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御剑乘龙 > 正文
第0001章:穆勇
作者:眉眼稍皱  |  字数:4602  |  更新时间:2019-10-08 23:39:06 全文阅读

一个夏日,正午时刻,在这蛇蜥城中,有一间挂着“灵药堂”三字牌匾的店铺,在这店铺的大厅之内,挤满了身着锦衣绣袄,绮罗珠履的男女。

这些男女,大多是满头的白发,白发间少许黑发。

只有少数的几人发色,与这些男女不一样。

而在这些男女很少注意的角落。

有一位满头棕发,年龄约五十来岁的背剑姥者,身边还有一位满头黑发的美丽少女。

这背剑姥者时刻都在警惕着周围,像是在保护着少女。

而这姥者和少女,头上都戴着斗笠,斗笠上的白纱正好遮挡了两人脸部,显得两人甚是神秘。

两人都关注着前方拥挤人群。

关注着拥挤人群中那一头黑发,黑发间些许棕发,面色略显苍白,年龄约十六七岁的少年男子。

只见那黑发间些许棕发的少年男子神情有些略显紧张,

他紧盯着今日灵药堂的压轴拍卖品。

就是那大厅展台之上,轻微泛着绿光,这灵气世界中,最为凶猛的猛兽之一,狮虎兽的血液,传说中的“祛毒液”。

而正在此时,竞价的声音此起彼伏。

“1万灵气。”

“1万1千灵气。”

“1万2千灵气。”

“1万3千灵气。”

当竞价到1万3千灵气时,

只见那满头都是黑白发,年龄约30岁上下,面容英俊的拍卖师,兴奋的叫嚷着。

“1万3千灵气一次,”

“1万3千灵气两次,”

“还有没有再出价的。”

这时,拍卖师故意对着那面色略显苍白的少年男子方向,提高声音叫道:“最后一次,还有没有再出价的。”

那少年男子,神情略显激动,仿佛心里在想着什么。

当他看着之前竞拍的大多数人,都已经对这价格望而却步。

而那位出价1万3千灵气的人,神情已经显得焦虑,仿佛价格已经快接近底线。

他觉得时机到了,

他要一次拿下,

不容任何失败。

“2万灵气。”少年男子终于开口出价道。

大厅内的众人都被这价格惊呆了,

大家这才回头看看是何人出此价格。

当他们看到出价的是这位面色略显苍白的少年男子时。

“是穆勇,穆公子。”之前出价1万3千灵气的人显得有些惊讶,瞬间也泄了气。

“穆公子,是穆公子。”而大堂内的少女都显得有些神情激动。

但是,在穆勇身后不远处。

一个满头

黑白发,面容白皙,衣冠楚楚,年龄十八九岁的贵气男子,冲着穆勇一脸蔑视的神情。

而此人正是那蛇蜥城首富之子钱乘风,在他身旁还有一位满头黑白长发,十四五岁,雪肤花貌,身形婀娜的美丽少女。

这少女,正是钱乘风的妹妹,钱仪。

这钱乘风见穆勇出价,一脸蔑视神情,并心怀忌恨道:“这厮,果然来了。”

而其余大多数人,见穆勇出价到2万灵气,已经偃旗息鼓,眼神中都难免妒忌的看着他。

然而在一旁观察着两人神情的拍卖师,见穆勇出价,面露窃喜,这正是他一直在等待的此刻!

他按捺这内心的兴奋,并带着诱惑的语气,对着钱乘风所在方向,大声叫着:“感谢英俊潇洒的穆公子出价。”

“穆公子出价,2万灵气,”

“穆公子出价,2万灵气一次,”

“祛毒液,仅此一小瓶,狮虎兽的血液,能祛百毒,最后一次,还有没有再加价的?!”

拍卖师看着钱乘风是乎在摩拳擦掌,更是显得异常激动,

再次冲着钱乘风方向大声叫道。

“2万灵气两次,”

“还有没有再加价的?!”

穆勇这时的神情,显得十分紧张,他紧捏的手心已经出汗。

之前,他从学宫先生秦天成那里得知,虎身狮头,头顶生有尖角的狮虎兽内胆,可以治疗身患重疾的母亲。

他因此去寻找狮虎兽,然而却被这狮虎兽所伤。

虽然侥幸逃脱了狮虎兽,却又再被毒兽所伤而中了兽毒,

侥幸活下来的穆勇,

为了治疗母亲疾病,以及自身中的兽毒,这些年购卖了很多仅能暂缓他们母子痛楚的丹药,

这些丹药,不能彻底治愈穆勇母子,但是却价值不斐,穆勇也因无奈,必须购买这些丹药,几乎耗尽了他多年生成的灵气。

然而,他身中的兽毒,现在已经渐入心肺,若不马上治疗,那所剩时日已经不多了。

现在的他只想着,必须先恢复身体,然后再去想办法,获取狮虎兽的内胆,治好母亲。

这就是为何祛毒液对他来说,是无比重要,哪怕付出仅剩全部灵气。

可是,那衣冠楚楚的钱乘风绝不会随他心愿,

眼看着即将一锤定音的穆勇,这时却听到钱乘风出价:“3万灵气。”

那拍卖师,见到钱乘风终于出价,心中暗自窃喜。

“哥,你这是干嘛?”钱乘风妹妹钱仪,显得有些着急。

她看着身边那眼神中充满妒忌的哥哥钱乘风,以及远处那面色有些苍白,神情略显紧张的穆勇。

她知道,这两人又再次针锋相对,她不愿看到,但也已经无法阻止他哥哥钱乘风那妒忌之火。

“一见这厮,我就来气,”

“仪妹,”

“我是在帮你教训下那小子,”

“你该不会,还想着他吧,”

“他是那样对你...”

钱乘风望着穆勇投以蔑视的神情,钱仪听他哥哥钱乘风说出此话,就没再吭声,只能望着穆勇,神情显得有些担忧。

3万灵气,

在蛇蜥城,

这如此小城,

即便是对于家境殷实的富商,也是很大一笔数目。

这3万灵气,已经可以换取一座很不错的屋院了。

那拍卖师终于等到了钱乘风出价和穆勇较劲,强掩着内心的兴奋。

“4万灵气”,而穆勇内心已经是万分紧张,仍然继续出价道。

大厅内的众人,

已经转而开始与身边人笑议。

他们开始像看戏般,

看着这蛇蜥城原城主之子的穆勇,与那蛇蜥城首富之子钱乘风一较高下。

“5万灵气,”钱乘风在穆勇出价后,立即又再次出价。

拍卖师显得非常的激动,大声道:“5万灵气,”

“有没有高过5万灵气的,”

“钱公子出价5万灵气,”

“5万灵气一次,”

“5万灵气两次,”拍卖师强掩着内心的兴奋,语调也更带挑拨之意。

当穆勇看着对他投以蔑视眼神的钱乘风,

他知道今日,遇上了钱乘风,定会被他为难一番。

钱乘风之所以多番为难穆勇,那是因为之前,穆勇的确是做了对不住钱家之事。

这钱乘风在此之后,就跟穆勇卯上了,

明面上和气,暗地里,尽使坏招。

一副不把穆勇给整死,决不罢休的态势。

穆勇实在不想与他纠缠下去。

于是,他决定,

用尽几乎全部的灵气一搏。

即使那钱乘风再怎么恨他,也完全没有理由,陪着自己疯!

“7万灵气。”穆勇紧张着出价。

“7万灵气,穆公子出价7万灵气。”拍卖师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大叫着。

这价格,已经远超他的预期。

而大厅内的众人,更是被这价格惊呆了。

穆勇紧抿着嘴唇,

可能是用力过大,

干裂的嘴唇已渗出血丝。

他更是感到身体内毒性又再次开始发作,不断有阵阵强烈剧痛。

他希望这次出价到了7万灵气,钱乘风能知难而退。

而他绝不能失去这瓶祛毒液,

若失去祛毒液,

他将在以后,一直面临兽毒造成的极端痛楚。

他将所有希望寄托与此次拍卖,

只要服用了这瓶祛毒液,

他就能不再承受那极端痛楚。

况且,毒性即将进入心肺,留给他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拍卖师继续兴奋的叫嚷着。

“穆公子出价,7万灵气一次。”

“7万灵气两次。”

穆勇内心焦急的等

待着最后的一锤定音。

“7万灵气,成...”

就在即将落锤时。

“我出,10万灵气。”钱乘风露出得意神情,再次出价道。

当穆勇听到钱乘风出价到十万灵气,已经是失落到谷底。

而钱乘风望着神情失落的穆勇,他再次向穆勇投以蔑视的眼神,仿佛在告诉穆勇:“你想得到的,有我在,你休想得到。”

“10万灵气,10万灵气,钱公子出价10万灵气,”拍卖师都兴奋的难以言表。

“还有没有继续出价的。”拍卖师继续叫道,声音却是低了好多。

因为拍卖师看到穆勇眼神中充满失落,只能干望着那拍卖台上,装着狮虎兽血液,发出淡淡绿光的玉瓶。

拍卖师觉得胜负已分,而自己的目的,也已经达到。

“钱公子出价,10万灵气一次,”

拍卖师准备落锤,

卖场的大多数人,看着穆勇那沮丧的神情,就知道好戏已经谢幕。

很多人都在窃笑,终于看到了一场好戏。

“10万灵气两次,”

“10万灵气,成交。”

随着一锤定音,祛毒液已经与穆勇失之交臂。

穆勇垂头丧气,

静静的转身离开卖场。

“钱公子,这是你的祛毒液。”拍卖师笑着将祛毒液递给钱乘风。

“咦,这就是传说中的独角狮虎灵兽的血液,血液居然是绿色的,而且还发出绿光,不错,不错!”钱乘风拿着手中的祛毒液兴奋的观摩着。

“钱公子,谢谢,10万灵气!”只见拍卖师伸出右手,右手掌心朝上恭维道。

“放心,少不了你的。”钱乘风对着拍卖师笑道。

然后只见那钱乘风稍抬起左手,眼睛看着左手掌心,他眉眼稍皱,左手掌心稍抬,仿佛一股纯色之气立即从掌心而出,立即交汇成一颗旋转气珠,顷刻间,气珠就直入拍卖师的右手掌心之中。

“谢谢,谢谢,钱公子。”拍卖师兴奋着,他万没有想到钱家的大公子钱乘丰是如此大方,更是对这钱乘丰,钱公子不停阿谀奉承。

要知道,在灵气世界,1个灵气的价值,就相当于普通人一天的收入,这10万灵气,也就相当于一个普通人几十年的收入了。

他单靠这单买卖,就赚到整个灵药堂平常好几月,都不一定赚到的利润。

再看那钱乘风,满面春风,大厅内不少人对他恭维着,他更是开心不已,更是客气对着众人笑道:“谢谢各位,若不是各位相让,那能如此顺利竞得此宝物,承让了,承让...!”

他现在虽被众人恭维而开心,但他最开心的还是,获得了,将一向嚣张的穆勇践踏在脚底的爽感。

......

灵药堂外,天色已逐渐昏暗起来,那地平线正拉扯着那已经失去余热的血红夕阳,犹如张大了嘴巴,要一口把那已经无力挣扎的夕阳给吞没。

现在的穆勇就犹如那夕阳,往昔的那些娇狂之气,已经荡然无存。

“我该怎么办?”穆勇的毒性正在发作着,他忍着身体的剧痛,艰难的行走在街道上。

而那意气焕发的钱乘风,却满是得意的骑着蛇蜥兽身上,接受着路人的奉承笑面。

然而他的眼睛,却在那街道上,人群的角落里,发现了他现在最想见到的人。

“咦,这不是我穆兄弟吗,怎么坐在这里啦!”钱乘风数落着坐在地上的穆勇。

穆勇抬头,看着一头黑发,只剩几丝白发的钱乘风,看着他骑着一人见高,两人见长的独角四足蛇蜥兽,而那蛇蜥兽张着血盆大口,口里布满獠牙,从口中伸出的长舌,流着恶心的粘液,蛇蜥兽像是明白钱乘风的意思,张着它那发出恶臭气味的大口,冲着那穆勇狂喷出它那让人眩晕的口气。

穆勇慢慢起身说道:“不用你管。”然后背对钱乘风离开。

“你..”钱乘风看着穆勇这样,更是生气,更是想要刁难穆勇。

同样乘着蛇蜥兽的钱仪赶紧对着钱乘风说道:“哥,走吧!爹在家等我们回去。”她不想钱乘风继续为难穆勇。

钱乘风笑着说道:“仪妹,你不会对他还有情吧。”

钱仪不作声,望着显得有些失落的穆勇,心绪乱麻。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想当初他是那么的狂妄,羞辱你我兄妹,现在沦落如此,活该!”

“即然他受伤失去了大部分灵气,也身中剧毒,这次就放过他,料定这厮多半将不久与人世,仪妹,你就别再想这厮了!”钱乘风望着穆勇那落魄的背影,心中无比快感。

钱乘风之所以有如此快感,也是因为他嫉妒穆勇之前的无限风光,羡慕穆勇比他年少几岁,居然灵印达到四级,而他却还在苦苦突破灵印三级。

他对穆勇的拒婚倒是不在意,换了是他,也是不会因为一只花朵,而放弃整个森林,只是他不便在自己妹妹面前说出心里话,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嫉妒,以悔婚这事发泄对穆勇嫉妒,想着现在能任意羞辱穆勇,钱乘风显得十分惬意。

“幸好爹之前就答应了穆家的退婚。”钱乘风显得有些意犹未尽,继续说着钱仪遭遇的往事,以显示自己现在为难穆勇是无比正确。

“哥,别再说了...”钱仪有点心绪乱麻,面带怒色。

“好,好,我的好妹妹,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你可要记住,千万别再对这小子动了恻隐之心。”

说完,钱乘风开始转移话题。

“仪妹,看你气色,应该是要突破三级灵印了吧!”钱乘风看着那钱仪头上已经是满头黑发,只剩下少许白发。

“可能是吧,哥,我们快走吧,爹可能有要事交代我们。”

钱仪不想钱乘风继续唠叨,眉眼稍皱,双手稍施灵气,身下的蛇蜥兽就立即加快行驶速度。

而钱乘风也仿佛明白是妹妹不想再与他继续话题,也是眉眼稍皱,双手稍施灵气,身下的蛇蜥兽也跟着加快速度,紧跟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