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初心永驻 > 正文
第八章 真的错了吗
作者:赤水情深  |  字数:3186  |  更新时间:2019-07-17 08:51:41 全文阅读

  有人说,上天给予一个人太多的苦难是因为将来要给他更艰巨的任务。也有人说,上天与其夺多去一个人的健康,还不如夺取他的思想,因为那样,他就可以活的无忧无虑,活的很潇洒!

  由于萧峰的家庭更本抽不出人手来照顾他,所以他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他这才感觉到生活的不易,他也清楚地知道,他需自己坚强,此外,再无他法!

  高一的田径运动会上,萧峰好像得罪了沁茹。从此,他们说话变得客套,常常把“谢谢、对不起”挂在嘴边!

  萧峰后面的两个月心里很沉重,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他心目中的挚友会对他说出最伤心的一句“你太过分了”。他第一次为朋友哭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沁茹说出那样的话。

  最终,沁茹先找到了萧峰,并向他道了歉,萧峰认为这没什么,也就放下了以前的不愉快。只是,他们之间有了一堵墙,一堵无形但非常坚硬的墙。

  高一暑假的一天,萧峰一次又一次地收到沁茹的短信,但他视而不见,还有点怪沁茹,因为这次沁茹确实错怪了他,她的那句“你太过分了”在萧峰心上深深的刺了一刀。但沁茹的电话让萧峰不情愿地接上,那是一批志愿者的电话,是沁茹帮萧峰申请了一笔助学金。从此,萧峰不敢再怨恨沁茹,他总觉得是自己欠沁茹的,是自己对不起沁茹,辜负了她的帮助。但他怎么也不会料到,这件事情直接影响了他的高考,也让他失去了很多。

  时光转瞬即逝,转眼到了高二。学习任务更加地繁重,在外住宿的萧峰做饭成了问题,现实只能逼迫他吃方便面。但殊不知这是个天大的错误的决定。

  这年国庆节,萧峰由于腹痛,爸爸带他去了医院,结果无疑是晴天霹雳,萧峰被查出患有双肾结石兼胆囊结石,并且没法做手术,又加上学习任务繁重,父亲的双鬓在一夜之间白了那么多。父子俩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些什么,只能坐待上苍的安排。

  这时他收到了沁茹的短信:“萧峰,加油,无论发生什么,你还有我,我会永远帮助你,直到死的那一刻。还有,别忘了,假如你要做手术,我会在手术室外陪着你,守着你,一直等你出来,千万不要怕。不要忘了,你是真英雄,你怎么会怕呢?对吧!”

  看到这,萧峰笑了,但他又哭了,他笑沁茹的最后一句代表着什么;他哭自己身体残疾,不能到达诗和远方。

  接着,智煜又发来了短信:“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你没有因为什么身体的残疾而选择在家庭的庇护下了此一生,而却选择了走向社会,那你就给我坚强起来,不许掉眼泪,你的眼泪没人给你擦,那么,你就不许流泪。如果你现在放弃,你现在怕,那你也太无能了吧,你不要怪我写的太无情,因为比起社会的无情,这简直不值一提。记着,你可以流血,但不可以流泪。”

  萧峰很高兴,他庆幸自己的人生会遇到智煜和沁茹。

  接着,萧峰回到了学校,沁茹也一次又一次地给他打气,这让他心里高兴了不少,他常常在梦里开怀大笑。

  ……

  放假了,也就是高三的暑假,可惜只有七天,而这七天,萧峰却要在医院度过,但他不怕,因为沁茹和智煜对他说的那些话。

  在医院里的七天,萧峰发动态说,“唯一的假期却要在医院度过,可悲”,智煜这样评论:有白衣天使相伴,何乐而不为呢?呵呵,也就智煜这个活宝能在此情此景说出这样的话。

  但自始至终萧峰没有收到沁茹的消息,哪怕是一句简单的“你还好吗?”,但这却成了一种奢望,他始终都都都没有等到,这让星松非常伤心。

  高三的生活总是乏味,总是很难,很难很难,对诗和远方的期待使他们更加努力,只为美丽的明天。

  智煜知道萧峰内心的委屈与不易,他在星松的QQ空间这样留言:我家门前有一棵歪脖子杏树,但它每年都接出好多的杏子,并且比其他笔直的杏树接的大且甜。

  …………

  快到高三寒假的时候,萧峰看到了沁茹发的一条动态,不知为什么删除了沁茹的QQ,也许这就是后来种种矛盾的导火线。

  十天后,又是沁茹先找到了萧峰,她主动道歉,并亲手叠了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送给萧峰,希望他能够放下所有的不开心与负担为了诗和远方背水一战,逆袭高考。

  萧峰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在那周,萧峰的左眼皮老跳,他期待好事的来临。他还在庆幸他的左眼跳得到了验证,但他却始终也没有想到,就在那个星期五他的家庭发生了什么,他后悔那周没有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可是,一切都晚了。

  高三的期末考试如期而至,萧峰的病只是有增无减。这样的结果对于一个高三学生来说简直是身心俱疲,更何况是对于一个像他那样身体有残疾的孩子。

  另一边,沁茹的身上好像也在发生着什么,萧峰没多长时间就察觉到了。只是,萧峰没有勇气去问,因为沁茹很要强,她不愿别人看到她懦弱的一面。于是,他沉默了。

  萧峰还是不能默言,他问同学,“如果好友难过了,如果她遇到不好的事情了,是该安慰问候,还是交给时间,让时间去抚摸一切?”萧峰的得到的答案是前者。

  于是,在一个恰当的时期,萧峰和沁茹乱聊了几句,就问:“沁茹,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告诉我,如果你痛苦,让我来帮你分担一些好吗?”沁茹沉默了,她没在说话。

  他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追问。

  终于,沁茹说:”萧峰,你要干什么,你要逼死我吗?这朋友,你要认为可以做,你就继续,你认为没有必要,那就算了。是不是逼死我了,你就高兴了。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把刀子,捅我一刀,然后再给我一颗糖。你到底要干什么?”

  萧峰又哭了,哭的很伤心。

  高三没有假期,寒假也是,他们的补课也在义无反顾地进行着。

  在快要补课结束的时候,父亲又带着萧峰去了省城医院,他好怕,真的好怕,因为他们离高考已近百日。

  这次,他又没有得到沁茹的问候,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沁茹还在因为上次的事情在跟自己赌气。

  回家以后,父亲对萧峰说:“人家帮过你,你应该问候人家。”

  再次,萧峰又向沁茹提起了那件事,没想到。

  沁茹这样对萧峰说:“萧峰,我警告你,人都是有底线的,你这样一次又一次地逼我,把我的伤口一次又一次地揭开,然后你在从里面寻找快感,你是不是要逼死我?这朋友,你要是认为可以做,就继续,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告诉你,初中的我,什么都干的出,你要是再这样,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后果等着你。把我的星星还给我。”

 

萧峰好害怕,他没有勇气去理解那句“这朋友,如果你认为可以做,就请继续,如果没有,那就算了”,他的心很痛,痛的歇斯底里; 他更怕,他不是怕沁茹口中意想不到的后果,他怕的是他永远失去了沁茹,失去的莫名其妙。

  他真的没想到,一句问候,怎么会被认为是寻找快感,怎么会被警告,沁茹又怎么会叫出“萧峰”两个字,因为再次之前从来没有,是不是在沁茹心里早已没有了这个可怜可恨之人???或许这些答案,他永远无法知晓。

  在萧峰心中,沁茹是他生命中的天使,所以,他没有勇气接受沁茹对他的不好,哪怕是一点点他也无法接受,当沁茹对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他的内心犹如万箭穿心,真的,很痛很痛,但这些,沁茹永远也不会知道。

  有时萧峰这样想,也许他的生命中应该有那个假肢天使李嘉楠,毕竟他们有些同样的遭遇,他们同样是6000万残疾人中的两个。他不该奢望什么美丽无疵的白沁茹做他的挚友,因为他不配,他真的不配。

  呵呵,为了他,家庭早已负债累累,父母一整年也没有新衣服,耄耋之年的祖母在为他拼命,可爱的妹妹萧云也只能穿别人送的衣服。一切的一切,都是萧峰,如果没有残疾的萧峰,他的家人会和别人一样乐在其中,父亲也不会在酒醉后忘记自己的家门也不会忘记星有病的儿子,整天以泪洗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萧峰的父亲却彻底放下了男子汉的尊严,只为萧峰。

  在和沁茹做“朋友”的一千多个日子里,萧峰这样想过,他和沁茹可以建立非比寻常的情谊,他很幸运,他时刻相信他们的情谊可以打破世俗,超越世俗,但他也许真正的错了。毕竟,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们有多少力量去填平那道正常人与残疾人之间难测深浅的鸿沟呢?他们又有多少力量去改变世俗呢?他始终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是自己错了吗?亦或许,他们之间非比寻常的“友谊”只是一个笑话,他所得到的也只是别人的可怜与怜悯。

  ………………

  ………………

  百日后,他们迎来人生中最重要的第一次考试——高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