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起云华 > 正文
第十六章:紫荆济世
作者:顾归弈  |  字数:6299  |  更新时间:2019-07-13 01:46:45 全文阅读

话说那侯安山听到顾南云嘲讽之言,正怒不可遏的向他这边挥刀砍来。顾南云眼见那半空刀来之势汹汹,劈山断浪,立马就要落于他的头顶上,只见刀光森森,欲要把他的头颅劈为两半!

顾南云这刻心头暗吃一惊,瞧这架势他还小于他了,这贼头倒颇有些能耐,劲道狠猛。

他身子迅速往后倒去,后退数步一个闪躲,往右倾斜避开了侯安山重重的一道挥砍,只见侯安山手中大刀力道十足,深深的砍入地面之上,随后裂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尘土飞扬。

顾南云避开这一击之后,他惊声道:“端木师叔,你们且靠在边上,让南云把这帮马贼给收拾了!”待说完后,他一个猛子腾空而起,跳飞到那马贼人群当中......

“顾师兄,加油!”岳宁依在一旁拍手叫好,大有看好戏的神情叫道。 

再说到草棚中的那几个绿衣女子,几人很快向着端木琪等人这边方向走来,在距离端木琪等人不远处停下了脚步,然后都目不转睛地静静注视着面前这场打斗!

候安山这边,他这猛然的一刀竟劈了个空,想不到顾南云能轻易的避开掉,他心中有些嘀咕:这小子身形如此敏捷,居然未击中,要知道他这一刀可是用尽了全力使出的!

马贼人群中,那些马贼看到这个从高空跳入下来的男子,都纷纷跳下马背抡起手中长刀向着顾南云砍去,只见顾南云身形翻转,垫步侧踢,一个个马贼痛喊声响起,都被顾南云踢飞出去,砸向地面。

另一边,有三四个马贼急冲而来,顾南云看着他后面已倒下一大片的马贼,脸色显得有些无奈并摇摇头,他立刻使用双拳出招,以长袖作为掩护,极快变换身形,攻敌不备,三四个马贼手中长刀脱落,倒地哀嚎。

侯安山此时在不远处横空跳起,扬起大刀直朝顾南云这边劈来,如海中波涛,轰然压下......

面对着侯安山突起发难,顾南云这时倒也不会使出仙家真法来与之对抗,他料想几个毛贼不过跳梁小丑而已,几招剑式便足以应付!

顾南云这时双手交叉于胸前,食指与中指并拢伸出,口中默念了一下剑诀,他身后昆启长剑出鞘飞出,但见剑光渐渐亮起,飞到他身前一圈光波亮起,硬生生的挡住了候安山这猛烈的一刀劈砍。

“彭!”

一个闷响炸开,把候安山手中大刀弹飞了出去......

这时侯安山只觉双手像被震碎了一般,手中大刀已脱落,浑圆的身躯猛地向后飞去,然后重重地摔砸在地面上。疼得他是龇牙咧嘴,发出了“哎呀......”的惨叫声。

候安山这时勉强支撑起魁梧的身躯,头缓缓抬起,扭头对着他身后的一群马贼,怒骂道:“妈的......都呆着干嘛,还不快给老子上!”他边说边摸摸屁股,看他痛苦的样子,想必是摔得厉害。

一声“咯咯咯......”的女娃笑声响起,清脆可人,顾南云望向几个绿衣女子那里,那叫灵心的红衣小女孩正捂嘴而笑,原来候安山的狼狈模样竟惹得这女娃娃笑弯了腰。

一群马贼听到侯安山的怒骂后,战战兢兢,都不敢上前去,后来注视了顾南云一会儿,一个个便举刀蜂拥而至,并发出“啊......杀......”的声音响起!

顾南云手握长剑,剑身的光芒一直明亮耀眼,他在胸前舞出半个光圈,幻化出一道透明的气环,以一个秋风扫落叶之势,气环变成一股似翻滚的波浪那般,直扫向那群马贼,那些马贼还未近得他身,全都滚倒在地,龇牙咧嘴惨叫着......

马贼人群中,那鼠目獐头的马贼从人堆里爬起来挥刀就要向顾南云砍去,但见顾南云长剑指空,地面上冒出圆圈状的火光围住周身,并迅速往上窜起,直升到长剑处并绕其流转。随后向那鼠目獐头的马贼隔空劈了出去,一道斜线形火光击中于他整个人被弹飞出几丈之远,倒在地上哀嚎便再也爬不起来了。

候安山稍作休息,看此情景恼羞成怒,恨不得要将顾南云碎尸万段,已解心头只恨,他左一刀横劈,右一刀竖劈,刀刀落空,反倒耗费了自己不少力气,而顾南云以快速般的躲闪之式迎合着他。

“就这几下身手,也想置我于死地?”顾南云笑着讥讽道。

“老子给你拼了......”候安山大叫一声,又是跳跃到半空,身子在空中翻滚着,双手握住大刀直射飞来,刀锋已靠近顾南云肩膀处。

立时,顾南云的长剑已近他的刀刃,银亮的长刀被长剑紧紧吸附着,动弹不得,随而被长剑一带,银亮的大砍刀再而从候安山手中脱落而出,飞甩出去直插入地。

顾南云又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单掌拍向候安山胸口,然候安山则一个仰面朝天重倒于地,发出震耳的声响,尘烟溅起!

一阵“嗡嗡”的鸣叫声,只见一把淡黄色光芒的三尺长剑立刻搭在侯安山的脖子上,剑落风起,他额头前几根发丝飘了起来。

那群倒在地上的马贼见状,都纷纷跪地求饶......

候安山见状,大喘粗气,怒骂道:“老子以前给你们说了,贼要有个贼样,瞧你们那点出息,白跟老子混了这么久!”

接着他抬起头直瞪着顾南云,面色凶狠道:“老子今日败在你手里,要杀要剐就来个痛快,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他话刚说完,不远处就来了一帮看似是地方府衙的官兵向这里围来。

不一会,那帮官兵很快地把这群马贼给围住,并拔出佩刀架在他们脖子上,候安山也被两个官兵用刀给架住。

顾南云收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收起长剑,踏步就要走向端木琪等人那边上去!

“大哥哥,你好厉害呀!”人群中的红衣小女孩向顾南云投来满眼的羡慕之色,一张樱桃小嘴微微张开,脸蛋儿粉嫩。

顾南云见状,朝着那几个绿衣女子拱手以示友好,随后对着红衣小女孩做了个鬼脸,令他想不到的是,那小女孩看着他扮鬼脸,更加高兴得蹦跳了起来,并也给他做了个鬼脸以示回应!

顾南云走到端木琪几人当中,眼神不经意地望向在另一头站着的那静默如水的叶岚婧,此时她冷丽的脸庞雪白一片,一直是不苟言笑。

这刻,叶岚婧竟也有意无意的扭头朝他对望着,却并不说话。顾南云被这一望,又是如遭受电击一般,在他心中一直觉得,这女子的一双美目和其他女子不同,这是双摄人心魄又恍若那夜空中的月光一样,冷而清冽!

这几日一路行来,顾南云自那日清晨在昊清宫与她对话几句之后,两人便再也没有说过任何话语,他每每见到她时,周围的气氛就会凝固而尴尬,这让顾南云有些无所适从!

这时候,马贼那边的人群中,一个长满络腮胡须看似官兵的头领向顾南云这边走了过来。

那络腮胡壮汉看着眼前这群奇人异士,两眼放光,神色大有敬畏之色!

络腮胡壮汉走了过来,拱手对着他们拜道:“在下姓王乃遥岐镇地方官吏,刚刚多亏了诸位大侠出手把这帮马贼给治住了,才让我等轻松抓获马贼,实在万分感谢啊!”

众人中为首的端木琪供手笑道:“王壮士不必客气,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为民除害也应是我等该尽之责!”

那官吏询问笑道:“我看诸位仪表不凡,想来是那云州昊清山上的得道高人吧?”

此刻,人群中的昊清宫弟子楚志川面上来了兴趣,看他有些得意的神色,对那官吏道:“原来王壮士知道我们的来路,想来是见多识广啊!”说后他“呵呵”笑了起来......

官吏摇摇头,笑着回道:“这位少侠,我岂敢在众位高人面前造次,如今马贼已抓获,在下想请诸位到府上一聚,以表在下感激之情!”

端木琪闻言,自是拱手道:“王壮士的好意我等心领了,此番出来有要事前往,还请见谅!”

那官吏听到端木琪的委婉拒绝,微有些叹息......

“王壮士为何如此叹息?”人群中的苍云峰弟子颜真有些不解问道。

那官吏眼中流露出悲苦之色,随后说道:“实不相瞒,这帮马贼本是遥岐镇外平虎山上的一帮盗匪,平日里无恶不作,嚣张跋扈。经常大批马队出行去往别的村落强抢烧杀,地方府衙曾几次派兵去剿灭,那知这帮马贼实乃强悍,久攻不下。今日不料下手于遥岐镇,辛得诸位高人出手相救,为地方除去了一大害呀!”官吏说完后便要向他们下跪。

顾南云这时赶紧走出几步,伸手扶起官吏道:“王壮士不必多礼,快快请起,今日若没我们出手,也会有别人出手相助的!”

当顾南云与那官吏聊上几句话后,只见一个官兵跑了过来,附耳向那官吏说了些什么,好像是有急事的样子。

这时那官吏看向众人,一副感激的神色,拱手又接着道:“如此,那在下还有公务在身,请恕在下失陪,他日必定向诸位登门拜谢!”  

端木琪等人目送那官吏把那帮山贼押走之后,尔后他们便把目光转移到对面不远处那几个绿衣女子处。

几个绿衣女子也都同时望着他们这边,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缓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几位姑娘方才没有受到惊吓吧!”端木琪率先开口问道。

几个绿衣女子都向端木琪等人躬身拱手行一个礼。  

那深色绿衣女子微微轻声说道:“刚才多谢诸位大侠的相助,我与众姐妹方能才摆脱困境!”

人群中,当深色绿衣女子正在说话之际,楚志川的目光早已向她这边投来,他看向这绿衣女子,但见她娟好静秀、温婉可人,他一时间眼前一呆,竟痴痴的望着这绿衣女子出神......

深色绿衣女子突然觉得有股灼热的目光向她这边投来,他目光随即注意到了人群中的楚志川,看那人文质彬彬,稚气未脱,倒也印象颇好,怎料楚志川这时傻傻一笑,把头低了下去,不再看她!

这时,端木琪说道“哪里的话,姑娘不必客气,我看几位姑娘不是本地之人吧!不知你们从何而来?”

那深色绿衣女子回道:“小女子柳芷钰,前几日我与几位师妹从云州‘凤栖谷 ’而来,我等乃紫荆庐门下弟子,奉家师之命周游各地,了解民生疾苦,为百姓赠医施药,解除疑难杂症!”

端木琪听后,原来之前林旭的猜测是对的,面前这几人正是紫荆庐的弟子,他于是笑道:“原来是紫荆庐门下高徒,昨日我等便听闻了几位姑娘的善举,实乃苍生之福啊!”

谈话间,人群中跟在林旭旁边的岳宁依,扭头向林旭使了一个眼色,小声嘀咕“嘻嘻”笑道:“林师兄神机妙算啊,果然是紫荆庐的弟子!”

林旭看着她有些调皮的模样,微微点着头,并没对她说些什么。

柳芷钰这边,她仔细打量了眼前这几位衣着不凡的端木琪等人,看穿着服饰,心中早已便有了分晓,于是道:“我看几位的身着打扮,气度不凡,想必是云州昊清宫与蜀州云华剑宗门下高人吧!”

端木琪等几人听这柳芷钰这么一说,都纷纷微微拱手,以示回应。

端木琪说道:“柳姑娘好眼力,不错,我等俱是,我身后这七名弟子,有四人乃我剑宗门下,其余三位是昊清宫门下高徒!”

这时,众人只听得一阵“咯咯咯……”稚嫩的女娃笑声传入他们的耳朵,原来是一直待在柳芷钰身边那叫灵心的小女孩,正眨巴着大眼盯着顾南云直看,她笑得天真无邪,顾南云一开始见到她时便对这小女娃有了几分喜爱之意,也不知这女娃娃为何直看他发笑,大概是因为之前对她做了个鬼脸所以才这样的吧!

他眼前这小女孩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极富灵气,顾南云心中想着:要是与这小女娃熟络之后,他真想去捏下那可人的小脸蛋儿!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小女孩张起樱桃般的小嘴奶声奶气地说道。

“嘿嘿......”顾南云反问着逗她笑道:“那你先告诉大哥哥好不好,你叫啥名字,我才能告诉啊!”  

这时,那知小女孩突然翻起白眼,嘴巴舔了舔还拿在手中的冰糖葫芦,一脸傲娇调皮地说道:“哼!大哥哥,你欺负人,你先说,然后我再告诉你!” 

柳芷钰正牵着她的小手,神色有些严肃地对她说道:“灵心,不得无礼!”

小女孩眼珠转了转,点点头表示听柳芷钰的话,然后没有再说话了,反倒是自顾自吃起她手中的冰糖葫芦来......

反观顾南云这边,他却是饶有兴致地挑起话头,小女孩眼见他居然还再给她说话,当下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与顾南云说起话来,别看这小女孩年纪虽小,她说起话来可是像大人那般一板一眼的,一时间竟惹得众人哭笑不已,有时还直逗得众人“哈哈”笑了起来。

而就这刻,人群中一向不苟言笑的叶岚婧居然也嘴角微露,似笑非笑。顾南云察觉之时,她这浅浅的一笑竟让他心中无比欢喜,有些迷恋着她的笑了!

众人收住了笑声,这时柳芷钰便没有了小女子的情态,还有些颇为豪爽地道:“相请不如偶遇,为答谢诸位高人的相助之情,可否愿往望君楼一叙!”

“多谢柳姑娘盛情,那我等就却之不恭了!”端木琪没有推迟,便爽朗的答应了柳芷钰的请求。

望君楼。  

琴萧和鸣,钟声悠扬,楼台上的妙龄少女,正是霓裳羽衣,红飞翠舞,为望君楼增添了几分风雅之意!

望君楼门外,有一行人被店小二带上了二楼,并分为了两桌而围坐。  

其中一酒桌上,众人围坐成一圈,几杯酒下肚,坐在端木琪身旁的一位流云峰弟子文璃称赞道:“柳姑娘真乃女中英杰啊,如此烈酒几杯下来竟全然看不出有不胜酒力之色!”

那柳芷钰莞尔笑道:“这位文师姐繆赞了,我与众姐妹身处于江湖中,就不应有女儿家的姿态,这世间的美酒佳酿,如不能痛快尝之,那这人生将变得少了些乐趣啊!

文璃虽是女子之身,但性情却是豪放直爽,只听她道:“柳姑娘果真是性情中人,我文璃敬你一杯!”说罢她便举起酒杯敬上,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这时,楚志川正坐在她们的对面,看神情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怕说错话。想了一下,于是他也拿起酒壶,倒上了一杯酒,双手托起酒杯对柳芷钰有些结巴道:“柳......柳姑娘,在下昊清宫弟子楚志川,我敬你一杯!”

柳芷钰看着他有些窘迫的脸色,心中不觉好笑起来,道:“楚师兄,请......”

众人看在眼里,尔后都对视一番笑出了声,楚志川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如果现在地面有个地洞,他真要钻进去才好!

坐在柳芷钰旁边那叫秋燕的少女,此刻举杯道:“小女子敬诸位一杯,我虽然比不上柳师姐,但也还是能与大家喝上几杯的!”

众人闻言,听罢便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柳芷钰已喝了数杯酒,她这时道:“适才幸得诸位的相助,我与众姐妹深表感激,日后有需要用到我们师姐妹的地方,请只管说便是!”

叶岚婧与林旭坐在一旁,但见她面若皎月,明眸秋水,那就像是寒雪冰湖中才能氤氲出的绝艳出尘。

林旭这时开口道:“前些时日我门中有几位师弟,因为修炼急于求成,故而伤及经脉,体气虚乏,久闻紫荆庐不但医术超凡,而且还炼制出许多灵丹妙药,到时还向贵派拜求几颗疗伤的丹药,还望柳姑娘成全!”

柳芷钰笑着回道:“林师兄不必客气,只要能治好你那几位师弟的伤病,需要什么药材,只管说来,我等自当全数奉上!”

“如此,那就便劳烦柳姑娘了!”林旭说完便向她敬上一杯酒!

酒桌主位上,此刻,端木琪幽幽说道:“我时常下山周游四方,久闻紫荆庐仁心至情,济世救人,心系天下苍生。今日得见几位紫荆庐门下高徒,实为三生有幸啊!”

柳芷钰道:“端木前辈客气,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等身为紫荆庐弟子,自当谨遵师门谆谆教诲,不负师门的一番栽培,为天下苍生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在几人的谈话间,另外一酒桌上,顾南云与岳宁依,颜真及紫荆庐的五位女弟子一共八人凑成了一桌。

这刻,正吃着东西的顾南云,不知何时起,跟在柳芷钰身边那叫灵心的红衣小女孩已走到他的身边来,手中拿起一根冰糖葫芦递到了顾南云的嘴边......

顾南云猛然抬起头,小女孩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正盯着他,白皙的皮肤笑起来时有一对小酒窝,极是可爱!

她凑近顾南云,用稚嫩的声音说道:“呐,南云哥哥,给你冰糖葫芦,你吃不吃呀!”

顾南云饶有趣味的看着她,眼见她手中拿起的冰糖葫芦,逗着她道:“你这糖葫芦有没有被你吃过啊,要是吃过了我才不要呢!”

“才没有呢!”小女孩说完后便一把把糖葫芦塞到顾南云手中,这下倒让他有些哭笑不得,想想吃糖葫芦也没有什么不好,可他毕竟是个大人了,而且还在众人面前,他怎么吃得下!

小女孩“嘻嘻”又道:“南云哥哥,你怎么不吃啦,快吃啊,我和师姐她们不会笑话你的!”

“这......”顾南云一时语塞,他旁边的众人都在望着他,神情大有看热闹的趣味。

这时,端木琪见状,他对着顾南云道:“南云师侄,难得这女娃娃这么喜欢于你,你就吃了吧!”

顾南云望向端木酒桌这边,犹豫了一下,他最终听了端木琪的话,终于妥协道:“是,端木师叔!”随后便几口就把那串糖葫芦给吃进肚中。

吃完后,他见那小女孩一脸的阴笑,看着这个小鬼灵精,顾南云也只能无奈苦笑着......

望君楼下,一条小河流淌自桥下穿过,每三两棵柳树斜插于河岸,几处聚集的野花铺于岸边,娇艳盛开,一对白色大鸟自高空而下,停留在楼角处。

清风拂起,楼角处挂着的金色铃铛“叮铃铃”响了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