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阴阳录的阴谋 > 正文
第三卷
作者:李嘉浜  |  字数:2363  |  更新时间:2019-07-06 03:09:31 全文阅读

害怕归害怕,但是我也不能总在这儿呆着啊,看着那些人都往西边走,我也只好跟着往那边走,想着

那边也许有什么线索大概有半个小时,我看到了一个广场广场上有两个建筑,一个看样子是一个汽车站,有点

类似我们县城的汽车站的样子而另一个则有点像是宾馆,那些穿黑衣服的人陆续的走到了那个类似宾馆建筑之

还有很多同样穿黑衣服的人从宾馆里出来后走进了汽车站当然,这一切都是无声无息的在这灰蒙蒙的天

空下只能偶尔听到汽车的笛的声音

我走到那座宾馆样的建筑前,望着这座三层楼,看外观好像有年头了,好像是红砖砌的红木大门敞开着,

那些黑衣人进进出出门上有一块硕大的牌匾,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半步多”三个字,很奇怪的名字,也不知

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块匾好像有某种魔力一样,让我产生了一种很想进去的感觉,反正也没头绪,先进去再说

可这时我注意到这座建筑门旁边有一个小算命摊儿,一个中年男子正做在摊前打着瞌睡,我注意到,他是这里

唯一一个没有没有穿黑衣服的人他穿着一身青衣小褂,有点像电视里民国时期的衣服

但是这已经让我感到很亲近,于是我没有进门,而是快步走到了那个小算命摊儿前我轻轻的敲了几下他

的小桌:“大叔,大叔醒醒”

他慢慢抬起了头,看到我站立在他身前竟然好像很惊讶,我也上眼打量这位中年人只见这位大叔年纪大

概四十五六上下,留着一头小偏分,国字脸,薄薄的嘴唇上有一撮小胡子,一双小眼睛里闪烁着一股精光

他上下把我打量了一番,然后拿手指着自己:“年轻人,你是在和我说话么?”我想这大叔是不是有毛

病,我就站在你面前,当然是跟你说话了,我点了点头

那位大叔望 着我的眼睛里透露出了像是有些兴奋的神采,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值钱的东西一样,看的我全身直起鸡皮

疙瘩他看了我大概有两三分钟后看口了,他问我:“年轻人,你知道这里是哪儿么?

昏,这老头儿不会也和我一样,我要是知道还用过来问你?我摇了摇头,那大叔笑道:“那你想不想知

道?”

昏,这老头怎么这么喜欢吊人胃口,我对天誓,这要是在我们学校时遇到这么贫的主,我早两耳光招

呼上去让他挑重点说了可是虽然这位大叔挺不要脸,但是看他这身造型就知道好像不是什么善类,况且这里人

生地不熟,正所谓人在屋檐下谁敢不低头?我只好低声下气的对这大叔说:“大叔,您知道这里是哪儿么?

我怎么会来这里啊?

我这个“您”貌似用的恰到好处,这老头儿听完后挺受用,他望着我,似笑非笑的说:“这里是阴市,

而你应该是已经死了”

啥?我心里想你这个老头不是有病么,我就在你面前活蹦乱跳的,怎么能说我已经死了呢?

张道陵貌似已经从我的眼神里读出了“这老头神经病”这六个字,他说:“年轻人,你应该能看出来这

里有什么异样那是因为这里是只有死人才能来的地方”

的确,说神奇一点,这里的情景确实很诡异,好像是拍电影搞特效似的,但是说我死了这也太离谱了

那老头见我沉思不语后,接着说:“年轻人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就摸摸你的心跳,看看是不是三声长

跳两声短跳”

我听他这么说忙把手捂在胸口,靠怎么跟本没有心跳 正当我吓的呆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声心跳“

扑通----------------------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果然是三声长两声短这把我又吓了个够呛,三长两短,这也太邪门儿

了难道这老头儿说的是真的?这一切的一切,不由得让我开始相信了,等等?这老头说这里是只有死人才能到

的地方,那这老头是?想到这里,我感觉到后背的冷汗开始刷刷刷的往下掉了

那老头看我面色铁青后笑道:“别害怕年轻人,这里的确都是死人,但不是死鬼”

啥意思?我没听明白,这一切都太复杂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老头的话让我感觉到心安好像是有某种

魔力一样我忙问道:“大叔,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么?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那老头指了指桌子前的凳子让我坐下,对我说:“好,年轻人,我先跟你解释下这里,还有,我承受

不了大叔的这个大字,你就叫我张天师吧”

张天师开始对我讲出了这个地方的情况,原来世上神鬼人有界,但是这三界都有很多连接之处,连接地

府与神界的地点叫做‘三途村’连接神界与人间的地点叫‘瀛洲’而连接人间与地府的地点叫做‘阴市’通常

人死后的灵魂先要被鬼差带到阴市,这时的灵魂还能不属于鬼,要到这座‘半步多’的客栈中领了鬼心后,才

能称做为鬼之后登上‘一步少’的火车前往地府,在那里听候落如果是行差踏错没有领到鬼心,或者没有赶上

火车的幽魂就只能变成孤魂野鬼永世漂泊

我坐在板凳上听的入迷了,这也太玄了,整的跟玄幻小说似的了,我问张天师:“张天师,那我也死了

么?”一想到死,我就不由得伤心了起来,想起家里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现在才现他们对我是多么的重要,

把我养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报答过他们我才十七岁啊,就这么死了,想到此处,我心中满是不舍和不甘

张天师望着我说:“你虽然死了,但是还没有死透,因为你还有心跳”

没有死透?啥意思?这个张天师说的话我大半都听不懂,不过听他这意思就是我还有得救了?我忙问

张天师:“没有死透是什么意思?我是不是还有的救??”

张天师点了点头,让我把我在人间最后的记忆讲给他听,然后又问了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他伸出拇

指在食指中指间一顿乱搓,我以为他要钱,就跟他说:“我没钱”张天师瞪了我一眼,然后不说话闭着眼睛继

续乱搓我着急了,跟他说:“我真没钱”张天师唉了一声,说了句:“朽木不可雕也”

张天师睁开了眼睛,对我说:“其中缘由我已经了解了个大概,你应该是被妖邪所害,好在落水时间不

长,现在你的肉身应该还在医院抢救所以三魂七魄离了一魂五魄到这里”

妖邪就是妖怪,我忽然想起了我们老师给我讲的故事,忙伸手到衣服里掏出我以前捡到的荷包戴,把他

打开后取出了那道黄符,只见这道黄符上的字迹已经被水浸的看不清字迹了难道我老师讲的故事是真的?我看

到岸上站着的老太太就是那个啥黄三太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