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森林
作者:有梦的木马  |  字数:3915  |  更新时间:2019-07-09 16:51:04 全文阅读

我踏入这个未知的领域已经有30天了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现实?还是虚拟?亦或者是异世界

  这里是阿拉德大陆,一个名为地下城与勇士这款游戏中的世界,本应不存在的地方,可是…现在我却有血有肉的站在这里,我根本不相信我现在是个活人,但,一切却不是梦,是货真价实的存在

  这就是我在这三十天里得到的结论

  这三十天里,一天不吃饭肚子会饿的咕咕叫、一天不喝水嗓子会渴的发痒、三天不洗澡身上会有浓重的汗味……

  种种迹象都证明我还活着,并且活在一个我熟悉却又陌生的地方-阿拉德大陆

  脑中还残存着一点一个月前的记忆,是关于我如何踏进这里的

  但记忆非常模糊,甚至有些搞不清楚,让我不得不怀疑我来到这个世界后是不是头部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导致失忆。

  追溯到一个月前,我认真回想了那天的事情

  酷热的夏天,炎热的风,想吃西瓜的心情以及解放的心。那是个不同寻常的暑假,是我高中生活的最后一个暑假,是高考之后迎来的毕业季,是放飞自我的美好生活。

  准备在网吧通宵三天三夜,可这三天的事情无论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我是如何进入网吧的,我是去的哪个网吧,我是玩的什么游戏

  的确地下城与勇士这款游戏是我很喜欢的一款游戏,可也仅仅是之一,因为好玩的游戏实在是太多了,例如lol、守望先锋、跑跑卡丁车都是我非常喜欢的经典游戏

  那天,我玩了地下城与勇士了吗,仅仅记得的碎片。就是我在椅子上坐着,打开了电脑,还有那份心情,之后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忆了,甚至可以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就好像这不是我,而是别人的记忆一般,我所知道的,只有脑海中不断的提示,这是是阿拉德大陆。

  现在我处在一片森林里,这片森林有果子充饥,有河流解渴,是个非常原始的地方,如果按照地下城与勇士这款游戏的剧情走动,我现在所处的方位应该是一片叫洛兰的森林里,我必须要打败哥布林然后救出当初就不该在游戏里救下的赛利亚,然后开始给腾讯的充钱之旅。

  为了证明这只是个梦,而绝非现实。我在这个地方待了30天,可这30天我的身体运转机能一切正常,身体感官完全是切切实实的存在,即使是在不可思议,再无法相信,我现在也必须相信了,我要走出这个地方回到现实,而回到现实的方法,不是一辈子呆在这个鬼地方,我必须要触动剧情了

  可既然是要让我走剧情,应该给我一把武器吧?为啥我什么都没有,想破口大骂的心情,难道说是我没充钱吗?可是我现在究竟要怎么充钱啊

  真是不可理喻!这时,一个念头在我脑中闪过

  对了,根据地下城与勇士2005的最初版本,我记得鬼剑士一开始是拿着木棍开始冒险之旅的,而木棍这种东西这里简直多如牛毛,毕竟是个森林嘛,要找木棍简直是太容易了。

  因此我选了把比较上手的木棍,因为一直有健身的原因,我是比较强壮的类型,虽然说这种话自己说比较奇怪,但我确实是那种女生看了身体会尖叫的类型。但绝不证明我是个暴露狂,平时我也是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所以不受女生欢迎这种事情,只不过是我的低调作风。

  找了把厚实不容易断,同时杀伤力又大的木棍就耗费了我半天的时间,时间已经是中午,肚子已经不听使唤的咕咕叫,还好这里果子多,于是我又像这三十天那样,爬到树上摘了些果子

  这些果子很奇特,是地球上没有的品种,果子透红透红的,西红柿的颜色,摸起来的质感非常粗糙,有菜花和火龙果想结合的感觉,不需要剥皮,可以直接吃,因此我把果子拿到河里洗了洗就直接开动了

  味道甜甜的,带有点酸的味道,汁液也很饱满。这对于我来说还是蛮好吃的,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树,不过应该是没有毒的,毕竟还是活了三十天的

  而且这种食物异常的果腹,是那种吃一点就能很饱的东西,这种水果一个苹果那么大,你只要吃半颗,一天都不会感觉到饥饿。一种非常神奇的果实。每次一吃都非常舒服,还感觉到力量的涌出

  我摘了五六个果子,用外套包起来,系在腰上。因为感觉要走很长一段路,所以负重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里似乎并不缺这种果实,每颗树上都有着新鲜,火红火红的成熟果实。

  话说我来这里已经三十天了,赛利亚会不会……

  不知怎的,我脑海中突然闪出赛利亚被哥布林瞎搞的场景,不由得老脸一红

  该死,我在想什么呢。

  作为一个成熟男性,看h不是不能理解,可是我当时看的是关于赛利亚和哥布林的h漫画,因此脑海中才浮现这种场景,真是不得不佩服自己,当时怎么会看这种东西

  可作为一个那啥上脑的家伙,可不会管那么多,管你三七二十一。是个什么东西,啥都看,完全是依照身体本性行使的牲畜,因此,从那以后。我便发誓再也不搞这种变态事情了。绝不看h的东西

  可如今作为第一次,印象特别深刻。因此浮现这种场景是我所不得已的,并不是我是个脑中只有h的变态人物,因此,看到这些的你们绝不能误会,否则我将非常丢脸

  用藤枝将木棍系在背后,把水果用外套抱起来别在腰上

  十分中二的一副打扮,如果是一个月前的现实中,任谁都不会有这样的打扮,毕竟是那种被看一眼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的打扮,可照现在这种状况是不得已的把,而且也没有人看。(注意:这里是真的没有人哦)

  做好了准备工作也该开始冒险之旅了,可现在问题来了。以游戏的平面游戏来说只有两个方向,非常简单就能找出应该往那条路走,毕竟不是这就是那。可我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之下,应该称之为在森林里迷路吧。

  如果你在森林里迷路,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应该是区分方向,否则你会永远迷失在这个鬼地方,不断绕路。

  而区分方向的方法,以我现有的常识有两种,一个是以树墩来做标记,树墩年轮稀疏的方向是南,而密切的一方则是北方。可要在这个地方找到一个树墩,怕是比登天还难,毕竟这个鬼地方一个人都没有,更别说有把树砍掉的树墩了,就算找得到,估摸着都得找上好几天,为了区分方向去找一个树墩找好几天,还不一定能找到。还指不定在森林里碰上什么野兽般的妖魔鬼怪,因此这个方法被我当场pass了

  第二个方法则是观察太阳,虽然有些刺眼但是这是目前最快的方法了,按照太阳东升西落的原则来区分方向,因此只要观察太阳的走向就可以知道哪边是东哪边是西,从而推算出方向,而太阳的动态应该差不多是一个小时左右就会发生变化。

  因为经常看野外求生的节目。其中我最崇拜的就是贝爷,一个赌命的男人,他的节目里有特别多的野外求生技巧与知识。至少现在的我看来,不会在这树林里迷路就嗷嗷大哭的想要轻生。

  比起贝爷,至少现在我所在的地方要好多了,食物很充足还很富含水分。比起他所经历的地方这里可以说是天堂了,不用考虑食物和水源,只需要辨别方向就可以走出去。重要的是不需要吃虫子之类的恶心东西或者是生吃某种生物,虽然如果真被逼到那种地步我还是会做,但是,那种事情还是让人不敢想象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方向的变化已经基本掌握。可另一个问题来了

  我究竟要往哪个方向走才能救下赛利亚,然后让赛利亚带我回城镇呢?只要朝有哥布林的方向走就好了吧?哪里会有哥布林呢?

  现在的我必须决定一个方向,即使走错了,也比一直待在原地要好得多。既然如此,我现在我就随便决定一个方向吧。

  不对,与其是随便决定,不如有准备的决定一个正确率最高的方向,以节省时间。毕竟我可不想老死在这里。

  有准备的决定么?这里既然是阿拉德大陆,那么一定跟地下城与勇士这款游戏有所关联,既然是有所关联的,那么按照电脑屏幕的方向来定的话,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话,我记得在地下城与勇士这款游戏之中右边就是一开始要走的方位,那么就是东边吗?

  好,就决定往东走吧!

  希望这个方向能一次走对,让我遇上哥布林吧。然后,嘿嘿嘿嘿,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坏笑起来

  赛利亚,我来救你了!

  太热血了,一想到可以亲身体验地下城与勇士这款游戏的剧情,我心中就燃起了沉睡多年的中二之魂,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不是虚拟,而是真真正正的现实!

  一次真正的冒险之旅,我会成为英雄吗?被人所敬仰,为人所尊敬的英雄!

  [萨斯给(日语中佐助的名字)]

  早就想这么做了,把双手伸到背部以上,以一种半蹲的姿势进行快跑,这是每个火影迷都知道的事情,俗称忍者跑。极度中二患者才会真正做出来的事情,而现在又是在森林里,然后把自己幻想成鸣人,真是太有感觉了!hihihihihi,因此不由自主的喊出了佐助的名字

  昏暗的森林里,一名中二少年以一种奇特的跑法进行长途跋涉,有怎样的危险在等待着他呢?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自娱自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算是个天才呢

  跑了大概有10分钟,他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

  想不到,呼呼。这么跑竟然是这么的累人,话说古代日本的忍者真的是这么跑吗?有种被骗的感觉,呼,好像傻子一样。

  在那之后又走了半天的时间,这半天里没有任何线索

  落日的余晖,是傍晚的预告函,血色的天空仿佛在警告快点找到一个住处

  罢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虽说走了这半天里,还未碰到什么野兽之类的怪物,但是既然这里有水有食物,有着一切能够足以使生物存活下来的条件,我就必须予以谨慎。这也是对自己生命的负责

  因此,我必须搭建一个足以防范于未然的住处

  因为存在着各种未知的危险,因此我不打算让木棍离我太远,因此即使是睡觉我也打算绑着它,生了一堆火之后,我特意找了个离火源半米远的地方,并放置了一个果子火源旁边,这堆火源是用来当钓饵的,吸引怪物的注意力,而食物则是我用来确认这附近究竟有没有生物的东西,因此我必须离这堆火源稍微远一点,且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我选择了一颗树下。用一堆杂草和叶子做成的被褥作掩护,并且也不至于夜里着凉。

  十全十美的计划

  很快,夜色就降临了。半夜里,风声细细簌簌的,即使半米远也能感受到火的温暖,只是风会不会把火种吹到哪里,引起火灾呢,那样似乎有些危险。带着紧张又害怕的心理,我渐渐入睡了,似乎是平安的一夜

  只是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在半夜里我似乎能听到脚步声和一些呢喃的轻语,像是对话,又像是谁想要说些什么,并且我的手臂似乎有些不适。

  一种非常独特的感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