,今天可是见者有份,夯拄爷爷给双筷子我啦."

一凡无奈,取出一双竹筷递给了紫婵儿,满脸尽露讪讪之态.

紫婵儿也不管这‘霁醭呖面团’当下吃得与否,拿了筷子就往瓦罐里夹去.刚夹了口入喉,急不可奈道:"碗,碗!夯拄爷爷快拿碗给我啦."

一凡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瓷碗递给了紫婵儿,笑道:"别急,小心咽着,还有."

紫婵儿向一凡扮了个鬼脸,便伸筷入罐,自取食物去了.

转眼间瓦罐内空无一物,一凡与爱爱二人相望了一眼,旋即纷纷瞧了瞧紫婵儿得意的神态,再又转眼瞅了瞅空无一物的瓦罐,如此反复,二人皆是目瞪口呆,不知言何是好^_^……

----------------------------靓丽的分割线-------------------------------------

《剑缘情阁》之《少爷·紫婵儿篇》(3)

第三章:药酒

紫婵儿食尽‘霁醭呖面团’似意尤未尽,眯起眼很谨慎的回味着适才的那顿美味来.

半晌过后,她方才回过神来,微争着眼顾眄起爱爱来,脸上微露赧颜.一时不知如何缓解场中讪讪之局,嘴中喃喃自语,也不知说些什么自疚或胡乱之言.爱爱朝紫婵儿白了一眼,颇带埋怨之情.紫婵儿知趣的低头下头,不言不语.

片刻间,后院遽然,显得阒然无声,寂静非常.

蓦地!一人手拖酒坛飘然而至,来人正是剑缘情阁少年医术奇才,妙手回春落风少爷.落风少爷将酒坛平放于地,向一凡行了一礼,道:"夯拄爷爷,这药酒是阿德阁主叫我送来的,他说你老人家素来嗜好酒,近来身体不是 ,所以叫我把这药酒送来."

说罢便将药酒递给了爱爱,向站在一旁的紫婵儿使了个眼色,道:"叶子可在到处找你,你且跑这来偷吃了,快随我一快赶过去,好像是五月姐姐她……"

说到此处止住了言语,虔涩道:"夯拄爷爷,我和小紫还有些事,先行告辞了,过两日再来看望你老人家."

一凡莞尔一笑,理了理须,悠悠道:"好吧!你们去吧."

落风少爷转头朝爱爱作了一楫,道:"我们走了."拉着紫婵儿飘然而去.

二人刚走不久,爱爱便噱头自语,盯着那空无一物的瓦罐,再抬头望了望一凡,颦眉蹙额迷惑茫然.

一凡哭笑不得,只得啕了几句慰藉之言,接过酒坛,拍去封口泥土,冁然而笑道:"‘霁醭呖面团’没得吃了,只得饮此药酒来解解谗了.爱儿喝么?哇!好香啊,不喝白不喝噢!"

言毕,故意摆弄出一副悠然自得,品味美物之态.

爱爱嘟着嘴,哼了一声,转头去瞧旁物.

"啊!救命啊!救命,爱儿快救命……"只听酒坛落地裂碎之声,随后便传来一凡大惊小怪的呼救声.

爱爱急忙转头瞧去,只见一条金环蛇正向一凡所立之地爬去,吓得一凡急步后移.爱爱急忙取出配剑向那金环蛇劈去,将金环蛇一分为二.

不经意间睹见一凡被吓得腿酸肢软,终是忍俊不禁笑了出来:"夯拄爷爷连一条蛇都怕成这样了,难怪阿德阁主要我寸步不离的保护你啦."

一凡兀自心有余悸,颤声道:"我……我,年纪大了,天生就怕这东西.……不对,‘文案阁’地处高峻怎么会有蛇了?"

蓦地听见‘文案阁’内传一阵极微的声响.忽然砰的一声,门废.一人影飞身自内跃了出来,箭似的向一凡咽喉抓来.眼见那阴冥鬼抓就要触着一凡咽喉.爱爱横剑砍下,逼退了那人攻式.

那人一招失手,急使轻身功夫向院外踏尘而去,爱爱见一凡无事,急忙跟了上去.直追至一阴深暗洞,那人忽然失去了踪迹.

蓦地!洞内变得阴暗怪异,一阵阵阴深刺骨的怪叫声自四面八方传来.

倏地!四周浮显出来一些还在滴着血的人头来,爱爱的警觉度一下升至极点.在原地横剑于胸御身防御,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扫射着四面八方,忽然瞅着一物,心头一凉,险些晕倒过去……

----------------------------靓丽的分割线-------------------------------------

《剑缘情阁》之《爱爱篇》(4)

第四章:疲练

爱爱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人世间真的有地狱阎罗么?

这世间真的有鬼怪的存在?九天之外真有仙灵佛圣?

一连串的迷惑之疑涌上心头.她有些怯意了,拼命的摇晃着头脑,四乱挥舞着配剑,剑光随即化着一道光圈,将她的整个身子围罩当中.

蓦地!四周出现了诸多残手、断臂,头颅、尸骸.形态千变,各有所异.可烙在爱爱心头的无疑是恐惧,恐惧至极点.

任何一个女孩子,在一个漆黑阴凉之地,忽然瞧见这些行动自如的残躯断体,且不说孤独一人,单是看见这些姿态狰狞,夹杂着殷红色血滴的不全之躯,即使是内功高深、武艺出神的仙子、天女也无不为此所折服,惊吓.

"妈妈,救命啊!我怕,妈妈救我.我怕,呜呜呜呜……"

爱爱,终是抵御不住心头的恐惧,哭喊了出来.以至于她的精神出现崩裂,舞剑的手也缓了下了,身子一下子矮萎了下去,缩卷作一团.满脸的恐惧之泪,润湿了身上的青布长裙.她所做的唯一只有哭泣,放声的哭泣,她的反抗力在精神崩溃的一刹那,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已只是个手无搏鸡的柔弱女子,一扫昔日倔强的个性,露出了女孩子独有的柔性.

其实对于爱爱来说,她并非怕死、惧死,只是出于一个人,平凡之人本能的反应罢了.

老天爷在创造人类之时,赐予人类七情六欲、生老病死、及人性人心.人性的贪婪与堕落使得上天对人类很失望.老天爷想创造的是一个很完美的世界、可惜老天爷不该赐予人类自私的心态,这是导致人世间正邪之分的根本.有的人心胸宽阔大公不私,这便是所谓的正;有的人心胸狭隘害人害己,这便是所谓的邪.

自盘古开天,这人的世界就没太平过.

"妈妈,救我,我要妈妈.我怕,好怕,好怕."

爱爱没头没脑的哭喊着.这时四周的物事活动了,它们夹杂着诡异、阴深的叫喊声,齐向爱爱袭来.眼见爱爱就要命丧此地.忽然一阵甚是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哭有什用?看好了."

一道赤红的光芒拌随着言语声,向四周阔散而去.

爱爱不用抬头去看,就知道说话之人是夯拄爷爷一凡.

爱爱擦去了面颊间滂沱的泪珠,将目光投向了一凡,虽有些惊讶,但还算镇定,立时间将所以的注意力全放在了一凡身上.

夯拄爷爷一凡手中的赤血剑舞转起来,式不可蔑.攻守自若.只见他边舞剑退敌,口中边念道:""三剑诀上篇"御身术"第一招,"长空横转"……中篇"驱魔术”第一招"佛光普射”……下篇"驾仙术"第一招"上善若水……"

瞬时间,赤光疾射,所至之处,物灭尘扬.片刻间,那些杂七杂八的鬼怪尸骸一消而没.

“”夯拄爷爷,手持赤剑,倒转剑柄收式于背,行至爱爱身旁,道:“临阵对敌,切忌心烦意失.,损了斗志,自蔑己能,在气势上输给了对手。要做到他强我更强,即使明知己势不敌,也尽可智取,不要轻易卸掉阵式,让对手有可趁之机。适才那只不过是扶桑忍术里的幻术障眼法罢了,

可虚可实,可有可幻,对方只不过是想疲练你,好坐守渔翁之力.”

“三剑诀”?可是剑缘情阁的不传之密的圣诀么?”

爱爱擦干了脸颊间滂沱的泪珠,半知半解不知可否的脱口而出反诘道。

“不错。这“三剑诀”乃是上代阁主恩赐予我的,他希望我能暗中保护好剑缘情阁击溃魔教。只可惜,岁月不饶人,我老了。

可剑缘情阁的志向且抹灭不掉。哎!长江后浪退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们老一辈该退位让贤了,让你们年轻人大展身手。”

夯拄爷爷,长嘘一声,沉思不语,爱爱瞅着一凡暗自思忖,二人各有所思。

忽然四周扩散出一道极强的杀气,吹起了四周的尘沙,迷漫了人的视线。

一道白光过去,紧接着传出一阵凄惨的闷哼声,一人命毙。

----------------------------靓丽的分割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