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巅峰仙道 > 正文
第一章 扶桑神树
作者:寒梅惊雪  |  字数:3984  |  更新时间:2019-11-04 08:49:26 全文阅读

太阳还未落山,柔柔的阳光洒落在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是生活的气息。远处,一缕缕炊烟升起,成为了归家的召唤。亘古不变的节奏,如同历史的车轮一般,静悄悄却又重重的碾过,没有在路上留下痕迹,却刻画在了人的心里。

“老大,那小子咋还没有来,是不是提前知道了消息,跑掉了?”在一处偏僻的街道处,站着四个少年。在这些少年身后,放着几根木棍。

“呸,我说小眼睛,你该不是怕了吧?你要怕了可以先走,我打他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了。“被称为老大的人盯着远处的行人,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老大那里的话。”小眼睛有点心虚地说着,不安地看着远处的行人。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大喊了一声“老大,他们来了。”

放眼望去,远远的走过来两个行人。一个青灰色长袍少年,一个则是手持长笛款款而行的粉衣少女。

“记住了,今天你们帮了我虎子,以后我们就是兄弟,谁都不许跑了。”虎子狠狠地说着,顺便抄起了身后的木棍,然后从怀里拿出黑色面巾,系在了嘴鼻位置,其他三人看到,也有样学样。

虎子见众人准备妥当,便拿着木棍向着那两人走去。

“长天,你知不知道,这笛子可不是好学的,我都练习了半个月了,也不见多少进步。”粉衣少女挥了挥手中的长笛,偷偷地瞄向叶长天,发现他并没有看自己,而是看向前方,脚步也有所放缓,心中有所不快。

“等我伤好了,我教你笛子。”叶长天停下了脚步,伸手拉住了还在向前走的林轻月。

“什么伤好了?你脑子又坏掉了?”林轻月看向叶长天,眼神之中也有些疑惑:难道他神智又不清楚了?上次神志不清的时候,还拉了我的手,这次又拉我的胳膊,真是的。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生气,可是怎么生气不起来,是不是应该马上把他的手拿开。就在林轻月琢磨怎么办的时候,不远处的脚步声终于让她有了警觉。

“你们是谁?”林轻月眉目之中含着一丝愤怒,手中的长笛已然插在腰间,双手紧握,隐隐有一丝火光乍现,周围的温度顿时有些高了起来。叶长天看了看林轻月,摇了摇头,没有想到,林轻月如此年经,便已开始触摸到了火元素的门道,修为也达到了炼气期五层。不愧是年轻的天才一辈。

“叶长天,你难道就躲在女人后面吗?”虎子用木棍指着叶长天。

叶长天走向前去,对身后一脸焦急的林轻月说道:“没事的。”

虎子见叶长天走了出来,便用棍子横扫了过来,叶长天看着木棍飞来,没有躲闪与后退,而是如同不小心跌了一跤似的,身体侧着撞向了虎子胸口,虎子感觉心脏好似停顿了几秒,然后身体便倒了下去,而叶长天却还一脸不好意思地道歉着。虎子伸手便是一拳,将叶长天打倒在一旁。

“弟兄们给我上啊。”虎子见自己吃了亏,脸上挂不住,便喊众人一起上。其他人听闻之后,马上便拳打脚踢起来,对着地上的叶长天便是一顿猛揍。叶长天抱住了头,蜷缩着身体,没有办法反击,只能被动挨打。

“住手!”林轻月愤怒地喊道,虎子等人看着林轻月手中的火团,便停了下来,纷纷躲开。虎子不甘心地又走了上来,对地上的叶长天说道:“小子,要么你离开她,要么我隔两天就揍你一顿。你自己选。”说着,还看了林轻月一眼,然后带人便离开了。

林轻月收回火团之后,匆忙去搀扶叶长天。见叶长天脸色青一块、紫一块的,心中不由心疼。连忙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叶长天站了起来,拍了怕身上的泥土,看着林轻月毫不在乎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在意?别人在欺负你,你为什么不还手呢?纵然不敌,你也应该拼尽全力的反抗才是啊!”林轻月有些愤怒地质问道。

“没事的,你知道的,我抗揍。”叶长天随口说着,却不想这句话让林轻月更加伤心。

“你就是懦弱!一点都没有勇气!别人欺负你不敢还手,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那你以后怎么保护我?”林轻月生气地说着,心中越发憋屈,然后哭泣了起来。

“这都是一些小事情吧。你怎么哭了。”叶长天不理解林轻月的失落与迷茫。

“要你管。”林轻月哭着便跑着走开了。

叶长天看着远去的林轻月,耸了耸肩,回转过身来,脸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眨眼之间,便已恢复如初。如果林轻月见到,便会惊讶地喊出来:生命之源的木元素!

叶长天的家在河边,院子不大,只有四间房,父母是挖矿为生,还有一个姐姐,不过姐姐早在三年前便通过了秦山学院的考核,寄住学院之内修炼。

父母要晚上很晚才会回来,不过在中午的时候便给叶长天预留了晚饭。叶长天简单地吃过晚饭后,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看着窗户边摆放的几个植物,便伸出手,轻轻地触摸着。

植物如同获得了彭拜的力量一般,开始是微微的颤动,然后开始生长,拔高,吐叶,结出花苞,花苞慢慢绽开,红色的花瓣如同一抹艳丽的眼神,吸引着叶长天的目光。叶长天停了下来,此时,房间之内,已弥散着花香。

“可惜了,秦山学院招收学员,要求十二岁之前领悟自己的元素,同时修为也需要达到炼气期五层。看来是没有机会和姐姐在一个学院了。”叶长天自言自语,把玩着一件古旧的木块。

这是父母在半年前秦山山脉深处挖掘灵脉最深处,在一些极品灵石旁发现的一块木头,众人都被极品灵石的出现所震惊,对于一旁的木头却没有多少在意。父母发现这块木头颜色暗红,击之有金鸣之声,上缴时管理人员只在乎极品灵石,满意非常。而丝毫没有理睬一块腐旧的木头,允许其带了出去。

将木头洗净之后,发现木头只是比巴掌大一些,外形看去,如同一个根生出了两个相互依偎、相互扶持的微型树木,整体颜色火红,在木头之中,雕刻着一个羽羽如生的三足鸟。将这木块送给了叶长天,叶长天也十分喜欢,经常把玩。

”小东西,我能领悟木元素,是不是和你有关系?“叶长天看着眼前的木头,眼神之中又闪现出了半年前的光景。那是父母送给自己木头后的第二天,当时的自己,不仅没有丝毫的修为,就连木元素的边缘都没有摸到。因当时已经到了十一岁,想要在短短的一年之中,领悟一种元素并修炼到炼气期三层,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众人也基本断定,叶长天只能作一个平凡的人,如同父母一般,要么去挖矿谋生,要么是谋求其他的活路,而修炼一途,则彻底与他无缘。

这不仅仅是众人的说法,也是父母中隐藏在眼神深处难以言说的苦,同时也是叶长天不甘的事实。但一切的一切,却又突兀地发生了改变。

在那一天的下午,叶长天如同往常一般,运行着导气术,希望可以吸纳一丝灵气。如同往常一般,老态龙钟一般坐着,运行着,也失望着。天气之间的气息没有丝毫的动静,又是一次失败,重复的失败。

就在叶长天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之间感觉到身体一震,一丝丝清凉地气息缓缓地进入到体内。叶长天一阵狂喜,我可以导气了!这也是修炼的最基础的条件!

叶长天稳定了心神,不断地感触着天气之气进入到体内,自己也终于触摸到了修炼的门道!化天气之灵气,塑身体之经络,这是炼气期的根本。

随着修炼,叶长天终于达到了炼气期一层。

而在修炼的同时,叶长天如同感触的到一丝丝盎然的生机,如同天气之间存在着一种神奇的元素,漂浮在周围,也潜伏在体内。

通过感触、感知,然后运用初级课堂中所教授的一些元素方法,叶长天终于是掌握到了木元素。

五行,木之为言触也。阳气动跃,触地而出也。在金木水火土中,世人偏爱的是金火水三种元素,因为这三种元素的战斗力较强,生存机会也更大。而木元素,虽然有着勃发生机的功效,但毕竟鲜有人练习到续命水平,加上辅助丹药,治疗效果不比木元素差,所以渐渐地人们也将木元素看作为“鸡肋”的存在。

但对于叶长天而言,木元素的获得,让自己有了更近一步的资本。随着半年来的修炼,叶长天终于将修为提升到了炼气期二层,而对于木元素的掌握,也更是得心应手,甚至都可以借助木元素恢复自己的伤口。而这点发现,让叶长天更是兴奋。于是便没日没夜地修炼,疲惫不堪的时候,调动木元素来恢复体力,只有在精神十分疲惫的时候,才会昏昏睡去。

叶长天看着眼前古朴的木头,心中萌发了一个想法。而随着想法的出现,越发地清晰与坚决。

叶长天将木头拿在手中,努力调动木元素,灌输至木头之中。没有动静,所有的木元素如同泥牛入海,一丝响声都没有。但叶长天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持续着输入,天地之间的木元素逐渐汇集,并随着叶长天的双手,进入至了木头之中。

在众多木元素的输入之下,木头终于是有了一丝动静,如同活了过来一般,根系开始延展,伸展在叶长天的手掌之中,而那相依相偎、相互支持生长的两个微型树木,如同睡醒了一般,晃动着千万年的惺忪,活动了一丝,然后缓慢地生长起来,开始吐翠,开始生出新叶。

满心喜悦的叶长天,来不及欢喜,便惊恐地发现木头的根系,在短时间内便缠绕住了自己的手掌、手臂,然后更是向自己的头部伸展而去。

叶长天撤回木元素,却发现木头依然在疯狂的生长,周围的木元素如同被吸附过来,不断进入至房间,并涌入至木头之中。

“它,它在吞噬木元素!”叶长天有些惊恐起来,这是从未见过的事情!

木头伸出的根系已将叶长天包裹起来,两颗树欣欣向荣地,舞蹈一般地吞噬着周围的木元素。而窗外附近的树木,开始萎靡,叶子也逐渐泛黄。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上空,形成了一个元素吞噬的旋涡。而这也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纷纷开始谈论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的叶长天,内心极度不安地看着包裹着自己的树木。树木之中的三足鸟如同一轮太阳,闪烁着亮光,直刺地睁不开眼睛。树木终于是停止了动静,而一根隐隐发红却又生机磅礴的根系,对着叶长天的天眼位置。

叶长天来不及惊呼,根系便直插而入。伴随着根系,整个树木如同戏法一般,瞬间变小,没入至叶长天的神识海之中。

突然从紧紧地缠绕中放松下来的叶长天,急忙翻出镜子,摸着自己的额头,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损伤,额头位置,也只是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红色树形印记,不仔细看,难以察觉。

“这是怎么回事?”叶长天沉静下来,开始思索。而神识进入脑海之后,却赫然发现,那一株树木,已然在自己的识海之中!

看着有一丝生命威压的树木,两颗树木同根生长,通体火红。叶长天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海内十洲记·带洲》中的记载:“多生林木,叶如桑。又有椹,树长者二千丈,大二千余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也。”

“这是,扶桑神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