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拦截
作者:SP24WR衔尾蛇  |  字数:2331  |  更新时间:2019-08-12 22:34:19 全文阅读

苏35小队迅速横穿整座岛,期间飞越了爱国者系统的防区,但没有受到任何阻拦。有预警指挥机在背后撑腰,以及友军隐形机的掩护,小队完全放开手脚,心无杂念投入一场直线竞速。

两架传火人掉过头来,希望能为波音客机争取时间。在苏35的HUD上可以看见,幻影战机正针锋相对迎头扑来,完全忽略双方在质量和数量上的悬殊差距,况且,苏35小队依然占据约三千米的高度优势。

“洞两幺洞两两,护航机交给你们。”

“收到。”

“其他人,不用管幻影,继续追击。”

幻影2000拼命爬升,试图拉近双方的高度差距,但动力显然不是法国飞机的强项,事实上,在印度空军中服役的同型号战机常常被作为战斗轰炸机使用而非投入空战。当幻影气喘吁吁爬升到四千米时,苏35小队已经在一万米的高度飞行,对于空中拦截而言,局势接近绝望。

迫不得已,幻影战机强行拉起机头指向对手,试图抢先完成雷达锁定。他们得到的信息显示,苏霍伊战斗机雷达反射面积极大,体积较为小巧的幻影2000在迎头对射中会占据先敌锁定的优势。但实际操作起来完全是两回事,两架幻影被功率强大的雪豹E雷达牢牢锁住,而幻影的羸弱雷达在这个距离甚至无法看清楚苏35到底在哪,只有传感器尖锐的告警声在提醒,十二点钟方向有部强大的雷达正在跟踪他的飞机。

没有体系优势,在两眼一抹黑的战场上,与背靠预警机的四架先进战机对抗,这样的任务接近于自杀。不过,能入选总统护卫队的飞行员,政治方面倒是立场坚定,依然硬着头皮向赵宝喜的小队迎击。这位双机小组组长并不知道,他正面的敌机里还有两个鬼鬼祟祟的杀手,他根据已知的敌情判断,一分钟内,自己会看见R77迎头飞来。

雷达上,不断的闪烁轨迹突然出现,从一个没有敌机踪影的方向跳跃着接近。长机呆呆地看着导弹从五十公里接近到二十公里,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两翼还有敌人的隐形机,也许它们一直在借助数据链掌握自己的位置,或者使用低可探测模式偷偷地扫描,总之幻影2000的雷达告警系统无法察觉这样的威胁。

夜空中,一点火光正在闪烁,那是前方五公里处的友机引擎尾焰。然后,在这点火光旁边,渐渐浮现出两个飘忽的影子。

友机飞行员使出浑身解数拼命转弯,幻影2000具备惊人的瞬间盘旋能力,竟然将来袭的导弹甩开。五公里外的长机松了口气,以为敌人第一波偷袭失手,但导弹没有径直飞出战场,反而开始转弯,在两者之间权衡了半秒后,扭头朝他飞过来了。那是一种岛上情报部门根本不知道其存在的技术,中距弹的载机正在使用专门的数据链为导弹修正路线,帮助脱靶的武器重新找到目标。

第二枚导弹断然放弃了能量不足的友机,跟着直奔小组长而来,两枚弹药中间拉开了挺长的一段距离。优秀的飞行员,可以凭借一次时机拿捏精准的机动,同时甩开双发齐射的两枚导弹,可是这一次导弹并不打算前后脚抵达,这让飞行员开始为难起来。

幻影战机看准时见,向一侧急转躲避,导弹在哪已经看不见了(动力段结束),不过好像没有被击中。但这个动作在第二枚导弹面前时机完全错误,中距弹以极小的过载撵上能量不足的战机,将其打成一个橘红色的火球。

传火人二号的飞行员,在HUD上看到一个无法持续跟踪的信号,距离未知,不过从它在很短的时间内从12点钟抢到了两点钟方向来看,它不是速度很快就是距离很近。这架飞机正处于某种介于隐形与不隐形之间的状态,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了。

夜色中,安眷明看到剩下一架幻影2000开始朝这边转弯,看来自己动作托大了些,离得太近。幻影2000虽说算不上什么先进飞机,至少不能将其视为瞎子,尤其是自己现在还把格斗弹翻在机体外面,一定程度上破坏了飞机的隐形设计。

“洞两幺,交给我。”无线电里,担任侧翼掩护的战友正在请战。

“好,看你的了。”

她收起格斗弹,加大推力包抄侧翼。幻影2000不顾一切追赶过来,担心自己丢失目标,眼看专业要求极高的空战渐渐变成一场意气之争。这架飞机林林总总挂着四枚中距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撵上一架外形流畅的隐形机,不过安眷明并不将其彻底甩脱,而是刻意引导它向错误的方向转弯,将六点钟方向暴露给队友。

波音737正在颠簸着离开战区,机长有意加速逃离,不过在战机的眼里依然只算是慢动作。机舱内一片混乱,有人主张向东煌战斗机投降以求保命,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大的斗殴,岛上的官员们为了在议会选举中占据优势,多少都有些搏击的底子,拳脚相向虽说都打得鼻青脸肿,其实并没有人受到致命伤害。

叫骂声中,所有人透过舷窗看见了令人无比惊恐的一幕:一架哑黑色的战机,几乎是贴着737的机翼飞了过去,大约十秒后,护航的幻影2000紧追而至,波音客机开始向一侧转弯,也许是为了避让什么东西,碰巧给了乘客们一个更好的舷窗视野。

拖着火焰的中距弹从飞机尾部经过,紧追前方的幻影战机,乘客们眼睁睁看着导弹的光点与最后一架护航机渐渐重合,随后发生了爆炸。

“都冷静下来!”蔡扶着公务舱的门槛震声喊道,但是没起作用。

“东煌空军不敢击落我们的飞机——即使他们敢,白鹰也会很快来救我们的。”

“这里离关岛还有上千公里呢!”人群里有一个声音反驳。

“我们拥有东煌永远无法想象的国际支持,如果白鹰太远,一定会协同重樱救援队过来。”

机舱内没人应声,这样的言论让人无法反驳,就像有人硬说某个地方的月亮更圆一样,带有强烈的主观性,根本无法用道理说通。所有人都睁大眼睛望着门口的总统,但舷窗外,更大的噪音开始吸引乘客们的注意力。

苏35战机缓缓从舷窗外通过,左右各有一架,距离之近,甚至可以借着月色看清垂尾上的军徽。附近也许还有其他的,只是看不见。舱内一片死寂,依然没有人说话,但气氛似乎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

赵宝喜没有使用雷达锁定这架飞机或者机炮警告射击,他只是晃晃机翼,冲客机驾驶室做了个手势。波音737自觉地放慢速度,向后调转一百八十度,然后跟在了领航机屁股后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