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御剑乘龙 > 正文
第0001章:蛇蜥城
作者:眉眼稍皱  |  字数:5428  |  更新时间:2019-09-10 21:38:46 全文阅读

灵气世界,东方北角处。

一片十分广阔的荒漠,

这片荒漠,终年乏雨,黄沙之外,满是大如磨盘或小如珠玑的砾石,时常朔风怒号,沙砾如尘土一般飞舞旋转,遮云蔽日。

时近黄昏,眼前的荒漠呈现一派灰黄色,无数道砾石黄沙涌起的皱褶,如凝固的浪涛,一直延伸到远方灰黄色的地平线。

在这片绵延起伏的滔滔沙海中极目四望,总是那样出奇的空阔,到处都涂抹着一片单调无比的灰黄色调,整个天地如死一样的寂静。

偶尔有一只飞兽掠过这寂静的长空。  

随飞兽视眼望去。

发现这荒漠深处,几座偌大沙丘之间,竟然呈现一座小城。

这小城,名唤蛇蜥城。

这蛇蜥城,因这荒漠之中独有的蛇蜥兽而闻名于外。

这蛇蜥兽,多一人见高,两人见长,蛇首蜥身。首生有尖角,身鳞次栉比。四足,细而蹄坚。

此兽!血,食之通气。骨,化汤饮之生力!

又因此兽杂食,耐重耐行,且行速如风,而为人之坐骑!

蛇蜥城,大多人以贩卖此兽为生。

因此,蛇蜥城虽小,南北往来客商却多云聚于此,城中商贾富人甚多。远看这蛇蜥城,可谓是屋宇接瓦连椽,牌楼林立。  

此时城中,一间挂着“灵药堂”三字牌匾的商铺门外,一条长街,过往行人密集如麻。长街两边,摊位众多,其中一处摊位,有一满头白发,白发中极少黑发,身着粗衣的兽骨贩子,正在叫卖着蛇蜥兽骨。

在他叫卖时,不时有过往行人,从他手里取走蛇蜥兽骨。

然而,奇怪的是,这些行人从他手中取走蛇蜥兽骨,便扬长而去。未见他收入丝毫金银,竟然还笑脸相送!

走近时,才目见耳闻!

见这行人取了兽骨,仅仅眉眼稍动,手掌轻抬,那贩子便对行人恭身笑送。

原来是行人以灵气换了兽骨。

这灵气,乃是一种思力,人具意识,即生思力!

这思力,即不饱肚,也不强身,且无色无形。虽无色无形,思力间却是形同质同,一念之间便可与人互移。

这思力,虽对人身无益,确可授之物兽,与物通灵,与兽通灵,御物御兽,故而皆称此思力为灵气,也皆以此为通货。

灵气世界,智慧、意识拔萃之人,体内生成灵气越多,发丝颜色渐深!

世人皆以发色辨其等级,称其为灵印者。

灵印者九级,常人一二,剑者三五,强人六九,然而灵印强人六九者,亿万中不过十于人。

这一九灵印者发色:

一净白,二黑白,三净黑,四黑棕,五净棕,六棕金,七净金,八金乌,九净乌。

世人皆以其发色辩其等级,却不知升级之法,寻常升级之法或名师指点,或自己顿悟,或学宫教授。

寻常人多为黑白发的二级灵印者,仅以黑发多寡之分。黑发多而灵印强,寡而灵印弱。

蛇蜥城,亦同常人,只是灵气世界类如繁星的数城之一。 

此时,不断有身着锦衣华服的男女走进‘灵药堂’内,只见‘灵药堂’大厅之内,早已是挤满了各种身着锦衣华服的男女。

而在大厅的角落里,有一位身着白色锦袍,头戴斗笠之人,斗笠上白纱正好遮挡了此人的面部,虽然见不到此人面部,却能看见此人身背着三尺长剑,剑鞘上镌刻着紫色龙纹,剑柄如骨,微露着寒气。

刹时间,此人斗笠上的白纱拂动,从白纱间隙之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位老妇人,她额上虽有些细小皱纹,面目却是神采凛然,根本看不出已六十上下。然而她却有一头棕发隐于斗笠之中,万没有想到,她居然是位五级灵印的踏剑者。要知道,五级灵印的踏剑者,在整个灵气世界亿万人中,也不过百于人!

细看此人,她正是这灵气世界五大家族中,第二大家族‘南火阁’的四大护法之一,无痕剑主,绉娘!

‘无痕剑过,滴血不沾!’

这绉娘,还是五级灵印者中,少有的一位,配有鲸龙骨灵剑‘无痕剑’的强者之一,在五级灵印者中,她已是顶尖之强者了。

她可是能踏剑视山河阻挡为无物,乘龙游天际日行千百里,飞剑斩敌首只刹那之间。

这‘灵药堂’虽是‘南火阁’设在这蛇蜥城的分舵,但无痕剑主,绉娘出现在这里,也实难理解。

斗笠上的白纱虽遮挡了她的面部,但仔细观察,却能发现她目光不断环视四周,仿佛时刻都在戒备着。

这才发现,在她身边,还伴有一位同样身着白色锦服,头戴斗笠之人,斗笠上白纱也是遮挡了此人的面部,不过从此人的婀娜身形可以看出,是一位少女。

而这少女却是身无长物,右手中只是拿着一只短小精美折扇,不时用此折扇敲着左手掌心,若有所思。

而同样从那斗笠上白纱略微拂动的间隙之间,可以发现这少女肤如凝脂,长眉樱唇,美目流彩,一头黑发披垂香肩。

甚是端艳无方,气质圣洁。

就仿佛是冰山一朵遗世独立的雪莲花,清高脱俗,高不可攀,却又孤傲清冷!

可以看出,绉娘时刻警惕着周围,就是为了护着这黑发美丽少女。

而少女的目光,却一直望向前方拥挤的人群。

望着那拥挤人群中身着锦服,黑发间些许棕发,发髻整齐,五官轮廓分明的少年男子。

只见那少年男子紧盯着今日‘灵药堂’的压轴卖品。

就是那大厅展台之上,轻微泛着绿光,灵气世界最为凶猛的猛兽之一,狮虎兽的血液,传说中的“祛毒液”

这‘祛毒液’虽只有一小小玉瓶,确能解这世间所有毒性。

而此时,竞价的声音此起彼伏。   

“1万灵气。”

“......”

“1万3千灵气。”

当竞价到1万3千灵气时,那少年男子的神情略显激动。当他看着之前竞拍的人,都已经对这价格望而却步。

少年男子觉得时机到了,举手出价,并高声喊道:“2万灵气!”

大厅内的所有人都被这少年男子的出价给惊呆了。

于是众人开始将目光转向他。

“是穆勇!”

“穆公子,是穆公子!”大厅之内,几个年轻貌美女子见是穆勇,有些心动不已,对他眉目投情。

原来这少年,正是这蛇蜥城十分出名,无人不晓的原蛇蜥城城主,蛇蜥城‘东木殿’掌事,穆连成的独子。

他之所以如此出名,并非他作为城主独子的身份,而是他七岁就生出棕发,是蛇蜥城建城以来,除了秦天成以及他的父亲穆连成,第三个高阶灵印者,而他父亲已过世,他就是这蛇蜥城中除了秦天成之外,最高阶的灵印者。

?不是还有个秦天成比他厉害么!

你非要这样想,那也没有办法,要知道,秦天成现在可已经六十上下了。 

而在穆勇身后不远处。

一位身着蓝黑刺绣华服,黑发间些许白发,发髻整齐,眉目疏朗,面如冠玉,且长身玉立,风流倜傥的贵气男子,他腰间还别着一只玉把蛇皮兽尾短鞭。只见他冲着穆勇投以一脸蔑视的神情。

此人正是蛇蜥城首富,‘西金门’蛇蜥城掌事,钱忠之子,钱乘风。

在他身旁还有一位身着蓝黑绣衫罗裙,黑发间些许白发,发髻精致,雪肤花貌,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聘婷秀雅的美丽少女。

这少女,正是钱乘风的妹妹,钱仪。她与穆勇有过婚约,却被穆勇拒绝。

这钱乘风一见穆勇,怒火中烧,一脸蔑视,心怀忌恨道:“这厮!”

钱乘风未至灵印三级,却不惧穆勇,只因穆勇至小,父母不许他习剑,乃至他与常人无异,仅灵气超常人多点,若单论灵气多寡,跟钱乘风相差甚远。

若穆勇习剑御剑,那钱乘风与穆勇之间便是云泥之别。

灵印者四级,方可御剑。需得名师点传,常习剑术,便能飞剑取众敌之头颅,似探囊取物。

钱乘风那能不知穆勇厉害,灵印者四级,且是他能任意羞辱。

然而即便穆勇再高些等级,钱乘风也皆是如此待他,只因他乃钱仪兄长,钱乘风经常对穆勇使难,穆勇逆来顺受,他便习以为常而已。 

蛇蜥城中也仅有钱乘风敢如此待穆勇,其他人且敢在穆勇身前造次,即便知道他还不曾习剑与常人无异。 

大厅内的人,见穆勇出价,且敢与他相争。

即便与穆勇两目相接,都必定目显怯懦,且笑面谦恭。

然而,有一人,正不露声色,观察着穆勇及钱乘风两人面目神情。此人正是‘南火阁’蛇蜥城分舵掌事,‘灵药堂’堂主,李一。见此人身着枚红兽纹刺绣锦服,满头黑发,脸庞光洁白皙,棱角分明,且目光如炬。他年岁四十上下,尽显一副精明模样。他一见穆勇出价,即面露窃喜,只因这正是他一直在等待的时刻!

只见这李一按捺着内心的兴奋,并带着诱惑的语气,深怕那钱乘风听不见的大声叫着:

“穆公子出价,2万灵气,”

“祛毒液,仅此一瓶,狮虎兽的血液,能去百毒,最后一次,还有没有再加价的?!”

李一看着钱乘风是乎在摩拳擦掌,更是显得异常激动,

而穆勇紧捏着手心,而手心已经在不停出汗,眼看着自己出价2万灵气,即将一锤定音的时候,这时却听到钱乘风十分淡然的出价声音:“3万灵气!”

李一见钱乘风已出价,暗自窃喜。

钱仪见钱乘风突然出价,十分着急,呼吸急促之间胸脯不断起伏,用力拉着钱乘风的手臂,怒目直瞪钱乘风,道:“哥!”

而钱乘风转头看向身边钱仪,眉头一皱,眸光一闪,拨开钱仪的手,道:“见这厮,我就来气,你别管,我在帮你教训他。”

钱仪深知那堂上的‘祛毒液’对穆勇来说是何等重要,关乎着穆勇的性命,见自己哥哥钱乘风与他争夺,实在有些生气。

她用力拉住钱乘风,想将钱乘风拉走,不愿见到钱乘风与穆勇相争。

可钱乘风视乎来了兴致,几次甩开了钱仪的手,钱仪也扭不过钱乘风,十分着急,竟快要流出泪来。

钱乘风不再理会钱仪,任由钱仪如何说情,都不作理会,继续望着穆勇投以蔑视的神情。

而在大厅角落之处,头戴斗笠,面部被斗笠上白纱遮住的两人,看着大厅内发生的一切。

只见那无痕剑主,五级灵印者,绉娘,仍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不时注意着周围的情况,略微对穆勇些许关注,而却对钱乘风不屑一顾。也只因穆勇实在年轻,却已生有棕发,也着是让她多少有些好奇。

而她身边的哪位美丽少女,却一直是不时用折扇敲着左手掌心,从斗笠白纱间隙中能隐约见到她那如琬似花,秀而不媚,冠压群芳的容貌,在钱乘风出价之后,只见她星眸微闪,嘴角稍动,竟露出了一丝笑意。

此时的穆勇,一见是钱乘风与他竞价,他知道今日,遇上了这钱乘风,想要获得祛毒液,定是要经过一番周折。

穆勇不想与钱乘风纠缠,于是他决定,用尽几乎全部的灵气一搏。

想那钱乘风,即使再怎么恨他,也没有理由,陪着自己一起发疯!

穆勇再次举手,神情却开始显得十分紧张,出价道:“7万灵气!”

李一见穆勇出价7万灵气,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激动的大叫起来:“7万灵气,穆公子出价7万灵气!” 因为这价格,已经远超过他的预期。

而大厅内的众人,更是被穆勇出的这价格惊呆了,众人都显得异常激动,他们虽都知这穆勇豪气,而且对人十分随合,此时,亲眼所见,更是钦佩不已,若换了是别人,众人都会觉得此人就是疯子一个,傻缺,傻帽。

他们现在这样,也是因与穆勇相争的对手是钱乘风,虽对这钱乘风没多少好感,但也没多少恶感,只是觉得这钱乘风实在有些不自量力,敢与穆勇相争。

虽都知道这钱乘风乃首富钱忠之子,但即便如此,胆敢得罪穆勇,且不是自寻死路。反而都觉得这钱乘风有些疯了,都对穆勇用灵气力压钱乘风,而不是彰显武力,反而很是赞赏。

此时,穆勇紧抿着嘴唇,可能是用力过大,嘴唇间都渗出些血丝。

他突然感到身体内毒性又再次开始发作,不断伴有阵阵强烈的剧痛。

他现在希望这次出价到了7万灵气,钱乘风能知难而退。

而他却绝不能失去这瓶祛毒液,若失去这祛毒液,他将在以后,一直面临兽毒造成的极端痛楚。

他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这瓶祛毒液,只要服用这祛毒液,他就能不再承受那极端痛楚,况且,毒性即将进入心肺,留给他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李一此时,对穆勇出价7万灵气,也是显得十分满意,他想着现在也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7万灵气,”

“7万灵气两次。”

穆勇内心焦急,等待着最后的一锤定音。

“7万灵气,成...”就在即将落锤之时。

钱乘风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举手出价,道:“10万灵气!”

当穆勇听到钱乘风出价到10万灵气,目光已暗淡无色,神情呆滞,紧握双拳,周身气颤的站在原地。 

而钱乘风见穆勇神情失落如此,更是昂首挺胸,面露浅笑,且目投蔑视之光,仿佛在说:“奉陪到底,有种继续!”

大厅中众人,多是目瞪口呆,多人皆不动声色,却暗中窃喜,更撇眼偷望穆勇神情,心中快感顿生,仿佛已凌驾穆勇之上。

当钱乘风出价10万,只见头戴斗笠的无痕剑主绉娘身子也是微微抖动一下,白纱间隙中一瞧她的面色,也是十分吃惊。

然而她身旁的美丽少女,却是美眸一闪,右手中精美折扇用了些力一敲左手掌心,并面露喜色,樱唇微张,轻轻道出了一字:“走!”便转身离开大厅,绉娘紧跟其后,心中略有疑虑,仿佛在猜测这少女心思,她确定这少女心思定与此时已是神情失落的穆勇相关,只是不知她为何会关注于他,心想这穆勇与少女身份天差地别,实在不得其解,只得跟在少女身后,仍观察四周,护着少女。 

‘灵药堂’掌事李一,此时已经欣喜若狂,高声叫道:“钱公子出价10万灵气!还有没有继续出价的!”他见穆勇神情失落模样,见他呆望着台上玉瓶中发出淡淡绿光的祛毒液。他知道胜负已分,而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便直接落锤定音:“10万灵气,成交!

随着一锤定音,祛毒液与穆勇失之交臂。

穆勇显些失落,静静转身离开了灵药堂。

只见钱仪早已是目中含泪,那泪水已经溢满了她那眼眶,似落非落,直到穆勇的背影在大厅中消失,那泪水才潸然落地。

回头再看,李一已将祛毒液递给钱乘风,且一脸媚笑恭维道:“钱公子,这是你的祛毒液。”

钱乘风十分得意接过祛毒液,点了点头,口开颜笑道:“有劳李堂主了!”

李一眯眼成线,喜笑颜开的伸出右手,并掌心朝上,对钱乘风笑道:“钱公子,谢谢,10万灵气!”

只见钱乘风他眉目稍动,左手掌心稍抬,仿佛一股纯色之气立即从他掌心而出,立即交汇成一颗旋转气珠,顷刻间,气珠就直入李一的右手掌心之内。

李一万分兴奋,他万没有想到钱乘丰是如此大方,更是对这钱乘丰不停阿谀奉承。

要知道,在灵气世界,这10万灵气,普通人需要几十年才能生成,大多数黑白发的普通人一天也就只能生成那么一二灵气。

李一靠这单买卖,就赚到整个灵药堂平常好几月的利润。

再看那钱乘风,满面春风,大厅内不少人正与他道贺,且不知这些人,心中都暗自数落着这钱乘风,‘蛇蜥城最大的冤大头,败家子!’

此时的钱乘风,春风得意,才不理会这些人是否真心道贺,能灭掉穆勇的威风,将他践踏在脚底,10万灵气又算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