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林史诗 >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6章 雁天悲歌·水墨迷踪
作者:少叔派  |  字数:2563  |  更新时间:2019-07-17 00:07:58 全文阅读

韩堂似乎并不将怪老头的话放在心上,笑眯眯地道了谢,侧身在雁横耳边说了几句,大手一挥,乖乖的领着众弟子回去了。眼看着自己满门被杀的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鲁一顿觉冰雪流到肚皮上,凉了半截,自己势单力薄的,又有人拦着送死,只有暂且忍气吞声,慢慢再作计较。

怪老头看见韩堂眼神中流溢出来的恐惧,微微一笑,等众人走远了,望了萧念微一眼,准备上前说些什么。刚刚转身,骤听得一阵叶哨的声音传入耳内,吹的正是泰山问鼎时听过的曲子,心中暗道不妙。

蓦地,叶片飞旋,在怪老头眼前稳稳停住,眨眼的功夫便东摇西摆地飘落下来,一个戴着面具的少年,手里拿着一个和了面粉油炸的鸡腿,一边啃一边冷冷地说道:“老张头,你不守规矩。”

鲁一见了,连忙拉着凌灵道:“就是他,就是他。赖走了我八年辛辛苦苦扛米换来的马,足足二十吊钱,就是化成灰,我也忘不了他的声音,一个字,贱,两个字,贱人!”

凌灵见他前言不搭后语,忙问缘由,鲁一便将路遇少年一事说给她听了,凌灵思忖片刻,噗嗤问道:“龟心似箭?这么说来,那救你一命鸡毛是他给你的?”

鲁一使劲点了点头,还想再说那二十吊钱的事情,少年已开口继续说道:“水墨迷踪,以大地为纸,以身体为笔,以发丝为剑,以墨汁为锋,听风辨位,挥洒自如,兴之所至便可描摹任何画卷,就算是神仙也不知道你下一步会踏向何处。这几年,你进步得倒挺快,要不要约个时间喝地方试一下?”

凌灵自言自语道:“水墨迷踪,老张头,难道是墨癫张牧?”

鲁一问道:“什么张牧?”

凌灵一巴掌捂住他的嘴,朝少年方向看去,张牧正低头向他说着些什么,少年冷冷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下次若是再让我发现你不守规矩,可别怪我不客气,要不要吃个鸡腿再走?”

张牧听说,哪里还敢逗留,转眼便没了影,少年看了萧念微一眼,轻叹一口气,渐渐消失在众人视线内。

凌灵略略叮嘱鲁一几句,临走前还不忘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接着连忙向屋内跑去,见萧蕊儿正在不停地喊着萧驷,赶紧蹲下替他把了把脉,萧念微缓缓走进来,神色黯淡下来,说道:“别费心了,凤凰金翎的毒,天下无人能解。”

萧蕊儿失声道:“凤凰金翎?”

萧念微叹道:“正是那用八八六十四种毒药浸染六十四天而成的凤凰金翎,金翎之下从无活口,将驷儿抬入庙楼安放吧,多撒些驻颜散,莫要模糊了他的样貌。三日后,让你哥哥们都回来吧。”

说完,走进了萧驷房内,两行老泪缓缓淌落。

两人将萧驷抬入庙楼,凌灵见萧蕊儿默默对着萧驷尸身流泪,本想上前安慰,突然想起一件事,暗道不妙,也顾不得向她解释,急忙走出楼内找到鲁一,挑了两匹快马,匆匆朝平阳城奔去。

鲁一策马跟在凌灵后面,大声问道:“灵儿,什么事这么着急,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凌灵听了暗自奇怪,这小蛮牛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注意我的风格了,心里却似打翻了蜜罐一般,甜的不行,因笑着说道:“先别管我什么风格了,我只知道照韩堂的风格,唐颜和霍心全家上下,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你不管你姑姑死活啦?让她知道,岂非做鬼都要骂你没良心了?”

鲁一方才反应过来,意念中立时扇了自己八百个大耳刮子,竟连姑姑都忘了。常言道,粗心大意是犯错误的亲戚,马虎失街亭,大意失荆州,可不能惯自己这臭毛病,将来若是在阴沟里翻船,岂不是要让后人笑掉大牙?

正自想着,忽听凌灵问道:“不过你倒是说说,我是什么风格?”

鲁一笑道:“你就是那花果山上的美猴王,天塌下来不带改色,推倒丹炉撒了丹,太上老君也只有伸出大拇指说算你狠的份,什么时候见你这么着急过了?”

凌灵噗哧一笑,娇嗔道:“去你的,你才是那猴儿精。”

到得平阳城,凌灵向人一打听,探得韩堂刚刚送雁横回去了,暗自舒了一口气,急忙带着鲁一找到唐颜府上。进门一看,除了几个内眷,其余人早已卷铺盖跑了,活脱脱一副树倒猢狲散的光景,问清鲁萱住处,快步走了进去。

鲁萱听说唐颜坏事了,立觉板凳有钉,头上有刀,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正不知如何是好,见两人进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哭着说道:“小一,你总算来了,你姑父他......这可怎么办呢,天塌了,天塌了。”

凌灵见她六神无主的样子,连忙抓着她的手,柔声说道:“姑姑,你别着急,我们家在平阳城有一处宅子,我小的时候,偷偷命人在宅子下面挖出一个密室,连我爷爷都不知道,我先带你去那避上一避,等风头过了,再接你出来,一应用具我自会差人照料周到,你且宽心。”

鲁萱听说,方才宁了宁神,也顾不上收拾,悄悄的跟着凌灵和鲁一往凌家宅子去了。收拾停当,鲁一想起那怪老头,晃着手问道:“灵儿,你说那怪老头是什么癫木?那又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凌灵说道:“是墨癫张牧,五十年前泰山问鼎的五大高手之一。我也是听爷爷传述的,江湖中存在着一个神秘门派,每当上一代霸主没落的时候,他们便会邀请各派高手聚首泰山之巅,角逐出下一代武林霸主,统揽武林大权,不服者杀无赦,称为泰山问鼎。”

鲁一惊问道 :“神秘门派?泰山问鼎?照你这般说,这泰山问鼎和武林霸主岂不是他们家的器物,懂事的扶上位,不懂事的统统踩下去?就像我们米行的东家,永远是最乖的一个,也是最富的一个。”

凌灵斜眼笑道:“你这说法倒有点意思,乍一听挺有道理,但事情却不是这么回事。五十年来,可从没听说他们出现过。不过,张牧自泰山败北后便淡出江湖,极少出现,江湖传言是他太过高傲,年纪轻轻便享有盛名,一经挫败倒难以接受了,听说还是韩堂的老爹在老掌门面前求情,才捡回一条命。后来收过一个徒弟,不知为了什么原因,没几年便被他逐出去了。”

鲁一好奇地问道:“打人十个大耳刮,还踹上两脚,没听说老掌门是这么下贱的人啊,是不是搞错了?不过我看他对风影谱似乎挺熟悉的,应该是败在老掌门剑下心有不甘,多年来苦心钻研破解方法。只是为什么见了那少年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直打哆嗦?”

凌灵嗔道:“你问我,我又问谁去?我又不是活在五十年前的老妖婆,哪能知道得那么清楚,想要知道,去梦里拜会周公去。”

鲁一躺在床上,对近两天发生的事情反过来正过去地细细回想,似乎摸着点闯荡江湖的门路,不觉有些兴奋。心想搞了半天,闯荡江湖就是要多在外面晃荡,那这个人和那些个事便会找上门来,以前在米行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干活,难怪摸爬滚打了八年,人家私底下都叫自己小蛮牛,灵儿都不例外,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白扔了八年青春,那根本就是典型的市井生活,往后可得好好琢磨琢磨转型的问题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