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时明月光 > 郡守一方
第41章:人要有梦想
作者:有一只阿布  |  字数:3189  |  更新时间:2020-07-05 22:04:26 全文阅读

大遥吃了一口烤鹿肉,味道有些柴,但是肉香浓郁,别有一番风味,就了口酒说道:“侯爷知道我是从长安而来,临行前,陛下曾特意嘱咐过我,说豫章郡山多林密,又湿热多瘴,容易滋生蚊虫鼠蚁,让我多照看关照一下侯爷您,说您跟他同是刘氏子孙,日后还要相互扶持呢。”

刘贺听完大遥的话后一愣,面色有些不太自然,嘴巴张了张,许久没有说话,不堪回首的往事已成定局,如今平常生活的琐碎再。加上身心的病痛,一些话说出来矫情,咽下去伤神,百般滋味涌上心头,话到嘴巴又发现不值一提,久久过后还是俯首作揖,对着长安的方向说道:“罪侯身居蛮荒野地,实属罪有应得,谢陛下关心,祝陛下长乐未央。”

大遥看着有些暮气沉沉,似乎心有苦楚的刘贺,有些于心不忍。寻思着自己这种行为是不是在狐假虎威落井下石,大遥转移一下话题:“侯爷看着身体抱恙,我会禀告陛下,让太医为您抓几幅调养身体的药,对了刚刚送你的瓷器,其实是我督造制成的,我准备等工匠熟悉后,再多建几座瓷窑,日后让各郡县侯国都能用上我们豫章郡的瓷器。”

刘贺无心搭话,随口附和道:“使君大人不愧是陛下钦点的太守,又兼奇技超群,相信肯定能将豫章郡治理的政通人和。”

大遥拿起华美的漆器说道:“侯爷,这漆器铭纹复杂,颜色艳丽,能卖两千钱,若这陶瓷拿到外卖出售,你说卖多少钱会合适?”

刘贺沉默了一会说道:“这瓷器贵在稀罕,但若是用作食羹吃粥还是用漆器好一些,因为这瓷器属陶器,端着会烫手,又容易破碎,不是奇货可居的话,卖五百钱的话,买者会趋之如骛。”

大遥摆摆手:“五百钱?我想等工匠熟悉陶瓷烧制之法后,多开建新窑,如果要卖到大汉全郡国,卖太贵的话买的人就少了,而且这瓷器毕竟是陶土所制,难的是制作的方法,我准备卖一百钱一副,当然一些样式特制的名贵瓷器,价格肯定不会这么便宜,所以我才说若侯爷答应借我一万金,日后肯定会如数奉还。”大遥兜来兜去,又回到了借钱的问题上。

经过大遥事先铺垫,借了刘病已这位大神的威势后,再提借钱的事,刘贺就没有立马拒绝了,而是在认真思索权衡利弊了,作为封疆大吏的太守,有直接呈奏皇帝的权利,而且又是奉命监督他这个上一任皇帝,谁知道大遥会说些什么话,若是说了对他不利的话,到时不仅侯爷做不成,还可能会连累家里。武帝时期,就有大臣害的几任王侯,身死国除。

刘贺向着大遥的方向敬了一杯酒说道:“这一万金说多不多,说少可也不少,别看我这富丽堂皇的,可是我还要养一大帮子人,下人家臣女属家眷一大堆人的吃喝用度,花销可不小, 一下子拿这么多钱出来确实有些困难,要不使君多给给我一些时日,我试试看能不能筹齐。”刘贺话不好说太绝,使出了一个缓兵之计。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大遥如果再逼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刘贺好歹是自己的邻居,以后说不定还会多多打交道,大遥站了起来,冲刘贺深深作了一揖:“那就有劳侯爷了。”

刘贺有些意兴阑珊,回了一揖后说道:“使君,你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随便吃喝,我身体有些不适,就不破坏大家的雅兴了,我先去后堂休憩一会。”说完旁人搀扶起刘贺,扶着进内屋了。

主人都不在席了,大遥一行人吃的不是滋味,随便吃了一些后,便回官邸休息了。

大遥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为,在公共场合跟主人提借一大笔钱是事确实不太好,有点强人所难的味道。但是若自己不在公共场合提这件事,若私下借钱成功,以后怎么跟人解释这么大一笔资金的来向,到时若有人借此攻讦自己,估计就百口莫辩了。

此时大遥孤身一人来到了刘贺休憩地方,此时刘贺左右各有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侍在服侍,一个在敲捏肩膀,一个在揉捏手臂,门侍看到大遥后,赶忙进去通报。

刘贺起来迎接:“使君大人不知有何请教,最近身体不时疼痛,不得以离席,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大遥:“侯爷,今天让你为难了。”

刘贺没想到大遥会说出这句话,停顿了一会说:“此话怎讲,莫不是说借钱的事么?这钱我相信你是还的起的,只是我确实一时半会拿不出这么多钱。”

大遥:“听闻侯爷被迎接去长安时,意气风发,志气高远,想大展拳脚,做出一番事业来。”

刘贺有些伤神的摇了摇头:“莫要再提,当时年少无知,得志便猖狂,犯下滔天大罪,害的跟着我一起的人遭受无妄之灾,实属我的罪过。”

废帝的事情牵扯过深,大遥不敢继续聊下去,大遥看了下两侧的人。

刘贺会意,屏退下人后,说道:“使君不知有何要紧事要跟我说。”

大遥正色道:“大人当时是如何的雄姿英发,人生在世肯定是想要大有作为一番,如今你虽然不能号令天下,但也比大多数人强很多了,想必侯爷也不想自己默默无为,老死在自己的封地。”

刘贺神色有些动容:“你说的自然有道理,高祖起初也不过一介亭长,尚且能聚天下英雄,推翻暴秦,让这天下跟着我们姓刘。”

刘贺想继续说下去,大遥赶忙打断,这话听着是对的,怎么感觉有些像是效仿汉高祖起事,外人一听,还以为两人在商量谋反来着。

刘贺神色有些尴尬,连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感于你说的话,觉得自从来到豫章郡后,一直精神不振,整日无所事事,沉溺于酒肉女色中,不过是虚度光阴。”

大遥等刘贺自我剖析完毕后说:“人活着除了吃喝拉撒外,还是要有梦想的,如果人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刘贺把“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后说道:“平常百姓吃顿肉喝口酒就视为仙珍佳肴,欢天喜地,而这些对我来说不过是唾手可得;别人春不避风尘,夏不避酷暑,秋收冬藏,也不过图得一家五口之粮,而我府邸存粮溢出大门;黔首穷极一家资产,不过得一糟糠之妻,而我美姬良妾香胭脂染红府前小溪;我还有什么可追求的,我的梦想应该是什么?”

刘贺这话说完后,大遥听的想吐血,这人比人,气死人,有些人拼尽全力只是为了一口饭活下去,而有些人一出生就直接到达了这些人一辈子达不到的顶点。

大遥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你看过高耸入云的房之么?你看过夜如昼的情景么?你能日行千里么?你能飞入高空俯瞰群山么?你能耳听千里之外的声音么?...”

刘贺像是在听神话故事一样,听的是津津有味。

大遥看刘贺神态,大概知道刘贺心里想的是什么,肯定是当神话故事来听,不过对于这种超前不知道多少层级的知识,如果刘贺相信了的话,大遥还会怀疑他是不是跟自己一样,也是从现代而来。

大遥停下来说话,刘贺侧过头,说道:“你说的真是匪夷所思,我还从未听人说过这些,畅想一下,若有一天能见识全你所说的那些,我刘贺也算不枉此生。”

大遥笑了笑:“虽然上面的很多事都是我梦中所见,不过我觉得那些也不都是不可能的事。”

刘贺轻笑了下说道:“虽然不知道使君为何会做如此荒诞离奇的梦,不过我也算是见多识广,什么样的东西没见过,还真没有见过你说的任何一样东西。”

大遥身体后仰,放缓语气说道:“如果我能实现上面的一种,侯爷是否答应借我一万金?”

刘贺收住笑容,死死盯着大遥的眼睛,见大遥眼神里透露着笃定跟认真,顿时豪情顿生,大笑道:“好,如果你真能实现上面说的任何一个,这一万金我借了,不收你一丝一毫利息,而且也不限你两年期,五年内能还清就行。”

大遥:“此话当真?”

刘贺懒洋洋的说道:“当然。不过若是完成不了,那我就只能借你千金了,这千金你想什么还都行。”

刘贺这话既为自己留了后路,又表现出了他的诚意,如果大遥做不到,就借一千金,不规定还款期限,相当于是赞助送给大遥了。

大遥看着刘贺:“一言为定驷马难追!”

刘贺也郑重道:"君子一言九鼎。"

大遥站了起来,意气风发道:"侯爷这一万金我是拿定了。"

刘贺也撑了起来:"好,我就拭目以待了,不过你总得说个期限吧,总不能让我一直等下去吧?"

大遥盘算了一下时间:"五天后,侯爷咱们宫殿前见。"

回到官邸驿站后,大遥早有计划,五天做好需要大量基础建工作的,按照现在的情况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有一个倒是可以做到,飞上天空!要飞上天空,只要做一个热气球就行,热气球分三个部分,上部分是球形气囊,下部分是吊篮,开口点明火,热气上涌,就飞起来了,原理与孔明灯一样,十分简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