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七剑合璧 > 正文
第八章 倔强的好友
作者:墨羽程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19-07-13 02:05:58 全文阅读

风轩和牛二,去城东寻找萧家仅剩下的铁匠。

沿途,风轩继续跟牛二,打探萧家的情况,是否有萧家其他人意外得利,或者是平白无故修为大增等等的事情,以完善自己的推测。

而平原城东面,有一片贩卖法器的街道,街道边上便是铁匠铺的汇聚地。

说是铁匠铺,但打造得也不是凡兵凡铁,时不时也会打造些许七八阶法器,一柄能卖出百十两银子来。换做寻常人家,拥有一家铁匠铺,一个会打造法器的人,已经足够日后的生活了。

寻常人家,一年开销用度,也不过数十两银子罢了。

相比于武道者,千两银子购买凶兽血液炼体,强化经脉、增强根骨、充实血气,再花费数百两银子,购买一件九阶法器、若加上护甲、头盔、战靴等等,一套护甲下来,没个数千两银子,根本不够。

所谓穷学文,富学武,正是如此。

学员书生,一斤墨汁、数十杆毛笔、千百张宣纸,要多少钱?

恐怕还不够武道者花费的零头。

家中没点底蕴、个人没点手段,想要成为武道者都难,唯有去修仙。

走最最绝望的修仙一途!

因为修仙无需服用凶兽血液,无需战甲战刀,终日清茶淡饮,盘膝打坐,吸纳天地灵气,入先天境产生灵识,再以灵识,配合相应功法,悟出法术,以此作战。

天地灵气,尚未回归至万年前的水准。

修仙者的实际战力普遍低于武道者一个大境界,但寿命却是武道者的两倍。

武道者,年轻时血气旺盛,多番作战,留下诸多暗伤,等到年老血气衰弱,暗伤涌现,战力反而呈断崖式下降,这也是风轩之前,能一击秒杀王家老祖的原因。

血气衰弱的半步金丹武道者,战力甚至不如血气兴盛先天后期武道者。

城东,一个布衣青年,浑浑噩噩地拿着一壶黄酒,每周三两步便喝一口,不时言语道:“爹,娘,孩儿对不起你们!债,我一定会还的!”

“我会还得干干净净,清清楚楚。”

“我亲自交易的灵兽,出了事情,我负责到底!”

他摇摇晃晃来到自家铁匠铺前,露出无奈的笑容,道:“我再喝一口,就炼器。今晚,我再炼出一柄九阶法器,林楠,钱我一定会还,别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

“咕咕咕……”

“咕咕……”

布衣青年将半壶黄酒一口气喝完,酒壶放在一边,浑身血气上涌,提起大铁锤握住火炉中燃烧的生铁,将生铁一把拿出,铁锤猛地砸下去,火花四溅。

砰!!

砰!!砰砰!!

铁锤反复砸下去,将生铁反复折叠锻打七次。

布衣青年再取出一瓶一阶凶兽的血液,滴落在生铁上,同时催动自身血气,迫使凶兽血液融入铁中,又拿起特制长钩,趁着生铁温度极高,材质柔软时,勾勒出一道道图形,或龙或虎。

他一边勾勒图案,一边心想道:九阶法器,需要融合凶兽血液和我自身血气。

快要成形的时候了。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这样下去,一晚上我可以打造出三柄九阶法器。

甚至将来打造八阶法器、七阶法器、甚至六阶、五阶法器。

早晚有一天,欠得银子我会还的干干净净!

我不要任何人的怜悯。

更不要让你们看我的笑话,哪怕十年、二十年,我也会还清楚银子的。

个别时辰过后。

一柄崭新的九阶法器出炉,浑然一体,吹毛断发。

这柄法器被布衣青年,放置在一边,青年接着锤炼下一柄法器。

法器,一共分为九阶,九为最次,一为最尊,不同境界的武者,使用相对应的法器。

后天境,能催动九阶、八阶、七阶法器,无法催动六阶法器。

先天境,对应六阶、五阶、四阶法器。

金丹境,对于三阶、二阶、一阶法器。

元婴境,无论武道者还是修仙者都不会使用一阶法器,因为法器承受不住他们力量、灵力。

他们则使用更高层次的法宝,法宝则还不是布衣青年能接触到的宝物。

“少爷!”

徐伯捧着银票走来,他也是锻造师之一。

他恭敬地递出银票,说道:“少爷,老朽虽然在萧家锻造了一辈子的法器,但也知道自己值多少银子。这个月的银票,您给多了,请收回去吧。”

布衣青年放下大铁锤,目光坚毅,道:“徐伯,上个月你多锻造了数十柄九阶法器,这是应得的。”

“可是,老朽我实在不用了。”徐伯徐徐道:“家里生活都还好,儿子考取功名得到了一些田产,能生活下去。这些数百两银票,您拿去还债吧。”

“萧家虽然败落,但终归有兴盛的一天。”

“我们大家都还等着您,兴盛家族呢。”

布衣青年似哭似笑,随着神情坚毅起来:“生意失败了,我欠了银子。但是,该您得到的银票,就是您的银票,我绝不可能将您应该得银票,拿去还债!”

他将银票推回徐伯怀中,眼神坚毅:“这是我的底线。”

“虽然我现在急需要银票,但我也绝不可能接受这些银票。”

这般如此,徐伯叹息一声,转身回去了。

周围数个锻造师,也是如此叹息,少爷什么都好,就是太犟了,太有责任心了。

布衣青年继续锻造法器。

门外,风轩和牛二已经到了。

徐伯出来迎接,露出微笑,回头喊道:“少爷,风少爷和牛二来了。”

“风轩来了?”布衣青年瞬间慌神,手忙脚乱的放下铁锤,“不行,我不能让风兄弟和牛二看见我这幅莫样,不行,绝对不行!”

他直接朝着后门跑去,慌慌张张,火急火燎的。

风兄弟,我曾经说要加入青狼军,但我现在这幅莫样,决不能让你看见。

你们好好的修炼,等数十年后,我还清楚债了,我继续修炼。

到时候,咱们再相约天下。

布衣青年刚跑到后门,便被牛二拦住。

风轩站在边上,神色平淡,道:“萧三,你不认我这个兄弟?”

“不!”

“我没有这个意思。”萧三赶忙解释,“我只是不想拖累大家,债务我能解决,你们不用担心,不用管我。”

“你这家伙。”牛二直接一巴掌扇在萧三脸,“你这么不当我们是兄弟啊?”

萧三被一巴掌打冷静下来,便说:“风兄弟,牛二,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帮我。但是我不能耽误你们,你们还要修炼,还要生活,哪能拿银票给我还债。”

“况且,我自己闯得祸,就应该我自己背。”

“家里长老怪我,父亲和母亲也因这件事去世了。”

“一切的祸根在我没有检查好那批灵兽,请让我自己来背这个祸,我答应你们,十年后再见!”

风轩真想一巴掌拍上去,打醒他。

这么倔,比自己都还要倔,一力承担,靠他这个铁匠铺,一年除去所有开销用度,拼死了干,也就赚七八千白银,尚且还是在每一柄法器都有人买的基础上。

数十万两白银,他至少得还十几二十年。

并且,萧三是武道者,最最黄金的年龄,也就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等四十岁再修炼,他能否修到先天境,都是个问题。

“你有没有想过,那批灵兽原本没有问题?”

“是林楠动的手脚!”风轩直接点明自己心中估计,说道:“你们萧家,在平阳城算是不错的家族。你父母也因为这件事而死,家里长老、兄弟姐妹都日子不好过。”

“况且这件事出了,你们萧家没有任何人得利。”

“完全不构成狂风阁所说的,你们故意侮辱狂风阁的情况。”

风轩上前,认真说道:“你相信你想过,是林楠故意给灵兽下毒,再配合长老,故意敲诈你们的萧家吧。”

萧三低头说道:“想过,但是又能如何?”

“我不过一个后天武道者,林楠是先天武道者,还是狂风阁的内门弟子。”

“出了这样的事情,我除了背负,还能做什么?”

“如果你当我是兄弟,我帮你查这件事。”风轩目光坚毅,随之稍微绽放自己的气息,道:“我也会入狂风阁!”

他字字坚锵道:“是我们欠的银票,我们一定要还。”

“不是我们欠的,那就绝不可能还!”

“你突破到先天境了?”萧三惊讶地抬头,说道:“你是先天境,一旦进入狂风阁就是内门弟子。”

“我进入狂风阁,直接会成为内门弟子,还怕林楠做什么!”风轩承诺道:“林楠的事情,我一定会给你解决,因为,我们是兄弟!”

“说得好!”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一个身穿战甲的中年男人忽然出现,唇角展露笑容,道:“风三公子,不愧是青年才俊!”

他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城主有请。”

风轩眼中闪烁光泽,知道应该是王家的事情,城主知道了。

他便道:“牛二你陪着萧三,我的修为别泄露出去。我去城主府看一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